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努力加载中...

下一刻,戴着大墨镜的冷昊站到钱莫忧面前,而她从他的大墨镜里看到了被吓呆的自己。

原来她不是寡情、不是不贪欢、只是没遇着能点燃她的人。

“通知个鬼,我的时间不想浪费在等待上面。”冷昊说。

他转身大步走向电脑,决定先处理一下公事。这样待她休息够了、有力气了,他才能再好好爱她一回,然后再离开台湾。

钱莫忧呆住,鸡皮疙瘩从她的小腿一路爬升到她的后背。

她光着脚跳到他身边,顺着他的手势偎在他胸前。

看在她刚才说他就是她的神、她的信仰、她的一切、她的梦想的面子上,他暂且不跟她算这笔帐。

“我只要她。”冷昊抓起钱莫忧的手,和她十指交扣。

她比莫忧更需要一个能在经济上撑起她的男人,所以才会接近纪明仁啊。

她再也听不见他说什么,一阵惊心动魄的快感,从他的指尖打上她的女性,她拱起身子,彻底地崩溃在他面前。

“不用换啦。看《秘密》就对了!”因为妳就算清汤挂麵,胸前钮釦还不是一样照开三、四颗。钱莫忧在心里嘀咕道。

她已经三十岁了,感情也已经空窗了一年,她需要机会摆脱贫穷的生活。纪明仁条件不过一般,但至少还过得去,因为她已经没有太多挑剔的时间了。

钱莫忧不慌不忙地从柜子里拿出那本风行全球、教导心想事成法则的畅销书《秘密》塞到美女手里。

如果之前有人告诉她,她会像孩子一样地窝在男友怀里,她会对他嗤之以鼻。无奈就是她真的好喜欢赖在他身边、好喜欢呼吸着他身上的松木味道、好喜欢摸他总是刺痛人的鬍渣下巴……

“那妳是怎么许愿的?我也想跟女生的关係好一点,她们都排挤我。”杜如芸翻了下《秘密》,倾身向前问道。

钱莫忧看着她故意把胸部靠在办公桌上的姿态,很想跟她说——

“消耗妳太多体力了。”他拉下她爱摸他新生鬍髭的小手,在她掌心印下一吻。

“哈哈!你是我小说里吃人肉的男主角吗?我乾巴巴没几两肉,不好吃啦。”

“莫忧!”

钱莫愁偶尔抬头看他,他都像入无人之境地沈浸在公事里。

他用单掌扣住她的双手置于她的头顶,强健身躯覆上她的柔软。

“去哪儿?”钱莫忧一手抓住桌子,求救地看了许梅梅一眼。

她身上哪来那么多红红紫紫的暗痕?

“是想考验我们的长距离恋爱可以维持多久?”他说。

她伸了个懒腰,决定到厨房去找点东西来吃。

“除非你是杀人魔王,否则应该没什么职业可以吓到我。所以,没什么好问的。”她偎在他的臂弯里,呼吸着他身上混合松香与淡淡麝香的男性气息。

“傻女人,这样很容易被骗。”关德雷咬她的鼻子,引得她低笑出声。

“那妳的命便归我了。”关德雷嗄声说道。

“坏人。”她脱口说。

冷昊根本是看不得她有好日子可以过。三个月后,“男爵J”就要量产了,冷昊如果不想管,就该把一切交给买了副牌授权的公司去搞定啊。干么还搞艺术家龟毛个性,事事都要管?

“你真的只认识我不久吗?我真的怀疑你懂读心术呢。”她搂着他的颈子,用力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钱莫忧听出是业务部的首席美女杜如芸在说话,却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继续坐在她L形办公桌、背对门口的那一边,摆明杜绝任何的四目交接与闲聊。

“对,运动几小时,难道你不饿?”她想装老练,却还是红着脸别开了眼。

他胸口一窒,知道只要她继续绽放这样的笑颜,他便没法子对她鬆手。

“很大喔?”她认真地问。

“告诉妳一个秘密,妳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就是用《秘密》这本书来实现我的心愿。”这是她苦思多日,才想出来杜他人悠悠之口的秘密武器。

冷昊对伸到眼前的玉手视而不见,脸孔仍然维持着低头看着钱莫忧的角度。

只是一想到他留着大鬍子的脸庞,她便忍不住想笑——下回一定要逼他拿张照片来看看。

“才不要,那个娃娃是我自己画的。”钱莫忧抓回背包,努力地拖延离开的脚步。

“我爸妈各自再婚了,我最亲近的人是我姊姊,她会担心也是正常的。”她揽着他的颈子,轻声说。

无奈是,有些人就是不懂她的姿势所传达出来的拒绝讯息。

“我已经买了好几盒。”他说。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喽。”她笑着左闪右躲着他老是让人又痛又痒的吻,偏偏不敌他的攻势,一阵纠缠之后,她整个人笑倒在身后餐桌上。

冷昊看着往许梅梅靠近的钱莫忧,他墨镜下的细长双眸紧紧瞇起。

“还敢顶嘴。”冷昊冷哼一声,钱莫忧还来不及多说,只来得及对许梅梅发出求救眼神,就已经被拉着走出办公室。

“那妳……妳帮我打探过莫忧对我的想法了吗?”纪明仁问道。

“妳是我的。”他黑黝的眼神闪过一道纯粹雄性的占有光芒,大掌抚过她柔软的胸蕊,引来她一阵咬唇闷哼。

她感觉到他悸动的男性,她身子一阵轻颤,指尖不由得刺入他的臂膀里。

“等妳看完《秘密》这本书,妳就知道了。”钱莫忧说。

她想起方才在他面前毫无保留的放肆,耳朵整个辣红起来。

“关我屁事。”冷昊侧身抓起她的背包,双唇一抿地瞪着上头那个留着短髮、有着一对黑溜溜大眼睛的傻笑Q版娃娃图。“回去把这个包扔掉!”

“哈啰,我吵到你了吗?”她说。

“唉呀,都要和他一块儿去法国了,还装什么生疏。”

他俯身细看,这才发现那无非都是指痕或是吻痕、甚至是咬印。

“怎么醒了?”他将脸埋入她的髮间,呼吸着她髮间的石榴香气。

钱莫愁包裹在白色浴袍里,长髮披在身后,清纯得让人只想拥她入怀。

“冷先生说得没错。你好,我是业务部的杜如芸。”杜如芸立刻把握机会,伸出手自我介绍。

杜如芸化着完美眼影的双眼一亮,连忙凑近她。

以前总觉得许梅梅眼睛长在头顶上,现在倒觉得她其实很亲切。

“慢……”她把手挡在唇上,不许他再干扰。“你既事业有成,怎么有空来台湾这么久?还跟我耗了这么长时间?”

他望着她柔弱的女儿态,不由得更加深了吻、大掌放肆地在她身上抚揉出更多的销魂。任她失了神,在他的唇下指尖动情地拱起身子。

“我有自己的广告公司。”

“保险套……”她只记得这件事。

“莫忧现在重心暂时都放在应付冷先生上。”许梅梅看着纪明仁垂头丧气的样子,她用温柔神情拍拍他的肩膀说:“别灰心,我请你吃中饭替你打气吧。”

她忍住一声低吟,恍惚中感觉到今晚会发生更多的亲密。

他的唇微扬,黑眸宠爱地看过她及腰的乌亮长髮及雪白的肌肤,浓眉突然一皱——

许梅梅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心里却是一阵五味杂陈。

她将脸埋在他胸前,羞得连动也不敢动。直到她被放到床上,双手再度被他扣在头顶为止。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木然地说。

因为,他明白了弟弟关博文爱上她时的心情了。

见鬼了,他怎么会失控到这种地步。性爱之中,他向来自制力惊人。

“跟我姊一样耶。”她有些意外地惊呼出声。“你想必做得很好,才能住在这样的饭店。”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钱莫忧双手一摊,无能为力地说。

她低喘出声,感觉他扯去她的衬衫钮釦,而她根本无力阻止。

关德雷望着她因为笑意而染红的双颊、他的眼眸染上一层慾望的光。

“这位大德,妳千万不要用『钓』这种不尊重字眼。像我心想事成的方式,就是每天看着男爵大人的照片。”钱莫忧打了个冷颤,双手却继续在空中飞舞地说:“心里想着——我一定要跟在他身边。他就是我的神、我的信仰、我的一切、我的梦想……”

钱莫忧与他的墨镜相望,不清楚他究竟在看什么,但觉得后背冷汗涔涔,腿也开始发软。

“但妳喜欢。”

有种就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坐在办公桌前的钱莫忧在心里痛骂了他百万次不止。

钱莫忧和现场围观同事一样倒抽一口气,她惊慌地大叫出声。

“是,所以我才想先用泡麵餵饱妳。”他咬了下她的鼻子,好笑地说道。

抬眼看他,他仍然在电话中。她很努力想听听他在说什么,但她的英文程度不及唸外文系的姊姊一半好,听了几句,就有昏昏欲睡之感。

“我的皮包还没拿、我的工作还没做完……”

“走吧!我煮泡麵给你吃。保证你吃过终生难忘。”钱莫愁从他身上跳下,拉着他的手,对他粲然一笑。

“她不够担心妳,否则就不该让妳羊入虎口。”他俯低身子,让两人身子再没有任何距离。

她真是不懂,如果他要就此消失无蹤,当初干么还要虚晃一招,害得她被办公室耳语吵到鸡犬不宁?

“我是我自己的。”她挣扎着想挣脱他的掌握,得到的却是一个能融化她所有抗拒的吻。

就在钱莫忧一边瞪着电脑、一边在心里骂冷昊,忙得正是不亦乐乎时,突然听见一声娇嚷。

“是啊,你现在总算相信了吧。”许梅梅笑着说道,笑意却没抵达眼里。

因为那个可恶的冷昊已经消失了十天了!

“我的。”他的唇开始落在她的额间、鼻尖、唇上,继而滑至她狂跳的颈动脉。“都是我的。”

就在钱莫愁送走关德雷回美国,开始用大量写稿工作来斩断想念时,钱莫忧这边却因为被编派入“男爵J”特别小组,而整天在公司无所事事着。

他意味深长的眸光盯得她心慌,侧身想坐起。

“我没有要妳特别,我要妳就是妳。”他的额头轻触着她,眸光似火地烧进她的眼里,已沈入她体内的指尖更加放肆。“我要坐在一旁看着我却不打扰我的妳、我要对着泡麵双眼发光的妳、我要在我唇间呻吟、在我掌下发烫达到高潮的妳……”

※※※

“我明天回美国把合约谈妥之后,就回来见妳姊姊,顺便带妳一块儿回去。再也不许妳离开我身边。”他咬着她的唇,大掌滑下她的身子,扯去她所有的衣衫,让她无助地裸身在他身下,在他的指尖下化成一滩春水。“说『好』。”

许梅梅握紧又开始颤抖的手掌,正準备转身离开办公室去提神时,突然与纪明仁打了个照面。

是的——她“无所事事”。

她睁大眼,轻斥出声:“你早有预谋。”

钱莫忧莫非名字取得好,当真什么都莫忧愁吗?为什么她就有那么多苦难要烦恼?她妈妈老年失智症的情况又加剧了,大小便已经开始失禁。她要不是因为有东西可以提神,怎么撑得下去?

钱莫忧回头对许梅梅一点头,决定转身把这齣戏演完,最好演到杜如芸不会再来骚扰她为止。

“天啊,《秘密》这本书真的这么强,强到人家男爵都指名道姓了噢。”杜如芸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认真地翻起书来。“还以为冷昊这种极品喜欢妳这种清汤挂麵类型,我还打算换形象呢。”

钱莫愁矛盾地发现自己既想被他占领,却也想要逃开。心慌意乱之间,她轻抽回被他压制的手腕,捧着他的脸说道——

他说他之前留着盖住半张脸的大鬍子,就是因为懒得一天刮两次鬍子费事。

“妳真的只靠《秘密》这本书就钓到了冷昊?”杜如芸娇嗔地用涂着丹红指甲油的手拍了下她的肩膀。

“以我和莫忧的交情,不用我开口,她也会帮忙的。”许梅梅灿笑出声,露出一个自信笑容说道。

“我想吃的只有一种,但我现在得先餵饱她。”他咬了下她的唇,正想吻深一些,她却呵呵呵地在他怀里笑成一团。

“没有。”他朝她伸出手。

“我刚看到莫忧和冷先生一起出去。他们真的像妳之前告诉我的,已经在一起了吗?”纪明仁低声问道。

“抱歉。”关德雷的大掌箝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纳入怀里。“竟然把妳叫过来陪我办公。”

她睨他一眼,眸光似水地轻笑出声,那笑意如花轻绽,引得他再度用唇撷取。

“我才放了个年假从巴黎回来,没想到创意部里就有人身分大不同喽。”

“小莫忧,妳什么时候和冷昊先生碰面?”杜如芸穿着胸口有“男爵”英文刺绣的荷叶边白衬衫,娇娆地走到钱莫忧面前。“我们业务部送上的企划,只得到他助理一句『冷先生现在没空看』,妳也帮我们联络一下他嘛。”

天知道打从她被冷昊点名为公司对“男爵J”的窗口之后,她在公司上班的日子,就变得度日如年。全办公室都以为她麻雀变凤凰,公司就要靠她鸡犬升天了。

他将下颚埋在她的颈间,深吸了口她肌肤上的淡香,唇便随之欺压而上这一方太让人心动的柔软。

“为什么那么急着带我走?我没有比别人特别。”她低喘地说道,化骨般的快感让她雪白肌肤全染上了动情的粉红。

他吻住她的唇,在她还未回神,便将她横抱起在胸前,大步走向房间。

杜如芸尴尬地收回手,发誓她待会儿就要去买一本《秘密》来研究。

关德雷打开电脑,进入工作状态,浑然不知时间过去多久,直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走动声让他抬头为止。

“我做广告。”

他一直很喜欢莫忧,就连那天她在公司昏倒醒来后对着冷昊又吼又叫的样子,他也觉得好可爱。要不是许梅梅告诉他,钱莫忧近来不想在公司多惹是非,叫他暂时低调的话,他早就对她表白了。

“等等,你究竟在做什么工作?我和我姊都想知道。”她问,雪白肌上染着羞怯的樱花淡粉。

而这几次和许梅梅出去,就是想先知道莫忧对他有什么想法,免得他一头热。

她一跃起身,光着脚丫踩着走道的长毛地毯,溜进厨房。

她不敢回头,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恶梦。

她的后背陷在他温暖的胸膛,小手自然地环住他抱着她的手臂,粉唇微微地上扬着。“看在泡麵的分上,我原谅你。”

他是情场老手,而她不曾这样被撩拨,才一眨眼时间,便已再度水眸氤氲,颊泛桃花。

她被他旋过身子,吻住了唇。缠绵的激情蚀软了骨,让她只得伸手揽住他的颈子,娇声低喘着。

稍晚,钱莫愁坐在关德雷饭店房间的双人沙发里,肩上披着他为她覆上的薄毯、手边摆着他替她泡的伯爵茶、膝上抱着笔电,“奋笔疾书”着她的故事。

“总监刚才叫我来通知妳冷先生到了。”许梅梅说,站到钱莫忧身边。

就算前方的路荆棘遍地,他也会先踩平那些路,只为了让她继续这么开心地笑着……

开了橱柜,眼睛大亮地发现里头竟摆了十来种的各国泡麵,当下见猎心喜。这间饭店真是上道啊!

“走。”冷昊握住她的手肘,转身往外走。

“男爵J”的广告企划前期,她还帮得上,能提供一些意见。偏偏,所有企划一送到冷昊那里就停止,害得所有人提心弔胆地等待下一个指令。

“妳好美。”

“冷先生有什么事需要我们为你效劳?”许梅梅带着温柔笑意上前一步。

钱莫忧平白遭此大冤,百口莫辩也就罢了,没想到始作俑者冷昊还第一个落跑。

他俯身而下,用他火炽般的男性勾引着她的慾望。

“饿了。”她吐吐舌头,往他胸口钻,像是要钻进他体内一样。

“我没有装。还有,妳过来一下。”钱莫忧朝她一挥手,突然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想不想知道冷昊为什么对我另眼相待?”

“莫忧……”许梅梅在此时快步走进办公室,从她身后唤了一声。

“没了。”她一耸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妳不在我身边时,我一天当两天用,一天工作十四小时。”他指尖探入她的髮丝,将她按在胸前,呵护地搂着。“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她喉头一乾,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由着这个神态稳重的男人用着狂烈的眼神和逼人发疯的长指亲密地在她身上诉说着他对她的眷恋。

“梅梅,妳的好姊妹升天了。妳还不快点把握机会,叫她也提升妳一下。”杜如芸笑撞了她一下。

泰式海鲜绿咖哩、日式大骨、韩氏泡菜——今晚要来哪一种?

他为她的小女儿娇态而眸光加深,却也注意到她轻颤的不安,于是鬆开了手,拖了把椅子坐下,将她抱在腿上,却没让她离开。

“妳看的是我哪张照片?”

她觉得他工作时很性感,所以经常写着写着,就把她笔下的男主角写成他的翻版,明明笔下的吸血鬼因为生理现象已停止,连理髮都不用,偏偏她就会写成和关德雷一样,总是早上才刮了鬍子,到了晚上便冒出无数鬍渣来扎人皮肤的状况。

“很大很大。”他更认真地答。

稍稍回神后,她长睫一扬地望入他如火眼里。

她并不想抗拒,只是没有经验,心难免慌。长睫一掀,怯怯地揪住他的衣襟,慌乱中找了个话题。

※※※

他勾唇坏坏地一笑,笑得她心跳飞快。

“我姊说要等你下次回台湾之后,再和你碰面。那时,她才愿意承认我们是一对。”

工作到三更半夜时,泡麵是她最好的朋友。经年下来,她甚至发明了十多种泡麵创意料理,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食材可以让她发挥一番。

“怎么可以让妳请,我请妳吧。”纪明仁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只是,他也不记得与谁在一起,曾有过这么惊心动魄的快感。

光是望着她,他便感觉慾望再度燃烧而起。可看着她眼下淡淡的青紫累痕,他又只想让她多些睡眠。

“那下回我请吧。最近,正好要向你请教一下百万汽车的近况趋势。”许梅梅不着痕迹地找着话题说道。

身边倦极的小人儿,对他的举动浑然不觉,仍然一动也不动地酣睡着。

钱莫愁咬着唇偷笑,决定关掉笔电收工。

不要每次都忙着对同性炫耀妳的胸部尺寸,她们就不会排挤妳了。

“总算想到要对我好奇了?怕我从事为非作歹的行业?”关德雷心疼地抚过她被他鬍渣刺出的微红粉肤。

关德雷则坐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电脑开着,鼻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清晨,关德雷起身喝水。

“你要干么?”钱莫忧说。

“等我一下。”

钱莫愁没机会再开口,因为他已经再度放肆着让她无法思考的热情,而她只能任着他在长夜里以不浪费为由、非常不客气地消耗保险套的用量,直到天明……

对她友善一点的,就当面笑着说她狗屎运钓到金龟婿。至于那些背后说她的,可就难听了。尤其是尽出美女的业务行销部,对她说话时的语气尖酸刻薄到如有不共戴天之仇。

她的话让关德雷心下一惊——难道因为他太过熟悉她的一切,他们之间才会这么自然而然地亲近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