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努力加载中...

茱莉逐渐清醒,看清了坐在床沿的人,一骨碌坐了起来。

或许,是她多心吧!

玛莉安吸吸鼻子。

就在这样的心里挣扎中,她和菲利普一起回到了斯洛城,甚且被他阴错阳差地猜疑。

玛莉安浮现一抹笑。“原来妳有一个这么多年的男朋友,竟然现在才让我们知道。”

茱莉点了点头。

房间里,有一丝冶豔的气味飘逸,玛莉安看着她肩上斑斑驳驳的吻痕,一丝奇异的神情闪过。

啊,她认出来了,这人是保罗,那个保安员。

“你留给那几个女人的财产何止两百五十个金币?两千个、两万个都有了!你想想看,你真的要因为两百五十个金币而暴露身分吗?”保罗的嗓音出现一丝阴狠。

他对面的男人比他矮了一颗头,身材瘦削,背对着她们。

保罗为什么没有宣扬而是要找她私下谈,她并不明白,不过罗德是城中极有名望的男人,他显然也知道事关重大。

“现在呢?你们有什么想法?”茱莉叹了口气,拍拍妹妹的手。

“菲利普?”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你们又要走了?”

“我明白。”茱莉的心头沈沈的。

“茱莉,妳……妳有没有……他们……有没有伤害妳?”玛莉安艰难地问出口。

虽然,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这个赌注若下在菲利普身上,一定是万分值得。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茱莉极慢、极慢地摇头。

玛莉安轻咬住下唇。“我只是回来看看妳而已,既然妳安然无恙,我……”

长年的病弱让玛莉安脸型较为瘦削,但眼睛、鼻头、唇形却比她圆润,不像她稜角那么多。

“茱莉?茱莉……”

夜的凉意已带了些冰丝的气息,她拉拢自己的外套,再习惯性地伸手去调整玛莉安的衣领。玛莉安早把大衣密密实实地拉紧,她的手微微一顿,又收了回去。

茱莉不晓得罗德是如何和妹妹开始相恋的。她只知道罗德一开始就特别关心玛莉安,每次外出经商,除了为她们每个人带回一些礼物,一定额外有给玛莉安补身的东西。

那么,那一天他私下约她谈,难道是想向她勒索更多的金钱吗?

“他说,如果在这个世界里我无法同他在一起,那我们就一起离开去创造另一个世界。”玛莉安低着头。“他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妳、妈妈和仙蒂,只带走一些基本的东西,妳们不会没有法子生活。”

姊妹俩安静地下楼。

“为什么妳和他见面的时候会遇到坏人呢?他没有保护妳吗?”玛莉安难以理解地道。

“他说,既然已经回来了,他有些琐事必须要处理一下。所以把我送到门口,他先去做他的事,我们说好了城后的出口碰头。”

茱莉终于停下来,想最后再交代妹妹一些什么,一阵压抑的争执声突然传入两人耳里。

这或许就是心灵影响身体。

远远的,终于看到了出城的路口,两人的脚步越来越慢。

“我听说妳差点被人口贩子卖掉的消息,非常担心,一定要回来看看妳。”玛莉安低声道。

茱莉把两人的过往原原本本地说出来,包括今晚的亲密,也用一种含含糊糊又明明白白的方式都招了。

“罗德现在在哪里?”她问。

“茱莉,是我。谁是菲利普?”

姊妹俩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茱莉被她问得猝不及防。

玛莉安看她一眼。“妳不怪我?”

算了,反正她本来就不打算结婚。把自己的一生幸福交到一个男人手中是太大的赌注,她的母亲不就赌了两次,两次都输了吗?

“玛莉安,妳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知道妳回来了吗?”茱莉用力抹着颊上的泪水。

“他不是我男朋友。”

“这个菲利普又是谁?”

“好吧。”茱莉叹息。

罗德嗤之以鼻。“我们说好了总数是两百五十个金币,并没有说要分开算。你已经拿到你应得的钱,我不会再付更多的!”

不晓得他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在床上?

“茱莉,妳都知道了,对不对?”

胸前的被单差点滑落,茱莉迅速将它拉回来。

茱莉看了她一眼,点点头。

“我爱妳!”玛莉安紧紧抱住她。“帮我跟妈妈说,我爱她。”

玛莉安指了指通往后山的方向。

“罗德先生和母亲从来没有同床。”她道。“婚礼结束之后,他们就有各自的房间。罗德只是想替自己的女儿和家找一个称职的女主人而已,而母亲……我相信她心中虽然对我们的父亲有怨,但他依然是她唯一深爱的男人。不同房的安排,只是让她也鬆了口气而已。”

她不能再想着玛莉安是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妹妹,玛莉安是个成熟的女人了!

她微微迟疑一下,慢慢地点头。

“可是……他是我们的继父……”玛莉安依然低垂着头,脸颊露出嫣红的颜色。

“他对妳还好吧?妳的身体最近有没有好一点?”

“他……他是皇家特使,负责查缉最近的人口贩卖案。”即使努力抑止,茱莉脸颊依然泛出一抹赤霞。

“我还来不及见到他,就先被坏人抓住了。”

“怎么会呢?妳是我唯一的妹妹!”她迅速地拥抱她。

“谢天谢地!”玛莉安再度拥住姊姊的脖子。“如果妳为了我而出任何事,我一定无法原谅自己的!”

“妳被罗德带坏了!”变奸诈了。她咕哝。“我从十二岁那年就认识菲利普了。”

茱莉将妹妹的脸用双手捧住。

“来吧!”茱莉深吸了口气,挽起妹妹的手,走下台阶。

“有一天,保罗来到杂货店里,告诉我他有妳和罗德的消息,但事关紧要,他必须私下和我谈,要我和他在树林里碰面。”茱莉尽量把自己的惊魂记轻描淡写的带过。

她们是一对漂亮的姊妹花。

“嗯……”

“嗯。”

玛莉安低下头,露出白皙的后颈。“妳……妳会看不起我吗?”

原来,也真算是菲利普找到他们的。他放的风声,四平八稳地传到了他想传达的人耳中。

“等我一下,我穿件衣服,陪妳一起去找他。”

“所以他决定放下一切,带妳走?”

半夜的月光偶尔探出面孔照亮屋宇,偶尔又躲回云后,整条大街上只有她们姊妹俩,有几次茱莉彷彿感觉眼角有黑影闪过,可是定神一瞧又不见了。

玛莉安的双眸因不捨的泪水而迷濛。

那,菲利普算是她的什么呢?

玛莉安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以来,我和罗德住在离此约一百哩的一个森林小屋,离我们最近的市集是北风驿站。这两天,『罗德家大小姐差点被绑架』的消息突然在驿站传了开来,我们出来採买的时候被我听到了。我担心得睡不着,无论如何也要回来看看妳,罗德才不得不带我回来。”

“我猜到一点,只是,一直没有去证实。”

玛莉安的这一生都困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和罗德的爱情,可能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汹涌。如果罗德和母亲也有感情牵缠,茱莉或许会感到为难,但她知道没有,所以,或许“成全”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玛莉安!”

“妳和菲利普是什么关係?”

菲利普呢?他又在哪里?

两人都看着她手中的钥匙,知道这一别,再见面又会是好久以后的事。

“你们约在哪里碰面?”

她看着自己的妹妹。玛莉安和她一样,都有一头浓密的深髮。她自己的髮色偏向红铜,玛莉安的偏向深棕。

茱莉沈默片刻。

茱莉在被单下微微蠕动,感觉到身体几处地方有些僵硬,却是一种美好的僵硬。

“那天在树林外,是他叫来的人把妳接走了吗?”

“茱莉,妳有告诉他,妳是为了我去见保罗,才出事的吗?”

罗德的第一段婚姻在十六岁,十七岁就做了父亲,今年才三十四而已。玛莉安十九岁。

“我们说好了替你弄一份新的身分文件,你付我两百五十个金币,可是你们有两个人,所以你还欠我另一份的钱!”那男人的嗓音有些耳熟。

这是一个在恋爱中的女人的神情,茱莉相信自己此刻就是同样的神情。

“他对我很好,其实,没有了这些压力之后,我整个人开朗很多,身体也比较好一点了。”

玛莉安的视线垂下来。“我不是有意的,可是,事情就是发生了……我告诉他,我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因为……因为他是我母亲的丈夫。即使他离开了她,我们之间也不会有机会的……”

她的心头又有点沈沈的。想到高贵优雅的汤森夫人,和她自己的狼籍名声,现在又多了一条被坏人绑走可能已失贞的传言……

出到门外,玛莉安把罗德给她的备用钥匙交给茱莉。

慢着,驿站?

玛莉安的眼中又冲上泪水。“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把所有的责任丢给妳,可是……只要留在这里,我和罗德就永远不可能受到祝福的……还有母亲……”

原来他们的新身分是保罗帮忙弄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或许是日久生情,也或许是第一眼就有了情锺,总之,他们两人,在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相恋了。

玛莉安又垂下头,轻轻点了点。

最后,她叹了口气,轻吻玛莉安的额头。

玛莉安想跑向声音来处,茱莉连忙拉住她,隐到建筑物后头。两人迂迴前进到目标不远处。

“他要把我的妹妹带走,我总有权交代他几句吧!”茱莉尽量用开玩笑的语气,让气氛显得不那么沈重。

“我会的。”她抱着这个既脆弱又坚强的妹妹,心里一阵阵的发酸。“如果罗德待妳不好,妳就回来吧!不要一个人傻傻的在外头受苦。”

姊妹俩的深情在这小小的斗室内发亮。

天啊!真的是她妹妹!

“妳说,妳在驿站听到我差点被卖掉的消息?”

玛莉安没问,茱莉也没有解释。

她无法告诉菲利普,是因为这件事关係到她妹妹的声誉,但私心里她又希望菲利普真的有办法把妹妹找回来。

有人在她床畔细细地呼唤。

从保罗告诉她,他有“玛莉安和罗德”的消息之始,她就知道,过去隐隐约约感觉到玛莉安和罗德之间奇特的氛围,不是她多心。

又安静了片刻,玛莉安慢慢擡起头,美丽的深棕大眼中出现泪水。

不知何时,赤裸的背后没有一片灼热的胸膛贴着,腰间也少了一只沈重的手搭着。

“嘘,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那几个同我一起被抓的女孩,菲利普也安排人送她们回家了。”

“没有。”茱莉知道她在问什么,连忙伸出手按住她,和她保证:“我被抓去,和几个年轻女孩关在一起,在那些人口贩子来得及把我们转手之前,菲利普就把我们救出来了。”

她们站在庭院中央,玛莉安最后看一眼母亲的房间窗户,挽起姊姊的手往外走。

玛莉安的俏颜微微发红。

“茱莉……”

玛莉安摇摇头,和她四手交握。“她还不知道,我只来看妳。”

菲利普的直觉惊人的正确,她确实对他有所隐瞒,她也确实对于他的来到很矛盾。

玛莉安抹了抹眼泪,赶快问:“最近两天,我们在一个驿站里听到妳差点被人口贩子卖掉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不晓得他找的人会突然出现,仙蒂随时会从树林走出来,我只好匆匆和他们一起离开了。我知道妳和妈妈一定很担心,可是我不晓得有什么方法可以传讯息给妳们而不洩露行蹤……”玛莉安的眼中映出泪水。

她摇摇头。

“什么意思叫做『数目不对』?我该付的钱已经都付了。”这个压低的声音依稀属于罗德。

她的心里挣扎万分,一方面不愿意去想自己的妹妹和继父有私情,一方面又认为这个结果总比玛莉安真的被坏人绑架更好。

“保罗,那个保安员?裴洛的同事?”玛莉安道。

茱莉安静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