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努力加载中...

“幼稚。”她闷哼一声,对方大为说:“冷昊在瞪你,是要找你吗?”

“有吗?”方大为回头,只看到冷昊在教训模特儿。

“是喔,像这样的开心吗?”钱莫忧故意端起冷脸,冷冷地说。

他不过是在医院时说要“对她负责”,害她心惊胆跳至今,罪行恶劣到应该拖去问斩。

她现在在意的是冷昊那个臭家伙。

“谢谢。”冷芳如领她走进屋子里。

“嗯嗯嗯。”钱莫忧点头,内心的旁白却是——

噹!

她用力瞪大眼,不让泪水掉出来。

如果冷昊那张冷脸叫喜欢她,那他前天叫她“滚”,一定是爱惨她了。

事实上,从钱莫忧离场的那一刻起,冷昊就停止了拍摄动作,开始挑剔每一个细节,就连呼吸太大声都会被他说成是外星人附身。

“莫忧,妳还没走啊。”许梅梅握住她的手,同情地看着她。“没关係,想哭就哭吧。”

她叹了口气,不情愿地走回屋内。

“我想你们之间一定有误会,还是我帮你跟她……”许梅梅挤出一个笑容说。

钱莫忧收起手机,看了不远处如同处在冰窖里的工作团队一眼。

“明天好吗?”钱莫忧说。

“莫忧姊,妳怎么了?不舒服吗?”冷芳如问道。

钱莫忧才转过身,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关係,为什么还在拍摄现场?”

突然间,被人注视的感觉让钱莫忧抬头看向方大为身后。

“我的意思是妳画得很好。”方大为别开眼,不自在地说。

“这是我画的,他嫌弃我画得不好还抄袭!”钱莫忧大声说,突然间没法子在椅子上好好坐着,非得起身走来走去不可。

冷昊遇见钱莫忧究竟是喜事还是惨剧啊?他最近不是处在天堂就是地狱,到底谁才能救救他。

“妳哥哥很疼妳。”只有这一点值得称许。

钱莫忧点头,定神看了一会儿后,她发誓自己看见了模特儿眼里对冷昊的怨恨。

钱莫忧虽然认为只有虐待狂才会想出这种点子,但她一开始毕竟还看得挺愉快。然而盯了几个小时后,她发现唯有模特儿突然变形、融化还是狂喷鲜血,她才有可能免于打瞌睡的困扰。

“喂。”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如果没事的话,我要下班了。”钱莫忧把修好的图传给美编之后,揹起背包,準备前赴冷芳如的晚餐约会。

“当然,他爱得比较少啊。”

今天的拍摄现场是一间不鏽钢装潢的艺廊,冰冷气氛和白色灯光都让她一直想到恐怖电影里的太平间。

钱莫忧用力深呼吸,知道她要赶快恢复正常。否则,现在为了一碗汤而泛泪光,那待会儿送上主餐时,她岂不是要嚎啕大哭?

背对着门的钱莫忧惊跳起身,立刻回头——

“哥哥说他那天晚上有约会。”

“他画小人诅咒我?”她牙齿打颤地说。

“冷先生,可以借一步说话吗?莫忧有话要我跟你说——”许梅梅挨近冷昊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唯有见惯冷昊发脾气的方大为还算正常,但他也好心地建议大家,最好连走路都不要太大声,免得被冷昊找到各种理由翻脸走人,扔下一堆没人能接的烂摊子。

“等等——”纪明仁抢前一步进入电梯。

“说什么?”冷昊一动不动地站着,冷冷地看着她,音量并未特意提高或降低。

“我以为冷昊一路以来所做的行为都是在戏弄我!”钱莫忧猛地回头说道。

钱莫忧一愣,虽然不知道哪来这么荒谬的流言,但听起来很大快人心,所以便厚着脸皮乱说道:“对,我託梦告诉他的,还赏了他两巴掌。”

“谢谢!你眼光好,冷昊说我不懂得藏拙。”

“对!”冷芳如高兴地说道。

冷昊冷眸看着许梅梅,看得她后背冷汗直流。

“我和梅梅?”纪明仁愣了一下,急忙忙地解释道:“她近来在忙汽车广告提案,所以多见了几次面。我们没什么,只是朋友。”

“是。”冷芳如犹豫了一下,小手互相握成死紧,小声地说:“我爸爸在外面生下我,给了我妈一笔钱后就没管过我。十年前,哥哥知道了这事,主动来找我,还在台湾找了最好的医生,帮我动了人工心脏节律器——我一出生,心脏就不好,心跳总是过慢。动完手术后,一切正常了,哥就鼓励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所以我才会去学骑机车。”

“好吧,虽然我觉得他脾气差和我在不在这里,实在没有必然的关係。”钱莫忧叹了口气,再度倚着墙壁坐下。

“哈——叫我天才!关德雷和李尔居然还住在同一栋大楼里,那我推测他们是一对这件事,果然很合理吧。”钱莫忧穿着厚外套、裹围巾,窝在拍摄现场角落和妹妹通话。

“莫忧姊,我是冷芳如。”手机里传来冷芳如软软的声音。

“嗨。”钱莫忧举手打招呼。

钱莫忧挂断电话,几许飘落在脸上的凉意让她抬头一看——

“我真的不能先走吗?”钱莫忧眼巴巴地问着方大为。

没人敢大声说话、没人敢正眼看着冷昊,就怕不小心便会闹出尸横遍野的惨剧。

钱莫忧摆好餐巾布,才喝了第一口浓汤配麵包,就装出夸张的表情说道:“我要哭了,这汤怎么会这么好喝,麵包怎么会这么可口?”她替自己的眼眶泛泪找了个理由。

“麻烦你,我们用餐吧。”冷芳如走到厨房,跟厨师说话。

钱莫忧眼眶一红,但她用力咬紧牙根忍住哭意。

纪明仁看着她,清了两声喉咙后,脱口问道:“妳跟冷先生还好吧?”

※※※

天上正飘着微雨。

“我原本不想来的,是方大为千恳万求地打了好几通电话,我才过来这里发呆的。”来的时候还窃喜了一下,以为又是冷昊搞的鬼。谁知道他根本不理她。“好了,不提这些了,妳快去休息吧。然后,记得要随时更新那两个男人的最近进展喔。”

“她说,要你不要再烦她了。”许梅梅用一种众人都可以听到的音量说道。

笨蛋就是笨蛋,她怎么以为她可以来到这里而不想起冷昊?

“那是因为妳是个好妹妹。”冷昊说。

钱莫忧看着他一脸期待,感觉像看到了自己。她悲惨地发觉,她那天接受冷芳如的邀请时,心里其实是妄想着冷昊会出现的。

可她就是没法子想像冷昊坐在那种店里吃东西的样子。她还记得她当初和冷家兄妹用餐时,牛排明明好吃到不行,他却吃得面无表情。

“那个……”她不想听他的不开心,因为那会让她更加不开心。“芳如,我要先去忙了,我们星期五八点见喽。”

“冷先生说话若不是这么冷,就不符合他的招牌冷面。”纪明仁学起冷昊的表情。

“哈哈……”钱莫忧仰头笑得很大声,还双手扠腰以助气势。“我们八字不合,如果在一起,当真是本世纪最惊悚的画面啊!”

钱莫忧眨着眼,这时才想起她好像才刚用完餐前麵包、浓汤,还有前菜、主菜、饭后甜点在等着她啊。

“喔。”心像被人狠咬一下,痛得她有点想哭。

冷昊转过身,把手中的相机往地上一摔,大步走人。

方大为倒抽一口气,飞扑上前抢救相机,希望里头的一切资料都还健在。

她祝冷昊约会约到肚子痛!

“可是……莫忧姊,我们饭还没吃完啊。妳不是很喜欢厨师的手艺吗?”冷芳如眼巴巴地拉住她,阻止她离开。

幸好,冷昊说他这回要拍的是那种愤世嫉俗的感觉。

“我还是要再说一次,这间房子真的有够像公主住的地方。”钱莫忧说。

“有关係。”方大为斩钉截铁地说。

“是不是长这样?”钱莫忧立刻把背包抓过来,让她看上头的彩绘娃娃。

“好,我去请厨师準备上菜。”冷芳如说。

冷昊的恶眼蓦地朝她狠狠杀过来。

“妳好。”她看着天空长叹了口气,感觉这两兄妹应该是上天派来考验她处变不惊的人选。

“可我看关德雷对李尔的样子就像在对待普通朋友。”钱莫愁说。

“厨师还是原来那个。还有,哥哥把老鼠送走了,妳不用担心。”

“对不起!”钱莫忧辣红脸,飞毛腿一样地狂奔离开现场。

“听说妳那天叫冷昊『不要再烦妳』。”美编拉住她的手臂,好奇地追问。

“莫忧姊,我想再请妳到我家吃顿饭,星期五晚上八点好吗?”冷芳如声音透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耶!又有美食可以吃了!”

她和许梅梅擦身而过,推开艺廊后方玻璃门,走进一座小花园里,接起手机。

“哈啰!送妳的花。”钱莫忧把一束百合放到她手里,努力笑得很灿烂。

“冷昊如果再冷一点,这里就可以结冰了。”她低头回覆着简讯,直到有一道阴影挡在她面前为止。

纪明仁被打得有点痛,但他心里很乐。

喔,厨师到府料理好高级——这句台词因为上次已经说过,所以钱莫忧吞了话,拍拍肚皮说道——

“但是,哥哥他……画了很多妳。”冷芳如脱口说道。

嘟。她的手机在此时传来简讯声——

“什么!那妳不就很伤心!”钱莫忧不自觉地往屋内瞪去一眼——还以为冷昊唯一的优点就是疼妹妹,没想到现在就连这一点都要画叉叉了。

“咳咳咳——”钱莫忧一口汤呛在喉咙里,连忙拿过餐巾摀住嘴。

“没事。”钱莫忧拍着胸口,这才放鬆下来。“你之前看过我的大眼娃娃?”

失魂落魄离开的她,丝毫不知在她前脚离开的瞬间,许梅梅便三步併两步地走到艺廊的第一展示厅,走近那一群被冷昊冻得灰头土脸的人。

“我不想让哥哥担心,他要忙的事已经够多了。而且,他最近看起来很不开心。”

钱莫忧看着方大为一脸戒慎恐惧的表情,她决定要证明他是错的。

“妳是殭尸吗?”冷昊对着模特儿冷冷说道:“现在的眼神是想杀了我还是一口咬死我?拜託妳能不能演得再乾脆一点?不要像头缺牙的猛兽,浪费我的拍摄时间!”

冷昊是真的喜欢她,只是不善于表达吗?那他干么跟许梅梅要电话?

话虽如此,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起和冷昊相处过的点滴。莫愁之前说过,人在兴奋和恐惧时的反应是类似的——心跳加快、肌肉紧绷。拜冷昊所赐,她现在总算是懂了也认同了。

她——嫌他烦?怎么全世界都说她嫌他烦?难道她昨晚真的託梦给他,而且还是电视台联播?

“我原本以为妳和我哥会在一起的,为什么你们……”

她在那里点起料理不用手软,吃完还可以走到外头的市场叫杯酸梅汤,再来一颗外脆内软的炸马蛋,简直飘然欲仙。

不也是笨蛋吗?

“OK,我去。还是要跟上次一样吃得很好喔。”钱莫忧说。

钱莫忧故作潇洒地举起手一挥,走出艺廊大门,在人行道上落下泪来。

老实说,就连她这个对穿着漫不经心的人,都能感觉到冷昊设计的白衬衫穿在一脸疲惫的俊男美女模特儿身上,那种绝处逢生的美感有多与众不同。

毕竟,他虽然自诩胆子大、又是忠心能干的好助理,但是冷昊要是再继续冷面下去,他也是会被吓到哭出来的啊。

“莫忧姊。”穿着白色小洋装的冷芳如正站在门口等待着她。

※※※

“抱歉吓到妳。”方大为抱歉地说。

“虽然哥哥说他会代我道歉,但我还是觉得我应该自己打电话给妳——关于老鼠咬妳那件事,我真的很抱歉。”

“你不是晚上有约吗?”他每次都用这一招很卑鄙耶。

“不行。”方大为摇头摇得像博浪鼓,还不小心蓦打了个寒颤。“妳刚才不过去上厕所,冷先生就摔了两个杯子,骂哭了一个工作人员。我求妳千万别偷偷溜走,否则冷先生一发飙,今天是绝对拍不完。再待一天,就可以了。”

“我以为妳听到冷先生叫妳『滚出去』……妳不介意吧?”

钱莫忧垂头丧气地走进电梯后,抵达了二十楼。

屋内霎时陷入一片死寂。

“谢谢莫忧姊,再见。”

“狗咬我,难道我也咬回去吗?”钱莫忧握紧拳头又很快地鬆开,一耸肩摆出不在意的样子。“帮我跟方大为说一声,我先回去了。”

“对对对……”钱莫忧乾笑地坐回座位,决定用最快的速度吃完这顿餐。

“不是不是!”冷芳如急急忙忙解释。“我在他那里看过一些图,就是眼睛大大的短髮娃娃,一看就是妳。”

钱莫忧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的目标,第一个反应就是道歉。

“妳今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顿饭吧。”纪明仁脱口问道。

“莫忧姊,和妳在一起好容易开心。”冷芳如笑了起来,握着她的手说:“难怪哥哥之前提到妳时,看起来也都很开心。”

钱莫忧倒抽一口气,脸上假笑容咚地一声掉了下来。

“哥,先吃饭再去休息。”冷芳如急忙上前说道。

“哭什么?”钱莫忧皱眉问道。

“嗨,你们那里的拍摄进度如何?”纪明仁在简讯里问道。

“傻孩子,事情都过去那么久,我早没事了。而且,又不是妳叫老鼠咬我的。”而且冷昊何时跟她道歉过了?

“莫忧姊,我知道我太内向,又不会说话。但我真的很希望可以跟妳交朋友。”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盯到路过的旁人都发觉了她的举动,但冷昊就是不看她,害她盯到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当钱莫忧第二次走进冷芳如住的那栋高级大楼时,她再次确定她和冷昊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是纪明仁比较适合她。

“伤口还好,只是觉得很对不起妳,莫名其妙把妳撞飞了出去。我真的很差劲,做什么都做不好。”冷芳如的眼里啪地染上一层泪光。

“哈哈,很像耶!”钱莫忧笑着拍拍纪明仁的手臂。

“当然好。”纪明仁开心地猛点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转了话题,指着她背包说:“妳画的这个大眼娃娃很可爱。”

“我是来看芳如的,谁知道一开门就看到妳,我回我那里睡觉了。”冷昊看也不看她地说道。

钱莫忧先走出电梯,朝他挥了挥手,走向停车场那辆莫愁留给她开的小车时,自觉走路都有风了起来。

冷芳如停下用餐动作看着她,欲言又止地咬了好几次唇后,她忽然小声地问道:“莫忧姊,我可以冒昧问妳一件事吗?”

接下来几天,钱莫忧虽然已经告诉过自己一百万次,不要去理会冷昊说的任何话,但难过还是一阵阵涌来,让她连笑容都挤不出来。

钱莫忧低头画着她的大眼娃娃——娃娃抱着双膝,缩在一座冰山旁边,冷得瑟瑟发抖,可她睁着大眼坚持地望着那座冰山,好像里头会蹦出一个人来。

电梯门打开。

“我没事,妳以后骑车小心一点就好了。”钱莫忧最怕人哭,手忙脚乱地拍拍她的肩膀,笑嘻嘻地问:“要开饭了吗?我快饿瘪了。”

“我没有,只是肚子饿了。”钱莫忧抵死也不会表现出她被冷昊态度所伤,只好摀着肚子,好像她真的很饿一样。

冷芳如一看她起身,也跟着在她后头团团转。

“谢谢妳告诉我这些,我要回家好好想一想。”钱莫忧抓起她的背包,游魂似地往大门走。

但是,惦念着笨蛋的人——

“啊!”钱莫忧尖叫一声,把画册抱在胸前。

因为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家,跟莫愁讨论这件心头年度悬案啊。

钱莫忧同时涌上两股情绪,一股是高兴得想尖叫——她就知道他会找理由来。另一股情绪则是——她高兴个屁,她该当个有个性的女主角,掉头就走人的。

“哥哥对我真的很好。”冷芳如用力地点头。

钱莫忧的手机突然震天价响地响起,强压过画廊内正在播放的巴哈钢琴曲。

“妳保重。”许梅梅在她身后大喊。

铃铃铃……

钱莫忧听着冷芳如略微颤抖的声音,她颓下肩,发现自己实在没法子狠心拒绝。

“不用不用。”钱莫忧疯狂地摇头,好像这样对方就可以看到一样。“而且我跟妳哥闹翻了,如果看到他,大家尴尬。”

她之前曾经和纪明仁他们部门一群人到一家市场巷子里去吃日本料理,店里只有老闆一人,所以供应的餐点不多,但每一道都好吃又便宜。

蕾丝窗帘、古董家具、白色木椅、摆着大捧鲜花的玻璃茶几,全都梦幻得让钱莫忧讚叹。

厚,又不是她想待在这里的。

承认吧,钱莫忧,妳其实是因为冷昊对感情不专一而生气伤心啊。她的心吶喊道。

厨师笑着退回厨房,钱莫忧继续喝她的汤。

“我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钱莫忧皮笑肉不笑地带开话题:“你和梅梅还好吗?”

瞧她钱莫忧行情多么好,连她暗恋的对象都出手,不懂得珍惜她的男人是笨蛋。

冷昊立刻别开眼,根本不跟她对上眼。

“莫忧姊?”

但她拚命想笑又算哪回事?精神错乱吗?

冷昊冷眉冷眼不露情绪地说:“不用了,某人嫌我烦。”

只是,冷昊的拍法根本是在折磨人——他要模特儿一动也不动地站着,只能用眼神表达出被困住而无法挣扎的苦。

“妳问吧,我没有什么可以让妳冒昧的事。”

冷昊穿着一身黑站在门边,墨镜仍在脸上,表情活像是刚参加完他自己的丧礼一样。

钱莫忧听得叹为观止,差点想把这些句子抄起来好让妹妹写进小说。

“我们不提那些了,妳和妳哥相差至少十岁吧。”钱莫忧说。

“原来这是妳画的。”方大为说。

“不会不会,配妳刚好。”钱莫忧打量了下她的脸。“伤口应该都好了,夜里还会不会作恶梦?”

“会不会太夸张了?”冷芳如小声问道。

“是喔。”钱莫忧乾笑着,发现自己没那么在意了。因为——

冷芳如被她吓一跳,蓦摇头说道:“不是啊!之前大为来我这里找哥哥,还跟他说已经把『男爵』新款的白衬衫都替妳準备了一件,这样不就是希望妳穿他的衣服吗?这样就是喜欢妳啊。”

许梅梅咬了下唇,作出一个懊恼的表情,小声地说——

“请慢用。”戴着高帽的厨师在第一时间送上餐点。

“是,妳这个爱情专家如果这么在行,早就摆平冷昊了。”钱莫愁说。

钱莫忧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种哑巴吃黄连的苦,苦得她连眼眶都刺痛了起来。

就算她对冷昊有一百个不以为然,但冷芳如对她的热络,是真的让她满感动的。

方大为打开相机,确定一切正常后,他决定打电话给冷昊的妹妹冷芳如,询问她刚才有没有依照他们之前的商量约了钱莫忧吃饭,好一探钱莫忧和冷昊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钱莫忧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觉得世界又再度被颠倒了一次。好像她原本打算搭车到台南,结果车站却抵达了火星,眼前的景象全让她没法想像。

钱莫忧往拍摄现场看去,只看见冷昊被人群遮住的半张脸。

铃铃铃……

“这款石磨麵包和洋葱炖汤也是哥哥最喜欢的。”冷芳如又递过麵包篮给她。

于是,钱莫忧双臂交握在胸前,开始死命盯着冷昊。

“哥哥的表情一向就是那样。”冷芳如笑了一会儿后,便急忙忙地说:“但是我能从他的说话方式,感觉到他很喜欢妳,否则他那天也不会和我们一起吃晚餐。而且,他从来不曾主动提起任何女人,妳是唯一一个。”

如果再有碰面的机会,她一定会对冷昊不客气!又不是她自己要到那里去看他的殭尸脸,是他用恶势力强迫“D&L”总监逼良为娼,现在却又表现得像是她自己倒贴上去的一样,根本就是个混蛋。

“我跟他没有关係了。”反正,他没再正眼看过她。

钱莫忧走出办公室,用一种杀人的力道戳下电梯升降钮,大步走进电梯。电梯镜子里反射出有着一张想甩人及自己巴掌的郁闷脸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