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淡褐色的洋装,身前多了一件米白色的围裙,漂亮的栗色长髮扎成辫子绑在脑后。时间才中午,清秀的脸蛋上已经抹了一条灰印子,围裙上也有几道泥土渍。

对于这双父母,虽然他无法立刻产生亲情,但人非草木,在国王夫妇眼中他一直就是唯一的儿子,对他只有付出不完的爱。时日久了,他终于放下心防,对这双夫妇开始产生感情依赖。

“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朵的赤蓝菇。”她开开心心地走到枯朽的腐木旁,採起了巴掌大的香菇。

安德鲁紧急跟着煞车,差点一鼻子撞在他的背心上。

如果菲利普真的是个十四岁的小孩,身边有个安德鲁照顾确实方便,但内在是成年男人的他对这个“奶妈”头痛不已。

菲利普吐了口气,仰躺在自己的大床上。

安德鲁今年四十二岁,多年来一直担任皇家保母和内侍的工作。四肢肥短的他像只灵活的鼹鼠,性情却像老母鸡。

“你……你前天载过我的,忘了吗?”她赶紧退后一步。“牠会咬人吗?”

他穿着黑长靴,黑长裤、白衬衫与皮革背心,与初见时其实差不多,阳光洒在他灿烂的金髮上,犹如一层天使的光环。

“我也吃过了。”他微微一笑,“走吧!我带妳去採赤蓝菇的地方。”

“好吧!快回家,妳的家人一定很担心,我也该走了。”

菲利普叫她中午在这里等她,可是乔治叔叔今天一大早就要出门送货,所以她搭他的便车到森林入口,一个人走了进来,比预计时间提早好多就到了。

“我的房间到了,我要洗澡。”他微微一笑,当着安德鲁的面关上房门。

老黑爵穿过城门,一路踏上御花园、中段宫阙,最后停在皇宫正殿前。

马缰一拉,老黑爵迈开大步,畅快地奔了起来。採赤蓝菇的地方在昨天找到她的反方向。

他也不晓得医院里的那个声音将他带来这个世界做什么。他以为过来之后会有一些力量和他接触,给他一些指引,但七年下来,安静无声。

菲利普叹口气,摊了摊手。

茱莉陡然在对岸一段腐朽的树根下看见几点红红蓝蓝。

从护城河到森林的这片草原,每隔十呎便立着一座火把,将四周照得通亮。

“算不上告状,就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你不该没带侍卫就离宫的。”国王将儿子丢回去的木剑又抽出来,挥了两下。

她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吃了一个三明治当早午餐,又喝了点水,一直等到太阳高高挂在头上,依然没有看见菲利普的身影。

对未来与自己定位的不确定,让他充实的这一天,以沈重的心情收场。

凯雅。好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

腾出来的空间完全是为了他个人的操练使用。

他不会是忘记了吧?

那个声音是以什么样的条件来选择他成为菲利普?

“走吧!”

这丫头长大了,一定会是个美人胚子,菲利普轻笑。

“它”到底希望他在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那应该来得及,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妳今天几点以前要回去?”马儿奔驰了半个小时,菲利普在她身后提高声音喊。

“喏。”他把皮背心脱下来,随便一扔。

“我的王子殿下,你终于回来了!”他的贴身内侍安德鲁满头大汗地跑出来。

可是,他终究不是真正的“菲利普”,他心里确实有一股躁动,想离开这座金黄色的牢笼。

他彷如置身在一团迷雾中,完全摸不清方向,只好尽力适应。

老黑爵跑了一阵,四周的地势开始向下 …撇开正路,弯进了树林里。

“嗯。”茱莉点了点头。

“如果我带了侍卫,就哪里都去不了了。『王子殿下,攀岩太危险了』、『王子殿下,你会摔下树的』、『王子殿下,这条路有熊出没』。”他扮个鬼脸。

他是一个保家卫国的军人,不是个安逸的皇族。

最后,他们停在一排两层楼的连栋砖房前,茱莉指了指一扇蓝色的门。

虽然他对凯雅有好感,还没到癡迷那个程度,不晓得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一怔。

“这里是妳的家?”他看着这间蔽旧却整洁的小砖楼。

“抱歉,让妳等很久了吗?”菲利普拉一下马缰在她面前停住。

菲利普骑着他神俊的大黑马,一脸轻鬆的笑意,朝着她而来。

菲利普快速洗完澡,擦乾身体,安德鲁果然在更衣间里放了一套乾净的睡衣裤。

大片的溪床裸露出来,涓滴水流顺着大大小小的圆石蜿蜒转绕,即使徒步也能轻易地穿越。

赤蓝菇喜爱潮湿阴凉的地方,这个溪谷其实很乾热,不晓得为什么在这里生了一大片。

曲曲折折地绕了好久,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溪谷出现在他们前方。

“我刚刚坐在路边等……”一定是她又东摸西摸,把自己搞得髒兮兮了。“我爸爸常说我是泥娃娃做的,我妈老是骂我笨手笨脚。”

幻森林佔地极广,位于佛洛蒙、亚维和南国三国的交界处。如果没有老黑爵的脚程,她一个人绝对没有办法走到这么远的地方。

他将茱莉送上马背,自己俐落地坐在她身后。

对于这个父王,他是欣赏的。国王是个公正严明的君主,他见过更糟的统治者,因此他父王的排名在很前面。

国王转过身来,对儿子微笑。“你回来了。”

“嗯?”他转过身。

国王叹了口气。“你的母后很担心你。”

菲利普的父亲黑髮蓝眼,身材颀长。看着国王,就像看着二十年后黑髮版本的菲利普。

他威严挺拔的父王站在起居室,负手而立欣赏他的操练设备。

他难言的英俊再度让她小小的芳心怦地一跳。

“别欺负小孩。”他轻拍一下马脸,老黑爵摇头摆尾喷了声气。“牠只是跟妳闹着玩的,不会咬人。”

一反世人以为的“豪华王子寝殿”,他的私人区域着实朴素得可怜。

茱莉一惊,七手八脚接过手帕,胡擦一通。

茱莉点了点头。

他慢慢点头。

“我说过要带妳来有赤蓝菇的地方。”菲利普笑道。

幸好他一直都很喜欢小孩,如果换成队上那几个大老粗,被小孩围住不超过三分钟就想逃命。

“赤蓝菇!”

“我不是『玩』髒的。”她瞪了瞪圆亮的眼。“还有,我真的不是孩子了,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

她不晓得原来竟然这么远。

安德鲁连忙扑过来接住。

“我的小王子啊!你也不算算这是你第几次一个人出宫了,连个侍卫都没带,还玩到三更半夜才回来,如果中途遇到意外怎么办?国王和皇后陛下只有你这个独生爱子,整个佛洛蒙王国的未来都牵繫在你的身上啊……”

“这个溪谷是这个月才进入枯水期,不久前瀑布湍急得可以把人冲倒。如果妳现在不来採,再过几天,这片菇林大概也要枯死了。”菲利普为她心头的疑惑提供答案。

茱莉轻咬了下唇,迟疑地道:“你……可以带我去看见赤蓝菇的地方吗?”

“好,后天见。”小女生开开心心地跳上台阶,进到家门内。

唉!他对门外唠叨不停的声音翻白眼。

他的寝宫隔局简单,进了门的玄关就差不多是一般人家的客厅大小,再进来的起居室又更大些,左边的门进去是卧室,右边的门通往浴室。

他让老黑爵走到门口,将她抱下马。

菲利普笑意更浓。

她溜下马背,提起藤篮往溪床的对面跑去,三只受惊的鹿奔回树林里。

“后天中午,我在那个路口等妳。”

茱莉焦急地在三岔路口踱来踱去。

“嗤。”老黑爵停在森林和溪谷的交界处,甩甩头喷了口气。

菲利普沈默。

一座巍峨耸立的城堡,与森林草原傲然相对。

“父王。”他唤道。

难道他来的目的就真的只是为了要变成“菲利普王子”活下去?既然如此,为什么是他?为什么不是任何一个人?

他只保留一张桌子和四张椅子,所有不必要的家俱全部搬了出去,当初安德鲁少不得又唠叨了好久,“这不像一个王子的寝居啊!王子的寝宫总是要有点气势……”

浓密的森林被溪谷劈开,左手边的悬崖有一线手臂粗的瀑布垂降而下,清脆地敲击在溪床上,光听声音都觉得清凉。

此地地势雄峻,敌人由内陆攻来可以轻易挡于草原上,从海上攻来也难以攀上背后的峭壁。

他命人在天花板斜对角钉了一长条横桿,以供他锻鍊臂力之用;墙壁上不同角度、不同高度都钉了挂钩,让他可以挂上铁鍊、木栅、横桿等,做各种不同的体能训练。

“没关係。”国王拍了拍他的肩膀。“男人迟早都得振翅高飞,只要我还在,王室的重担不会掉到你的头上,你可以儘管去飞,只是……”他看着儿子:“你才十四岁而已,起码在家里多待几年,陪陪你的母后,好吗?”

有一次封凯雅和他聊天时,曾提到东方传说里,地府有一个妇人专门让亡魂喝一种汤,一喝下去就完全忘了前世,可以重新投胎做人,大概是有人忘了叫他喝那碗汤了。

背后响起清脆的马蹄声,茱莉回头看清来人,鬆了口气。

菲利普翻身下马,将缰绳丢给一旁迎上来的小厮。

说来奇怪,有时他走在皇宫的廊道间,会有一种感觉,好像凯雅也在这里,只是和他在不同的时空一样。

“从你大病初癒开始,你就停不下来,不断的在操练,不断的在探索,好像你心里有个坑,怎么填都填不满。”国王把木剑随手一抛,走到儿子身畔:“你的母后总是担心,终有一天你会走出这座皇宫,再也不回来了。”

好漂亮的地方!

城堡位于一座半岛的尾端,前方劈开了一座断崖,由护城吊桥连接起对外的通路。

“你真是着魔了。”他自我解嘲的笑笑。

“好!”

菲利普策着老黑爵,快步骑向回家的路。

“安德鲁去告状了?”他笑道,弯身捡起一把木剑,往墙角的剑桶一放。

一骑黑色快马如黑烟般从浓密的森林中窜出,奔驰在开阔的草原上。

“吃过了,你呢?”

他不晓得原始的“菲利普”发生了什么事。从僕役口中,他只知道自己从一场“灾难性的重病中奇蹟似的康复”,所以他猜想自己如果没有转换到这个世界上,“菲利普王子”应该活不过七岁生日。

“怎么才刚中午,妳已经一脸灰溜溜的了?”他跳下马,掏出手帕让她擦拭。

国王微微一笑,走向房门。

“没有,我刚到。”她仰望着这个金髮天使。

这是他熟悉了大半辈子的生活,即使转换到这个世界,也依然习惯这样的生活。

黑马速度不减,继续奔向吊桥。守在桥头的侍卫看清了来人的身分,恭敬地躬身送他经过。

一只母鹿带着两只小鹿正在溪床对岸喝水,看见他们来,耳朵警觉地转了一转,却没有逃开,显见这附近并不常有人来打扰。

“天黑以前!”她对身后喊。

他想了一想。“妳知道入森林的第一个三岔路口吗?”

“王子殿下,我去给你準备换洗衣物,你今天别太晚睡了,明天还有邻国使节来晋见。你吃过晚饭没有?要不要我叫御厨给你做一点宵夜来……”

到底内心深处是个成熟男人,对于这种年纪的小女孩,他很难产生任何遐想,太变态了。

“啊……菲利普?”茱莉连忙叫他。

他换好衣服,推开浴室门走出来。

“没关係,妳这年纪的孩子,把自己玩髒是应该的。”菲利普安慰她道。

“父王……”

“妳吃过午餐了吗?”

菲利普煞停。

茱莉双眼一亮,跑回路旁拿起自己的竹篮,再跑回来。老黑爵立刻用一双可疑的圆眼打量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