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型男穿着白色西装,有着清秀的脸庞和灿烂的笑容,笑得钱莫忧也对着他猛笑。

“男爵”的设计总监冷昊!

“什么男爵?吸血男爵吗?”钱莫忧紧张地嚥了口口水,脑子在运转的同时,也同时当机!

她嚥了口口水,胃抽搐了两下、嘴角也抽搐两下。

“你——站住。”钱莫忧想也不想地说。

“这是冷先生的车?”钱莫忧问。

“不用不用!”她惊惶失措地又后退一步,头摇到快脑震荡。“地上的红包不能乱捡,不然就要被迫冥婚……我的意思是红包不能乱收。”

她每戳一下,冷昊的嘴角就紧抿一寸。

而她早就给了自己一个工作底线,绝对不主动辞职,绝对要撑到总监对她刮目相看为止。到时候,总监就会用巴结的语气苦苦哀求她接任“专案美术”一职,要用谄媚的句子说公司如果没有了她,就没有了创意、没有灵感……

“冷先生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方大为补充。

※※※

呴,想她在纪明仁面前,尽力保持的阳光小美女的形象,这下子全都毁了。

冷昊看着脸皮开始胀红、唇角开始颤抖的钱莫忧,满意地发现她总算是搞清楚情况了。

昏了过去。

“妳只知道要玩,早晚会有报应。”许梅梅瞪她一眼。

门,在此时被打开。

“点头之交而已。我先到门外等人,不打扰两位谈公事了。”钱莫忧生怕被总监误会她有非分之想,双手胡乱一挥,一个箭步就窜到门外东张西望去也。

“妳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钱莫忧从嘴里挤出话来,声音在颤抖。

不过,和她有同样想法的人显然有一箩筐。因为当钱莫忧抵达公司门口时,门廊竟然挤满了人。

“你要骂要杀都到外面去,我没兴趣听。”冷昊冷冷地打断冯定的话。

“听到了,不就是手机铃声吗?”许梅梅说,目光在她与冷昊间徘徊着。

“凡事我说了算。”冷昊拉开她的手,大步往前走。

恐怖音乐果然在他按下接听键的瞬间终止。

“因为我离开了。”他摘下墨镜,冷眼瞪到她眼前。

所以,她才会叫——

“此地无银三百两,妳愈抹愈黑啦。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干么……”许梅梅的话梗在喉咙里,因为被冷昊瞪了一眼。

“各位同事,我是要出去接配音人员的,让让让让——”

冷昊回头看她一眼。

“所以真的是你!你不是鬼,你也没有被附身?一切都只是因为你那该死的手机铃声?”

当然,也顺道看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劳斯莱斯礼车。

好险现在是大白天,不然她就要去收惊。

冷昊没说话,皱着眉转身往外走。

“钱小姐。”冷昊朝她伸出手,面无表情地说:“代表舍妹冷芳如向妳致意。”

“还以为妳狗嘴吐得出象牙来,还真是高估妳了。”冷昊冷笑一声,瞄她一眼。

冷昊抿了下唇。

“我没看过劳斯莱斯的实体车。”许梅梅倏地一声就跑得无影无蹤。

许梅梅压低声音对钱莫忧说:“总监的意思是现在是上班时间,不可以处理私事。”

冷昊好恐怖!

“你想做什么?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见了。”她牙齿打颤地问道。

钱莫忧吓到连眼都不敢眨,只能被迫回望着他那对像是深不见底的魔鬼黑眸。

钱莫忧倒抽一口气,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

“我妹撞妳的事,我已经用亲自前来试音回报了。况且这事和妳刚才的问题,是两码子事。若妳的伤势如此严重,应该要跟公司请假,所有该付的费用,我们不会积欠。”

然后,她感觉自己的头一昏、双膝一软,直接——

钱莫忧心花朵朵开,冲着方大为笑得更是无比璀璨。

“钱莫忧——”总监转头要开口,神色骤然一变。“妳对我比中指!”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上週五是不是在某某路五号的顶楼?”她问。

要不是看在他妹妹撞了她,怕她刚才昏倒是因为车祸后遗症,他早就走了。何必急叩他的私人医生来出诊。

钱莫忧手机发出一声APP声响,她低头一看,连忙跟许梅梅分享。

“我躺在那里与妳何干?我吓死妳,有何利益可得?况且,我当日与妳素不相识,妳叫我我又何必回答?”

“钱莫忧,妳退下。”总监皱着眉挡到钱莫忧面前,还踩了她一脚。“冷先生,钱莫忧的事,我会妥善处理,绝对不会影响到我们双方合作。我们公司绝对可以替『男爵』的副牌做出最好广告。”

“为什么后来我和管理员上去时,你就不在那里了?”她的手又抓上他的前襟。

钱莫忧不由分说地握住对方的手,用力地握了几下——很温暖、很好。

“惊魂记”里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组合而成的背景音乐,先是营造出嘎吱老旧木门的惊悚,继而又幽幽地传来诡异乐音……

没错,她当时是好像不客气了一点,因为她以为自己被鬼缠上,吓得半死啊。钱莫忧霍然转过身,一手扠腰,一手指向他说道:“我认为你应该要回答我『你上週五是不是在某某路五号的顶楼?』这一题!因为我不幸被你妹撞到,手肘现在还有个直径五公分的血口、屁股上还有块五公分的大瘀血。上下楼梯时要扶着腰、睡觉时要托着脖子,我才有法子躺到床上。这样的理由够充分了吧?”

“麻烦各位出去一下。”她话是对同事说的,可她瞪的人却是冷昊。

一张冷若寒冰的脸庞正悬在她面前。

“什么!我的天!你干么不早说!快快快,我们快进去。”钱莫忧一急之下,立刻忘了怕,马上朝冷昊招手,催他动作快一点。

是那天在“卡比”咖啡厅里,递名片给她的“骗子先生”!他竟然是公司合伙人LEE!

是那个时尚界当红炸子鸡、是那个被喻为十年来最成功的设计师、是那个每季推出的衬衫都是名媛明星抢夺重点的男人。

门被关上,钱莫忧瞠目结舌地看着那扇关上的门,脸上露出佩服到五体投地的神色。

“这是加长型礼车。”许梅梅看她一眼,下意识地整了整头髮。

钱莫忧在心里诅咒了冷昊一万遍,因为打从在顶楼遇见他之后,她就没好事,她希望这辈子再也不要看到他。

是摘下墨镜的鬼!

“哇,想不到妳这么会查勤。”许梅梅故作惊讶地睁大眼,很快地瞥了冷昊一眼后,便一脸不依地瞧向钱莫忧。“这样太让人喘不过气。”

“是饭店配给他使用的。”

阳光型男。

“DERAK留了那一脸大鬍子,鼻子嘴巴都盖起来,哪里有型?”只看过档案照片且只爱乾净阳光男的钱莫忧冷哼一声。“而且,不是听说LEE穿衣服品味很闪亮,活像要上舞台表演?”

钱莫忧双掌抓住他的衬衫前襟。“你死了是你的事,但我见死不救会有罪恶感。”

“不会吧!”钱莫忧手里的饼乾掉了下去,下巴也差一点。“配音员试音,合伙人也要参与?那只是广告部的小事,我去是纯粹因为配音员是我找来的。”

手机铃声?钱莫忧愣愣地看着冷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哇!真的是劳斯莱斯。”许梅梅出现在她身边,惊喜地说。

“妳有什么话要说?”他在墨镜下瞪着她,心里却觉得她算有胆识。

妈啊,这个戴着超大墨镜、穿着立领手工白衬衫、深蓝牛仔裤、及肩头髮用黑色丝带绑在脑后、一脸倨傲不屑神态的男人是——

“什么!没有这回事,你没听过使命必达这回事吗?你若是不试音,今天就白来一遭。生命怎么可以这样浪费!”钱莫忧立刻跳到他面前挡路。

钱莫忧后背冒出冷汗,正要细听时,那歌声已消失。

于是,勉强在十点五十分抵达办公室而没吃早餐的钱莫忧,肚子咕噜猛叫、饿到两只手在发抖,正打算低头偷吃饼乾时,许梅梅跑来对她通风报信,说她们总监今天带着临时出现在台湾的总公司合伙人LEE过来参观公司,顺便看看今天的试音情况。

“黑色亮片背心加上闪亮的黄金项鍊,很有炫富效果。”许梅梅笑出声后,嘴角不快地一抿。“人生真不公平。就是有人能拥有一切。”

“慢着,没有这么算的。”她坐正身子,嗓门也大了起来。

“总监在说什么?”钱莫忧看着唯唯诺诺的总监,一脸不解地看向许梅梅。

“没……”

瞧,这人一出来,连太阳都被乌云遮住了。

“是。”呵呵呵,阳光男果然连声音都很温和。钱莫忧突然睁大眼,指着对方大叫一声。“啊!你不会就是冷昊先生吧!你好你好。你本人声音和电话里的不大一样,感谢你今天跑这一趟。”

“我问你,你上週五是不是在某某路五号的顶楼?”钱莫忧一见冷昊挂断电话,立刻上前问道。

“钱莫忧!妳当上班是玩游戏扮家家酒吗?还是妳觉得我这个上司太没有威严,可以任由妳踩在脚下……”

“没人敢。”冷昊板着脸拉开距离,大步往门外走。“妳的废话扯得够久了,我要走了。”

“请问,是钱莫忧小姐吗?”阳光男问。

“我们之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边喊边说。

声未落地,众人已让出一条大道,钱莫忧大摇大摆地向前,目光正好对上刚入门的高壮男子。

“惊魂记”的音乐再度响起。

方大为点头。

钱莫忧满脸期待地看去——

“那天我叫你时,你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我没看到你?”她张牙舞爪地瞪着他墨镜上的自己。

他板着冷脸,当着所有人的面说——

“我吓妳有什么好处,我只是刚好在那里。”他说。

冷昊瞄了总监一眼,语调凉凉地说:“贵公司应当是孔子『有教无类』的推行者。”

钱莫愁开始新生活的第一天,钱莫忧上班大迟到!

只要这个家伙同意试音,广告部的导演大头——也就是纪明仁的好友,也许就就能快快交片。这样一来,大头欠她一个人情,也许会愿意推她和纪明仁一把啊。

钱莫忧的耳朵开始辣红,巴不得找个地洞让自己钻进去。

“放心,我保证不会闹出人命的。”钱莫忧双手握成拳,从齿缝里迸出话。

“两位谈完了吗?”站在门外不远处的总监冯定一看到冷昊,立即上前寒暄。

“有没有人说过,跟你说话让人很想脑充血?”她从齿缝里迸出话来。

“不客气。”李尔说。

男爵过来试音!

钱莫忧顿时立正站好,猜想冷先生必定是号人物,才能住得起总统套房。

冷昊故意不放手,握得很紧。

她之前为了广告研究过“男爵”品牌历史,也看过他的照片,可却一直没把现实和照片连在一起。

钱莫忧笑容突然僵在唇边。冷昊有秘书、坐在加长型轿车里,莫非是大人物?

“妳没有自尊吗?”他睨她一眼,眼神十足不屑。

他一指挡住她太靠近的小脸,居高临下地瞪着她,根本不想谈那天的事。

“小的竭诚地希望『您』能再度考虑前来我们这里试音的可能。『您』的声音此生难得几回闻,我们真的很希望能有荣幸将它呈现在广告中。”钱莫忧大声说道,反正拍马屁又不会少一块肉。

“我很好很好。”钱莫忧牙齿打了两下,很用力抽回手,力道大到她整个人后退一大步。

“我没有要用我的伤势敲任何竹槓,我只要求换你一个答案——上星期五晚上你是不是在某某大楼的顶楼,用你的手机声音把我吓个半死?”钱莫忧被惹毛,彻底忘了要怕,就是双手扠腰与他互瞪。

况且,如果配音人大有来头,广告时还可以发新闻稿,这样的广告效率一出,保证广告主想不红、不被媒体报导都很难。

“冷先生的意思是?”总监维持着笑脸问道。

幸好,不是只有她被吓到。钱莫忧一看许梅梅也脸色不对,立刻站到她身边一起汲取人气。

钱莫忧感觉一把怒火直冲脑门。

他转身,旋即在下一秒走到门边。“开门。”

冷昊双唇一抿,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凛声问道:“我为什么要回答妳的问题?因为妳很有礼貌吗?”

“我为什么要回答妳的问题?因为妳很有礼貌吗?”

“我死了,也是我活该。”

会不会冷先生根本就是被那个顶楼工人鬼附身,所以特别来找她?电影都是这么演的,谁知道现实居然也这么没创意。

钱莫忧睁大眼,蓦地从她的美梦惊醒,这才想起现实就是总监等着削她一顿。加上现在世道景气不好,她不能没有这份薪水。就算待会儿骂上半个小时,她也得乖乖受教,前景真是堪虑啊。

冷昊面无表情,转身就往外走。

“我的手机铃声没有该死!是妳胆小如鼠!”冷昊白牙一闪,冷脸直逼到她的面前。

钱莫忧看着瞬间噤声的许梅梅,立刻安慰地拍拍她的肩,用一种只有两人听到的音量说:“晚上一起去收惊。”

“我看我这辈子都休想干到总监了。你看他威武能屈、五斗米能折腰,连一分钟的犹豫都没有就原谅我,果真置个人尊严于度外。”

“你走了,我会死的!”死在总监冯定臭骂她的一百句话里啊。

穿着帆布鞋的钱莫忧拚命踮脚尖也见不到人影,乾脆双手圈成喇叭状大声喊:

“我是冷先生的秘书方大为,冷先生正在讲一通电话。”方大为笑着说。

冷昊好高——至少一百八十五!

而导致这一切后果的人——

“不是要试音吗?”冷昊冷眼看着她,薄唇几乎没动。

钱莫忧乾笑一声,不得不承认她老妹日子虽然过得闲云野鹤,却将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原来她才是“涉世未深”的那个啊。

哈哈哈!她钱莫忧经过那一撞之后,果然大出运啊!

“莫忧,总监问『那个配音员到了没有,催他一下!耍什么大牌』——”许梅梅的声音在见到钱莫忧面前的人时,自动消音。

许梅梅的声音太小,钱莫忧只听到她想听的重点,于是轻声回覆道:“他很像吸血男爵对吧,我刚才吓死了……”

“钱小姐?”冷昊看着这个个头小小、显然怕他怕得要死的女人。

冷昊看她一眼,认为这个小不点演技差劲到极点。她脸上明明一副希望他快快滚开的表情。

“喂,干么诅咒我。开心也一天、痛苦也一天。我不找乐子,如何在这种工作不人道的广告界支撑下去。不过,妳的黑眼圈最近怎么愈来愈重……”

“你根本不是来慰问伤势,而是来捅我一刀,看我会不会伤重不治的吧。”钱莫忧脱口说道。

如果是她的菜,被误会就算了,但她向来不爱性格男星、尤其是穿金戴银、金光闪闪的那种。潇洒温柔的纪明仁,才是她的菜啊。

钱莫忧的目光先是停在对方的深刻轮廓,嘴巴再也合不拢。

钱莫忧用尽全身火气朝他怒眼瞪去,没想到却看到纪明仁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突然间,后座被人打开。

“记得记得。帅哥,我都记得特别清楚。”钱莫忧端出高帽子,后退半步,继续维持她四十五度的笑容。“谢谢你介绍按摩师傅给我。”

钱莫忧站在总监背后,对着冷昊的身后比中指。

冷昊好冷——黑色墨镜强调了他皮肤寒色的苍白、冷眉冷唇连神情都冷调、偏偏还一身黑衣黑西装黑长裤、冷到无法无天。

钱莫忧躺在床上听着阴森森鬼乐,她的意识清楚,却吓到不敢睁眼。

这人——是——

就是冷昊!

她想回头,可双脚不听使唤。

“这是一点心意,给钱小姐压惊。”方大为递出一包红包。

不管了,她待会儿一定要传APP跟莫愁抱怨,不然她会爆炸的。

冷昊双臂交握在胸前,双唇先是一抿,继而看了一眼手錶,开口说:“废话少说,妳是要跟我说什么?我看在我妹妹的分上,再给妳五分钟。”

“钱莫忧,这里是公司。”总监冯定上前一步,瞪着钱莫忧。

“那你再给我五分钟,我们之前就再无恩怨情仇。总之,只要你愿意试音,就算要我去跟你妹道歉说我的摩托车不该挡在她面前都没问题。”钱莫忧咧出一口白牙,陪着笑脸说。

“嗯。”冷昊凉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往外走,离开办公室。

钱莫忧摇头摇头又摇头,完全不能置信这一切根本就是假的。

“孩子。”钱莫忧笑嘻嘻地拍拍她的头。“人生如果公平,每个人都长一样,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不,是被鬼附身的冷先生!

“躺在地上做什么?”她瞪着他,一脸他有阴谋的怀疑表情。“想要一举吓死我?”

“你——”以为你是皇上啊!钱莫忧咬住舌头,帮他打开大门。“请慢走。”

他是冷昊,从来只有他摆架子给别人瞧的分。而这家伙先是要求他试音,现在又“命令”他一定要回答问题,分明胆大妄为。

“招募她这样一个对于未来客户咄咄逼人的员工,真是很有爱心。”冷昊凉凉朝钱莫忧飞去一眼。

钱莫忧一听总监语气,立刻知道总监已经将LEE当成“他的”对象,识趣的人,最好往后大退三步。反正,不论对方的性向如何,只要是总监看上的,谁都不可以动一根汗毛。

钱莫忧眼神惊恐地看向冷昊,感觉世界变成了黑白。

钱莫忧鬆手,马上窜到房间的最角落。

“你们听到没?听到没!”钱莫忧跳起身,直冲到许梅梅面前,直接把她拽到冷昊面前。“妳听到刚才的恐怖音乐了吧!声音是从冷先生这里传出来的,对吧!”

“我明天出国。”他看着她发亮的眼睛说道。

钱莫忧有了许梅梅壮胆,下巴也抬了起来。

“不就是一辆车,难道还有长翅膀吗?”钱莫忧扮了个鬼脸,塞了口饼乾后,脚步倒是也没停,摆明了哪边热闹哪里站。

许梅梅话没说完,立刻噤若寒蝉,因为冷昊正走过她们身边。

钱莫忧脸色一变,还来不及阻止自己就先瞪了他一眼。

冷昊冷冷看着她,回头看了方大为一眼。

天啊,他是冷昊!

钱莫忧怔怔地看着冷昊,脑子一时间没法子转过来。

“因为我躺在地上。”

“怎么了?”许梅梅戳了她一下,目光仍然瞄着冷昊。“要不要我去找总监过来,毕竟『男爵』是大咖……”

钱莫忧握住他冷得像冰块的手,她吓得心脏怦怦跳。现在科技进步,他该不会是进化版,可以在白天出没的吸血鬼吧?

冷昊脸上闪过一阵笑意,快到她认为是她眼花。

“不,我是在对冷昊比中指。”钱莫忧说。

“妈啊!总机说公司门口停了一辆新款劳斯莱斯,听说还有司机?八成是LEE来了。”

“我先进去了,免得总监找人。”许梅梅看了一眼车子,认为它们里头已无人,于是便溜回了公司。

鬼!真的有鬼,而且居然还阴魂不散地跟着她。她要去拜拜、要去收惊,但是她得先离开鬼的身边。

很好,已经很久没人惹火她了。

要不就是神经太大条、要不就是毫无时尚触感——无论她是哪一种人,他都讨厌。

“抱歉抱歉,不晓得大名鼎鼎的冷昊先生竟然会愿意过来帮我们配音,没有亲自去迎接您,真是失礼。”总监笑得像尊弥勒一样站在冷昊面前说道。

冷昊瞇起修长眼眸瞪她一眼后,戴上墨镜,冷冷地说:“妳昏迷了三十分钟,正好是我预期要给妳的时间,我要走了。”

钱莫忧冲到冷昊面前,每说一句,就忍不住用手戳他一下。

“D&L”接手“男爵”授权副牌“男爵J”的广告,却还不认得他冷昊。

“我叫你是因为我太好心,就怕你死在那里。”钱莫忧双手扠腰,气到头顶冒烟。

钱莫忧“喔”了一声,想说这车未免太不实际,一台车要占掉一格半的停车格,开出门很招摇,就连黄灯想抢快,后轮都会压线被拍照、红灯右转也会被人抓包吧。

钱莫忧双臂交握在胸前,努力假装她肚子没有饿瘪。她左看右看,看到加长型礼车的前方副座被打开,走出一个——

“这么长的车,不是灵车吗?我在国外电影里的丧礼看过。”钱莫忧认真看了三秒钟后,决定她对车子里头有什么好吃的比较有兴趣。

但是,冷昊是公司的客户。可想而知,她待会儿一定会被总监钉到满头包的。

他是早就习惯大家都怕他,但她一脸看到鬼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

她望着他冷森森的鬼眼,后背一阵冷意,倒抽一口气,蓦地起身往后一缩,后背紧贴在墙上——

冷昊瞪着她气到红通通的脸颊,不明白这个刚才在总监面前当缩头乌龟的家伙,怎么有胆子在他面前如此气焰高张?

一声冷喝,吓得钱莫忧马上睁开眼,但见——

“哇,配这么好的车,莫非是住总统套房喔?”钱莫忧胡乱猜道。

冷先生为什么还没来?钱莫忧看着路上来往行人,将一票高矮胖瘦的男人都看过一轮。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她听见“惊魂记”的背景音乐。

许梅梅倒抽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妳不会不知道冷先生是『男爵』的总监、首席设计师冷昊吧?”

“钱莫忧!”总监一回头看到她居然站在原地发呆,火气更大,暴龙般狂吼出声:“给我过来!”

冷昊眼皮抽搐了一下,眼色更形诡幽。他俯身向前,玻璃珠子一般冰冷的眼紧盯着她。

“他是我们的大客户!妳跟我进办公室!”总监精品鞋的木製鞋跟叩叩叩地踏在大理石地板上,带着一种引人入刑房的不安。

冷昊不理她,依旧用他的步调前进。

他也僵直了——抱着他腰的钱莫忧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点。

总监冯定一看钱莫忧竟然和冷昊交情好到可以叫他“站住”,立刻认为这两人之间内情不简单。于是,用眼神赶走所有员工,临走前还说:“两位慢谈,需要咖啡或茶时,请通知我们。”

那她好大狗胆,居然叫人家过来试音?

钱莫忧嚥了口口水,却立刻把烦恼丢到一旁——又不是她拿刀押在冷先生脖子上要他过来的。

钱莫忧僵在原地。

钱莫忧跳下床,情急之下伸手从他身后抱住他。

真搞不清楚有钱人的想法。

“原来钱莫忧和LEE认识啊。”穿着黑色西装的总监冯定说道,目光冷冷看了钱莫忧一眼。

钱莫忧的一堆同事全都站在门口。包括那个她对他有一点意思,而他好像也对她有点意思的纪明仁。

“那是妳的事。”冷昊扯开她的手,不能置信怎么会有女人这么野蛮。

冷昊眼里闪过一抹不可思议,不明白这个脑筋糊涂又怪里怪气的家伙,怎么会有公司肯录用。

“不要走!”

“莫忧,妳知道他是那个在时尚精品界可以横着走的『男爵』吧。”许梅梅倒抽一口气,压低声音对钱莫忧说。

总监冯定愈骂愈大声,钱莫忧缩头乌龟似地站在一旁,把下唇咬成死白,免得她忍不住开炮。

钱莫忧对上他的墨镜,蓦地打了个冷颤,抬头看向太阳——

这个声音分明就是她那日在顶楼阳台听到的声音,莫非“它”跟来了!

“你等一下,我要酝酿一下情绪。”钱莫忧背过身,努力回想刚才她发飙的场景——

钱莫忧认真想了一下后,吞吞吐吐地回答:“好像没有。”

“发什么抖,妳装睡装够了吧!我的私人医生说妳只是血糖太低,所以才昏倒的,已经打完营养针,也该醒了吧!”

虽然广告公司没硬性规定几点上班,但钱莫忧今早接到“冷先生”助理的电话,说冷先生十一点会过来试音,她这个主人总不能迟到吧。

钱莫忧心情大坏,一坏之后,便开始自暴自弃。她没好气地双臂交握在胸前,一个箭步逼到冷昊面前。

“妳还记得我吗?我在餐厅里遇过妳和妳的双胞胎姊妹。”李尔一见到她,立刻一步上前,挡住她去路。

“总监急着拍LEE马屁,巴不得把广告里的每个字都跟他讨论。也不怪他啦,这次从美国来的公司合伙人LEE,虽然不像大股东DERAK蓄着有型的鬍子,但一样又高又帅、家境顶呱呱,还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很多同仁都想坐在他腿上谈生意。”许梅梅压低声音说道。

没有鬼!没有什么附身!一切只是她的想像力作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