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努力加载中...

“噢,我相信确实有人在贩卖人口。只是茱莉的案子,听起来就是她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遇见错误的人。”

“好啊,你住哪间旅店?我今晚与你住同一处。”皇后开心地道。

“麻烦你。”菲利普礼貌地道。

“我跟你一样认为罗德没有死。”

裴洛用一种“你是白癡吗”的眼神瞄他。

裴洛耸了耸肩。“城里接连发生了两起失蹤事件,而且都发生在这个地点,我不是叫你回家吗?”

什么意思?菲利普一怔。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而且跟你们一点关係也没有;总之,你们要不要上来?你的马在外面要躁动了。”

菲利普抱起她,抓紧绳子,两人一起被大黑爵拖到地面上。

“你先告诉我保安局眼线究竟是谁?”

“为什么亚森会和你互通声息?”菲利普看他一眼。

茱莉的心情先经历过震惊、伤痛、心碎、失落,然后进入“领悟”:等一下,他们在讲的“未婚妻”是她!

“我刚才一回去,就看到这两个人在街头问人,我一听他们描述的人好像就是你,所以就带他们过来啦!”贾克耸了耸肩。“算我今天做善事,就不跟你要钱了。”

“给我闭嘴,你这个小鬼!你要是什么都知道,干嘛不来当保安员?”裴洛怒吼。

茱莉迅速回过神。不行,她得拿出堂堂罗德家大小姐的气魄,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了礼数。

想到这肥硕的中年保安员其实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为了罗德家的案子和她往来密切,菲利普心里不太是滋味。

菲利普顿了一顿,嘴角欲笑不笑地一挑。

“关你什么事?你不是回城里去了吗?”她为时已晚地想起,自己现在一定像个疯婆子一样,狼狈不堪。

所以,将之前的案子交给亚森保安官之后,他就跟着她一起回来。

这个事实让他莫名地愉悦。

他闭上眼,拚命揉额头。

“菲利普,你有喜欢的人了?”皇后轻呼一声。

皇后立刻牵起她的手,亲亲热热地招呼起来。“妳长得好漂亮,妳和菲利普认识多久了?在哪里认识的?妳家里还有什么人?”

“不能怪我啊!你的……那个父……母正好来到附近,”视察民情。“视察生意,我在驿站的那个城镇遇见他们。女主人听说你人就在这附近,说什么也要我带她来,我总不能让女主人自己上路吧?”说着,原本有些理亏的安德鲁突然奋起,谴责地看他一眼:“女主人上次见到你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你想想看,自己都半年没回家了。”

“他才不是裴洛呢!裴洛不是长这个样子啊!”茱莉几乎是自言自语地道。

肥脑袋消失,一根绳子从洞口抛了进来。

茱莉的心在他身上。

“什么其他……?”

安德鲁马上叫屈。

“夫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今晚请到寒舍委屈一晚。”

“好了,统统别吵!”菲利普被这群人搞得头痛。“裴洛,为什么会有人在这里挖洞?”

跟他一起破获人口贩卖案的亚森保安官?

“你的依据是什么?”

“那么,你对于罗德的失蹤有什么想法?”裴洛考他。

“裴洛,我说真的,你想法子把这身魔咒解一解吧!”菲利普叹息。他真的好错乱啊。

“菲利普。”佛洛蒙堂堂皇后穿着一身平民装束,对自己半年不见的儿子温柔微笑。“好久不见,安德鲁说你人就在附近,我无论如何也要他带我来找你。”

他点了点头。“但罗德家的女人从头到尾没有接到任何要求。罗德的失蹤,就只是失蹤而己。”

他又开始揉太阳穴。

“在他失蹤后不久,其中一个遗产继承人玛莉安也失蹤了。”遗产的事,绝对是他必须找茱莉问清楚的地方,今天他们来不及谈出个所以然。

“完全没有。虽然罗德家的产业因为他的失蹤而冻结,但钱都还在那里,相信我。”

洞的边缘,一个肥肿到连眼睛都瞇成两条缝的脸孔探进来──

然后,他的嗓音完全消失。

她庄严地提出邀请:

虽然门户不相当,茱莉到底是个不错的女孩,总比王子永远不结婚好吧?

“这个叫障眼法,你没听过啊!”

“你们刚才在底下做什么?一会儿哭一会儿打架,好一阵子不出声。”贾克狐疑地盯着她。

“不过仙蒂是个富家千金,我很难想像她有什么管道可以跟那些贩夫走卒牵上线。”菲利普不得不合情合理地指出。

“好吧。通常一个富商被袭击,不外乎两种因素,抢劫或绑票,但他们的货没有被抢,所以前者的可能性取消,只剩下后者。”

“如果我见到他的尸体,我就会相信他已经死了。”

“去一个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地方。”裴洛看他一眼。

障眼法?多少也是出口怨气吧?菲利普的男性直觉告诉他,裴洛只怕真的对茱莉有意思,可惜茱莉从来没有发现。

菲利普的脑袋再度打结。

如果当时没有遇到他,她真的就会被卖到某个不见天日的娼窑。

听来他们挺熟的样子,菲利普酸酸地想。

他怎么解释都不对,索性不解释了。

“其中还有几个环结我没有弄懂,但我相信答案就在触手可及之处。”裴洛说道,而这正好也是菲利普的念头。

“而你就这么信任我?把一切随便告诉我这个陌生人,带着我和你一起去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找线索?”

“我们先回城里再说。”他头痛地摆摆手。

“哼哼,挺精明的嘛!好吧,我也只是疑心而已,而且这个疑心是最近几天才产生的。”

“唯一的可能性是──”

菲利普的母亲“汤森夫人”,很快就在罗德大宅安顿下来。

“最近几天出现了什么变化?”

即使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久了,每次听见这种很没有科学根据的话,菲利普还是很难接受。

“……”是啊,为什么?菲利普心头更酸。

两个男人互视一眼,异口同声:“罗德自己想消失。”

裴洛的大黄牛走得悠哉,大黑爵只好也放慢速度。

她震惊地盯着菲利普。

侍卫呢?仪队呢?他的父王呢?

他身后有个小女人也同样震撼。

两人立刻擡头。

好,反正来都来了,现在去想也无济于事。他父王母后的防护是他亲自安排的,目前应该起码有四名暗卫暗中守护,另外六名在斯洛城张罗一切。

“接着茱莉也被绑架。”

“少废话了,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皇家特使。我们要去的地方也不是『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是最近我收到线报,有人见到一个很像罗德的人在那里活动。”

菲利普确定暗卫们都已经就定位,再怎么不放心也只能出门。幸好,招待母亲的是茱莉,她做事他很安心。

“你为了我的案子跑去找女巫?你不是从来不信这个的吗?”茱莉意外极了。

“我们要去哪里?”菲利普在马背上问。

裴洛胖脸涨红,贾克再度发挥快人快语的本事。

洞口的裴洛叹了口气。

你看起来比较像他叔叔吧!

裴洛一张肥脸又红又白。

“妳不认得他?”菲利普奇异地看她一眼。

他的母亲好美啊!即使平淡无奇的装束都没能掩盖她灿然焕发的神采,茱莉低头看自己一身髒,不禁小碎步移到菲利普后面躲起来。

“谁教他得罪了女巫,一次不够还得罪第二次,活该被下咒又老又肥又肿一百天!”

有人要对他的小茱莉不利。菲利普非常不爽!

“她竟然说这是我二十年后的样子,我二十年后才不会变成这样!”裴洛不爽地咆哮。

是什么事让一个事业成功、没有仇家、没有阴暗过去、有新家庭的男人选择失蹤呢?

“为什么罗德想要失蹤?他的生意失败吗?他欠很多钱?”他皱眉问。

茱莉新奇地绕着他,看了半天。“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我们斯洛城的女巫心肠很好的呀。”

“我比较好奇,你为什么会认为保安局里有漏洞?”

“母……母……”母后!“母亲?”

“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茱莉的案子是单纯的人口贩卖案吧?”裴洛斜睨他一眼。

“你真的是裴洛吗?”一上来,茱莉迫不及待地问。

她一直想知道儿子在外头过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世界让他如此流连忘返。经过这么多年,她终于有机会亲自体验一下。

“当然也不排除被以前的仇家凶杀,可是,一来罗德没有什么明显的敌人;二来如果是凶杀的话,仇家没有必要特地把他带走再杀死,在伏击的那个当下就可以将他杀了。”裴洛同意。

“然而,他却费尽心力,安排自己的失蹤。”

“罗德的商队虽然被攻击,除了他以外却没有任何人真正的重伤或死亡,那些伤都是皮肉伤而已。换你了。”

“你这个臭小鬼。”裴洛想巴他头,贾克扮了个鬼脸溜远。

“无论怎么看,仙蒂和罗德夫人的嫌疑都最大。然而,罗德夫人没有理由害自己的女儿,仙蒂的可能性显然更高。你说你怀疑茱莉有问题,我倒是挺好奇这背后的想法。”

“一个人能够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一定是有管道的人在帮他,尤其是官方的管道。我知道不是在他消失的那个辖区,只能是我们这一头。”

“他在失蹤之前换了新遗嘱,将一切留给女儿们。”裴洛补充。

一群人回到茱莉家,兵荒马乱安顿好老母鸡安德鲁和优雅美丽的皇后。

哈!“你似乎不相信罗德已经死了?”

“裴洛保安员。”菲利普打招呼。

原来如此。

“……”那个号称被喜欢的事主哑然无声。

这样一想,情况又陷入僵局。

菲利普顿了一下。“你为什么知道我是皇家特使?”

老天!真的是他娘没错。他差点昏倒!

“亚森的助手中午到了。他知道你要到我这里来,便传话来要我和你充分合作。”

“如果是绑架,家属一定会收到勒索赎金的要求。”裴洛接下去。

“你要不要先告诉我保安局的眼线是哪一方派来的?罪犯或是罗德?”菲利普又回到镇定自若的模样。

“裴洛顶多大你几岁,哪里是这种中年老头花白的头髮?也没这么胖啊……”茱莉大惑不解。

“他是我叔叔。” ……

“……他本来不是长这样吗?”菲利普以全新的眼神盯着保安员。

裴洛骑着他的大黄牛──因为现在只有牛扛得起他的体重──菲利普跨上大黑爵,两人一起出发。

“少婆婆妈妈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谈,反正你未婚妻家里这么大,让她招待你母亲一晚就好了嘛!”裴洛不耐烦地道。

他的背后突然跳出一个小影子,贾克不知道为什么又跑回来。

“裴洛?他是裴洛?”茱莉惊喘一声。

“安德鲁!”向来温和、镇静、稳定、坚毅的菲利普王子怒吼了:“你为什么带我母亲来这里,你疯了吗?”

“罗德先生的案子陷入胶着的时候,他跑去向女巫徵询意见,听说态度不是很客气。后来妳不见了,他急急忙忙又跑去一次,骂那个女巫不够準,听说这次吵到直接被轰出来,隔天见到他就是这颗胖肉球的模样了。”

“妈的,你以为我不想啊?”

通常为了打探小道消息,他都选择中下阶层为主的旅店落脚。让他高雅华贵、娇柔美丽的母后去住那种旅店?

菲利普开始有点欣赏这个年龄相貌未明的保安员。

菲利普顿时一堵。

裴洛的胖脸一红,又开始咕哝。

“好一阵子不出声”的这个部分让茱莉俏颊一红。

安德鲁嘴巴开开,轮流在这双年轻人之间看来看去,最后双肩一垮,大大叹了口气。

他母后怎么可能出现在千裏之外的边境之处?她是怎么来的?

紧跟在安德鲁身后,走出一道徐缓优雅、娇贵无比的身影。菲利普必须用力眨两下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只我,还有其他人也来了。”安德鲁在他身上东拍西拍。

这次是所有的人都打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