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序幕 下一章:第3章

努力加载中...

“以后千万不要一个人在森林里乱跑,知道吗?”他正色道。“这一区有许多野生动物,例如黑熊和山猫,都会攻击人类,非常危险。妳的父母知道妳自己一个人跑到森林里採赤蓝菇吗?”

“救命啊!”

深沟四周有人滑落下去的痕迹,应该是经年累月的树枝烂泥把它掩盖住,结果这小女孩不知怎地跑到这里来,一个踩空摔下去。

“嘶嘶嘶嘶──”老黑爵跑开几步,原地绕了半圈,简直像一只超级大黑犬。

一个淡蓝色的身影贴着沟壁往上看,整张小脸蛋沾满了烂泥巴。

经过七年的适应,他终于比较能在脑中描绘出相貌,而不像是在想另一个陌生人的面孔。

老黑爵听主人的指挥,一步、两步往前行走。

“嘿!”他拍打这匹大黑马的湿鼻头,宠爱地轻责。

“妳等一下。”

阳光,空气,溪水。

刚才一擡头,他站在半空中,澄澈的蓝眸像夏天最晴朗的天空,金髮像一顶金色的皇冠,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上帝派天使来接引她。直到他转身爬下树,她看见他的背后没翅膀,才相信他真的是凡人。

“好了,妳安全了。”他把女孩小心翼翼地放在横倒的树干上坐稳,蓝眸与她的眸子平行。

“救命啊!有人听见我吗?请帮帮我──”尖尖细细的嗓音透出绝望。

他拍拍爱马的腹侧,然后一翻身坐在她身后。老黑爵轻嘶一声,迈开轻快的马蹄往林径奔去。

“嗤──”老黑爵走过来,冲着他的脸喷了一口气。

赤蓝菇,顾名思义是一种红蓝相间的菇类,十分美味。通常颜色越鲜豔的香菇,毒性越强,赤蓝菇却是少数既可当食材、又可当药材的菇。它在市场的行情不像松露那样高不可攀,因此素来有“平民的松露”之美誉。

“準备好了吗?”

现在的他是个十四岁的男孩,有着一头如浅色波浪的柔软金髮,天空一样澄蓝的眼睛,以及雪白的皮肤。他的身形修长结实,目前还在只长个子不长肉的阶段,身体还有许多空间让未来的肌肉填满。

“我的脚被树藤绊到摔下来了,我爬不上去,你能帮助我上去吗?”听见上头有人,沟里的女孩振奋了一些。

他弯身捡起一根树枝,先在四周的地面轻敲一番。最近刚下过大雨,泥土很湿软,他先找出最接近边缘又不至于坍塌的地面,不过那个沟壁是往内凹的,他还是无法看见里面的情景。

因为,这确实是一个童话故事的景色。

菲利普拍抚马脖子的手一顿。

现在他不叫“健治.汤森”了,他叫“菲利普.如此这般.费洛依”。中间的“如此这般”是因为那串名头委实太长,连他自己都记不住。

他在浓林中曲曲折折地穿梭了几分钟,那个孩子的声音已经没了,他不禁有些心急。

“小女孩,妳叫什么名字?”

圣经中所说的天使,一定就是这模样吧?

菲利普没有上马是因为这片幻森林着实浓密,那个声音传出来的方向已经避开了正路,骑着马在树丛之间反而不容易穿梭。

“好了,别闹了,我们该离开了。”他换上安抚的口吻,慢慢踱向爱马。

他向茱莉伸出手,茱莉正要握住他,突然发现自己满手的汙泥,连忙用湿帕子把手擦乾净。

天使仰头大笑。

顿了一顿。

“赤蓝菇?”他一怔。

为了改善这点,他努力在烈日下操练,参加各种露天竞技活动,希望有一天又会变成他熟悉的古铜色光泽。

“抓好,我们要加快速度了,这样才来得及在天黑前离开森林。”

他跳过一段横倒的树干,嘎吱──紧急煞车!

沟底窸窸窣窣,不一会儿她细细的嗓音传来:“绑好了。”

“妳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来。”他从马鞍上取下一只水壶,打湿一条手帕递给她。

不是错觉,真的有人在求救,声音听起来尖细稚嫩,似乎是个孩子!

菲利普一怔。

“有人吗?请帮帮我!救命啊──”

左边。

“停!”

天空变成一种近乎墨色的深蓝,几颗星子在墨蓝上闪烁,街上的行人逐渐稀少,家家户户的烟囱生起了炊烟。

“别叫,要给你一个任务做了。”他笑道。

老黑爵是一匹七岁大、年轻力壮的马。为牠取这么“糙老”的名字,是因为牠一身油光水滑的黑毛,偏偏在额头正中央长了一个雪白的倒V字形,头顶的鬃毛也是白色的,看起来就像满头花白、愁眉苦脸的小老头。

“我叫菲利普。”他的嗓音带着笑意。“妳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一个人跑到深林里来?”

“别怕,坐稳就好。”

可是她刚才摸到他的背心,那么柔软的皮革,绝对不是隔壁乔治大叔穿的那种劣质货。他的靴子看起来也不便宜,衬衫一看就是上好棉布。茱莉猜他一定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公子,说不定还是贵族呢!

茱莉吓了一跳,连忙拉住老黑爵的鬃毛。

他立刻转头搜寻声音的来处。

想了想,菲利普爬上附近的一株大树,往下一望。

那个嗓音又响了起来,比刚才衰弱一些。

这似乎是她不愿意谈的话题!菲利普耸了耸肩。

“我不是小孩子了!”她严正声明。“我是来这里採赤蓝菇的。”

健治.汤森慢慢坐了起来。

“我来了!妳撑着一点!”他喊。

“我……我回去洗乾净了再还你。”她捏着人家被她弄得髒兮兮的手帕,小脸蛋尴尬得发红。

他的两手往后一撑,仰起头看天。

当他们进入诺福镇时,已经是傍晚了。

“你听见了吗?”他对爱马扬了扬金色的眉毛。

“没关係,来吧!”菲利普牵起她,轻轻鬆鬆地举起她送上马背。

他俐落地溜下树,先捡了几条较为有韧性的树藤,以特殊的绳结串连起来,把一边用活结打成一个大圈,扔进深沟里。

这一区尚不至于是诺福镇的贫民区,但确实已是一般人家的下限。两侧的砖墙后传出一些老婆骂老公、妈妈骂小孩的声响。

“妳若想找赤蓝菇,却是找错地方了,前天我才在另外一个地方看见整片的赤蓝菇。”他握着老黑爵的缰绳,身子随着马匹的律动一起震动,彷彿自己就是马的一部分。

看见头上的他,她无助地挥挥手。

“好了。”沟底传来回答。

“在前面的诺福镇。”她往西方一指。

兽医毕业的他立即投笔从戎,在他们小队中算是斯文书卷气的一个异类,但当兵久了,又是慓悍的陆战队员,自然练出一身黝黑壮实的肌肉。现在的这身雪白皮肤是他唯一适应不良的。

“老黑爵很安分的,妳不用担心牠会把妳颠下去。”他安慰道。

健治.汤森舒畅地躺在碧绿茵草上,深深吸了口长气。

“嗤!”老黑爵又喷了他一口气,跳开两步要主人起来陪牠玩。

“我在这里……”听起来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巷子越窄,空气里的臭味也更明显,红砖路面布满坎坎坷坷的凹洞,两人弯进一条只容他们单骑的小巷,月光是街头唯一的光源。

“妳就不怕我是坏人,故意说这些话诱拐妳?”他对她笑出亮亮的白牙。

老黑爵甩甩长长的马脸,跟在主子的身后小快步跑起来。

在他身前不到一呎处有一个宽约十呎的深沟,声音是从深沟里传出来的。幸好老黑爵反应快,没有跟着跳过来压在主人身上。

茱莉回身坐正,背心挺得僵直。

老黑爵放缓马蹄走过诺福镇白天最热闹的那条主街,弯进一条中巷里,再弯进一条小巷里,再弯进一条小小巷里。

“我……我是怕把你的衣服弄髒了。”她咕哝两声。

“妳把树藤套在腰上,我叫我的马拉妳上来。”

“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她擦着脸咕噜。

他站到爱马面前,两手拉住马脸。“来吧!一,二,三,拉!”

他走到老黑爵身旁,拍拍马脖子,将树藤这端套在牠的脖子上。

她是认真的!他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

“来吧,小子。”他拍拍老黑爵的脖子。“我们过去看看。”

老黑爵用力甩了甩马头,雪白的鬃毛甩得煞是好看;牠的四只马蹄长了长毛,犹如穿着黑色的流苏靴。

确实,以二十八岁的男人来看,十二岁当然是小女孩,但现在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的男孩而已。

她涨红了脸,连忙接过来把小脸蛋擦乾净。

老黑爵仰起头,两只马耳抽 动。

“嘶──”老黑爵焦躁地蹬了两步。

真是天真的孩子!他在心头叹气。

“十二岁就是个小女孩!”清澄的蓝眸中露出笑意。

“慢、慢。”他控制着爱马的速度和力量,免得绳圈一下子收得太紧。

救命啊……

“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

他叹了口气。“来吧,我送妳回家。妳家在哪里?”

他的所在处是一座小山坡的顶点,周围被浓密的森林所环绕,只有坡顶这一大圈是开放的草地;站在这里,可以遥遥看见皇宫的金色尖顶。他转了一圈,声音是从左手边传出来的。

如果说这是一个童话故事中的景色,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小女孩怔怔望着他。她是不是遇到天使了呀……

天空蓝得彷彿随时会滴出水来,一朵朵云絮如白白胖胖的棉花糖,被风撩拨两下便互相碰撞推弄。一眼望去除了高大的树盖,没有飞机,没有电塔,没有高楼大厦遮蔽视线。

“哈啰?”他扬声喊:“你在哪里?你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不行!爸爸曾经跟她说过,人可以穷,志不能穷,金钱绝对不能衡量一个人的价值。虽然妈咪有不同的意思,但她比较相信爸爸的说法。

那小女孩大概没几两重,老黑爵轻轻鬆鬆地就将她拉上地面。

她低头看着自己乱七八糟的粗布棉洋装,不禁自惭形秽。

菲利普笑着跳了起来,一把揪住牠的鬃毛。

地面距离沟底约有六呎,其实不算太深,就是软土壁没有支撑力,比较麻烦一些而已。

“真的吗?你在哪里看见的?你可以带我去摘吗?”坐在他身前的小女孩连忙回头。

澄蓝,翠绿,雪白。

她小脑袋点了几下。“现在是赤蓝菇的产季,去年我们隔壁的孩子就是在这附近找到一大片赤蓝菇,採回去卖了好多的钱,我今年趁产季一开始就赶快来採,没想到会掉到沟里去……”

“妳掉进洞里多久了?怎么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

未经过工业汙染的世界原来是如此美丽。

“怎么不说话,吓坏了吗?”天使温柔地拍拍她肩膀。“别怕,妳已经安全了。妳要不要喝点水、擦擦脸?”

老黑爵是他来的那一年出生的,不久就被他父亲送给他当七岁的生日礼物。对他来说,老黑爵不只是匹坐骑,还是陪他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茱莉。我不是小女孩,我已经十二岁了。”

见到牠的第一眼,健治……菲利普就决定让这个名字跟定牠了。

菲利普又笑了起来。

他越过树干,将那个狼狈的身影抱起到更安全的这一侧来。

这女孩看起来顶多十二、三岁,一头深栗色的鬈髮与同色的眼睛,肤色白净,整张小脸蛋沾满黑泥。一件浅蓝色的洋装包裹着她纤细的身体,裙襬下露出一双清瘦的小腿,乍看倒像一尊泥娃娃。

一讲到擦脸,她连忙往自己脸上一摸,结果只是把更多泥巴往脸上抹。

他身前的小姑娘硬邦邦地挺在那里不晓得是不是没坐过这么高的马,吓到不敢动。

“你……你要是坏人,就不会救我了!”小姑娘脸蛋一红。

他矫健地跃过一段横倒的老树,身后砰地一响,老黑爵也跟着跳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