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努力加载中...

一行人停在仓库门前,乔往锁住的大门一指。

刚下过雨,砖头路上全是一摊摊的水洼,白天的鱼腥味被冲了上来,却没有冲散,空气中瀰漫着一股腐鱼的臭味。

蓦地,她摸出不知藏在哪里的一把尖物,往乔的脸上挥过来。

“话都是你在说的,如果我以后出去宣扬:『乔卖的货都是有病的硬装没病,而且还不给验货』,我倒想看看你们以后怎么做生意。”年轻气盛的菲力两手一盘,跟他槓上了。

他执起她的手,凑在唇旁轻轻一吻。

不多久,四张年轻的少女面孔从袋口露出来,每个人都满头大汗,狼狈不堪。她们的双眼和嘴巴都被蒙起来,四肢被反绑,完全看不出长相。

“这样就成了,跟我来!”

“哦……”她轻点头。安德鲁说过他当年是随着菲利普的母亲出嫁到佛洛蒙王国来,原本并不是这里的人。

“杰若和我认为应该先……”乔的手指头搓一搓。

菲利普轻鬆的神情淡去,沈默片刻。

啊,钱。菲力恍然。

“可是他的家在很远的地方,如果妈妈嫁给他,我们就要搬到斯洛城去了……”她浓密的栗髮散了下来。

“茱莉,有了新的继父,表示妳们以后不必再过得那么辛苦了,这也是一件好事,以后妳又多了一个妹妹。”他温和地道。

茱莉盯着他的蓝眸。

“你们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放在公家仓库里,不怕被人发现吗?”菲力挑了下眉。

“谁知道里面的人有没有病,我们要先验货。”菲力精明地指出。

梅第走过来,嘴巴努了努她的手心要讨东西吃,茱莉心烦地扯一把蓝花塞给牠,把牠推开一些。

“那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蓝眸专注。

后面的乘客互相看一眼,耸了下肩,不说话。

菲力硬是擡高她的下巴。

彷彿有所感应,其中一只布袋突然激烈地扭动起来。

老天!

“他是一个很有钱的商人,是从边境的斯洛城来的。他的第一任妻子好几年前去世,留下一个比我小的女儿……”她不晓得还能讲什么,茫然的神情让菲利普的心一紧。“我妈说……他是个好人,他会善待我们的。”

“动手,动手!”安迪双手挥舞,像只慌乱的老母鸡。

他知道她的父亲在三年前病死了,她有一个妹妹染上同样的传染病,虽然救了回来,但从此以后身体孱弱,家中的经济全靠她和母亲卖点小东西为生。这也是他一度暗示想在经济上帮助她的原因。

“我们当然是打点好了。”乔挑剔地看安迪一眼。“你叔叔看起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菲力,安迪,对吧?”其中一个人听完朋友的话,走回来对着那两个乘客道。

这些女孩一整天没吃饭,兼且惊吓过度,手脚当然无力。乔气得说不出话来,粗鲁地揪起另一个深髮的女孩,割了她手上脚上的绳子,再把她蒙眼的布抽掉,用力往场中央一推。

船上的四个人都穿着暗色的衣服和帽子。坐在前排的两个人中等身村,身后那两个则是一高一矮。高的那个英挺结实,矮的那个圆圆胖胖,像一颗皮球一样。

“乔。”前排的两个男人走下船,其中一个对另一个勾勾手。

突然宁静的秋夜爆裂开来,一群便衣人员不知从哪里冲了进来。

好吧!计画有变。

她没有像同伴一样抽抽噎噎地开始哭,只是站着不动,让自己的眼睛适应突来的光亮。

从被绑走的那一刻她就没有想着能全身而退,所以在运送的途中,她趁隙从一个装酒的木桶上抽出一根鬆掉的铁钉,準备在必要的时候保卫自己,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再带个战利品一起上黄泉路。

安迪被他这么一说,登时露出受辱的神情。

迎面而来是全然的黑暗。

所有的人视线落在那四只布袋上。

“安德鲁这次也陪你去了吗?”

菲利普!

“我下一回要去维尔,听说那里的水晶很有名,若有机会再帮妳带个首饰回来。”

两个人跑到旁边去,开始咬耳朵。

那个女孩被杰若打倒在地上,竟然完全不怕死,一个挺身跳起来又往菲力杀过来。

“什么事?”他感觉她的情绪有异,慢慢走到她跟前,盘腿坐下。

“你!”

茱莉拔起脚边的一株小草,拨弄着如茵的草皮。

他英俊得令她心痛。

北佛勒利是一个北方的王国,单程就要走上两个星期,他这次足足离开了三个月。

他的僕役知道她是他们少爷的朋友,对她自然非常客气。茱莉大多数时候只是找理由想见他而已,当然不好意思真的要他家的僕役带她去做什么。

“这样的贷你也敢跟我说她很健康?”菲力哼了一声,挑剔道。

几个女孩放声尖叫,地上的那几个是被吓坏的,被菲力架住的那一个则是高声怒喊。

他对矮胖的安迪点了点头,安迪露出不乐意的神色,最后嘀嘀咕咕的,从口袋掏出一个钱袋,快速向他们亮一下。

守更的人巡完一轮便回去打瞌睡,反正这种鬼天气,也不会有人三更半夜跑来。

他不是个同情心氾滥的男人,但茱莉是个好孩子。在这个女人只能仰赖男人生存的时代,她母亲除了再嫁几乎没有其他选择。

秋天的气候已经开始转凉,湿气变得厚重。乔不禁拉高衣领,挡挡寒气,其他几个人也缩了缩肩头,只有年轻力壮的菲力完全不以为意。

“放开我!放开我!”那女孩被菲力扣在怀中,不断地挣扎。

菲力看清楚了,握在她手中的是一根生鏽的长铁钉,不知是她从哪里捡到的,竟然没有被搜查出来。

“谁紧张?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麵粉多,见过的风浪比你见过的雨多,你才紧张!”他挺了挺肥肥胖胖的胸口。

“我看她们脸色那么蜡黄,没有一个是健康的,你解开绳子让她们站起来走走看。”菲力挑剔的道。

菲利普但愿自己能承诺她未来一片光明,所遇见的每个人都是好人,她会一辈子幸福快乐,但没有人能如此承诺另一个人的未来。

又四年

深浓的栗髮,同色的栗眸,苍白的容颜,玲珑的体格。

之后,他不曾再提起金钱的事,顶多是从各地游历回来之后,带些女孩儿家会喜欢的小东西给他。

“住手!”菲力沈声道,一掌拦住杰若继续落下去的拳头。

“我杀了你们!”那个女孩厉喝一声,改往杰若扑过去。

“他跟我走了一个多月,我就被他唠叨得受不了,乾脆赶他回老家去探访亲戚。”

四年来,健壮的肌肉逐渐填满了他的骨架,他不再是那个清瘦的男孩,而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菲利普……”我爱你。“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验就验。”杰若摇摇头,把其中一个金髮女孩拉起来,割断她脚上的绳索,粗鲁地往场中央一推。

深夜时分的码头绝对不是善男信女会来的地方。

两个人口贩子又惊又怒,大声咆哮,便衣人员迅速将他们压倒在地上。

菲力和安迪站在门口不动。杰若先走进去,窸窸窣窣了一阵,一支火把在他手中明晃晃地亮起。

好几次来的是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叫安德鲁,一回生两回熟的聊了下来,她知道安德鲁是看着他长大的贴身男僕;有时若来的是其他面生的僕役,她就知道安德鲁也陪主子出门了。

接下来的情况只能说是一团混乱。

“吵什么吵?再吵老子一个个统统宰了!”乔大喝一声,走过去各自踢了一脚。

“啊!”乔痛叫一声,看着手上的血痕,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形貌让菲力心中一动。

“我是菲力,他是安迪。”金髮男人的脸藏在阴影底下,唯有说话间露出一口健康的白牙。

其他三只布袋立刻跟着挣扎拧动,几串咿咿呜呜的哭音从里头响了起来。

“哼。”乔轻哼。

光线吞掉了部分黑暗,仓库内部立刻现形。在宽广的地板中央,有四个大布袋横在那里。

“走!妳给我走!敢跌倒老子宰了妳。”

茱莉像是要把他印在心上一样的凝视他。

乔和同伴杰若领着他们,朝最尾端那间仓库走去。

“茱莉,我亲爱的朋友,任何时刻,只要妳需要,我都会在这里等候妳的召唤。”

“你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废话这么多!如果不是认识的人介绍你们来,我还懒得分一个给你们!我已经找到买主,四个都想买回去!”乔怒喊。

惊吓过度的女孩只能蒙着眼四处走,走不到两步就软倒在地上。

斯洛城位于佛洛蒙王国的边陲地 带,属于边境的一个重要大城,儘管如此,边境苦寒,终究和皇城脚下热闹缤纷的诺福镇不同。以哩程来说,两地坐马车大约需要两个星期才能到达。

菲力同时要制住那女孩、乔和杰若,还要防卫自己,安迪已经不知道躲到哪里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该走的人生之路,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个美丽的大花园。

他的唇慢慢吐出一个名字──

高大的乘客帽缘下溜出一抹金黄,他立刻擡手把它塞回帽子里。

想想真有趣,他在这个世界里最好的朋友,竟然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而这小姑娘,年纪越大越漂亮了呢!他看着雪肤花貌的她微笑。

安迪掏出一条手帕开始擦汗。“那个……菲力,我们……”

“你们要的『货』就在里面。”

一望无际的湖面安静无声,白雾浮在水面上,掩去了雾后的所有形迹。

老旧的木头甲板已经有好几处地方失修了,走在其上甚至可以看到底下的湖水。

其实,这些年来,他每次离开的时间都越来越长。

“你什么时候要去?”她连忙问。

“大约七天之后吧!妳有什么想要我帮妳带的吗?”菲利普望着她。

杰若不多说,直接走过去解开第一个布袋的绑绳,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菲力给叔叔警告的一眼。

那个深髮女孩眨了眨眼。

“嗯。”他点了点头。

“等妳母亲嫁过去,妳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他擡手将她的栗髮拨回她的耳后,浅浅一笑。

“你们选吧!看你们喜欢哪一个。”杰若终于开口。

茱莉却笑不出来。

那,确实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四栋砖造的仓库向着湖面,形成一片庞然黑影,每个墙角竖着一支火把,是整片码头少数的光线来源。

“茱莉。”

一艘木头小船近乎无声地靠了岸。

“好了,我们看货吧!”

“下一次你回来,我可能不会在这里了。”她深深吸了口气,艰难地说:“我母亲……她认识了一个男人,他想娶她为妻,所以……我们都要跟着搬家了。”

“你们快挑吧!保证又年轻又漂亮,全都是处女,一点病也没有,用这么低的价钱卖给你们算是你们赚到了。”乔强调。

在旁边一直不作声的杰若掏出钥匙,打开沈重的木头大门。

忽地,破水声从白雾深处响起,渐渐接近。

杰若连忙跳开一步,粗硬的拳头直接往她脸上掼过去。

这张脸孔,只属于一个人,一个童年记忆中的人。

他不是傻瓜,自然看得出茱莉的家境并不富裕。他曾暗示过可以略微资助她一些,但茱莉受伤的神情让他发现自己太卤莽了。

有时她想见他,在镇子口的木头柱子上留记号,隔天出现的若是他家中的僕役,她就知道他又出远门了。

“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她迟疑地看着他。那个娇养长大的千金,她们能处得来吗?

“菲利普……”她开口。

“你们怎么麻烦这么多?”乔翻个白眼。

但愿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她可以永远这样地看着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