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冷昊老把她的拒绝当成耳边风了。

“你『一直』对我吆来喝去!『给我可乐』、『过来』——”她学他勾勾手指的样子,愈想愈是火冒三丈,最气的则是自己的在乎。

“没有。”

还是她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冷昊,否则现在为什么好想哭?之前纪明仁跟许梅梅要电话时,她也没有觉得像被人甩了一巴掌一样。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妳别跟冷先生提我跟妳说过,他跟我要电话的事,我怕他恼羞成怒。”许梅梅握了下她的手说道:“好吗?”

莫愁写的小说也经常是这样演的,但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引起他注意的,她又不是被虐狂。

冷昊瞥她一眼,碰都不碰可乐一下。“她呢?”

“我才没有大小眼,是你喜怒无常、三心两意、花心大萝蔔!”她抽回手,用力推他的肩,声音颤抖地说。

“我睡不饱和太早起床,关冷昊屁事……”钱莫忧睁大眼的同时,又羞又窘地打了下许梅梅。“厚,你们这些色鬼,我和他不是你们想像的那回事。”

冷昊冷了眼,一手箝住她的下颚,一手抚去她的泪水。“妳哭什么鬼?”

“你刚才说什么?”她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次。

“喔。”钱莫忧看着李尔一身豔黄T恤和鲜蓝色的球鞋,她想她懂了。

“嘿,还记得我吗?”

“我何时对妳吆来喝去?”他问。

“他们在一起是个错误。”李尔表情严肃地说。

“不。”

“干么没事拿妳和冷先生的事晒恩爱。”许梅梅笑着掐她一下,笑意却没到眼里。

“她去洗手间。”

“冷先生,你的可乐。”许梅梅说。

好想摸他的屁股!

“就跟妳说,少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妳是听不懂吗?”

许梅梅见他丝毫没有接过可乐瓶的打算,尴尬地站在原地,努力地想说出一些让冷昊印象深刻的话。

反正,冷昊皇帝好像也没注意到她。

“我帮妳拿可乐去。”

“我要可乐。”冷昊朝她勾勾手指。

“吃醋了?刚刚叫妳拿可乐来,为什么没过来?”他拿过她手里可乐,一口饮尽。

“是喔,你也认识关德雷吗?”钱莫忧笑着拍拍他的手臂,觉得大家的距离瞬间又拉近了不少。

“我……我太高兴了……就忘了把可乐给他。”许梅梅挤出一抹笑容,把可乐塞到钱莫忧的手里。“妳喝吧。”

她没有喜欢冷昊啊!

“你们都已经到了同房共浴的地步了,还装就不是我的好姊妹了。”

李尔说完,转身就走,留下一头雾水、对着他的背影发呆的钱莫忧站在原地苦恼地咬手指头。

“叫我李尔吧。妳还好吗?抱歉,吓到妳了。”李尔问。

钱莫忧打了个冷颤,用力喝了一大口可乐,好让自己的震惊不那么明显。

“我听工作人员说,两位正在热恋中。”他说。

钱莫忧跳起身,连忙把许梅梅拉到一根柱子后,压低声音说:“小声一点,我正想溜回饭店睡觉。今天因为睡不饱又太早起床,很想睡。”

“冷昊对妳呼来唤去,代表他喜欢妳,否则谁都知道他不理人的。”许梅梅看着钱莫忧孩子气的脸孔,心里不是滋味。

钱莫忧从遮阳椅里跳起身,决定她应该要回到有空调的饭店里睡觉,而不是乖乖地听从冷昊皇帝的命令,无所事事地在遮阳伞下晾着。

创意世界里什么不多,同志最多——难怪他们总监对李尔有兴趣。

“为什么?他结婚了?”她握紧拳头。

“都同床共枕了,妳的事就是我的事。”冷昊一把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怀里。

“我们是不错的朋友。”他说。

钱莫忧其实说不清心头此时的感觉。

“我挺欣赏妳妹妹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可能会追求她。”事实上,钱莫愁确实很符合他和博文曾讨论过两人梦中情人的形象。

什么叫做勉强不来?什么叫做关德雷极力隐藏的一切?钱莫忧想着李尔方才沈郁的神态,她心口陡地一阵狂跳。

冷昊一语不发地盯着她,盯到她头皮发麻。

钱莫忧的笑顿时僵在唇边,眼睁睁地看着李尔一脸焦虑的皱眉样子。

许梅梅反握住她的手,激动到连话都在颤抖。“妳真的愿意把他介绍给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

钱莫忧的目光不自觉地望向冷昊——

冷昊果然抬头,冰厉眸光让饶是经历过许多场简报大场面的她,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那妳干么想得那么远?”

许梅梅抬头挺胸,脸上挂着完美笑容走到冷昊身边。

“有何贵干?”钱莫忧从柱子后探出半颗头来说道。

“梅梅拿去了,你们也相谈甚欢,不是吗?”她咬住唇,阻止自己再吐出酸溜溜的话。

反正,她如今走或不走,冷昊都不在意了……

“好!正好製造机会。”钱莫忧呵呵笑,把许梅梅推了出去。

“我高兴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关你屁事。”钱莫忧后退一步,狠狠说道。

因为在他的世界里,他就是皇帝!

“所以,妳应该要好好把握他。”

许梅梅倒抽一口气,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表现出嫌恶。她慌乱地转过身,脚步凌乱地回到钱莫忧躲的柱子后。

“放心吧,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把他当太上皇似地伺候着。”除了现在只想踩冷昊一脚的她之外。

“冷昊的资产比妳中彩券还多。他光是去年担任两家名品总监的签约金就有两千万美金,更不用提『男爵』副牌的收益。传闻LV集团即将收购他的品牌,妳知道那是多少钱吗?”

莫非……

“钱莫忧!”这下子大声喊人的,是公司的总监。

“吓到妳了。”李尔拿出面纸递给她,接过她手里的可乐瓶。

天啊,她在想什么!钱莫忧蓦回神,抓住可乐,发现可乐早已见底。

蓦抬头,一看到冷昊,便想起他和许梅梅的事,她立刻摆臭脸,没好气地说:

“但妳显然没有。”

“没法子,我穷怕了。每个月再怎么挤,都还是有负债的压力。”许梅梅揉着发痛的太阳穴。“如果有个人照顾食衣住行,我的担子可以落得轻一点。我的心情,妳不会懂的。”

“高兴?你们怎么了?”钱莫忧用力抓紧可乐瓶,胸口一窒。

不过,他的身材却完全是她的梦幻逸品,结实却又不外露的肌肉、加上他看来弹性极佳的臀部……

“都不是,只是有些事是无法勉强的。为了妳妹妹和关德雷的幸福,妳直接找关德雷谈吧,问清楚他极力隐藏的一切。”

只是,在他身边待久了,才会发现冷昊这个工作狂其实没有想像中可怕。事实上,他和她斗嘴时,根本就像个孩子。

“还敢跟我要收惊费!”冷昊一把拉过她的手,放到唇边狠狠一咬。“对别人和颜悦色,对我就是惊慌失措,妳的大小眼可以再明显一些。”

“是喔,没想到我运气好到这样。乾脆去买彩券好了。”钱莫忧翻了个白眼,对冷昊的在意显然不以为然。

钱莫忧放下手机,喝完今天的第四瓶可乐,决定她已经看够了冷昊拍照!

莫愁没回她的APP,八成是在你侬我侬之间,害她好无聊啊。

冷昊鬆开她,后退了一步,冷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握着拳头、全身不停颤抖的钱莫忧。

莫忧看着冷昊孤傲的高瘦背影,看着他消失在另一扇门外。

“我没装,我跟他没有怎么样!他只是觉得对我呼来唤去很有意思而已。”钱莫忧说。

“妳妹妹近来好吗?”李尔明知故问。

“妳听过我对别人的说话语气吗?”他的眼喷火,齿颚咬成死紧。

“他离过婚,有八个孩子?”

一开始很有意思,看着一对俊男美女在冷昊的吩咐下做出他要的感觉、看着冷昊终于摘下墨镜,露出他冷豔不可方物的脸孔、看他像皇帝一样地一声令下,所有人便眼巴巴地服侍着他的一切需求。

“喔。”钱莫忧应了一声后,缩回柱子后用一种只让许梅梅听到的音量说道:“他自己有腿不会自己去拿喔。”

钱莫忧拧了下眉,强压下心头一闪而过的不舒服。“谁喜欢被吆来喝去?”

“失魂落魄地看着别的男人的背影,是想表现妳有多容易喜新厌旧吗?”

她举起可乐,一口气喝掉大半瓶,胃开始抽搐式地痛了起来。

她看得叹为观止,这才明白他对她感兴趣,实在也是意料中的事。因为只有她对他不是那么唯命是从。

“待会儿叫她过来。”冷昊转过身,沈入方才钱莫忧坐过的——他的黑色导演椅里,冷冷看着前方。

“刚好在附近度假,听到你们在附近拍片,就顺道过来看看——毕竟冷昊可是时尚界的大人物。”李尔没说,他是因为关德雷的缘故才特意跑这一趟的。

然后,他霍然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钱莫忧摀着嘴,惊天动地咳了一阵子之后,才抬起咳红的小脸说道:“李先生。”

“对了,我不久前看到妳妹妹和我一个朋友关德雷在一起。妳说的『未来妹夫』,不会就是『关德雷』吧?”他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就算我脑残好了。我是人,不是你的僕人!”她颓下双肩,觉得这顿脾气发到她气虚,再也无力多说什么了。

“是喔。”钱莫忧心一沈,明知道该表现得雀跃一些的,但心里却还是忍不住一阵彆扭。为什么她喜欢的男人总会喜欢上许梅梅?

任何人对他说话都是小心翼翼、没人敢吭半个字忤逆他、他眼神一变,所有人都胆颤心惊、他脸色才一和缓,所有人便都拚命地吹捧,好像他刚创造了世界。

“没有鬼,只有气愤的泪水!”她大叫出声,只想他快点离开。“我不是你的暖炉。麻烦你高抬贵手,不要再强迫我了,我和你一点关係都没有!你知道你每次出现我都受到很大惊吓吗?没有女人对于被人吆来喝去,还能甘之如饴的。我讨厌你,对你没感觉,拜託你离我愈远愈好,可以吗?”

“没事,咳不死人的。”她胡乱挥手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诸事不顺,她要回家抱着莫愁诉苦。

“呵呵,她跟我未来妹夫双宿双栖中。你对她有兴趣喔?动作太慢了,后悔了吧?”钱莫忧很高兴有事能转移心情,于是朝他挤眉弄眼地说道。

她喜欢纪明仁也有几个月了,可是冷昊一出现,马上把她气到连纪明仁是谁都忘了。更遑论冷昊一吻她时,她心里连半点纪明仁的影子都没有。这样还算是喜欢吗?

“你为什么老是一声不吭地出现?付我收惊费!”

“冷昊要了我的电话。”许梅梅说。

“妳认识她比认识我久,却跑来跟我说这些,女人心果然海底针。”冷昊下颚一抬,皱眉低喝一声。“滚。”

“听过!所以知道你对我口气最差!”她露出小虎牙,巴不得咬他一口。

“咳咳咳……”正在喝可乐的钱莫忧蓦抬头,一口可乐呛进气管,大咳特咳了起来。

“哇,世界真小喔。”她说。

钱莫忧怕她脸上笑容再也挂不住,急忙地挥手,转身快步地离开。

“我懂妳为家人付出的辛劳。不如我把妳介绍给冷昊,妳就依照我对他的样子对他,他就爱这种调调。而且妳长得比我美豔动人,一回眸就把他迷倒,不就衣食无缺了吗?”钱莫忧拉着她的手,愈想愈兴奋,愈想愈觉得此计可行。

冷昊正弯身调整着镜头。

“莫忧一直希望嫁入豪门。”许梅梅说。

“嘿,怎么一脸睏意?”许梅梅唤了她一声。

“没有然后,因为我是冷昊先生的支持者,所以才多嘴一说。”

冷昊为什么会喜欢钱莫忧?她不是最聪明、最美丽也不是最贴心的。但是,为什么冷昊、纪明仁都喜欢她?

钱莫忧摀着胸口,再一次被吓到跳起来。

“嘿……他的钱是他的钱,妳该知道他不是我的菜,强求是没有幸福的。”钱莫忧从柱子后探身看了一眼冷昊,见他仍在忙碌中,这才放了心。“不聊我了,妳呢?和纪明仁还好吗?”

“妳真是脑残到让人髮指。”他只跟他喜欢的人说话!

“怎么可能?他养不起我的。”许梅梅皱眉说道,一想起月底又要付款的安养院月费及迫在眉睫的特殊费用,她便头痛了起来。

“然后呢?”他说。

李尔突如其来地杀来这一招,真的让她傻眼。

“钱莫忧。”冷昊一声冷喝,四周声音全都静了下来。

可恶至极!敢要梅梅的电话,还怕她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担当!

痛一痛也好,最好让她记住冷昊和可乐一样,可能一开始还满刺激,但一旦过量,肯定会伤人伤胃,最好是连碰都不要碰。

“好多钱好多钱,不用担心退休金的感觉好好。”钱莫忧很哀怨,苦着脸说:“平平都是人,赚的钱怎么差这么多。”

钱莫忧趁着冷昊正专注在看拍摄成果的时候,偷偷摸摸地溜走。

“没问题。那人喜怒无常,我绝不会去跟他乱扯废话。”

“妈啊,你们已经论及婚嫁了喔?”钱莫忧睁大眼,惊吓地说。

她的心一疼,泪水啪地滑出眼眶。

“他们在一起只会是悲剧。”李尔语气沈重地说。

她颓下肩,眼泪突然不听使唤地频频落下。

慢着,什么叫做“她喜欢的男人”?

“怎么样!”钱莫忧飞扑到她身边。“妳怎么又把可乐拿回来?”

许梅梅未开口,先叹了口气。

“所以,他特别爱找我麻烦。”钱莫忧翻了个白眼,现在一提到“冷昊”心里就又酸又苦又不是滋味。

钱莫忧一听到冷昊喊人,她立刻翻了个白眼,对许梅梅说道:“妳懂了吧,我又不是他的小奴隶。”

“天大误会!一切到此为止,不要再提了。”钱莫忧捂着耳朵,用力摇头说道。

“他其实是个被通缉的杀人犯?还是他有双重人格?”她倒抽一口气,差点把自己吓坏。

“纪明仁家里有父母要照顾,没法子照顾到我这边。”许梅梅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