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努力加载中...

“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吗?”菲利普礼貌地问。

这一等,等了大概二十分钟。

马克正好扛着一箱马饲料摆在店门口,看见她来,沈默地点了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一进了大门你会先看到一排半人高的木头栅栏,前方是洽公区,后方是保安员的办公室。一名看起来像办事员的中年男子坐在栅栏中央的柜檯后,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昨天送来的保安公报。

在这个时代,有本钱吃到这么胖的人真的不多。

“没事。”她赶快把鼻尖埋进帐本里。

茱莉和他算是相安无事、相敬如宾。

“啊,时间差不多。”那家伙快出现了。

那家子坏女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菲利普只希望他此刻在办公室里,是因为他还没出门办案,而不是他习惯坐在桌子后查案。

她发现窗外卖早市的小贩开始收摊,中午的餐馆準备开始营业,立刻把现金在柜子里锁好,然后一脸无事地走到外头,检视一排排的货品架。

算了,专心工作要紧。

她的神色之肃杀,连经过她身旁的路人都忍不住跨开一步。

讨厌!讨厌!她干嘛做这种梦呢?是不是在心灵深处她很清楚自己配不上他,所以连梦中都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说服自己,菲利普不会是她的?

“就是你找我?你有什么消息?”从办公区桌子走到前头才短短几十公尺,裴洛已经积了满头大汗。

办事员嫌恶地看他一眼,抽抽鼻子继续看自己的公报。

茱莉秀眉倒竖,走回店里拿起刚挑出来的麵包,随手用粗麻布一裹,走出来往贾克怀里一丢!

“黄金什么?”

他不焦不躁,只是挂着从来没变过的微笑静静地等,办事员忍不住一直偷看他。

茱莉回到小办公室,算算手中的现金余额,不由得露出笑意──这个月的收入还算不错。

“怎样?”

“因为她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没想到他失蹤之后,这间“看不上眼”的小店变成了一家子女人重要的经济支助。

那名正在喝茶的保安员看他们先后走进来,打了声招呼。

罗德杂货店就在四条街以外。当初罗德先生开这间杂货店,说来只是为了“方便”而已,从事贸易致富的他还看不上这种小店面。杂货店的目的只是在他举办宴会招待客人时,方便家中的厨役们过来取货。

“整个罗德家的案子都是我负责的。”

看帐本时,她突然想到,认字算数这些都是菲利普教她的。如果当初他没有教她这些本事,她现在可能过的是更辛苦的人生吧?

菲利普颇有开了眼界之感。

菲利普突然有些怀念这种感觉,只是以前他通常是盘问的那一个。

“你一身又髒又臭,客人看了就不想上门。走开走开,别妨碍我做生意!”她恶声恶气地道。

菲利普希望是前者。

“你这个小混蛋,活着是小混蛋小孩,死了也是小混蛋小鬼,难道我还怕你?快滚!”茱莉拿起门旁的扫把恐吓。

“贾克!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想偷东西?”

裴洛的下巴掉下来。

“进度?”裴洛不爽地把他的手一甩。“我怎么可能随便告诉每个走进来的人我办案的进度?”

“呸!我在街角站着也不行?妳店里又没有宝贝,有什么好偷的?”

剪影中的他像一道黑色闪电划开阳光,等室内的光线柔和了他的轮廓,办事员发现他其实是个相当年轻的男人,英挺俊朗,有着一头灿烂的金髮,完全不似方才那道锐利的暗影。

办事员耸了耸肩,菲利普拿起自己的帽子往身后一指,“我去那里坐着等他。”

走到麵包的区域,她拿起两条长麵包挑剔地看了看,摇摇头,一副不怎么满意的样子,往旁边的粗麻布上一丢。

“没错。”

“我今天中午有事要出去,可能整个下午都会在外面。我会趁着早上把帐看一看。”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偷懒吗?”裴洛神色益发不善。

“我是茱莉的未婚夫。”他眼也不眨地回答。

“即使如此,玛莉安失蹤的时间早就超过黄金七十二小时……”

接下来两个小时,有一批送货的人过来请款,一批买货的过来付款,她和马克都应付掉了。

“罗德家的案子。”裴洛咕哝两声。“保罗,我在侦讯间和他聊聊,有事你帮我张罗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办公区终于有动静。

“茱莉昨晚回家了。”他微微一笑。

然后那个男人从外头走进来。

裴洛示意他坐下来,自己站在门口附近,两手盘胸。

“说吧,你要告诉我什么?”裴洛紧紧盯着他。“茱莉小姐是如何被救出来的,在哪里被救的,你也在场吗?”

她满意地回到小办公室去。

两人对今早的过招都相当满意。

“没问题。”叫保罗的保安员点点头。

保安局位于主街的中心点,是一栋有点历史的木造建筑,大门左边有一排保安员们自用的马廄,右边则是客用的喝水马槽。

裴洛一愕,“那她为什么没有立刻来保安局报到?”

“罗德并不是被绑架,他是失蹤,而且他的案子也没有发生在我们的辖区以内,我只是本城的对外窗口而已。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罗德的案子和茱莉姊妹有关。”裴洛粗鲁地把对面那张椅子拉开,怦然坐下。椅子呻 吟一声,勉强撑住他的体重。

如果不是裴洛正在研究的资料十分重要,就是玛莉安的案子在他心中十分不重要。

“快发霉的麵包妳还敢扔给我?当心吃死了我,做鬼回来找妳报仇!”小顽童伶牙俐齿地反骂。

这男人的身高只比他矮一、两吋,但体重足足是他的两倍有余。当裴洛从栅栏的活门挤出来时,臀部还因为卡住而必须用力挤才能走出来。

马克坐在门旁边的矮凳子,正一斗一斗地分装大包装的小麦种子。

“什么?”在门口附近理货的马克探头进来。

“茱莉被绑架的案件也是由您负责的吗?”

办事员不太确定是什么让这男人揪紧自己的注意力,但他注意到洽公区的两个民众也不由自主地转头。

整座城的窃窃私语一直像一张网子一样,将她整个人牢牢罩住,她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安静。

对于茱莉这个“新主子”突然冒出来,无论他有没有想法,他都保存在自己心里,只是每天做自己该做的事。

光线将他映成一个门框中央的剪影。

早年他曾经是个搬运工,却因为意外而右腕以下截断,无法再从事劳役。

谋夺别人财产的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他们走进一个十呎见方的小房间里,门没有关,外面的人依然可以看见他们。小房间墙上开了一小扇窗户,不过那个宽度大概只有小孩子钻得出去。

那男人慢条斯理地摘下帽子,靴子在门垫上跺两下去灰尘,慢慢往柜檯走来。

菲利普不是没见过胖子,但绝对没有见过有人胖到这样还能四处行走,他的腿骨早就应该因为长期支撑这样的体重而变形才是。

裴洛又咕哝两声不知什么话,他脾气不太好想骂人时就会这样咕哝。

茱莉横眉竖目地走出去。

“裴洛,有线报?”

“这些问题,稍后我很乐意陪她亲自过来,你可以直接问她。我想先确定一下,罗德先生的失蹤案也是你负责的吗?”

后街热络的市场交易声从窗户外飘进来,房间内的气氛却是截然相反的冷沈。

他简直像一个超级放大版的米其林宝宝!菲利普蓝眸微瞠。

茱莉吐了口气。

“跟你讲几次了?这活门坏了,找个人来修修!”裴洛怒吼。

他的脖子由两三圈堆叠的肥肉形成,以至于下巴、脖子和锁骨看不出明确的分野。鼓胀的衣袖底下是同样肥厚的胳膊,肚腩和双腿的结构不遑多让,连衣服的缝线似乎都要被那一圈圈的肉撑爆。

“你是什么人?”裴洛不爽地看着他。

“来吧!”

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反倒让茱莉觉得放鬆。

她的脸微微烧烫,一副“你敢说话你试试看”的样子。

“吵什么,烦死了!这一点儿钱办这么多案子,老子明年就不干了……”

“啊……喝啊!再喝……”一名酒醉路倒的汉子全身臭烘烘地赖在洽公区墙角。天没亮他就被人拖进保安局,到现在还没酒醒。

“啊……”她抹了抹脸。

裴洛?

她进到杂货店后方权当办公室的小房间,掏出钥匙打开放帐本和一些现金的夹层。

马克点了点头,依然是一贯安静的语气:“时间到了我会关门。”

访客区有两个民众正等待着,不知要办什么,办事员依然悠哉看报纸。他身后的办公厅有四张桌子,目前只有两张有人。在他正后方的那张由一个吨位相当惊人的男人所盘踞,埋头不知在钻研什么,另一个保安员走到茶水区倒水。

裴洛抓抓已经够乱的棕色头髮。

“我有一点消息。”菲利普模稜两可地回答。

茱莉把扫把放回原位,转过头来。马克手上的动作放慢,正看着她。

菲利普顿了一下,改口:“错过最容易找回来的时间,难道这十几天来,保安局手中一点作为都没有?”

“你有事吗?”

“这个麵包快发霉不能吃了,我不要,看你要拿去哪里随便你。”

那个神仙教母的嘴脸突然冒了出来。

茱莉扬着下巴,告诉自己她完全不在意。她不欠任何人任何解释!

两人取得共识,各自去忙各自的事。

原来是罗德家的朋友。罗德家认识不少重要人物,这年轻人虽然衣着平凡,办事员却不敢轻慢他,问话的口气也客气了些。

办事员转开头咕哝两声。

“我是菲利普.汤森。”他主动伸出手,裴洛狐疑地盯着他。“我是来询问罗德一案的进度的。”

一声暴吼冲回来:“别吵!马上好!”

“努──”贾克对她扮一个超级难看的鬼脸。

菲利普往不怎么舒服的椅背一靠。“你不觉得巧合吗?罗德家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三起被绑架事件?”

那个办事员也露出惊讶的眼神,半晌,裴洛才合上嘴巴,脸颊涨得通红。

马克的老脸转回去,继续一斗一斗地分装他的 种 子。

“既然茱莉小姐已经安然回来,请你叫她主动来报到!她有很多珍贵的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办案。”他粗鲁地道。

贾克再对她扮一个超级大鬼脸,抱着麵包一溜烟逃走。

那个“只有他肯娶茱莉”的裴洛?菲利普的蓝眸一闪。

“可恶!”她低吼。

一个全身皱巴巴、吨位超级庞大的男人摇头摆尾走出来,一面走一面不爽地咕哝:

原本以为他们只是童年朋友,事实上,他早已在很基本的层面,不断地影响着她的人生。

“裴洛,有线民找你!”办事员回头朝办公桌一吼。

本地保安局今天早上来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客人。

好,搞定。

他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好像天塌下来了,到他眼前都会没事一样。

这十几年来,马克一直在这间杂货店默默的当店员,抚养他今年十一岁的儿子。

当她接近杂货店时,店门已经打开。杂货店的店员马克今年五十五岁,是个沈默寡言的鳏夫。

又等了几分钟,店门外果然出现一个鬼头鬼脑的小影子。

“请问侦办玛莉安.罗德案子的保安员在吗?”金髮男人对他亮了亮白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