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努力加载中...

然则一直等到十二点,等到她拿出笔电写完一段男女主角打是情骂是爱,打到见血削骨、分筋剉手的段落后,却还是没等到姊姊回来。

第一通电话没人接。

“我又不是笨蛋,说了你是『不乾净的东西』,你还不是一样诅咒我。”她说完后眼睛瞪大,立刻啪地摀住自己的嘴。

钱莫忧一看他居然在冷笑,立刻打了个寒颤,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起身,一闪就躲到几步之外。

“还有另一个好消息。”

“没事了,已经打了抗过敏针,症状已经舒缓。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钱莫忧一听,什么气势都消了,小脸立刻皱成一颗乾腌梅子。

“告诉妳一个好消息。『志方』来电,说案子可以延两天。”许梅梅抱住她手臂,笑着说道。

不乾净的东西。见他一发火便有了人性,反倒不怕的钱莫忧在心里说。

“不遭人嫉是庸才。”许梅梅说道。

“我的目标就是当快乐的庸才!”钱莫忧惨叫一声后抱着头,在地上蹲了下来。“可恶的冷昊,一定是他想整我。”

“没错。所以,如果妳和纪明仁在一起了,第一个放鞭炮的人应该是我。”钱莫忧深吸了口气,挤出笑脸说道:“好了,很晚了,妳先回家吧。我把东西做到一个段落后,也要回去了。”

“提早回国,看到妳的简讯,所以过来处理一下。”

冷昊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心头怒火再度油然而生。

冷昊瞇起眼,看着她小动物濒死般的眼神。

“快说快说。”

重力加速度让钱莫忧整个人飞扑出去,精準地击倒冷昊,把他撞到地上,而她自己再降落在他的身上。

“总监刚才过来说『男爵J』那边指名要妳当联络窗口。冷昊虽然卖了副牌授权,可是据说『男爵J』的广告摄影,他还是会亲自掌镜,跟『男爵』的运作方式一样。”许梅梅说。

然后,在他抱怨夜晚气温骤降的同时,被他揽住了腰,当成取暖工具。

“梅梅,妳等一下。这里有……有蟑螂!”钱莫忧抓着冷昊的手,急忙打开今天刚送到的空空如也大型置物柜,一把就将冷昊推进去。“闭嘴,不准说话。”

“方大为会处理。”

“小忧,妳还在办公室吗?”远远地传来许梅梅的声音。

纪明仁是个什么东西,值得她失魂落魄!他冷昊才是个角色,她该为了能和他共进晚餐而雀跃不已的。

他前进一步,她后退两步。

“又想把我扑倒在地?”冷昊说。

“她在哪间医院?”

“言下之意就是不认识?”她倒抽一口气,手指着他的鼻子大叫。“方大为会被你害死!”

他咬了她——的嘴。

她关上柜门,留了一条缝让他呼吸。

钱莫忧说完,立刻心虚地往柜子飞去一眼。

她的双唇颤抖,愈急却愈是说不出话来。如果是寻常男人这样对她,她会告对方性骚扰,但是现在眼前的男人是冷昊,她只想告他——

钱莫忧吓呆,只能睁大眼瞪着他。

她呱啦呱啦说了一串,把前因后果都解释了一串。

“我如果知道,我身边就会有个方大为,我还在这里加班做什么。”她哀怨地说。

“我不回答这种脑残的问题。”他说。

他的双手“啪”地一声贴上她脸庞两边的墙壁。

姊姊没说错,这个冷昊真的是和姊姊犯沖,她可不放心让姊姊再跟冷昊相处太久,她愈快抵达医院救人愈好。

“妳今天是怎么了?说完话还要忏悔?”许梅梅笑着拍拍她的头,唇边浮出一道笑容。“不然,我帮妳跟总监说说看,看能不能让我陪着妳一起去,妳可以放心一点。”

“精气神都来了嘛,很有体力应付晚上的三个案子嘛。”

女人就该是这种温度!

她想,有些地方真的不大对劲。

冷昊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他正在发脾气。

钱莫忧睁大眼,一看到还站在她面前的冷昊,她惊跳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急忙忙地对着门外大喊——

“好了。”钱莫忧冲到门口,挤出微笑问道:“有事吗?”

这女人好大的胆子,竟敢说他是“不乾净的东西”。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火大了!

“哇。”钱莫忧睁大眼,只能说冷昊魔力果然无边啊。

钱莫忧的手舞足蹈被这句话吓到变成呆若木鸡。

他活着都快把她吓死,死了还得了。

“不用,我是打不死的蟑螂,一个人没问题的。妳快走吧,拜。”钱莫忧坐到电脑前,假装很认真地打开档案,拿出绘图笔。

“妳怕什么,他又不在这里。”许梅梅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倒是觉得冷昊对妳有意思,所以才会指定妳当窗口。”

冷昊双唇紧抿,后退一步,双臂交握在胸前,将她一脸想钻地洞的表情全看入眼里。

“妳要变蟑螂是妳的事,但我为什么也要变成蟑螂?”

“为什么把我塞进柜子里?”

钱莫忧牙齿打颤,伸手把再次靠近的他推到一臂之外,胆颤心惊地看着他摘下墨镜。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没事吓人很好玩吗?”她努力凶巴巴地说。

她皱着眉,觉得有地方不对劲。但她现在整个脸都热烘烘的,想不出任何反驳他的话,于是傻傻地由着他握住她的手肘,把她拉到他身侧。

她的心提到半空中,开始担心姊姊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连忙又拨了第二通电话。

冷昊缓缓地起身,走到她面前。

咦,他的眼色仍冷,可眼神没有杀气,只是幽深地盯着人,盯得她心跳加快。

“走。”他揽住她的腰,大步往前走。

“通常能让我摘下墨镜的,只有一种人。”他的情人。

只是她现在处于无力状况下,面对着他冷怒的眼,连害怕的力气都没了。

她垂头丧气地推开他,自顾自地拖着脚步往前走。

“没错!”钱莫忧说。

这个钱莫忧有意思!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纯情的小女人了。就算她对他的动心是演出来的,至少她挺有创意的。

“妳的说法,完全让人高兴不起来。”他说。

“喔。”她趴在桌上,心头空蕩蕩的。

她能勾起他很多情绪。

“先下手为强。”她闷声说道。

“你在作梦喔。”她翻了个白眼。

“纪明仁约我出去。我想还是先让妳知道一下比较好。”许梅梅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哪几间公司?”

“去我妹那里吃饭。”

钱莫忧一步窜前,想趁他堵住唯一通路前,杀出一条血路。

“他如果连这种事都处理不好,就没资格当我的秘书、拿那些薪水。而妳显然不知道时尚产业可以有钱有势到什么地步。”

“纪明仁是谁?”冷昊双臂交握在胸前,冷眼旁观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却是愈看愈火冒三丈。

其实,也没什么好失落的。下一个男人也许会更好,况且她和纪明仁从来没开始过……

“等等!你不是说你出国不在?”否则,她当初怎么会同意和冷芳如吃饭。

他挂断电话。

“妳叫我咬的。”冷昊理直气壮地说。

“摘掉墨镜说话,这样很没礼貌。”她说。

近来的他对什么事都百无聊赖,没有火光没有热情没有喜怒哀乐。没想到一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她,他就只想大吼大叫。

“你们公司一个月付妳十万?”他问。

原来如此!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女人老让他侧目了!因为——

“梅梅,我没有妳,怎么办?”钱莫忧张开双臂,给了许梅梅一个大拥抱。

“那就不用管了,去吃饭。”他握住她的手肘,不由分说往前走。

“我不重,我的体重很正常!那是因为你身边都是些模特儿白骨精。”钱莫忧一气就忘记要害怕,立刻双手扠腰抗议。“我不需要减肥。”

钱莫忧的脑子乍然浮现伊藤润二着名的漫画《富江》——

冷昊握住她的下颚,扳正她的脸庞。

“给我有精神一点。”他命令。

姊姊怎么还没回来?

“她没事吧!”钱莫愁已经抓起背包,往门口走。

很快地,她就发现自己背贴着墙壁,无路可逃地看着他朝她步步逼进。

“我没叫妳减肥,妳敢减肥试试看。”他还记得小家伙抱起来暖烘烘、柔软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冷先生才华出众、万夫莫敌,哪有时间花心思来对付我们这种小人物。”钱莫忧乾笑地说道。

“唉。”她不自觉叹了口气。

“抱歉,咬她的是舍妹养的布丁鼠。”

“笨女人。”冷昊忍无可忍地敲了下她的头。

“我不要当窗口!我说话不经大脑,又不懂怎么和客户沟通,也不知道怎么作简报会议,窗口是业务部的事情啦!而且这个案子突然落到我这边,一定会传得很难听。说我什么走后门、靠关係……”钱莫忧无头苍蝇一样地团团转着。

“你认识这三间公司?”她期待地问。

钱莫愁倒抽一口气,揉揉开始发痛的双鬓,走进电梯。

“阿弥陀佛喔!”钱莫忧马上跳起来,摀住许梅梅的嘴。“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讲喔。他对我没兴趣,我们只是因为他妹妹骑车不小心撞到我……”

“我没有资格要求妳做这样的事。”钱莫忧说。

冷昊刚才对她做了什么?

冷昊双唇紧了一紧,低咆出声道:“不管他是个屁。总之,妳给我离刚才那个女人远一点。”

她这样看着他,是想他对她表白?说他为了她赶回台湾?冷昊瞇起眼,扣住她的腰,不许她再后退。

“说,不然我诅咒妳。”他故意说。

他死盯着她最多只算清秀的小脸,不知道她究竟是哪里对了他的脾性。

“她被老鼠咬,严重过敏。”

只是,她才跑了半步,就被冷昊压住肩膀,钉死在他面前。

“妳哪里找?”男人命令似地问道。

她说了名字,看着他拿起手机说了那几间公司的名字后,便交代道:“跟他们说,『D&L』的案子会延后一天交。”

“你现在没在唸咒诅咒我吧?”钱莫忧看着他看似五味杂陈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妳小心一点喔,真的不用我陪?”许梅梅说。

冷昊双唇抿成一直线,根本不想和吸血鬼或蟑螂被归为同等级。

“不在不在!”

“不行!我有三个案子今晚要做完。”她扯回手,飞奔回自己座位前。

“那是形容你有旺盛的生命力。”她说,声音却是毫无起伏。

难道他天性犯贱,所以她鼓起勇气对他大吼让他很愉快?还是他转了性,喜欢上这样一双怯怯的眼和打颤的牙齿?

钱莫忧惊跳了一下,缓缓地抬头看向冷昊的冷脸,想了半天才想起她方才说他是蟑螂,把人塞进了橱柜的事情。

“你是谁?莫忧呢?”钱莫愁问。

“说啊。”

事有轻重缓急,与事情做不完、被公司解僱、付不出下个月生活费的情况相较之下,眼前的冷昊就算变为异形,她也不怕了。

“不要。”

“对嘛,妳看看我这种青菜豆腐相,而冷昊一看也知道是吸血不是吃素的。”钱莫忧倒抽一口气,因为她又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他慈眉善目,一定不会对付我这种小奸小恶的人。”

“我对扑倒妳没兴趣。”他紧盯着她氤氲眼眸,冷哼一声。

“喔。”她依言起身,因为不想今晚一个人独处。至少挨到十一点莫愁到她家的时候吧。

“处理?我又不是尸体。”她睁大眼吞了口口水,后背突然窜上一片冷汗。“你是大忙人,为什么要特别跑来……”

谋杀。

打颤的牙齿?

她倒抽一口气,咬紧牙关,等着他露出獠牙。

“去哪儿?”

“干什么咬我?”她怔怔地看着他问道。

一秒钟、两秒钟、五秒钟……

“我认为你和你妹妹都应该离她远一点。”钱莫愁挂断电话。

她呆住了,像个木头傀儡一样地被拉着向前,脑袋完全当机。

“好了吗?”许梅梅站在办公室门口,探头问道。

言毕,钱莫忧后背沁出冷汗,因为她发誓自己听到柜内传来的一声轻轻冷哼。

冷昊重摔在地,痛到他有片刻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只能咬紧牙根拚命地忍痛。

男人说完后,钱莫愁正好锁上门,按下电梯升降钮。

要是被人看到冷昊在这里,之后流言满天飞,她还要做人吗?

“对不起,我知道妳喜欢纪明仁。我原本是不想去的,但纪明仁约了好几次,我只好答应。真的对不起……”许梅梅一连迭地说道。

他透着冷光的墨镜逼到她面前,吓得她屏住呼吸。

钱莫忧脸上的笑意在瞬间冻结,心脏被人捏了一下。

“如果妳要我拒绝,我会拒绝的。”许梅梅认真地说。

平常看恐怖片都嫌女主角笨,哪边没路哪边跑。

“没关係。”钱莫忧木然地说道,咬了下唇,因为心头还是不舒服。“妳不用因为我而拒绝他,纪明仁真的是个好男人。”

她把自己卡在两边是办公桌、后方是墙壁的角落里,逃了比不逃还糟。

“我们是好朋友啊。”许梅梅温柔地抚着她的髮丝。

“走吧,我妹还在等妳吃饭。”冷昊再度握住她的手肘,不由分说地往外走。

冷昊扣住她的后颈,狠狠咬住她的唇。

即便一看到电脑萤幕,她的眼睛就开始发痛。

虽然她和纪明仁之间八字也没一撇是事实,但她欣赏纪明仁也是事实。即便知道他后来没再进一步邀约,代表了对她没那么有兴趣。但,知道是一回事,听到他想要约自己的好友,心头怎么可能不觉得彆扭呢?

“错,投怀送抱的女人我见多了,体重这么重的,还是头一回首见。”他说。

“也是,我没什么肉。”她鬆了口气,这才稍微放下心。

“听我的就对了。”他看过太多有心机的人,光听声音就分辨得出来。

“为何?”

冷昊从墨镜后打量着小家伙满脸的着急,唇角满意地上扬了一下。

钱莫忧瞄他一眼,这回连应都懒得应他一声。

※※※

她飞快别过头,摀着胸口,用力地呼吸。

“我这是中场休息,因为今晚注定是不能睡了。”

“对,我不想有精神。不然,你想怎样?不爽就咬我啊。”她老大不高兴地瞪大眼,把脸凑到他面前。

钱莫愁和关德雷分开之后,便自行来到姊姊家里报到。

“怎么可能会被老鼠咬?她不是要跟冷芳如吃饭吗?”她问。

钱莫忧皱起眉,看着他的大墨镜,发现自己完全判断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也发现她只要一生气就不会那么害怕。于是,她故作凶恶地推了下他的肩膀。

“走了。”他抓起她的手掌。

每个爱上“富江”的男人,都会被她体内的魔性而蛊惑,进而将她杀死分尸。会不会自己体内也有“富江”因子,所以冷昊一见到她,就想……

他心头一把怒火狂烧,瞬间懂了她摀着胸口、呼吸不稳的举动是因为哪桩。

“好了,妳别急,我相信妳就是了。”许梅梅若有所思地说。

冷昊的意思是说“死人”吗?

“你没事吧!没死吧!没死吧!”她惊慌失措地捧起他的脸,小脸吓成了惨白。

钱莫愁从笔电前起身,不喜欢这种等不到人的感觉,拨了电话给姊姊。

钱莫忧关掉电脑,从位子上跳起来。她今晚不用加班了,可以吃饱饱睡早早,幸福快乐到明天了。

“我不想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和你的关係。还有,『黑影家族』的吸血鬼强尼戴普也睡过橱柜里,你睡一下也很自然。”她说。

“关你屁事。”她心情差,语气更差。

一连串忙碌的动作,在许梅梅的脚步声渐远之后,渐渐地缓慢下来。

“妳怕个什么劲?妳把我当成什么?”他蓦地缩短两人距离,呼吸张狂地吐到她的脸上。

“他不会比妳重要,我们是像家人一样的好朋友啊。”

“喂。”

“但是……”许梅梅咬了下唇,紧握住钱莫忧的手。“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钱莫愁一愣,被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吓了一大跳。

“我是她妹妹。她在哪里?怎么了?”

结果,她更蠢!

“不要?”他露出白牙,利眼一瞇威胁地逼向前。

纪明仁喜欢许梅梅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