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终章

努力加载中...

她咆哮一声,大步杀进树林里。

“妳知道我们这一路上会遇到多少王公贵族吗?我怎么可以邋邋遢遢地出门,天哪……一个淑女是不会睡在野地里的!”

“我确实是和『灰姑娘』在一起。”他冷冷指出。

“那,还好啦,反正,嗯,就这样了。”完全虚弱的安慰。“好了,别哭了。”

“『她』是哪个她?”

“……我母亲和皇后陛下很熟。”

茱莉对他微笑。

幸好她像睡着了一般,呼吸心跳都很正常。

这一次,是她们第一次和仙蒂一起外出,茱莉才深深发现,原来这大小姐以前在家中的架子都是小case。

“妳跑进茱莉的梦里要她离开我?”他神色不善地瞇起眼。

“如果我不去找呢?”菲利普的眼色一阴。

这几天同行的人这么多,他们当然不可能……那个。

什么鬼?菲利普一头黑线。

“放心,死不了的,我只是有些话要对你说而已。”神仙教母抹掉脸上的泪水,对他挥舞魔杖。“别说我没警告你,灰姑娘的故事里有几个重要桥段,一定得发生,至于细节的部分我就不过问了。所以接下来的生日宴,女主角一定会掉一只鞋子,你一定要去找鞋子的主人。如果轨道偏离太大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菲利普依然借住在她们家中,白日里若不是忙着继续追索人口贩卖的案子,就是和她一起去杂货店帮忙。

“不是!”

“她就是她,我或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妳应该要问的是,你们为什么硬要把一个好人塑造成坏人?”菲利普耐心地道。

仙蒂一看到那张金澄澄的邀请函就乐昏头了,比起王子,只是个特使的菲利普突然间身价掉了好几截。

“我们天天见面。”她低笑起来。

“啊──”她挫败地低 吼 一 声。

他的嘴巴张开,又自动闭起来。

“是!”

“那是一只魔法做成的鞋子,当然只有它的主人穿得下!”神仙教母不耐烦地教训他。

“凭什么由妳说了算?我们说是就是!”茱莉再度抢上前搭话。

“她年纪小,所以手段粗糙,茱莉却是个实心眼的人,假以时日,恐怕不是这个小女孩的对手。”皇后皱了皱眉。

“我才不是什么鬼!我是神仙教母!”莹白光影停在他面前,骄傲地瞪着他。

他听出端倪了。

那两个小厮的眼光她可以不在意,可是菲利普好歹是皇家特使,将来她变成王子妃,他们可能还会碰面,她不能不顾忌他的想法。

只是她可能没想到,保罗同时也是安排她父亲失蹤的人。

“这个世界自有它的平衡之道,我也不晓得变动太大会如何,我只能建议你尽量不要,这是为你好。”她撇了撇嘴。“你和那个封凯雅一样,你们两个人都不懂得尊敬魔法,真是糟糕!”

茱莉翻个白眼。

这种事还能代班?

茱莉顿时软倒。

“她啊,死不了的,不需要你担心,你给我好好演完你自己的这一齣就好,哼!”魔杖往茱莉身上一点,她自己凭空消失。

“因为我们没有钱了!”茱莉大吼:“妳知道光这一趟下来就花掉多少吗?我们钱全部用在僱随从、马车和吃食住宿上面。”

“妳有,妳就是有!因为我叫妳不可以跟他在一起,所以妳讨厌我,呜……”

“妳们都欺负我!”仙蒂咬了咬下唇,哇地一声哭出来,跑回马车上。

一直都知道仙蒂是大小姐性格,后来她勉为其难答应帮忙打扫,她们也都知道她只是做做样子,在庭院里扫几下地、抹两下窗子让左邻右舍夸她乖巧,她就回客厅跷脚喝茶纳凉,但是她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忙,也管不上她。

“我发誓,再这样下去,不必等到诺福镇,我就会先掐死她!”怎么会有人骄纵到这个地步?

“啊啊啊啊──你们在那个那个──你们在『那个』!”那个吵死人的声音带起一片莹光,在空中飞来飞去。

“好了,别吵了。妳先告诉我,妳到底想做什么?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任务?”

“不是!我说不是就不是!”神仙教母孩子气地喊。

“难道是我的错吗?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愿意照剧本走!明明灰姑娘的故事,王子就是应该和灰姑娘在一起,你为什么脱序演出呢?”神仙教母怒气冲冲地道。

王子的生日宴邀请函送抵罗德家。

茱莉面红耳赤,飞快拉好底裤和裙襬。

“为什么没有?富家女眷出游一定要有那种大帐篷。”

“别闹了,我妈随时会派人来叫我们回去。”

“我想要妳……”

“不是!”

神仙教母不得不飞退后一点。

“凯?她怎么了?她的情况还好吧?”

“呜……所有的人都讨厌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要讨厌我?呜……”神仙教母委屈大哭。

邀请函上面写着,生日宴的时间就在两週之后,由于王子已届适婚年龄,尚未娶妻,国王对全境内的富豪贵族发出邀请,家中只要有适龄的未婚女性者,一律欢迎参加。

菲利普被她们两个喊到头痛。

……

“是妳!妳不是应该在我梦里的吗?突然冒出来做什么?”茱莉卡进他们两个中间,恼羞成怒地低吼。

罗德一家人既惊喜又惶恐,前脚刚送走汤森夫人,后脚皇家使者的快骑就到了。

“妈,我得去林子里走走,不然我会疯掉。”

茱莉想起两人还在杂货店里,连忙推开他。

“我们没有那种华丽的大帐篷。”她耐心地道。

“我想念妳。”他让她的背心抵住一株树干,脸埋进她浓密的栗髮中咕哝。

“小心!别许妳不晓得内情的愿望。”菲利普警告她。

佛洛蒙王子的二十二岁生日宴,想来会办得既热闹又有趣。

“我也要回皇宫覆命,我们一起走吧!”菲利普轻鬆地告诉她们。

“没有人和你差不多。”

一片莹白的光突然笼罩着这片空地。

神仙教母顿时大受打击,飞开一大步。

反正他的对象已经挑好了,多参加一个舞会对他其实没有差别。

“我知道。”菲利普对母亲微笑。

讲白了就是一场公开的选妃宴。

茱莉对于当王子妃当然一点都不感兴趣。

慢着!

“好啦,别哭了。”茱莉走过去,拍拍她小小的肩膀。“我们没有讨厌妳啊。”

“该死的,什么鬼?”

仙蒂两手捂着脸颊,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妳就是我梦里的那个人?”

一走到稍微空旷的地方,她忿忿踱步,懊恼地低吼。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皇后又好气又好笑。“知道了,你父王那里,我会负责的。他说要帮你办一个宴会,让你好好挑个对象,你起码赏他这个面子,回来参加你的生日宴。”

“原来连妳也不知道原因──妳的等级并不高,对吧?”他摇摇头。“我要我原来的专案负责人回来。”

“别乱来。”她红着脸娇斥。

皇后没好气地敲儿子一个爆栗。

保罗的案子破了之后,菲利普并没有立即离开,她跟爱侣幸福地日夜厮磨,哪里管得上王子不王子?

“那王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菲利普叹了口气,将她扯回自己怀里。

菲利普发现自己和一个包子髮髻、包子脸、包子身体,总之全身都像包子一样圆呼呼的妇人眼对眼。

“……和我差不多吧!”

仙蒂一脸震惊地看着她:“妳……妳不会期待我今晚睡在荒郊野地里吧?”

只有几次,茱莉从杂货店下工回来,又饿又累,看到整个家里乱七八糟,生气地骂了她几句,她才委委屈屈地起来帮忙擦洗──现在想想,难怪所有人都觉得是她这个恶姊姊在欺负仙蒂。

“妳不会睡在野地里,我们不是还有马车吗?”茱莉深呼吸两下,强迫自己有耐心。

因为这是皇家的邀请,一定要出席,几天之后,罗德家的三个女人僱了马车和随从出发。

菲利普悠哉游哉地跟了上来。

“呜……我不管了,我不管了!反正这又不是我的案子,你们统统不想要我在这里!”神仙教母擡起泪汪汪的脸颊,凭空拿出她的一根魔杖,往茱莉身上一点。

看她哭得这么可怜,茱莉反倒心软。

菲利普摘一段野草咬在口中,擡头看看天色,大约再几分钟天就完全黑了。

“妳做了什么?”菲利普怒斥,立刻将茱莉接住。

“这种感情的事情最难证明,仙蒂只需要否认即可。我相信保罗也很明白,所以没有多说,免得让自己出更大的丑。”

夜里……茱莉双颊烧烫,不去想夜里发生的事。

“如果妳今天早上天一亮就让我们动身,而不是花整个早上梳妆打扮,直到中午才出发,我们就不会错过今晚的宿头,妳也不必睡在荒郊野地了!”

生日宴吗?好吧!

“不,我是代理的,临时有一个案子需要它处理,所以我先过来代班一下。”

她不去想菲利普为什么还没离开,也不去想他何时会离开。总之,他在的每一天都是多得的,她这些日子犹如踩在飘飘然的云端。

“你认识王子吗?”她拿着金色的邀请函,好奇地问菲利普。

“你们在干什么?”

这两天她和罗德夫人积极张罗着动身前往诺福镇,参加皇家舞会的事。

“是!”

腿间一阵难耐的暖热,其实她也想要他。

仙蒂眼光一转,发现所有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看着她们。

“你的任务就是维持整个故事的平衡。”神仙教母指着茱莉说:“她本来就应该是个坏人,你为什么把她变成好人,还爱上她呢?”

被人单纯的爱着原来是这样美好。菲利普轻叹一声,吻住她。

“那你不想办法把她的参与也抖出来?”

虽然她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不过肯定和她有关。

没有人规定灰姑娘一定要由谁演,在他的版本里,灰姑娘就是茱莉。

“看你一脸坏笑,又想做什么了?”

上路不久,茱莉就恨不得快马加鞭早一点抵达──因为她受不了仙蒂了。

他低头吻住她,两人为这难得的私密时光而轻叹。

一个是想抢回自己家产的天真小姐,一个是被财富与色慾冲昏头的保安员,两人一拍即合。

她娇小得甚至只达他的腰部,此时飞在半空中,胖胖的食指不客气地对住他鼻子。

“我跟妳说的话,妳竟然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妳这个女孩真是太糟糕了。”圆圆胖胖的她在半空中扠着腰,数落道。

多一个男人在路上张罗,罗德夫人自然是愿意。

菲利普再度介入两个女人之间。

罗德夫人叹了口气,挥挥手要她去。“不要走太远,天快黑了。”

“妳不会傻到以为全世界只有一个女人穿得下那只鞋吧?”他擡头讥诮地说。

“也没做什么,我已经报备过了我和她的关係,我想妳和父王不会希望皇家的血脉流落在外吧?”

菲利普不耐地拍掉她的魔杖,继续查看茱莉。

“为什么?还需要为什么吗?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神仙教母理所当然道。

“对嘛!”一直被人指着鼻子叫坏人的事主非常不爽。

“我现在祈求上天,让王子选她当王子妃吧!”茱莉依然愤怒踱步:“如果要我跟她再同路一起回来,我们两个可能只会有一个活着到家!”

“该死!”菲利普急急抽出来,低咒着把裤子拉好。

“你们好过分……真是太过分了,呜……”她竟然捂着脸,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没有一个人愿意照剧本演出,我到处飞来飞去、支援前线难道容易吗?『她』也这样、你也这样,真是太过分了!呜……坏人本来就应该是坏人嘛!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把坏人变好人?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