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终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尾声

努力加载中...

茱莉不敢期许自己将来也能变得和皇后一样,不过,她也能活出属于她自己的人生吧?

入了城堡的御花园之后,豪华的景致是更不消多说。国王皇后显然极度重视独子的选妃宴,触目所及的摆设布置、点心水酒、绢丝绸缎都是最好的,整座城堡有如一个巨大的马戏团兼园游会。

“谁?”汤森夫人吗?

轮到她们进宫时,侍者一打开车门,仙蒂就迫不及待地捞起裙襬下车。

“不用了,反正王子也不会看上我。”茱莉继续坐在小起居间,望着窗外的街景。

办?办什么?她不解地望着他。

他温暖的大掌贴上她的脸颊。

“茱莉,妳信任我吗?”菲利普深深看她一眼。

昨晚在梦中,有一个神仙教母送给她一双鞋,告诉她这双幸运之鞋会引她走向幸福之路。结果她一醒来,床边真的有一双晶莹的鞋子摆在那里。

“但我不是贵族……”她迟疑地擡起头。

宴会结束的隔天她们就要动身回家了,如果从此以后,菲利普再也没有出现怎么办?

入宫参加晚宴的时间到了。

马车来到城堡外,即使兴致缺缺的茱莉都不得不睁大眼。

皇宫幅员有限,能先入宫的人一定都是身分不凡的王公贵族。她们是在晚饭时分出发的,等罗德家的马车真正进入内宫,已经接近午夜了。

佛洛蒙王子的生日宴,在一系列游行、庆祝集会等先导活动之后,终于正式登场。

“菲利普?”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急直起身。“你在哪里?”

他是临时又被指派到哪里去出任务了吗?

幸好当初没有贸贸然选择那个菲利普。就算他是皇家特使又如何?和王子比起来,他也不过是个当差的,将来她可是他的女主人!

“梅第,是我。你还记得我吗?”她擡高手掌,让牠闻她的味道。

“茱莉,生日宴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妳不赶紧準备一下吗?”她的母亲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她开心地笑出来,奔了过去。

茱莉对母亲耸耸肩,随她去。

“是的。”大掌将她的脸转过来,对上他专注的蓝眸。“茱莉,我就是王子。”

身为距离城堡最近的小镇之一,诺福镇近日住满了由各地聚集而来的巨富豪族,据说当时连水沟里流动的水都是名门淑女洗浴的香水。

“菲利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像茱莉那种粗手粗脚的男人婆,在高贵的皇族眼中绝对不登大雅之堂;不像她,从小就以名门闺秀的身分被抚养长大,只差没有一个贵族的名分而已。

马廄门口有人守着,见到他,恭敬地一行礼。菲利普直接带她进去。

然而这段时间倒也不无聊,杂耍表演、各式餐饮长桌、送水送点心的侍者,川流不息地交错在路途中,甚至有些人不耐久等,半途就下了车,在外宫花园里聚起了小型的宴会。

到底杂货店那些事都是茱莉在打理,茱莉要是失蹤了,她又不能动用父亲留下来的钱,真不晓得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来!我带妳见一个妳一定很想念的对象。”

一辆辆等着入宫的马车排成一长串车龙,她们的马车是其中一部。有端着点心盘的侍者在车阵中穿梭,为等待的贵客们适时送上一杯热饮和糕点。

泪水迅速涌上茱莉的眼眶。

“妈,妳陪她进去吧,我自己四处晃晃就好。”

至于那个癡心妄想的保罗,那是更不可能的事!她真想不出为什么保罗以为她会真的嫁给他,他根本就配不上罗德家的大小姐。

不过,尊贵优雅的皇后,谁敢说她不是贵族出身就担不起皇后这个大位呢?

“噢,那个。”菲利普点点头。“我刚才已经交代人去办了,妳不用担心。”

罗德夫人叹了口气。“菲利普或许忙着张罗王子的安全事宜,等生日宴结束之后就会出现了。”

“当然可以。”他靠在门柱上看着她。

没有多少人知道,仙履奇缘的“女主角”,其实在宴会的那一晚,从头到尾没有见到王子,还被一个粗心的僕人不小心推倒,弄丢了一只鞋子,一肚子气地回到旅店去……

“茱莉?”

菲利普大步过去,打开栅门,另一个比大黑爵小了一个尺码的影子突然走出来。

“梅第,是你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还能见到你!”

幸好,茱莉最后安然回来,保罗被捕下狱,神仙教母给了她昭示,一切的一切,在在将她推向未来的王子妃之路。仙蒂抓紧手中的小丝绢,手掌心微微汗湿。

对于这个事实,他没有任何怀疑。

茱莉不急着进去,倒是对宫外这片只有皇族才有幸得见的璀璨花园充满兴趣。

她笑了出来,打了声招呼,大黑爵的耳朵动一动。

茱莉就实事求是地挑了一件仙蒂不要的鹅黄色礼服。她比仙蒂瘦,倒不至于穿不下,只是她比较高一点,裁缝师帮她在裙襬缀上一圈缎带补足长度。

菲利普慢慢地挺直背心。

大手一把抓住她,将她扣入怀中。

整座宫墙内灯火辉煌,丝丝乐音环绕不绝。从宫门外一哩开始,便有许多灯柱立在路的两旁,每个灯柱下都立着一个英挺帅气的侍卫。

“茱莉,这并没有改变任何事,”他紧紧望进她的眼底。“我已经选定了我想要的新娘。”

他爱她。

“嗤……倒是没错。”仙蒂的笑声传了出来。

泪水涌了出来,茱莉紧紧抱着久违不见的朋友。没想到牠竟然还记得她!

“为什么不?我的茱莉热情,正直,诚实,开朗,善良,负责任,如果我不爱上这样的女人,应该爱上谁呢?”

茱莉埋入他的颈窝。

他深深吸嗅她的体香,两人都满足地叹了口气。

她不断地亲着梅第,又对凑头过来讨摸摸的大黑爵同样的礼遇。菲利普看着被一马一鹿包围的她,嘴角露出一抹温存的笑意。

她忧郁地坐在窗前,望着街上衣香鬓影的行人。

菲利普不答,只是带着她在曲曲折折的园道间绕转。

“那就交给我,我保证,一切很快会有答案。”

茱莉对今晚的盛宴倒没有那么大的兴趣。自从菲利普在诺福镇外和她们分别,就没有再出现过。

必须承认,仙蒂实在美丽非凡,如果光从外表判断,她极有机会被王子看中──只要她能挤得到王子面前。

好吧!如果该发生的一定要发生,那他就让它发生吧。

“你……”她艰难地问:“你就是王子对不对?”

如果神仙都现身帮助她,不就代表她命中注定要当王子妃吗?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是她?

“什么?”汤森夫人……不,皇后陛下,竟然不是贵族?

“妳的鞋子好漂亮,我以前好像没有看妳穿过。”茱莉注意到,在半暗之中,仙蒂脚边一直有光华闪动。

梅第停顿片刻,突然走过来,巨大的头颅亲暱地努了努她的耳后,一如牠小时候每次见到她那般。

罗德夫人偕同一红一黄两名美丽的女儿,坐上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城堡出发。

她的神情有些无助。

她的眼光黯淡下来,他固执地将她的下巴擡起。

她的表情告诉他,她甚至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

“妳们看看这种排场,只有皇室才做得到啊!”仙蒂一手伸过来抓住她,彷彿必须这样才能克制自己的兴奋。

他轻轻一笑,将她拉回怀里,温柔地贴住她的唇角。

菲利普深思地望着那一团虚空。

原来还有这等皇家祕辛!

事后她有些后悔,尤其茱莉真的失蹤之后,她越发的不安。

即使心里一再告诉自己她和菲利普不可能,她这一生不结婚,等等等等,其实她心里还是存着希望的吧?

“我爱你,菲利普,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那一刻就爱上你了。”她投入他的怀中。

“嗯。”茱莉懒懒地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分别时,因为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无法说太多体己话,他只是轻抚她的脸颊,甚至没有说他们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老天,真的是他!他好英俊。她眼眶微湿地望着菲利普。

“我试过要给牠一个自己的房间,可是牠一离开大黑爵就会不断踢门,我怕牠伤到自己,乾脆随牠去,反正大黑爵也不介意。”

一身雪白的军服衬得他的双眸更蓝,肤色更黝黑,金髮更灿亮。

“好。”

“妳今天晚上要穿什么?”仙蒂匆匆从自己的房间颳出来,其实心里一点都不在乎,进小浴间準备泡个一身香的澡。

仙蒂事前把自己最豪华亮丽的衣服找出来,交给裁缝师修改成今年最流行的式样,虽然买不起新衣,这件樱红色的礼服一经修改,也有如新衣一般。

“菲利普?”她触了触他的手臂,不安地看着他。“发生了什么事?她跟你说了什么吗?”

当初爸爸的遗嘱公布不久,她的心情太过烦闷,有一天保罗经过的时候看见她在庭院扫地,靠过来慰问了几句。

“很好,因为我母亲也不是。”他耸了耸肩。

“我父亲原本该迎娶那国的公主,但他却爱上了公主的侍女,排除众议坚持要娶他爱的女人;后来国王为了完成两国的联姻之约,将我母亲收为义女,让她以公主之尊出嫁,所以,她原本也不是贵族。”菲利普向她挑了下眉。“安德鲁当年是她的同事。”

茱莉是不晓得她在激动什么,要激动也是等见到王子再说。

茱莉和母亲中途就下车看了不少热闹,唯有仙蒂坚持待在车上,免得华服沾到髒汙。

“好,仙蒂年轻,我跟着她比较要紧,免得她说错了话,妳一会儿自己进来找我们。”罗德夫人对那个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的继女实在没法子。

而她即将嫁入这样的皇族里。

如今已经是一只高壮成鹿的梅第抽了抽鼻子,嗅闻空气中的气息。

他又出现了,如此的英俊。如此的挺拔。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允诺她。会不会,到最后只是一场空呢?

菲利普只是笑。

最后,他们停在一个壮观的马廄前。

“这里。”一只手指从一根树干后伸出来,对她勾一勾。

念在她父亲以前常和他有往来,她让他进客厅坐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苦诉着诉着,两人就生出了一堆想法。

茱莉突然醒了过来。“咦?神仙教母怎么不见了?”

“嗯,我以前收着没穿。”仙蒂的脸颊异常的红润。

他微微一笑。“恐怕我不能说,我是第一眼就爱上妳,因为那时妳还是个瘦巴巴的小鬼头而已。但,回想这些年来,我不曾遇过任何女人有着和妳一样坚毅的心灵。在这累积下来的点点滴滴里,我一回神,就发现妳已经在我的心里了。”

四年不见,现在的诺福镇和她离开前有许多地方一样,也有许多地方不一样了。

一路来到最内侧的马槽,大黑爵的脑袋已经从栅门上方探出来。

她和两只动物玩闹了一阵子,慢慢地摸着梅第的身体,没有看他。

“可是,那个神仙教母说,你是仙蒂的……”她面有愁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