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努力加载中...

“一个。”

他们所在的地点,从正路上还是可以看得到。

“你这小孩挺机灵的。”菲利普轻笑起来。“你不是和镇上的人一样讨厌茱莉吗?”

这一程果然很短。

两人正谈谈说说,一道窈窕的身影从坡底大步走上来。

“乖,改天再带你出去跑跑。”菲利普将小鬼抱下来,安慰地拍拍大黑爵脖子。大黑爵受用地轻哼一声,尾巴甩了两下。

“除非你能证明你有更大的用处,我才会付你更多的钱。”他怡然道。

贾克的脸蛋红了起来。

“知道什么?”

所以,他觉得她很小气啰?茱莉不开心地想。

裴洛突然冷笑一声。

“餵!你们要偷情约会不关我的事,钱拿来!”一张小手板煞风景地凑到两个人之间。

“妳吃过了吗?”

“我随便讲讲而已,谁管你相不相信!就算你不相信也不关我的事!”贾克脸红了。

“噢?”

贾克不断地往前移,他的大手将他按回原位。

茱莉追在他后头,贾克抱着屁股,两个人围着菲利普绕圈圈,看得他头晕。

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菲利普微微一笑。

菲利普向他伸出手。“来吧!”

“三个。”

“又是谁一大早就惹到妳?”菲利普双手一盘,好整以暇地问。

“玛莉安的转椅就是倒在这里。”她指着一处地方道。

“裴洛和我在保安局里说的话,你为什么会知道?”他微微瞇起眼。

“好了好了,这是一个钱币,我不会赖帐的。”一个铜板丢进贾克手心。

“你相信他们的话吗?”

茱莉又好气又好笑。

茱莉,妳适可而止一点。

“你……要让我坐那匹马?”他投给大黑爵的眼光带了点敬畏。

“你们总共有几个人?”菲利普突然问。

贾克站在原地,看着金髮男人走向栗髮女人,一个英挺昂藏,一个玲珑娇娜,小小的心灵突然觉得:这两人站在一起好看得紧,就像已经配好的图画一样。

嗯?“她很丑吗?”

裴洛突然笑起来,还是那副看呆子的嘲弄神情。

“我知道你不是她的未婚夫。”

大黑爵一开始小跑步,直到人少的地方才迈开大步奔驰,不多久便出了城,来到山坡下。

菲利普轻轻鬆鬆将他抱上马背,自己翻身坐在他后面。

为什么念兹在兹的人终于见到了,却反而更患得患失?

“餵!”贾克连忙把自己的帽子抢回来,大黑爵不肯鬆口,他怕把自己唯一的帽子扯破了,不敢硬抢,两个就这样僵住了。

“……就算没那么丑,也没多好看啊!”

小鬼头对茱莉扮个超级大鬼脸,一溜烟冲下山坡。

“关你什么事?”街头小霸王撇开头。

“怎么说?”

“……什么意思?”

贾克看他一眼。“三个,彼特和他弟弟小杰,还有我。”

这个山坡紧紧邻着斯洛城下城区的后方,整片草坡布满或高或低的绿草野花,往右三百公尺处有一片小树林,应该就是仙蒂进去採花的地方。

他们的所在地已经是小坡的最高处,他往前一指。

结果,她不但是继承人,甚至是最终受益人。

菲利普又轻笑起来。“好吧!我相信你的话,茱莉是个好人。”

“嗯。妳呢?”

菲利普继续说:“这整个案子都充满疑点。譬如,一起出门的是仙蒂和玛莉安,为什么只有玛莉安被带走?”

“不要乱动,当心被大黑爵颠下马背去。”

“你带我到玛莉安小姐失蹤的地方,我付你一个钱币。”

两人起码有一点达到共识,贾克相当满意。

“你为什么只牵着你的马,不骑上去?”这小鬼头的问题非常多。

憋了一个早上的大黑爵见放怀狂奔的时间这么短,顿时大失所望,喷了他主人一脸。

“一个。”

“你们的父母呢?”

“你要一直这样打哑谜吗?”菲利普平静地反问。

“贾克,你又想来骗钱了?”茱莉大怒,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往他屁股揍过去。

“罗德家的遗产庞大,如今身为继承人之一的玛莉安先消失了,少了一个对手;如果仙蒂同时消失,茱莉再怎么傻也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唯一的嫌疑人,躲不过整个斯洛城的众怒。她只不过是一步一步来而已。”裴洛再冷笑一声:“现在她回来了,你这么担心你的未婚妻,我担心的,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仙蒂小姐呢!”

其实是他们这样的街头小乞儿,很少有人会让他们坐上自己的马,大部分的人都嫌他们髒。

“哼,一个钱币就一个钱币,出了城从那一头走,不用多远就到了。”

“餵,我问你话耶!你相信他们的话吗?”

“她很肥吗?”

茱莉被救的那一晚有多么害怕,他最明白,而这人竟然说茱莉是装的,她所受的苦都是假的?

茱莉是遗产继承人。

菲利普悠然地迎上前。

“你是说……你不知道?”裴洛瞇起了眼,莫测高深地盯着他。

“玛莉安坐的是转椅,一定有人帮她才能推到后山去,这是很基本的推论吧?”菲利普指出。

贾克精明地盯着他。“四个钱币。”

贾克嘴巴开开,好像听到什么超级意外的消息。

贾克小脸一红,给他一个大鬼脸。

“谁在乎那个凶女人?我是这条街头的小霸王,我只在乎谁身上带的钱多!”

“你这个人会不会讲价钱哪?你好歹加一点。”贾克抱怨。

大黑爵鬆开,不忘露出黄板牙“嗤嗤嗤”地喷他几口口水。贾克气得龇牙咧嘴。

“大黑爵!”做主人的终于轻敲一下马儿脑袋。

“但你若是个人口贩子,你喜欢健康漂亮的货,或是病恹恹不晓得会不会死掉的货?”

“上马就上马。”他撇开脸。

站在坡顶,他们可以看到斯洛城的建筑,算是一个视野不错的开放空间。

“这一头呢?”再往旁边一指。

菲利普静坐了一会儿。

“罗德的遗嘱是把一切留给仙蒂”,他记得非常清楚,她是这么说的。

“一个。”

她满肚子气顿时馁了。她跟谁生闷气呢?做梦的是她自己啊!

前头的小鬼咕哝两声,只露出帽子下两只红红的耳朵。

“两个。”

“妳看到什么?”

“茱莉长得又丑又肥又凶巴巴的,才不会有男人喜欢她!”

玛莉安失蹤的后山并不远,大黑爵在郊道上拐了个弯就到了。

“每一个人!”贾克挑衅的道。“你相信他们每一个人说的关于茱莉的话吗?”

贾克不甘心被他忽视,从他背后冲到他前面,倒退着走。

“……她不是像他们讲的那样。”贾克用力把一颗石头踹得远远的。

“先是玛莉安被绑,接着是茱莉,如果你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办案能力实在很令人难信服。”菲利普不客气地道。

“那茱莉是什么样?”

菲利普一离开保安局,身后就多了个小影子。

“罗德的遗嘱指明,罗德大宅由他的夫人继承,其他产业统统交由三个女儿共同继承,但是无论哪一个死了,遗产一律转移到茱莉名下。除非茱莉死了,才由仙蒂递补。”裴洛挑了挑眉,看着他:“我的朋友,你亲爱的未婚妻把老好罗德完全收在指掌间呢!连他的妻子和亲生女儿都不是对手!”

“……好吧,她瘦巴巴的又怎样?她真的很凶啊!”

“那倒是。”

她依然是男装衣裤,女性化的柔媚却掩盖不住,就是脸色肃杀了些。

“后山就这么一点路,你也敢跟人家收一个钱币?你以为你是谁?皇家御用马车夫?”

“你刚才问我相不相信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菲利普望着脚下的城景,开口问。

“你的未婚妻没告诉你?”裴洛嘲弄道。

“斯洛城。”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噢。”又没话了。

裴洛顿时无言。

菲利普感觉一股怒气从体内深处升上来。

“你……你的衣服要是弄髒了,不关我的事。”贾克的脸撇得更开。

裴洛摇头哂笑。

“因为,茱莉是最有动机下手的人。”裴洛挑衅地看着他。“原本玛莉安失蹤,我们的侦查重点立刻对準她和仙蒂小姐,但茱莉跟着被绑架了。一度,我以为我的推论有误,没想到茱莉又平安无事地回到家,到此我不得不怀疑──她是故意演被绑的这齣戏,来让自己摆脱嫌疑。”

“……”

“根据仙蒂小姐的说法,她在林子里摘花时有人绑走了玛莉安,绑匪极有可能并不知道还有第二个人在。”

“妳看起来一副要吃掉整罐铁钉的样子。”他好笑地道。

裴洛挑起一道眉毛。“她是这么告诉你的吗?”

“嘶──”大黑爵张开大板牙,把他的帽子叼起来。

他只做不见,解开大黑爵的缰绳,走到街上。

一阵凉风捎来青草的香气,让他不禁神清气爽地深呼吸一下。

“算了,街头小儿,赚外快本来就不容易。”菲利普微笑,转身往小林子的方向走去。

茱莉的怦动从见到他就没停过,那个神仙教母的话也没停过──这个男人不是配妳的。

“玛莉安行动不便,比较好制伏,绑匪如果在一旁埋伏,当然选择好下手的对象。”

这小子真矛盾,又要人家信,人家说信他又彆扭。

“我蹲在后面的窗户底下不就什么都听到了吗?”贾克翻了个白眼。大人都是白癡!

他吸了口气,稳住脾气。再开口时,语气完全无波。

“没关係。你的身上也没多髒。”

她为什么要瞒着他?

“你想干嘛?”贾克机灵地盯着他。

“看吧!就说是他自己要给我的嘛,哼!”

“你根本不该给他钱的。”她埋怨道。

“噢……”贾克彆扭地抹抹鼻子。“这个城里有很多人,包括裴洛那只笨猪都说了很多茱莉的坏话,你相信吗?”

可恶!

门外几双耳朵竖了起来,能听得见的人都努力想听他们在说什么。

裴洛的脸孔渐渐涨红。

“罗德的遗产不是由仙蒂继承吗?”

完了,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每一句他说的话她都要拿来检视自己,还说什么她对菲利普没想法呢!

“路。”她看着他。

“他们是指谁?”菲利普问他。

“你怕高吗?”他看看大黑爵,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是高大了些。

贾克抱着自己珍贵的小屁股快闪。

“小鬼,你想不想赚点外快?”

他的怒气之强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裴洛一些暗示的话,竟然挑动他一直不知道存在的保护慾。

“什么意思?”她冲冲地问。

“那我怎么想就不关你的事了,不是吗?”

以她今天早上的情绪,菲利普可能只会觉得她更讨厌而已,茱莉心头一阵烦恶。

“你很在乎茱莉?”他故意问。

“我早餐吃得比较晚。”

“茱莉是个好人!这个城里的人都说她们母女是贪慕虚荣才嫁到这里来,我本来也以为她们是坏人,不过……有一次彼特淋雨生了病,倒在路边,没有人要帮我们。是茱莉经过的时候看到,把彼特抱进医馆去,破口大骂那个把我们赶出来的医生,然后帮彼特付钱,他才没死掉的。

“还有,她常常拿麵包和旧衣服给我。虽然嘴巴很坏,老是说麵包快坏掉了,不能卖了,其实我知道,那麵包是特别要给我们吃的。她家也没男孩,所以那些旧衣服也不是不要的,是特地要给我们穿的。”

贾克突然换上正经的神情。

“当然有线索!最好的线索,就是──你的未婚妻!”

“我哪有骗钱!是他自己说,我如果带他来后山,他要给我一个钱币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