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努力加载中...

她深呼吸一下稳住自己。“嗯?”

安德鲁全身肥肉乱抖。

“茱莉,瞧瞧妳,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妳许了人家没有?有没有男朋友?你们镇上一定有很多小伙子追求妳吧?来来来,跟老安德鲁说说!”

开玩笑!他蹬了蹬马腹,赶上来到小主子身边,死死抓着菲利普的手臂。

虽然大难刚过,只要是女孩子凑在一起,就一定会聊男孩子的事。

“什、什么报平安?”

风萧萧,叶飘飘,老保母的胖身体摇摇……

她的脸庞露出迷惑之色。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安德鲁就像典型大富人家的老僕,因为出出入入的达官贵人见多了,对于一般市井小民难免有丝高傲势利的心态。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她美丽的眼眸又燃起希望之火。

如果当时更镇定一点就好了!

茱莉的脸颊在发烫。

“怎么能不急?妳今年几岁?十八、十九?”

等每个人都谈完,夜已经深了。

“那天是星期三,九月四日吧!”她连忙问:“今天是几号?”

“我……他们没有……不,我没事!”苍白的脸颊霎时赤红。

门内的三个女孩马上跳起来。

“为什么女人不能不嫁人?”她反驳。“我有一份工作,自己能养活自己,何必嫁了去伺候那些男人?”

“妳说妳昏倒了,妳有没有撞到他?他有没有叫出声?妳觉得他声音的高度在哪里?”

“妳被人绑走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的调查还未结束。”他告诉她。

“他们想把我们卖掉,所以不敢殴打我们,在我们身上留下伤痕。”

在安德鲁的想法里,不结婚的罪恶只比谋杀小孩轻一点。

梦境是虚无的,什么英雄美人传说,都是虚无的。

她森然端严地凝视她们一眼。“别开玩笑了,人家是专业的探员,他跟我回家只是为了帮助我找回妹妹而已。”

菲利更加谨慎。“我是指……有没有『看不出伤痕』的伤害?”

菲利普非常欣赏亚森保安官。以他的资历,许多人是宁可留在大城镇当高阶保安员,都不愿意来这个穷乡僻壤做小官。

理论上处女比非处女更值钱,但他依然必须确认。倘若她真的被强暴,他必须安排她接受最适当的治疗。

她努力回想。原来这些看似不重要的小事都是线索。

菲利普确定她们情绪平定了才走进来。

“背后那个人比妳高或是比妳矮?是男是女,是胖是瘦?”

曾经,她的世界里以她的父亲为天为地,但她父亲终究离开了她们;然后,菲利普出现了,成为了她的全世界,也从她的“全世界”退场;最后,她的继父允诺她们一个未来,这个未来也消失无蹤。

安德鲁和茱莉连忙跟着煞停。

“他在我的耳朵旁用力吸了口气,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很高的人,但应该是男人没错。”她省悟。

是同样的人口集团中途转手,或是绑架她的人将她卖掉?如果是后者,为什么不是选择向家属索取赎金?

当然不表示他回去不会跟小主子的娘亲大人告状,不过菲利普也被告状告得很习惯了,所以两个人互相都习惯。

然后,她突然明白他在问什么。

那帮天杀的人口贩子!

每个女孩被绑的过程都大同小异,不是像茱莉一样被人偷袭,就是吃了不明人士送给她们的食物,又或者在陌生的地方迷路被人拐带,总之,等醒过来已经被关在暗暗的地方。

老天!她已经失蹤六天了吗?

安德鲁一见到她,亲热地挨擦过来。

“你一定要特别小心那两名犯人的安全,不要让他们畏罪自尽,或让人有机会灭口,他们是我们目前最大的线索。”菲利普交代。

他摇了摇头,她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

“我……我不打算嫁人的。”

“有一天,他们又强灌我们药水,準备带我们上路。其中一个女孩在昏迷中呕吐了,却因为嘴巴被布蒙住,后来,没有再醒过来……”茱莉把脸埋进手中。

“嗯。”

什么梦?

“我的少爷啊!你可不能学那些奇奇怪怪的人不结婚啊!皇……夫人和老爷在等着抱你的孩子,老安德鲁也等着当你小孩的保母啊!”

“我……我才刚踏进林子不久就“我……我才刚踏进林子不久就被人从背后拿一块布迷昏了,我什么都没看见。”她的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九月十日。”

一看见茱莉,她们尖叫一声,冲过来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茱莉对于他一直有种特殊的好感。

“她们都没事吧?”茱莉连忙站起来。

“这、这样好像有点过分。”

“对对对。”

“莎拉说得有道理。”另外两名女孩越想越兴奋。

她一定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襟鬆了。

“接下来,我们回到原点。我们从妳和玛莉安被绑架的地方,重新开始。”

那一头,保安官亚森和菲利普交换昨晚互相审讯后的情报。

“真的没有啊!我又不急。”茱莉对他的追问有点招架不住。

“不嫁人?天哪!女人怎么可以不嫁人?女人不嫁人要做什么?哎呀!我的小茱莉,妳是被坏人抓走小脑袋吓傻了吗?不行不行不行,女人一定要嫁人的!”

“嗯。”

茱莉娇豔的容颜覆上一脸寒霜。

这些细节她当初从没想过,可是被他一引导,她突然发现自己记得的比想像中更多。

她眼睛一转,才发现他不知何时一直盯着她。

他这样一问,她开始用力回想。

“小姐们,如果妳们不介意的话,我想个别和妳们每个人谈谈。”

“妳在想什么?”菲利普突然问。

或许是知道她是自家小主子的朋友,安德鲁待她自然和一般人不同。而茱莉每每见到他充满喜感的身材,就觉得有趣,无论如何也无法讨厌他。

“我再几个月就满二十了。”

这个码头小镇叫做“德诺”,离斯洛城有八十几哩,中间隔着一座巨大的湖泊。如果不走水路改走陆路,距离更远。

如果这些年下来教会了她什么,那就是任何人都不可靠,她只能靠自己!

“我是向后倒,那个人有接住我,身体不太胖……”

守门的保安员看见他们,帮他打开房门。

“慢着!后来关我的人,和绑架我的人应该是不同的人,因为那个关我的人把我从地上抓起来押进转运马车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声音更高一些,力气也比较大。”

“茱莉,那个金髮帅哥要和妳一起回家?”

“别取笑我了。”她的面具在安德鲁面前没法子戴上。

三个女孩惭愧地低下头。

“某一天,有一个男人进来,强迫我们喝一种有甜味的药水,我就昏过去了。此后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浑浑噩噩的,只感觉自己在移动,可是不晓得被移到了哪里。”茱莉低声道。

“明天天一亮,我会交代保安员送妳们回家,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私自到不熟的地方,或吃不明人士交给妳们的食物,知道吗?”

即使是一身男装,她站在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孩间,完全不会格格不入,反而多了一股英气,鬆开的钮釦露出一段引人遐思的深沟。

“啊,我们这就要回去了吗?”安德鲁没反应过来。

菲利普英俊的脸庞带着微笑。“从这条路往下走,再过十哩路有一个驿站,有驿马车直接回诺福镇。”

他们在刚吃完早餐便上了路。

然后,莫名其妙的安德鲁就这样被丢在半路了。

他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有点敏感,却又非问不可。

“少爷,你听我说!你这一趟忙完了回家,夫人说要趁着你的生日帮你办一场相亲宴,依我的看法……”

“绑匪从头到尾都是相同的人吗?或者中间有换人?”

“我大部分时间都被蒙着眼,感觉上有听过一些马车的声音,但我们都被餵了药,昏昏沈沈的,我弄不清时间的先后顺序。”挤了半天,她沮丧地回答。

这段访谈进行了两个小时。他将每个女孩叫回隔壁的空房间,先从金髮的莎拉开始。在他和女孩谈话的期间,茱莉便留在大房间里安抚剩下来的人。

“好,我这里随时有进一步的消息,也会和你联繫。”

他伸了伸懒腰,回到女孩们的房间去。

“没关係,妳已经帮很大的忙。”他安慰她。“来吧,我带妳去看看其他女孩。”

“安德鲁!”大黑爵在一个路口停下来。

“我认为妳应该吻他。”莎拉突出惊人之语。

“茱莉,像妳这么漂亮的大姑娘,怎么会没有男人追求呢?妳该不是跟老安德鲁见外吧?”

他听说冰封之国有一群女巫为了终身奉献给魔法,立下什么不婚誓,一时被一些年轻男女引以为倣效,他的小主子可不是天天四处乱跑,去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新观念吧?

“妳有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望着身旁那人宽阔的臂膀,昂扬的丰采,她忽然想到,这是他们四年来再次一起驰骋在荒野里。

菲利普的身后一阵沈默,半晌,安德鲁惊天动地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我妈一定急得不得了,玛莉安也失蹤十天了,我们还能找回她吗?”她急切地望着他。

他鬆了口气。

“唷,唷,少爷的母亲在妳这年纪都有个两岁大的儿子了!”安德鲁瞪大眼睛。

茱莉偷瞄前方那个金色的脑袋。

几个女孩抹抹脸上的泪痕,羞怯地盯着他。

“妳形容一下妳被绑架的时候听到或看到什么,任何细节都不要略过。”

“妳被囚禁的木屋呢?妳有没有听见特殊的声音,马车声,人声,其他绑匪交谈的声音?”

三个女孩全震惊地盯住她。

“你回去帮我报声平安,就说我找到茱莉的妹妹就回去。”

“好了,别哭了。”茱莉往身后一指。“这个人叫菲利普,就是他把我们救出来的,他有些话想要问妳们。”

“没关係,他习惯了。”菲利普完全心安理得。

她蓦地对自己懊恼起来。

重逢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幼年时的信任感全数回笼。

“等我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跟另外几个女孩一起被关在一个木屋里。我们都不晓得那是什么地方,也不晓得被关了多久。

他很努力不要盯着看,但他是男人。是男人就没有办法对女人美丽浑 圆的酥胸视若无睹,他只希望自己看得够不着痕迹。

四个女孩看到他走进来,全都站了起来,茱莉站在最前头。

亚森点点头。“我会注意的,在这三名女孩回去之前,我会再和她们谈一次。或许经过一晚的休息下来,她们会记起更多细节。”

“我们都是由保安员送回家,独独妳由他亲自护送,可见他对妳的感觉一定不同。妳不趁现在试探他,要等到何时呢?”莎拉指出。

早上和三个难友告别时,红髮安妮问她:

每次出来他都会尽可能忍耐安德鲁的唠叨,忍到一定极限就叫他自己回家,所以安德鲁已经很习惯半路被丢包。

“她们的房间就在隔壁。她们三人不想分开,所以保安员安排她们住在大房间里。”

“茱莉?”

所以,她中途被转过一手。

菲利普记下每个女孩陈述的重点。

曾经,她以为这是一个再也不会实现的梦。

“我不死心,等保安局放弃搜索之后,依然回那个森林看了好几次。有一天我又回到林子的时候,不晓得是什么人突然从身后埋伏我,将我迷昏过去……”

几人上了路,菲利普骑在前头,听着背后的老母鸡问八卦。

茱莉回头望着转弯处,良心有点不安。

他的步伐带着一股大猫的优雅,宽肩窄臀散发的不是张扬的狂妄,而是一股冷静理智的力量。好像有他在,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菲利普,我妹妹……”茱莉的眼神期待地看着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