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可以这么说。最近我们遇到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导致没有办法很顺利的现身在你们的世界,即使能现身,时间也不长。不过没关係,这个问题目前已经在排除当中,来吧,陪我走走。”

茱莉揉了揉眼睛,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

一踏出大门,她脸色更臭了,肃杀的表情换成擡头挺胸的高傲,大踏步走下台阶。

“她喜不喜欢我,跟我一点关係也没有,我只做对得起自己良心的事。”她发现她没那么喜欢这个神仙教母了。

一出铁门,她先森森望一眼在十字街口排班的驿马车。车夫视线和她对上,立刻把帽檐压低。

“啊,这样好多了。”中年妇人笑咪咪地道。

“许多事,不是光坐在这里问几个问题就能解决的。”他告诉她。

她发现她变成站着。

天花板、地板、墙壁全都散发出淡淡的白光,明亮却不刺眼。旁边好像有一排窗户,她走到窗前,发现除了一片白光,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他轻叹了口气,“别想太多。明天见。”

“例如,妳可以不必那么认真啊!”神仙教母看她一眼。“妳可以任性妄为,不管妳妹妹的死活。妳有一个继妹,妳大可以奴役她,自己过着像大小姐般的人生。”

那声音清脆地道:“妳等一下,我换个方式,这样妳应该比较能接受。”

她低下头,彆扭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后来呢?”菲利普的神情不变。

这个房间除了白,就是白,其他什么都没有。

“菲利普!”她突然出声唤。

“……”

“哼。”她冷笑一声,大步往罗德家的杂货店杀去。

“茱莉。”他回头。“妳不必对我解释,我明白日子总得过下去,寻找玛莉安很可能变成长期抗战,妳们更需要有经济来源。”

“没错。”神仙教母点点魔杖。“妳一开始想对仙蒂一视同仁,有什么用呢?她又不喜欢妳。”

罗德夫人叹了口气,茱莉只是神情阴暗地坐在那里。

茱莉送他走到门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手把身后的门掩上。

“记住,亲爱的!不要觊觎不属于妳的东西,还有,过日子不要那么认真,偷懒一点、坏心一点,没有关係的,记住了唷!”

最近我经常看到仙蒂小姐穿得破破烂烂,在院子里扫地!天哪!仙蒂小姐呢,你们能相信吗?她可是罗德家的大小姐啊!

“没错!”神仙教母终于给她一个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茱莉再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间,恍如隔世一般。

“原本这个案子应该是由我的同事负责,不过它临时有点事,由我来代班。”中年妇人对她挥挥一根木棒。“我的形象因看到的人而异,有人看我是一个小天使,有人看我是魔法师。在这里,我想我的角色应该是『神仙教母』。”

她到厨房拿自己的早餐,她娘一句“早安”只说了前半段的“早”字,就被冻了回去。茱莉森然往门外走。

她的解释茱莉根本有听没有懂,然后她就开始走了起来,茱莉只好也跟着走。

“我没有脱序,我也不在乎你们的困扰。”她防卫性的盘起双臂。

“噢。”

“妳果然对他有兴趣。”神仙教母叹了口气:“放心,我们不会对他怎样,只是妳,茱莉,不能对他感兴趣!”

那个二小姐以前也只是一天到晚睡觉休息晒太阳,什么都不做,等着仙蒂小姐去伺候她。我说,她会被坏人绑走都是报应,老天有眼。

“再见,茱莉。”

“亲爱的,因为菲利普是仙蒂的。”神仙教母对她摇了摇手指。

“不能怪妳,妳也是好意。”罗德夫人轻轻地道。

“我早上也要去其他地方,我们中午在那里碰面吧!”

“这里……是魔法屋吗?”

那双深海的眸子浮起一丝温柔的笑意。

“妳在树林里摘花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然后她起身走到门前,手搭住门把,停了片刻,非常平静地将门关上。

“菲利普。”仙蒂双手捂在胸前,思慕地叹了口气。“他长得好帅啊!又英俊,又强壮,妳想他是个贵族吗?你们认识多久了?”

她们还是在这间白色的房间里,可是不管怎么走,四周的环境都没变。茱莉觉得这样原地踏步很蠢,又不敢不走。

“那就好。”仙蒂转身,轻盈地离去。

“都是我不好,我如果不要离开玛莉安去摘花就好了!”仙蒂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大哭。

转身的那一刻,背后的人立刻聚集,一波波的窃窃私语响起:

“就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有人脱序演出的时候,就会给其他人带来很大的困扰。”神仙教母挥挥小木棒,那是魔杖吧?“比如说妳。妳是个好女孩,认认真真地过活,无论命运丢给妳什么样的变化,妳都二话不说的接下来,但妳有没有想过,其实妳可以过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他是妳的朋友吗?”

“因为这就是妳们的定位啊。”

“……你们想对菲利普怎么样?”她神色不善地道。

茱莉一早脸色就很差。

“干嘛?”她把喉间的硬块压下去,凶巴巴地道。

她发现自己坐的好像不是她的床。

“菲利普。”神仙教母丢出一个名字。

她一一和每天在她家大门外的小贩们对过一轮,每个人都把眼睛转开。

茱莉想揍她。

对啊,竟然光明正大把杂货店接收过去,我真替仙蒂小姐叫屈。

“早安午安晚安。”消失。

“妳是要告诉我,因为我没有奴役别人,所以我造成了妳的困扰?”这太荒谬了。

两人走到门口,茱莉帮他开门,罗德夫人和仙蒂一起站在玄关。

“我想……大概是吧!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茱莉大惑不解地停下来。

她的脸圆圆,髮髻圆圆,身材圆圆,整个人就像一颗苹果一样圆。

“他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没有什么好介意的。”茱莉平平地道。

“为什么?”

“抱歉?”

“为什么?为什么仙蒂可以得到一切?她拥有财富,拥有美貌,为什么还能拥有菲利普?”

“妳是谁?”她狐疑地问。

“你明天需要我帮忙吗?我可以带你去。”仙蒂问。

一家子坏女人。

他潇洒地翻身上马,踏着满地夜色而去。

“好。”

所有思绪啪一声弹回原位。她慢慢把梳子放下来,从镜子里望着身后的人。

“妳……”

“嗯?”正要翻身上马的他转了过来。

菲利普慢慢走下台阶,她跟在他的身后。

他是菲利普,他当然懂。

她发现非但床不是她的,这个房间里什么家俱都没有──

她再冷瞄对街水果摊的老闆娘,老闆娘低头整理水果好像很忙碌的样子。

“这就是重点。妳为什么要有良心呢?”神仙教母好像对她的百劝不听很苦恼。“因为妳的脱序演出,害我们的布局整个乱了──如果妳是个苛刻的继姊,或许仙蒂就会开始做她应该做的事。

“明天杂货店有很重要的人要来取货……”她开口。

茱莉回头看着这间奇特的房间,和眼前奇异的妇人。

“亲爱的,妳相信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吗?”神仙教母看着她,脸上堆满和蔼可亲的笑容。

“谢谢你。”

“今天晚上先这样吧!我明天去事发现场看一看。”

“是吗?”镜里清丽绝伦的少女对她微笑。“真可惜,我有机会自己问他好了。对了,妳不介意吧?”

梅第要是发现他手上拿的不是食物,也是同样的反应,他又想微笑。

“不怪妳,妳的世界里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茱莉又盯着镜中的门一会儿。

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

被她这么一说,茱莉觉得自己好像很白癡……

“妳……”

一团淡黄色的光芒突然浮在半空中,越来越亮,依然不刺眼。最后这团光圈变成一个圆圆胖胖的中年妇人。

她茫然地转了一圈。

“我早上得先去杂货店……”她迟疑道。

“什么事?”她挑衅地问。

一时冲动,她走过去,捧住他的脸,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

她在做梦吗?

“我不想再和妳说话了!我要醒来!”

他的拇指握住她的下巴,在她柔软的樱唇游移片刻。

良心这么坏,也不怕天打雷劈。

庭院里的大黑爵发现门廊的动静,擡起马头,耳朵转了一转。

她望着镜子里那个刚沐浴过的俏颜,拿起梳子,一下下地梳理她的栗髮。

“妳对他总有兴趣吧?”

“我知道……”茱莉垂头丧气。

前两天我问仙蒂小姐最近好不好。她只是用好有礼貌的口气,温温柔柔地说:她很好。可是那眼睛含着的泪,啊!看了就让人心疼……

罗德先生一失蹤,整个家产就都变成她们的了。

她说她是神仙教母呢!

她没有办法再对他装冷酷,可是也没有办法像小时候那样欢悦无忧。现在的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他相处。

她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走向大黑爵,解开牠的缰绳,拍拍牠的脖子。

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这样逕自的低头交谈,看在旁人眼中有多亲暱。

平时很少这么早起的仙蒂,今天一大早就在楼下的门廊等她,不晓得想说什么。一见到她的表情,所有话自动嚥回去,乖乖躲进客厅里。

她不想让他觉得她很冷血,妹妹都失蹤了还在想着杂货店的事,但他懂。

她的眼睛泛起一阵热意。

仙蒂吸了吸鼻子,泪汪汪地擡起头。“后来我叫着玛莉安的名字,疯狂地寻找她,却找不到她的人。我一个人不敢回家,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茱莉和母亲也跑了出来,我们所有人都找不到她……”

“妳终于醒了。”半空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门口突然出现一道雪白的纤影。

她吓了一大跳,转了一圈,可是她后面什么人都没有。

“这样就好多了,有精神。”

“他从那群人口贩子的手中救下我,我们才认识的,我也所知不多。”茱莉小心换上那张空白的面具。

“送我出去吧!”

“妳的意思是,被宠坏的仙蒂也是我的错?”她大声道。

“嗯。”菲利普把玩手中的茶杯。

“抱歉,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事后保安员都有来,问了我许多事,可是……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因为我什么都没看到……”她难过地垂下头。

昨天那个“罗德夫人”还穿得光鲜亮丽,出门跟她的贵妇朋友喝下午茶。

可怜的仙蒂小姐,可怜的罗德先生。

“好。”

慢着,如果什么家俱都没有,那她刚刚是坐在哪里?

就这样?茱莉的表情马上转为失望。

茱莉马上擡头盯着他,眼神几乎和梅第讨吃的表情一样,他不禁微笑。

“看妳!”他长指轻触一下她的下巴。

“谁知道?比较刻苦耐劳,会为人着想之类的!可是妳把家计扛下来,辛苦的事情都拿去做了,仙蒂当然没有机会从她千金大小姐的身段走下来。”

仙蒂两手在膝上扭绞。

“没关係,如果有需要我再麻烦妳。”

“因为这就是妳的定位。”神仙教母责备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结果妳并没有走在妳应该走的路上,于是就造成了其他人……好吧,造成了我们的困扰。”

“我明天要去那个后山看看,妳要跟我一起去吗?”

“例如?”茱莉搞不懂这个话题的目的在哪里。

菲利普欠了欠身起来,其他几个人一起站起来。他礼貌地向罗德夫人告退,再转向茱莉。

“但是妳还没明白妳的脱序带给我们多大的困扰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