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是的,他拥有那间一人出版社。

“当然还没,而且……”钱莫忧压低声音,忍不住八卦了一下。“刚才有人说我脚踏你和纪明仁两条船。”

“慢着!”

她今天早上被冷昊的司机载来上班时,还故意在一个街口外就提前下车了啊。还是,她身上的吻痕太明显?

“我也觉得好热。”纪明仁点头,目光停在许梅梅的胸前。

“那我走喽。”她说。

“厚脸皮。”

明明他没来之前,这屋子也是他一个人住的,怎么现在却显得空荡至此?

编辑说钱莫愁还没有跟出版社联络,他于是再度挂断电话。

他急忙弯身测试对方的呼吸和心跳,却不敢随便移动人,就怕不小心伤害了李尔。

钱莫忧低叫一声,被冷昊随手藏到身后。

钱莫忧走到许梅梅住的五层楼公寓一楼时,一个约莫六十岁的太太同时要进门。

之后,联络司机来载人、联络秘书询问公司各个客户在飓风中的状况及今天的工作行程。他宁愿忙碌,也不愿无事胡思乱想。

钱莫忧看他装备齐全,一副狗仔模样,不由得怀疑地看向他问道:“你该不会一直想当侦探吧?”

“不好。”纪明仁把她带了进来,垂头丧气地说:“我今天都在筹钱。”

“我那时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那样的,我有没有跟妳说过我妈妈上星期又试图打我……”

砰!

钱莫忧边啃披萨边觉得气氛很诡异,吃完一片披萨、喝掉半杯可乐后,忍不住脱口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懒得花心思处理,想着就算留回原来的半张鬍子遮面也无所谓了。

“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吧?梅梅没交过那种不开百万名车、家里没有两栋房子以上的男友。”文案朱红说道。

她记得她之前借过五万块给梅梅了啊,怎么没付房租三个月了呢?梅梅的钱究竟都用到哪儿去了?

“妳记得看看护照过期了没?不要耽误我们回法国的时间。”

大伙儿一见钱莫忧承认了,问题立刻海浪一样地扑了上来。

“我一时恍神没注意那么多。”

许梅梅唇角一扬,把纪明仁推到钱莫忧身边坐下。

不对劲!她莫非被下药了吗?

钱莫忧叩地一声趴向桌子,突然觉得不谈恋爱的日子真是舒服又自在极了。只是,没有了冷昊——

铃铃铃……

钱莫忧嘴角不停往上,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虽然她实在觉得冷昊好可恶,专说这种甜言蜜语打得她兵败如山倒。

“我借不到钱,又不敢跟地下钱庄打交道。”纪明仁看了一眼要他去地下钱庄的许梅梅。

“莫忧,妳来了,先坐下喝可乐吧,披萨才刚到呢。”许梅梅笑着从厨房拿出杯子、纸巾,笑容轻鬆地说道。

钱莫忧一个翻身,整个人摔倒在地上,纪明仁则随之趴在她的身上。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关德雷看着李尔扭曲的脸庞,沈声说道:“你还清醒吗?伤到哪边了?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钱莫忧嘴角抽搐了两下,猛戳着手臂上被他吓出来的鸡皮疙瘩。

“你疯了!”许梅梅用力推开他,提高音量说道:“你想被别人看光,我还没那个脸。而且你凭什么以为你养得起我!凭你的那部国产车,还是那间老公寓?你以为自己是青年才俊吗?年薪有多少,多到能养活我和你两家人吗?”

“你们男未婚女未嫁,又没犯法。给他们五万、十万,就很便宜他们了!然后我们先投稿给水果週刊,要他们去检举那家汽车旅馆,接着再去报警。”钱莫忧义愤填膺地说道。

她的生活就一点也不刺激了啊!

钱莫忧嘴巴张得很大,完全没想到她什么也没做、躺着也会中枪。

“对啊,我一看就知道很纯情。”她说。

“开门!给我开门!”

钱莫忧一把抓起手机,一看到来电显示号码是冷昊,马上就开心地应道:“喂。”

“妳保重,到了打电话给我。”钱莫忧才挂断电话,就发现办公室的低语声突然消失不见。

“当然,我是李尔……”李尔缓缓睁开眼,脸孔痛苦地扭曲成一团。“好痛!”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孬,遇到别人逞凶就是会怕。

钱莫忧心里闪过一阵不安,不自觉地皱起了眉。为什么叫她到家里吃饭,要用到“求”一事?许梅梅想做什么?

“可能都是别人送的。”钱莫忧这才想起许梅梅在穿着打扮方面,用的确实都不是一般上班族能买得起的名品。

纪明仁正坐在地板上喘着气,身上衣服已经剥掉了一半。

冷昊一脸杀人表情地紧抱着钱莫忧,狠瞪着几步外惨白着脸孔的许梅梅。

“如果我缺钱,我找冷昊就好了。干么还叫纪明仁抵押他家房子?妳不觉得写E-MAIL的人很鬼扯吗?”钱莫忧说。

在门被重重关上的同时,门内爆出许梅梅惊天动地的哭吼声——

“我开冷气,你们先坐一下。我去看我妈起来了没?”许梅梅说。

“我不渴。”钱莫忧说。

莫愁总归会是他的女人,他不希望爸爸对她有偏见。

“那妳跟纪明仁还有许梅梅是怎么一回事?听说纪明仁跟同事说,妳和梅梅都喜欢他?”美编扯着她手臂猛追问道。

她好笑又好气地转身往前走,开始怀疑冷昊说甜言蜜语时是不是会害羞,不然干么每次都说得来匆匆去匆匆的。

“不!”

“妳妈妈呢?我们应该先跟她打声招呼。”钱莫忧说。

“妳不用在乎那种一看就是要中伤妳的流言,我今天也收到那封E-MAIL了。”许梅梅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

但是文案的话让她坐立难安了起来。她是没想要抓住什么名分,但她忘了冷昊迟早都是要回法国的啊,到时候他们难道一年只见一、两次面吗?

“妈啊,你还好吧?”钱莫忧脱口说道。

钱莫忧倒抽一口气,立刻就把他往外推,可纪明仁死命抱着不肯放手。更甚至,他还低头想吻她。

如果是恍神不会走得那么快,像是存心一样。关德雷没反驳李尔的话,低头检查着他的伤势。

“妳下午提到情况有诡异时,我就已经叫大为去準备了。”冷昊双臂交握在胸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关德雷拿起置于一旁的手机,发现莫愁曾经在昨晚打过电话给他。

“先到公司。”关德雷对司机说。

“你真的好谦虚啊。”钱莫忧翻了个白眼,啧啧称奇地说。

“好了,要去快去。”冷昊搂过她的腰,在她唇间印下一吻。“小心,别伤到自己。”

※※※

钱莫忧明知道自己在唠叨,但她没法子不去担心才飞回台湾,又要飞到美国的莫愁啊。

纪明仁一怔,钱莫忧用力咬住手臂,好让自己清醒,乘机爬向门口。

“下药?”钱莫忧抬起发愣的小脸,脑袋好不容易才塞进这几个字后,她将脸埋入冷昊胸前,瑟瑟发抖着,连“好可怕”三个字都说不出来。

四肢像棉花、眼皮都快垂下来。

“莫忧。”许梅梅一看她被众人包围,瞇了下眼,不悦地唤了她一声,把她叫到身边后,小声地说:“我们再聊,我先回去工作,别忘记我们八点的晚餐约会喔。”

“针孔摄影机!你会不会太专业?你什么时候去安装这个东西的?”她睁大眼,不可思议地说道。

“不用请客了,妳不要再反反覆覆地一下子要纪明仁、一下又要冷昊,就是谢谢我了。”钱莫忧说。

稍晚,钱莫忧和冷昊同坐在车子后座里,刚跟他解释完她必须一个人进去的原因——许梅梅若是有什么诡计,见冷昊也在场,怎么可能使出来。

始终没有好脸色的冷昊,瞪她一眼后说道:“快?明明知道有状况,还硬是要进去。万一她一进去就拿刀砍妳十八刀,妳确实是会死得很快。”

铃铃铃……

“莫忧,就这一次好吗?我没求过妳什么啊。”许梅梅用乞求目光看着她。

在等待李尔做检查的同时,他又打了几通电话给钱莫愁和钱莫忧,但电话依旧没人接……

“我们在一起吧。”纪明仁吻着她的唇,伸手去摸她的胸部。

钱莫忧很快接起手机,还没说话,冷昊那边已经扔来一句——

“唉唷,有些问题,连我都不知道答案,各位大德稍安勿躁啊。”钱莫忧说。

许梅梅看着冷昊,全身不停地发抖着——毁了毁了、什么都毁了!

钱莫忧吓到张大眼,因为她感觉他的亢奋贴在她的身侧,而她——

“莫忧,我好后悔!我一直都很喜欢妳。”纪明仁蓦地抱住她的身子,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她这人一旦喜欢上,就会想见面、想拥抱、想两个人依偎啊。她知道自己不成熟,但她就是这副德行啊。

许梅梅看了纪明仁一眼。“你说吧。”

“是又怎么样?”他一挑眉。

“下班了吗?”冷昊问道。

车在下一瞬间撞上了人。

“报警,叫救护车。”关德雷沈着脸,在司机煞车的第一时间内便下车察看。

许梅梅离开后,钱莫忧拍拍纪明仁的肩膀,低声说道:“不用担心啦,梅梅遇到这种事,心情一定不好。你多包容她,她会答应你的求婚的。如果真的要赎回偷拍光碟,钱的方面,大家再帮忙筹一筹。”

“E-MAIL?”她皱眉问道。

他吃了一碗,不知道这重口味的东西,为什么会让莫愁吃到眉飞色舞。所以,他连吃了三碗,试图想找出它吸引人之处。

“笨蛋!妳被下药了!”冷昊狠狠掐了下她的脸颊。

“筹钱?”怎么许梅梅的事都跟钱有关。

“是。”司机踩下油门。

钱莫忧茫然地抓着手机,她何时答应要跟他回法国了?她在台湾还有工作啊!

钱莫忧尴尬地坐在原地,觉得头有点晕的她,吶吶地说道:“你们会不会觉得空气好像不大好?”

他离开家,在大厅和服务人员打了个照面后,逕自走到门廊——

“总之,妳别认为她当妳是好朋友,就傻傻地她说什么妳都相信。”文案朱红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还有,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句劝。远距离恋爱有风险,能抓住冷昊有个名分,才不会分手后什么都落空。”

纪明仁没吃,继续喝他的可乐。

他才坐下,便觉得全身有把火在烧。他弹跳起身,解开衬衫钮釦,板着脸拿起可乐猛喝。

“妳找谁?”穿着花衣、头髮烫得很鬈的胖太太问道。

然而,要她眼睁睁看着他离开,她一定会哭出来的。

许梅梅摔到纪明仁身边——

“废话少说,我想妳,快点给我过来。”冷昊命令道。

当初成立出版社时,他就明白地告诉过编辑,一切阵仗都是为了让钱莫愁有安稳的生活,所以才让出版社去挖角了她。

钱莫忧在离门边最近的沙发坐下,把背包摆在身边,不安地看着这两人截然不同的神色。

“为什么突然冲出来?”关德雷问道。

“都是妳!都是妳毁了我!”许梅梅大叫一声,蓦地扑向钱莫忧。

“我知道我突然去找妳,一定吓到妳了。但我和纪明仁现在没事了,所以我想请妳吃饭,谢谢妳总是很帮我。”许梅梅拉着她的手,真诚地说道。

钱莫忧点头,走回座位前,原本该专心开始工作的。

十五分钟后,关德雷陪着李尔坐上救护车,带着满腹疑问前往医院。

钱莫忧看到许梅梅眼里杀气一闪,她蓦打了个冷颤,不自觉地后缩了下身子。

“莫忧的方法不错。”纪明仁蓦点头,抓着许梅梅的手,低声说道:“妳不要担心妳的名誉,我们直接去公证,成了夫妻,别人就不会说闲话了。”

钱莫忧还来不及感动就被推出车门,车子倏地往前开到路旁停下。

关德雷转动了下僵硬的脖子,勉强自己起身,走向浴室準备盥洗自己。

“这是有自信。好了,晚上见。”

“很高兴我的事能够娱乐到你。”她说。

“冷昊!救命!”

“许梅梅。”

“是李先生!”此时上前的司机见状也倒抽一口气,急忙忙地说:“他突然冲出来,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钱莫忧瞪他一眼,真的很想咬他一口,最好咬到他惨叫出声。

“你们还真是有默契。”许梅梅替他们倒了可乐,笑着把披萨推到他们面前。“我们边吃边聊吧。”

钱莫忧假装要镇定,但还是脸红了。

“下次真该有人教教他什么叫做电话礼貌。”钱莫忧咕哝地说。

当然,也要她写的稿子有一定程度的水準,否则也没法子出版。

“我保证很快就出来。”她仰望脸黑到可以拧出墨汁的冷昊,撒娇地扯扯他的手臂说道。

“吃完再谈吧。”许梅梅说。

关德雷叹了口气,改拨给帮钱莫愁出书的出版社——

“平常只有声音能听,装那什么鬼声音。”冷昊打了下她的头。

※※※

“腿好像断了。”李尔脸色灰白、双唇颤抖地说。

“那个……就大家随便讨论一下,也没什么相信不相信啦。”美编没想到她会劈头问来,乾笑地说。

怎么会是李尔?

钱莫忧还来不及说半句,冷昊已经啪地一声挂上电话。

冷昊同时不客气地挥掌甩开许梅梅,把她推到几步之外。

真正恢复意识时,是饿醒的。他脚步踉跄地走向那一柜他当初为钱莫愁準备的泡麵。

司机的车已经在车道上等着他。

“一边买几万块的名牌包,一边喊穷,谁相信啊。”被许梅梅拒绝过的美术大庄没好气地说。

然则,要她抛下台湾的一切,跟着他一块儿到法国,她又没有那种勇气啊。

“妳接下来都不用担心妳的生计了,因为妳未来几年都会在监狱里度过。我会告死妳!”

许梅梅脸色一沈,拔高声音说道:“放出去能看吗?”

他昏沈的思绪瞬间清醒,心脏急促地跳动起来,用颤抖的手指回拨给她,电话却直接转入语音信箱。

就在许梅梅冲出房间想阻止她的同时,她已经开了锁,冷昊在同时冲了进来,立刻将她拥入怀里。

许梅梅拿起最靠近她的那块披萨先咬了一口,淡淡地说道:“还在睡呢,一会儿就醒了。”

“下班后再去找你。啊,不行,下班后我有事。”钱莫忧听见冷昊在电话那头的咆哮,很快地说了下许梅梅的事。“我觉得她不对劲,所以想去把事情弄清楚。不然,你载我去,好吗?”

“纪明仁和许梅梅的事,你们自己问她吧。”钱莫忧可不想多揽事情上身。

她会想死他的!

“因为她背包上有针孔摄影机。”冷昊说。

“等一下。”他拿出一个上头印着她画的大眼娃娃图案的圆形别针别在她的背包上,然后打开手边一台小型萤幕显示器。“这别针里头装了针孔摄影机,我已经测试过了。我待会儿在外头监看,妳一有事,我就进去。”

“是啊,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啊。”钱莫忧前几个字还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就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们上次喝多了,在汽车旅馆发生关係,被人录影搞什么跳,威胁我们要拿一百万赎回去。”纪明仁脸胀成紫红,坐立难安地说道。

“所以妳跟冷昊真的在一起了?”美编眼睛瞪得极大地问道。

当然,他对泡麵还是没吃出感情,只吃出了满腔满腹的空虚。

“不然,我干么和妳在一起?”他奇怪地瞥她一眼。

啪!电话再度被挂断。

她要趁今天晚上,一次把所有事情全都问个清楚。

钱莫忧被房东太太缠住说了五分钟的话,才有法子继续往上走。

“我妹妹有事,我不能去。”钱莫忧现在对于许梅梅已经有所防备。

冷昊冷声说完,搂着钱莫忧走出门外。

关德雷脸色一白,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李尔。

“好吧,只要妳告诉我,今天大家到底是在我背后窃窃私语什么,我就跟妳去吃饭。”钱莫忧说。

“你走开!”她尖叫着推着他的肩膀,闪躲着他的吻,可四肢软得像棉花,她自觉用尽全力,却没推开他半寸。

“喔。”钱莫忧朝她挥挥手,不知道她干么要那么神秘兮兮。

早知道当初就不跟冷昊谈恋爱了。

改拨给钱莫忧,但她也没接手机。

怎么搞的?今天好像每个人都在对她窃窃私语,但当她开始想注意他们在说什么时,所有人便又都停止说话,想也知道就是讨论她的事。

“我刚才喝了两杯可乐,现在不饿。”纪明仁说。

关德雷知道李尔来找过他,但他只记得自己揍了李尔一拳,要李尔别管他的事,之后便醉到人事不省了。

“我已经叫救护车了。你哪里最痛?”关德雷问。

大厅的服务人员已经跑了过来,了解状况后便立刻通知一名医生住户。五分钟后,医生已经检查完李尔的伤势。

“不会有那种事的,我只进去十分钟,问清楚一切就出来啦。”她装可爱,用娃娃音说话。

“这什么跟什么啊!这种信大家也相信?”钱莫忧溜到离她最近的美编,戳戳她的肩膀问道:“你们真的相信那封E-MAIL里头写的喔?”

要是冷昊知道她说起两人的关係还吞吞吐吐的话,肯定会想打她的头。

“顺道告诉她,房租我已经宽限她三个月了,再不缴,就给我搬出去。我也是靠这房租过日子的人。妳看她身上揹的那些名牌包,卖个一、两个就可以付……”

“妳要跟我说什么?”钱莫忧说。

“莫忧。”许梅梅走到她面前,陪着笑脸说:“明天晚上陪我一起去吃饭,好不好?”

镜中人吓了他好大一跳,不过是一天没整理,他一脸的鬍髭活像是在荒野间流浪了几天几夜一样。

钱莫忧偷偷拿出小镜子,这才想起她今天穿了件高领上衣,把脖子到胸口全都遮得密不通风了。

“梅梅找妳来也是为了商量这件事。很丢人的事……”纪明仁头髮蓬乱,衬衫也被抓绉了,整个人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梅梅,我很同情妳的遭遇。但是,请妳不要每次都把家人的病情当成妳反覆无常的藉口。”

“为什么一定要赎回来?”钱莫忧说。

“你怎么会突然闯进来?”许梅梅问道。

“厚,这种好事怎么就只让妳遇到呢?那妳以后要跟冷昊去法国吗?他有没有说过要结婚?”

但说她什么?

许梅梅啪地一连串的抢白,说得纪明仁脸色一阵青白。

盥洗过,喝了两杯黑咖啡,精神恢复了一些后,他打了电话给爸爸,决定飞去欧洲一趟,把话说清楚。

“说妳脚踏冷昊和纪明仁两条船,还跟纪明仁要钱,纪明仁还拿了他家房子去抵押。”许梅梅小声说道。

“妳是笨到不可能做那种事。而且,我和纪明仁是不同的人,把我们同样比喻成船根本就是胡来。如果他是船,我应该就是太空船。”冷昊说。

“真的假的?”钱莫忧睁大眼,发现她还真是不知道梅梅的这一面。“她是家里经济支柱,可能觉得男友有钱比较有安全感吧。”

“我不会接关德雷的电话的。就算不小心接到也会挂断以惩罚他的蓄意隐瞒。”钱莫忧坐在办公桌前,压低声音和妹妹通电话。“我知道了,妳记得在飞机上至少要睡一下,多吃点水果、多敷面膜。不要当乾妹妹,知道吗?”

“冷昊……”她像水一样地化在他怀里,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妳和我相处久了,脑袋总算也有聪明的时候了。”冷昊满意地说。

咚咚咚!门外传来冷昊的声音及抓狂的敲门声。

“笨蛋才相信。”附带一声冷哼。

钱莫忧皱着眉气喘吁吁爬上五楼,来应门的是面容憔悴的纪明仁。

“我就知道妳会这样想。”许梅梅看着她戒慎恐惧的样子,表情瞬时转为满脸的讨好。“所以才想请妳吃饭,解释一切,顺便让妳认识一下我妈妈。她经常听我说到妳,一直很想见妳。我只求妳这一次,好吗?我是真的很想要妳这个朋友,纪明仁也会到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