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尾声

上一章:第21章

努力加载中...

“是啊。”钱莫忧笑得灿烂、双手乐得往旁边一挥,打到了旁边的喜饼。“啊,差点忘了拿请帖喜饼给你——我跟我妹同时结婚,记得要来喝喜酒。”钱莫忧把请帖递到他面前。

“你莫非要动私刑——”钱莫忧往后一跳,双唇颤抖地说道。

纪明仁看着钱莫忧哇哇大叫的模样,知道冷昊在她身上繫缎带的原因——

“唔……”钱莫忧睁大眼,只见到冷昊的眼对着她笑。

等到冷昊放开她时,她已经不知今夕何夕,是莫愁的声音让她回过神。

“我是遭受攻击啊。”钱莫忧见冷昊又瞇眼,很快地转了话题。“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知道什么?”冷昊皱眉问道。

“把我当姊妹淘好了。”纪明仁也笑了笑。

冷昊辞典之“快要失去耐性地生气”——双唇抿成一直线。

“冷先生误会了,我正要走人。”纪明仁急忙说道。

他笑意更甚,她则被卸去武装,被吻到腿软。

果然是冷昊。

钱莫忧眨眨眼,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冲进冷昊的怀里。

钱莫愁仰头对关德雷一笑,顺着他的手势,偎到了他身侧同看着笑笑闹闹中的姊姊、姊夫。

“看过了。她戒毒出狱后,现在完全是另一个人。她批发服饰做生意,因为品味不错,我那次去生意很好。她很谢谢妳帮忙负担了她母亲的生活费,让她有力气再重新开始。她说她从明年开始,就可以自行负担了。”

“一切顺利,凡事莫忧愁喽。”钱莫愁说。

纪明仁打开请帖信封,请帖上印着两姊妹的照片——

“恭喜。”纪明仁才坐下便真心地给予祝福。

“你们还有可能吗?”钱莫忧问道。

金黄阳光洒在四人身上,替他们的幸福背影加上一层灿烂。

“不告诉你。”钱莫忧兴奋地只差没站起来欢呼。

“没错没错,说得好啊。”钱莫忧拍拍手说:“昨天送饼给三婶时,她说我们取这名字,配上我们的姓,一听就觉得这辈子不用为钱忧愁啊。所以,才会都嫁到好老公,后半生无忧无愁。”

“对对对,不用改天,我现在就跟你走。”钱莫忧急着挣脱魔掌,偏偏动摇不了冷昊半分。

“『我们』?”冷昊左唇的弧度大幅往下拉。

无非就是宣布所有权啊。

虽然冷昊对于此事嗤之以鼻,但自己毕竟相信人性本善,无法在许梅梅最不好的时候倒打她一耙,让她更沈向黑暗、造成社会的遗憾。

“没错,冷昊还把他妹妹从幕后拉出来做行销喔。还有,本人现在除了内衣之外,都是他的杰作。”她双手一摊地说完,这才想起眼前是个男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妳的保证真是让人心花怒放。”冷昊揉着她的髮,咬她的唇一口。

“照片拍得好像精品广告。”纪明仁说。

有爱的世界,果然特别地美好啊!

莫愁和关德雷的爸爸已经在法国碰过一次面,那回李尔也在。

“心虚的不应该是我们。”钱莫忧双臂交握在胸前,双眸睁得圆滚滚地瞪着冷昊。

冷昊和关德雷两人表情满意地点了头。

“故友重逢,场面真是感人啊。”

“听起来过得丰富。”

事实上,许梅梅在入狱前,曾经传了封很长的道歉E-MAIL,说她明白钱莫忧不会再想看到她,而她向来只懂利用人,没想到太自以为是的后果,让她嚐到了苦果等等诸多忏悔。

钱莫忧一听到这尖酸刻薄语气,立刻抬头一看——

“等什么等,妳只能跟我走。”冷昊直接吻住她的唇。

哈哈!以后就算他戴墨镜,她也能够神机妙算他的反应喽。

“皱眉”的意思则是“有点不快”。

冷昊辞典之“瞇眼瞪人”——非常生气。

“感谢老天,让我这一手家常菜发挥了最大的潜力喽。”钱莫愁浅浅一笑地说道。

关德雷笑着走到钱莫愁身边说道:“忘了告诉妳,我下个月要到旧金山出差几天,见一个可能客户。妳——”

她心一动、嘴儿一鬆。

“唉唷,我开玩笑的。童言无忌嘛!我最爱你了,根本不想跟你离婚。就算你变得很穷、没人喜欢你的设计、大家都唾弃你的冷脸,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钱莫忧环着冷昊的腰,认真地说道。

“心虚了?”冷昊冷哼一声,左唇往下一抿。

钱莫忧身穿红色平口短礼服,颈上繫着黑色缎带,怀里抱着一个三十公分高、长得像她的大眼娃娃抱枕。

三个月后回到台湾发喜帖喜饼的钱莫忧,约了纪明仁在“D&L”附近的咖啡馆见面。

“冷昊和我妹夫都不想拍。”钱莫忧一耸肩。

“谢谢。”

她想,她们姊妹的名字确实取得很好,因为她们两个钱家人在爱情的路上,确实莫忧愁啊。

“说我不怕她,是假的。”纪明仁苦笑地说。“但是偶尔过去和她聊聊,当朋友还是可以的,她一个人怪可怜的。对了,妳现在有在工作吗?”

“光是这张照片,我和我妹差点就被冷昊整死。他拍了一个上午,拍到我都想叫他去跟别人结婚!又不是要去参加奥运拿金牌,只是拍张结婚照而已啊。”钱莫忧想到那天经历,忍不住摸着脖子,一脸余悸地说道:“然后,他不准我戴首饰,又嫌我脖子空。拿来他绑头髮的黑缎带绑在我脖子上。我一开始还以为他要把我勒死,当他的地狱新娘啊!真是怪咖……”

钱莫忧点头,还是庆幸自己没有放弃许梅梅。

钱莫忧鸵鸟地闭起眼睛,自我催眠她什么都没看见。

她早就怀疑他在家里藏了十大酷刑的刑具。他长成这样,当普通人根本是暴殄天物。

冷昊环住她的腰,把她拉回他的面前,瞇起眼瞪她。

“钱莫忧,妳现在是在诅咒自己吗?”冷昊翻了个白眼,打断她的话。

因为她的胃口已经被冷昊养怪了!现在帅得太正常的男人,已经完全引不起她的兴趣了。

“你怎么来了?”钱莫忧跳到冷昊身边,可不认为这位大王会亲自下海跟蹤。

“衣服是冷昊设计的?传闻中即将上市的新品牌?”

钱莫忧笑嘻嘻地望着眼前穿着蓝色衬衫、斯文依旧的纪明仁,却只觉得他实在没有冷昊好看。

“改天?”冷昊的语调一凛。

“纪明仁,等等——”

“还是改天吧,拜。”纪明仁不自在地一笑朝钱莫忧点头,转身离开咖啡厅。

跳入冷昊早早等候的手臂里。

“我看看下个月的写稿情况,再决定要不要一起去,好吗?”

酸溜溜的话,也只有他能说得像是掌控了杀人证据一样。

那一次,甚少在外人面前哭的莫愁,也哭了。

“我方才喝咖啡遇到关德雷,他邀请我到他的公司走走。怎么?妨碍妳叙旧吗?”冷昊戴着墨镜,脸色瞧不出喜怒。

钱莫忧哈哈大笑,拍拍纪明仁的肩膀。

钱莫忧看着他的臭脸,突然间指着他的脸惊呼出声。“我知道了!”

“我若不招,你想怎么样?”钱莫忧心情正好,什么都不怕。

“那个……你去看过许梅梅了吗?”钱莫忧问了她此行回台的重点之一。

“我爸今天要到公司参观,听到莫愁也没去过,就要她一块儿跟着去。”关德雷用宠爱的目光看了妻子一眼。

冷昊辞典之“吃醋”——左唇会往下抿。

钱莫愁则穿着宝蓝色平口长礼服、留着及腰长髮,笑容淡雅,和姊姊完全是不同的模样。

“对,而且会让妳三天都下不了床。”冷昊摘下墨镜,皮笑肉不笑地站到她面前。

“但是,我跟三婶说,现在离婚率那么高——”钱莫忧说。

“一大早就这么相亲相爱?”钱莫愁笑着说。

“我爸很喜欢她做的菜,每晚都要开伙。”关德雷说。

“先到我公司吧,下午还要去看喜宴场地。”关德雷揽住钱莫愁的腰,转身往外走。

“听起来气氛不错喔。”钱莫忧高兴地拍拍妹妹的手臂。

李尔双膝落地,乞求原谅。关德雷父亲也哭了,说他也是直到儿子过世后才后悔为什么没有花时间多陪伴他。

钱莫忧抬起氤氲双眼,一回过神,立刻冲到妹妹身边,抱住她的手臂,哀怨地看了得意洋洋的冷昊一眼。

钱莫忧在他玻璃眼珠般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她猛打了个寒颤,脑中浮现尸横遍野的惨状,吓得往后一跳——

“心花怒放还咬人。”钱莫忧用头撞他一下,两人开始斗起嘴来。

“有!”钱莫忧坐正身子,双眼发亮蓦点头。“现在跟着一个广告大师学习,他每天都有一百次想法,逼得我们全都要跟着人仰马翻,我忙到冷昊想去刺杀那个大师,但我觉得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件很快乐的事。”

不过,这个她早知道了。钱莫忧在心里OS。

“我已经把场地的事,交给我妹负责了。别找我。”冷昊握住钱莫忧的手,随之走出咖啡厅。

“妳不会想在公开场合听到我的处置。”冷昊压沈了声说道。

“怎么没有新郎的照片?”纪明仁问。

“那个……”已经站到很尴尬的纪明仁清清喉咙。“我先走了,改天再聊。”

<全书完>

“妳最好给我从实招来。”冷昊语气更凛,双唇开始紧抿。

“妳和妳公公现在如何?”钱莫忧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