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努力加载中...

“听起来像三级片。”钱莫愁笑得倒在姊姊肩膀上,一会儿后便忍不住追问道:“那妳和冷昊打算怎么办?”

“但是,没有热情支持,第一关就会败下场来。”钱莫愁替他接下话,拍拍他的胸膛。“不用一再强调广告热情有多么惊天动地的重要啦。”

“我希望妳相信我。”

“幸福?是啊,我们很幸福。”姊姊的表情干么那么怪异?

“等等!如果我想找人陪我、想学英文,我会再告诉你,可以吗?”她一手贴在他胸口,轻声说道。

“他……他他他对我……”用手搧脸的人变成钱莫愁。

“总之,这一切有问题。我是觉得关德雷很爱妳这事不假,可是才认识多久就急着把妳娶回家,现在又跑出一个李尔闹场,听起来实在很像关德雷在抗拒他爱男人的本性啊。”

“我只希望妳幸福。”关德雷定定看入她的眼里。

钱莫忧才听到“冷昊”两字,满脸笑容马上垮了下来。

“妳的意思是关德雷和李尔是一对?”

“你真的带她回来了。”李尔板着脸待在电梯里,显然没打算要走出来。

“如果我的家人反对,妳愿意继续陪在我身边吗?”关德雷紧握住她的肩膀,黑眸望入她的眼里。

“我想我姊姊还是宁愿多睡一点。”她的手滑至他的颈后,捏着那僵硬如石的肌肉。

钱莫愁怔住了,眼里闪着一阵水光,手臂也因为感动而起了鸡皮疙瘩。

就这样,钱莫愁和关德雷一起到了美国。

电梯门在下一瞬间关上,关德雷头也不回地拥着她走进一扇白色大门。

手机那头沈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们是好朋友。”

钱莫愁的笑意微敛,不自觉地皱起眉。“你不用因为我写恐怖小说,而在说那三个字时也要製造悬疑气氛。”

如同他今天一早和已回到美国的李尔通电话时,他甚至不能谴责李尔多事去警告她们——因为李尔的担心情有可原。他只能说他会处理一切、会儘快告诉钱莫愁真相。

“他私下跟梅梅要电话号码,然后又叫我离梅梅远一点,人面兽心很可恶。”钱莫忧简单说完之前发生的事情后,喝了一大口水,努力想嚥下嘴里的苦。

关德雷紧抿了下唇,朝李尔点了头。

“我也相信他,但我还是觉得关德雷和李尔的事有点不对劲。”钱莫忧抱住妹妹的手臂,心头突然闪过一阵不好预感的滞闷,但她决定置之不理。“总之,妳明天到美国后好好保重。反正SKYPE不用钱,没在谈情说爱时就用视讯找我,知道吗?”

关德雷拿过毯子盖住她,轻抚着她髮丝。

“我完全可以猜到他会怎么回答我。”钱莫忧跳起身站在妹妹面前,双臂交握在胸前,学起冷昊面无表情、说话不动唇的方式说:“『妳哪只耳朵听到我要她的电话?』”

钱莫愁笑着把关德雷的话转述给姊姊听。

一切都会没事的。

“关德雷,我有件事想问你。”钱莫愁对着手机问道。

“挖角容易……”

“我不清楚妳的意思。”关德雷说。

“不要每次甜言蜜语时,都说得好像是你亏欠我什么一样。”钱莫愁摀住他的唇,继续往下说:“等你愿意说出你的困扰时,再告诉我所有的事吧。”

“你干么帮我安排那些?我不需要。”她惊讶地睁大眼,摇了摇头。

“哇!好强好厉害!几次?”钱莫忧双眼一亮,好奇的小脸凑到妹妹面前。

“后来妳说他是你们公司股东的那个LEE?”钱莫愁接了话,表情开始凝重。

大门一开,只见钱莫忧正抱着双膝,窝在沙发里。

之后,就让她来照顾他这个工作狂吧。只要能让他多睡、多休息一会儿,都是好的。

“呵呵,我忘了。”钱莫忧吐吐舌头,用力地抱住妹妹。“保重就对了。”

她捧住他的脸,给了他所需要的保证。

关德雷鬆了口气,在她额间轻印上一吻。

关德雷笑了,在她耳边说:“我爱妳。”

钱莫忧怕被妹妹追打,从沙发里跳起来,双手背在身后,不停地走来走去,福尔摩斯探案似地喃喃自语着——

噹!

“我有件事……要先告诉妳。”关德雷握住她的肩膀,浓眉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在她闭上眼时,他的浓眉锁了起来。

“我不知道会遇见妳,工作已经排到了年底,我不放心妳一个人……”

钱莫愁怔怔地看着姊姊,足足一分钟后才说得出话来。

“我不是!”关德雷的眼睛瞪得比她还大,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

“每个人有不同的生涯规划。在广告这一行,如果不是很有热情,没法子撑下来。”在她指尖的巧劲下,他放鬆了肩颈、闭上眼睛。

她抓下妹妹的巧克力棒,两口吃掉,然后力持镇定地问道:“先别管我的事。我有很重要的事问妳,妳和关德雷『性福』吗?”“性福”两个字咕哝得很小声。

“该说的都说了。”关德雷淡淡说道。

“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何必提前让妳担心?我会叫李尔不要再去打扰妳们了。”

“其实,老天爷对你满好的。”钱莫愁揽着他的颈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因为我最擅长的,就是自得其乐喔。”

“妳先别打我,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钱莫忧拉着妹妹的手问道:“妳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卡比』遇到一个男人,说要介绍推拿师给我,我还说他是骗子的那个?”

向来冷静自持的钱莫愁,小脸轰地一声辣红起来,她连打了几下姊姊的肩膀,低声嚷道:“妳无聊,问这干么!”

关德雷低头对她一笑,发现自己爱极了这个总是懂得他心里在想什么的女人……

“我是『D&L』的老闆。”他说。

手机那头沈默许久后,才说道:“我去找他谈。”

“我会处理的。我先带妳参观一下这里吧。”

电梯门打开,关德雷领着她往外走。

电梯打开来——

“我也爱你,但我现在要打电话给我姊姊报平安、说悄悄话了。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不过,我不希望听到的是你决定和李尔结婚之类的消息。”她朝他扮了个鬼脸后说道。

姊妹两人相视一笑,笑着手拉手走到房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生活琐事、说着钱莫愁的小说及市场、说着钱莫忧的客户及工作、说着许梅梅的家里情况……

钱莫忧看着妹妹,突然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

因为钱莫忧一通“我好难过”的简讯,明日即将出发到美国的钱莫愁立刻开车直奔姊姊家里。

“你们两个要不要好好聊聊?我正好可以利用时间休息。”她对关德雷说。

“可以不去吗?”她无意识地抚着他下巴上扎人刺手、却让她上瘾的粗硬鬍渣——他的鬍渣再生力真的很旺盛,才一天没刮鬍子,他下巴便染了一片青髭,整个人的感觉立刻从沈稳变成了粗犷。

“但是梅梅干么骗我?”钱莫忧问。

“你知道我对西雅图不熟,英文又差,不陪你身边,能去哪里?”她说。

“那样更欲盖弥彰啦。”她推着他肩膀,故意窝进他的怀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给他任何晒恩爱的机会。

关德雷看了李尔一眼。

“那我叫他把中间玻璃升上来。”他扣紧她的后脑勺,打算加深这个吻。

“美国的大楼管理人员还要会说中文喔?”她好奇地问。

“你和李尔以前是一对吗?”

“不是,他跟我姊姊说我和你不适合。”钱莫愁说。

“李尔说他是关德雷的『朋友』,但是一般朋友怎么会说勉强啦幸福啦那些话?而且,我们总监一看到李尔,就眼巴巴地扑上去,八成是闻到同类的气息。”钱莫忧斩钉截铁地说。

“不用,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逃避和李尔之间的事,所以才急着跟我结婚?”钱莫愁说。

“其实我是——”

噹!

“你急着想娶我,是因为怕你爸阻止,所以才想先斩后奏?”钱莫愁见他双唇一抿,她心头顿时一沈。

钱莫愁笑了一下,却仍然摇头说道:“冷昊如果对其他女人有兴趣,他就不会把妳当随身行李一样地拎来拎去。”

“好啦,见妳一脸娇羞,应该是有着妙不可言的回忆。”

“你为什么不早说?”埋怨地看他一眼。

这样的特意反而让她觉得心里不舒服,她甚至觉得关德雷看她的眼里多了一分小心翼翼,好似在恐惧她知道什么似的。

钱莫愁红着脸地挂断电话。

“妳不要胡思乱想……”

“你不能怪我多想,因为李尔的举动很像前女友。”钱莫愁笑着说道。

“就跟小说主角一样厉害。”钱莫愁脱口说道,耳朵红似火烧。

“总之,我相信关德雷。”钱莫愁说。

“我……”我留下来陪妳。

“我跟冷昊大吵一架,还把他臭骂了一顿。”钱莫忧瘪着嘴说,眼眶仍然因为不久前的哭泣而红肿着。

李尔正站在里头。

钱莫愁的眉头一拧,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愤怒而是不安。她一直觉得关德雷这么宠爱她,根本不像真实人生。

“我没有胡思乱想,你别紧张。好了,我不多说了,要陪姊姊了,拜。”

“我手机掉下去,妳想像力太丰富了。”关德雷的声音因为受到惊吓,说话速度比平时快了一些。

“莫愁,妳还在听吗?”关德雷问道。

“李尔不认识我,为什么说我和关德雷不适合?”钱莫愁说。

“妳为什么不直接问冷昊?”

关德雷抚着她的脸庞,双唇紧抿了一下。

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他便一路介绍了过去。

“以后有很多时间可以认识。”她现在只想睡。

“姊,我一定会快乐的。”钱莫愁说。

她也好想打电话问冷昊,明明就长得一副冷僻吸血鬼的样子,干么学别人花心乱要电话,一点都不敬业。

他这辈子从不曾这么举棋不定过。理智告诉他,早该跟她说明事实,但是他的感情拚了命地阻止他——

关上门后,她颓下肩,用力抱住双臂,告诉自己——

他看着那个一笑就往他怀里钻,完全像个孩子的她,怜爱地在她髮间印下一吻。

“姊,妳没事吧?”钱莫愁快步走到姊姊身边。

“对,我之前因为嫌每天刮鬍子麻烦,留了个大鬍子造型。”他抚着她的长髮,对它们如丝的触感爱不释手。

“妳需要。我明天就处理,妳先好好睡一觉。”关德雷皱了下眉,不由分说地揽着她往主卧室走。

“有没有可能——”钱莫忧双手放在妹妹肩上,像是要防止她惊跳起来一样。“因为关德雷和李尔才是一对?”

“司机在前面……”她捶着他的手臂,耳朵微红。

钱莫愁回抱着姊姊,姊妹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拥抱了一会儿。

“不对,冷昊身为时尚界的绩优股,送上门的好身材和美女还不够多吗?”钱莫愁抓起一包固力果巧克力棒,吸菸似地咬在双唇间沈吟着。

“对,我今天又遇到李尔,就是LEE。他说他是关德雷的朋友,还说了一堆什么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有些事是无法勉强等等等的话。”

“我想让妳认识我的世界。”他说。

“同志。”她脱口说道。

“我懂。我姊忙起来时样子像鬼,但她经常愈忙愈兴奋,而她兴奋乱叫的样子——”钱莫愁停顿了一下,噗笑了出来。“更像鬼。哈!”

以前不懂恋人为什么老是要黏腻在一起,但她现在懂了。因为喜欢,所以会想要感觉对方的体温。

“他猛吗?有热情如火吗?”钱莫忧没耐心,乾脆直接问。

“恭喜两位,祝你们幸福。”服务人员笑容更灿烂地说道:“行李待会儿就帮两位送上去。”

“对啦,所以我才问妳,你们性福吗?热情这事总是假不来的。”钱莫忧顾不得害羞,只想在妹妹跟关德雷去美国前,弄清楚真相。

“我说过我爸现在住在欧洲,我们一年会见两、三次面。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会和他联络的。”他关上了客房,领着她走向卧室。

“不管状况如何,都改变不了『我爱妳』这件事。”

“这个主意,我很喜欢。不如妳这次写一本书叫做《姊妹金光党大战吸血伯爵》如何?”钱莫忧傻笑地说。

“怎么了?晚上要提前到我这里住吗?”关德雷声带笑意地说。

钱莫忧大笑出声,一边猛戳着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说:“妳不会比我更爱妳!这样的回答算不算标準答案?哈哈!快点跟我说未来妹夫说了什么。”

“冷昊如果对许梅梅有兴趣,何必等到现在才跟她要电话号码?”钱莫愁皱眉说道。

“妳说什么!”钱莫愁睁大眼,好似姊姊说的是她小说里的主角变成人一样。

“钱莫忧,我爱妳。”钱莫愁说。

门才关上,她便在他怀里回过身,捧住他的脸问道:“你和李尔之间到底瞒了我什么事?”

当钱莫愁和关德雷拉着手走进一栋门廊挑高如博物馆的大厅时,她再次确定他非常有钱。因为迎面而来的大理石建材及穿着制服的服务人员、在在都显现了五星级气势。

“已经把『我爱你』当成口头禅了喔,真的是让人好生羡慕啊。”钱莫忧扑到妹妹的面前,激动的模样好似中了乐透一样。

手机那方传来一声重击声。

“早,这是我未婚妻,钱莫愁。”关德雷在她髮上印下一吻。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钱莫愁的笑意敛去了一点。

其实,真相只有一个——就是他爱她啊。

“我会帮妳。”

“现实果然是现实。我写小说时,这种浪漫的话,一定是要在特殊场合、特殊情境和玫瑰色的光线下才会说出来。”钱莫愁笑到甚至不好意思面对姊姊,于是略微侧过身。

他的回答是吻了下她的手掌。

“我们是大学同学,工作也有相关、关係自然不同一般。李尔去找过妳?”

“为什么?”

“不是那个幸福啦!是『性福』!性生活协调的性福啦!一晚几次?多久一次?”钱莫忧一边搧着发红的脸一边问道。

关德雷看她笑得那么开心,忍不住在她唇间撷取了她的笑声。

钱莫忧听得目瞪口呆,在一旁拚命鼓掌。她这妹妹处理感情问题的俐落程度足以去开班授课。

“那是一定的。”钱莫忧拍拍妹妹的背,然后用手刀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不然,我宰了关德雷。”

因为他不想看到她伤心、不想冒任何失去她的风险。

于是,为了不对上他这样的眼神,在飞机上总没法子入眠的她只好装睡。况且她若不睡,关德雷也不会睡,而她知道这个工作狂有多需要睡眠。

六十坪的空间里,有客厅、厨房、主卧、书房和一间客房,家具走极简风格,大片的窗户让原就宽敞的屋内更显得视野广阔。

“对了,我去上班的时候,会安排人来帮妳上英文。妳要出门时,通知司机载妳过去。还有,我也请人安排了几个半天的旅游行程,妳再看看想去哪里。”他说。

“但妳还是要去美国,不然不用等到关德雷追杀我,我会先给自己两刀。”钱莫忧摀着妹妹的嘴,眼眸里闪着水光地说:“你们在一起会很幸福的。”

“钱莫忧!”钱莫愁红着脸大叫,用力推开姊姊。

※※※

“妳有种。”钱莫忧看着妹妹拿起手机拨话,不由自主地瘪起嘴。

钱莫愁知道他有事瞒着她,猜想他是为了保护她,但被蒙蔽的不安感还是让她咬住了唇。

他不希望她有太多时间胡思乱想。

“我知道。所以,才希望妳也要很好。”钱莫愁拍拍她的肩膀,把她拉起在沙发上坐好。“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切只因为他不该看她看到日久生情,不该接近她、爱上她,但爱情若能控制,便不叫爱情了。

“喜欢就是喜欢,为什么还要分什么大人物、小人物?我还是觉得妳应该找冷昊把事情问清楚。”

家人之间,没有什么事不能说,而这便是属于她们的家庭温暖。

“真的都说了吗?”李尔不悦地说道。

“正确的事,为何要改变。”关德雷握着钱莫愁的手,一起走了进去,按下楼层按钮。

天,李尔也住这里?钱莫愁看向关德雷。

“这样你也能挖角。”

出乎钱莫愁意料的,关德雷没再对她提起过李尔的事。

钱莫愁转身,拿起手机飞快地溜进洗手间。

“我跟他不是那种关係。他说那些话……”关德雷停顿了一会儿,才又继续说道:“李尔知道我的家人对我的妻子,可能会有一些要求。”

钱莫愁跟在他身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因为对她来说,钱不是她划分人的标準。况且,没钱也有没钱的好处,就像她老姊常挂在嘴边的,提款卡丢了也不用太紧张,反正里头也没有多少钱。哈!

“我说过不用了,既然你们是好朋友,他应该只是基于关心。你也不必事事都替我想得周到,我不是三岁孩子了。好了,我不多说了,明天早上我家见。”

“妳确定妳不要改行写小说?”钱莫愁翻了个白眼,决定相信男友。“我直接问他,让妳放心。”

“厚,现在出版又不景气,妳以为自己很有钱喔。”

“这事我如果不先告诉妳,妳之后出席公开场合时,还是会知道的。”

“你想娶我,不用先过你爸那一关吗?”

“他……应该就是一时新鲜闹闹人而已。这么一个大人物,难道还真看上我不成吗?”钱莫忧乾笑着,笑得比哭还难看。

“哇!你过得真是太幸福了!”

“姊。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钱莫愁大笑地捧住姊姊的脸,笑到眼睛都泛了水光。“我跟妳只差一分钟出生,记得吧。”

“没睡好?”关德雷抱着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心疼地看着她一脸的疲惫。

“我开玩笑的。”她拍拍他仍在目瞪口呆的脸庞,自己先笑到弯了腰。

“但我到了美国之后,有人帮我出房租啊。我帮妳出一半机票,当成今年的生日礼物,再找关德雷出另外一半。”钱莫愁朝姊姊眨着眼。

光是提到这个话题,就足以让他这么紧绷,他的家人莫非是哪里的皇亲国戚不成?

“你和李尔是什么关係?”钱莫愁问。

“对。”她偎得他更紧,揉着眼睛。“我一定要躺在床上,四周一片漆黑才能真正入睡。”

“多要好?”钱莫愁有点想笑,因为觉得自己听起来像妒意浓浓的泼妇。

“可能他一开始觉得吓我很好笑吧,但吓久了也就无趣了。我对他来说,只是个肉多到可以用来取暖的小妞,许梅梅才是正妹。”钱莫忧从地上零食袋里抓出一包科学麵,用力捏碎,一口气吃掉半包以洩愤。

“知道知道。还有,妳下个月一定要来找我,机票钱我帮妳付。”钱莫愁拉着姊姊的手说。

“我相信。呃……我也爱你,拜。”

钱莫愁对他一笑,挨在关德雷身边,就连走起路来都觉得轻飘飘的。

“这里的服务人员要会说至少三国语言。这个正好会中文,而且会很积极地用中文跟我聊天。他有些想法挺有意思的,我想问他有没有兴趣到广告公司。”他领着她走到电梯前。

关德雷将怀里的人儿拥得更紧,希望她能够一直这样窝在他身边,幸福直到永远。

“莫愁——”钱莫忧手脚并用地抱住妹妹,像个耍无赖的孩子一样地把她缠在沙发上。“以后妳到美国去,我怎么办?”

“我爱妳。”

他说她是他的未婚妻耶,听起来真让人心花朵朵开。

而装睡的后果就是——飞机一落地时,他因为睡足而神清气爽,她却脚步虚浮,完全靠着意志力支撑。

“一样都是做广告的,怎么行情差这么多?我姊还在担心老了只靠劳保会需要到路边去卖玉兰花求生存。”她打了个哈欠,直往他怀里挨。

“难怪我姊之前一直说你眼熟。”她抓着他的手臂,还在震惊当中。

一名五十多岁的司机在机场接了他们搭上黑色宾士座车。

他坚定地摇头,却没有开口接话。

“这是客房,以前我弟弟来的时候会住。”他站在客房门边,却没有进去。

钱莫愁看着关德雷莫测高深的脸庞以及李尔一脸“有话要说”的郁闷,嗅不出任何奸情气氛,倒觉得他们像是兄弟吵架。

“我会的——如果他还有来找我的话。”钱莫忧不想多提这事,握住妹妹的手,再次交代道:“妳到美国后,李尔可能会因为心有不甘,跑去和妳争风吃醋。如果是这样,妳千万不要委曲求全,要直接跟关德雷商量。然后,到那边如果饮食不习惯……”

“关先生,早。”服务人员笑着用中文问候道。

“喂?喂?”钱莫愁紧抓着电话,不由自主地咬了下唇。

“妳们并没有仔细地问我的工作,我若说了感觉像在炫富。”关德雷轻咳了一声,却还是没法子说出另一个秘密。

他的话狠狠掐住她的心,钱莫愁的眼眶蓦地泛红。

“回去后,睡饱一些。后天有个大案子的开幕酒会,我带妳一块儿去。”

“你弟弟走了之后,你有没有多去陪陪你爸?他知道我要来吗?”她握了下他的手臂,却意外地发现了他的肌肉僵硬。

他终于要说关于李尔的事情了吗?钱莫愁的睡意在瞬间消褪,她屏住呼吸,心脏怦怦乱跳着。

“我在这一行已经做了十多年。从那时到现在,一天最多只睡三、四个小时,以工作时数来算,算是别人的几倍经历。”他说。

“喔,那很重要吗?”钱莫愁才说完,笑容突然梗在喉咙里,她倏地跳坐起身指向他。“你说你是『D&L』的老闆,我姊美国总公司的老闆!那她怎么认不出你!天啊,你就是那个大鬍子DERAK!”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