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序幕

下一章:第2章

努力加载中...

那把嗓音顿了一顿:“所有立刻死亡的人,就不在我们能掌控的範围内。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抱歉。”

说他们是一群未开化的大男人猪猡也罢,总之,封凯雅是他们共通觉得需要保护的对象。

不行,他快受不了了……

没有任何人!

他只觉得越来越荒谬。

所以,他有的兄弟已经死了。

“等一下等一下,你要我去演童话故事?”

他们正在阿富汗边境一代,有线民指出盖达组织的人在这附近出没。

一起出任务久了,性别的差异会开始在彼此的眼中模糊掉,但健治从来没有忘记凯是个真正的女人。

他是他们队上的医疗兵,面对最混乱的状况依然镇定不乱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专长。

“她和你一样,拥有第二次机会。”

他下意识地回头想要找水喝,结果,在他的床头柜上有一杯水。但他发誓刚才他下床时,那杯水并不在那里。

泰德转头比了一个手势。安全。

“你在你原先的世界里受了极大的创伤,但我们愿意给你第二次机会。

可是他也看不出有任何扬声设备。那,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大部分是。”那把声音安然道。“目前我们在童话次元里遇到一个技术性的问题,需要人手过去处理。”

雪白的墙,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地板,连窗户看起来都只是一长排雪白的光,完全看不出来任何景物。

全世界彷彿被一层隐形的隔音毯罩住,一点声音都没有。

健治.汤森猛然坐起来。

“我有其他选择吗?”健治.汤森面无表情地道:“是,我接受你的任务!”

现在知道她会活下去,那就够了。

他试探性地开口,声音比他记忆更粗哑一些,彷彿许久没说话了。

“是啊!妳什么时候要回去?”他问。

“谁知道?”凯耸耸肩。

“看来那些盖达组织的人也休假去了。”凯对他挑了下眉。“走吧!”

肌肤跟他们一样晒得古铜的凯,看在他眼中真是有无尽的吸引力,健治不由得回以一笑……

他检查一下自己,没有任何外伤。那他刚才为什么会感觉到那样强烈的疼痛呢?还是他在做梦呢?

儘管他赤着脚,踩在地上却没有一丝冰凉感。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你──无论『你』是谁──不会无缘无故把我引来这里。说吧,你想做什么?”

凯和他一样都有一半的亚裔血统,她的父亲是美国人,母亲是台湾人。健治则是日本母亲和英国父亲的混合体。或许是因为这个相同点,在全组七个人之中,他和比他大两岁的凯感情特别好。

“我的队长呢?”他猛然擡头。

“等一下,你是要告诉我,童话故事都是真实的?”

他承认,他其实有点暗恋她。

健治的胸口狠狠地揪了一下。

那把嗓音停了好一会儿。

这就够了。他舒了口气。

可是四周出奇的安静,医院不是应该有一些仪器的声音吗?走廊不是应该有医护人员走来走去吗?然而他凝神一听,竟然连空调运转的那种细微的嗡嗡声都没有。

他低头看着身上雪白的病人服,病床的栏杆在他四周架立起来。他茫然地环顾四周。

“当你过去之后,就不是演戏了,而是一个很真实的生命。”那把嗓音轻叹一声。“汤森下士,现在的你正处于生与死的交界,如果你选择回到你原本的身体里,我会送你回去,但你须明白,你会在回去的三个小时后器官衰竭而死。

他,是在医院里吗?

强烈的痛!

浑身彷彿被烈火焚烧的痛楚无边无际的袭来!

“你醒了?”一把柔细的嗓音在半空中响起来。

他和凯雅与另外四名成员隐匿在一处半山腰的制高点,负责前往第一线侦察的侦察兵泰德正曲折地掩进目的地。

痛!

凯是陆战队中少数的女性队长。虽然陆战队里也有女性成员,但大部分都做相对安全的工作,不像凯是真正和他们这群臭男人一起出生入死,动不动就在壕沟里蹲上十天半个月。

“请你起码告诉我,凯还能够活下去吗?”

好笑的是,其他五名弟兄早就看出来了,每个人私底下都不断怂恿他“表白、表白”,甚至还会在休假的时候故意帮他製造机会。不过……嗳,算了,等将来凯真的不再是他们队长的时候再说吧!

“有另外一个世界和你的世界同时存在。偶尔你们世界里的人会误入那个世界,带回一些属于异世界的故事,大部分变成了乡野奇谈,或汇集成你们所谓的──『童话故事』。”

“啊──”

看出他的疑惑。“你正处在生与死之际,或者,你可以把自己想成『灵魂出窍』的状态。”

健治等到焦躁起来,怕那个嗓音就这样消失了,然后他被永远困在这个不知名的鬼地方。

健治.汤森对着他的队长微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健治立刻擡头。

凯!

激痛!

终于,半空中又悠然响起那把柔和无性别的声音:

“恐怕她的状况并没有比你好太多。”柔和的嗓音里融入一丝丝遗憾。

“我的兄弟们呢?他们也都可以拥有这第二个选择吗?”

“这次出完任务,听说你有两个星期的长假?要回美国吗?”凯往他旁边的黄土地一趴,透过望远镜观察一间他们即将突袭的旧仓库。

这……是什么地方?

他慢慢移开栅栏下了床。

健治的表情诡异万分。

那把嗓音轻叹一声,似乎很安慰他这么快就进入情况。

“我……死了吗?”

“你们想要我怎么做?”他深吸了口气问。

多么可惜……他茫然地想。多么可惜他没来得及告诉她他的心意。多么可惜他有那么多的事想和她一起做,那么多的地方想和她一起去,那么多的愿望想和她一起实现。

他们每个小组成员都像是他的兄弟一样,彼此同生共死多年,早就培养出连家人都没有的默契,而每个人的心中所想的都一样:当有最差的状况发生时,一定要确保凯是安全的。

这可能是封凯雅升上少尉之后的最后一次出任务。接下来她应该会渐渐转向坐办公桌的管理职,因此他很珍惜这次出任务的机会。

“所以,你愿意选择第二次的机会吗?即使这表示要永远脱离你原先的生命?”

他闭上眼深呼吸一下。他不能乱掉!

但是他也很清楚凯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兄弟一样,所以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心情对她表白过。

“如果你选择接受我们给你的第二个机会,你会有一个全新的生命,全新的开始,条件是你再也无法回到原先的世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