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努力加载中...

蓦地,突兀巨响骤然响起,打破这片异常安宁的气氛,就见门扉被一只大脚给踹了开来──

“走得还真快!”兴味低喃,易无晴唇畔隐约逸出一抹很轻、很淡的笑意。

冷冷瞄他一眼,易无晴逕自又从药箱里取出一长形玉盒塞到他手中,简洁命令,“吃完!”

“表哥,这位是?”尾随而来的颜香芙奇怪询问,不懂他为何对这个粗衫布裙、相貌平凡的姑娘态度如此热络。

唉──他是执迷不悟,活该!

“抱歉,是芙妹不好,幸好没伤着你。”以着只有易无晴听闻得到的低喃愧疚致歉,冉枫亭不是没瞧见颜香芙的行为举止,心中虽清楚是她的错,却无法出言斥责。

“你说谁小人?”

什么啊?

“无晴,姓君的醒了没?若还没有,我不介意奉上一拳,帮忙把人给揍醒──”扯着嗓门大声嚷嚷进房,冉枫亭摆明不管病人是否转醒,就是要来吵人的。

“等会儿解毒过程若弄个不好,将可能转度到留在房内的人身上,你确定要留下吗?”淡声反问,易无晴一副颜香芙若真要留下,她也不会反对的神色。

玩死?谁玩谁还不一定呢!淡瞥一眼,君默啸像似哪壶不开提哪壶般,神色鄙夷的轻吐出两个字──

“吓!”夸张往后一跳,他双臂飞快抱胸,故作娇羞控诉,“你你你──你竟想非礼人家!”话完,还学小姑娘害臊样的猛跺脚。

“你──”冉枫亭火大得正想再雷霆咆哮,然而才吼出一个字,却被一道清冷幽然的嗓音打断。

赫见他已然转醒,甚至还有精神嘲讽自己,冉枫亭霍地冲到床边哼声狞笑耍狠。“姓君的,在我地盘上还敢与我作对?你準备被我玩死吧!”

他?淡觑一眼,易无晴无声叹气。

半个时辰后,在冉枫亭的带领下,她来到安置君默啸的客房内,正当凝神诊脉之际,却听后头不断传来扰人的急切逼问──

“承蒙关怀,那一拳你留着赏给自己用吧!”冷然眸光睇向“小人”,君默啸淡淡反嘲回去,似乎不意外他的出现。

“我们梁子不是早就结大了吗?”冷嘲反问,君默啸不懂若不是早结下樑子,那这些年无数回打得“两败俱伤”的比武算什么?

“你醒了?”

再也懒得理会满脸纠髯的无聊男人,易无晴逕自捣碎紫参果,又加入一种清香扑鼻的不明汁液,将两者搅拌均匀后,这才缓缓餵进君默啸口中,随即又示意冉枫亭帮忙扶起人,很快的替他的胸口刀伤换药。

冉枫亭忍不住白眼,正想冷嘲热讽一番之际,一道娇柔惊呼忽地自房门口处骤然响起,随着扑鼻香风袭来,眼前一花,一具秾纤合度的温软娇躯已经扑至床边──

表哥身为冉家庄少庄主,身份地位自是不同,实在毋需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凡女子如此热切。

打从与冉枫亭相识的那天起,从其衣衫穿着隐约可看出他必然有着一定的家世背景,可如今亲临冉家拜访,才更觉惊人。

瞪着眼前那张满是大鬍子的哀怨脸庞,易无晴头好疼──唉!救人一回,真的得从此负责一辈子吗?

纵然被斥,冉枫亭却反而笑得颇为开心,虽不知她老要他吃那种不知名的白花是何用意,但明白她不可能会害他,方才佯装悲愤控诉也只是故意想闹人罢了。

“算了!”易无晴性情淡然,原就不是会与人计较的个性,只是方纔那不断在耳边叨念的声音实在太吵,让向来爱静的她不免坏心的故意吓人。

“君公子,你可终于醒了!”不客气的挤开易无晴,颜香芙急着展现自己的关怀之情,娇声娇语道:“你昏迷的这些日子,香芙担心得寝食难安,终日祈求菩萨保佑,如今见你平安转醒,真是让香芙安下不少心──”

“小心!”健臂一揽,飞快稳住纤细身影,他关切低问:“没事吧?”

怎么可能?这个叫易无晴的姑娘既寒伧又平凡,看起来连杭州城内那些名医都不如,怎可能有本事帮君公子解毒?

柔和光线下,一片沉静安宁,性情皆属清冷的两人皆没再出声,週遭萦绕着一股既陌生又诡异契合的氛围──

心下暗忖,易无晴没有搭腔,只是静静的拿乾净白布替他重新把胸前伤口给缠好。

心口盈满涩意,冉枫亭却还得故作无事的温言安抚,就怕让她不开心了。“芙妹,你别恼,我不是在指责你──”

“嗯。”轻应一声,易无晴瞧了瞧床上昏迷的俊逸男子,又思及方才颜香芙的态度,顿时心下隐隐了然。“是他吗?”

“易无晴。”没有多余解释,简洁报出姓名回答完问题后,乌黑眼眸不起丝毫波澜地审视了下他的脸色,纤指逕自搭上他手腕,不发一语地诊起脉来。

“嗯。”如往常般淡然的轻应一声,易无晴放下茶杯,起身注视着笑容满面的男子,一颗心终于稍安下来。

呵──这般的默契,任谁看了都觉得感情好哪!

这厢,冉枫亭拖着人夸张哀求;那厢,颜香芙看傻了眼。

“哈哈哈──”捧腹狂笑,他笑到直抹眼角进出的泪水。“无晴,你──你挺有诓人天分的──哈哈哈──”

不爱留就滚啊!躺得那么舒适是怎样?

乌黑清亮眼眸闪过一丝兴味光彩,易无晴心下暗忖的同时,一道爽朗热情的熟悉男嗓蓦然响起──

“好说!”神色不波,淡淡反讽轻刺他一下。“你的芙妹还真亲切有礼,不是?”

“我要帮病人解毒了,请房内不相干的人都先出去吧!”蓦地,易无晴打断了冉枫亭的安抚言词,冷淡要求清场。

两人虽个性迥异,但易无晴对冉枫亭却甚是了解,见他这番神色,便已心知肚明,当下眸光又转回床上的君默啸身上,眼底有着深深的怜悯。

也算是了解她了,一见那神色,冉枫亭顿时瞇眼怀疑质问:“你刚刚那番话是骗人的吧?”

神色清冷,易无晴果如其名般无情。“为何我要去?”她原本怕中毒的人是冉枫亭,这才会出谷前来,如今既然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多管闲事了,不是吗?

“你真能帮君公子解毒吗?”颜香芙还是有些不信。

“颜姑娘好。”打过招呼了。

“不公平!”蓦地,冉枫亭忿忿不平的抗议起来了。

“表哥,你说精研医术,能帮君公子解毒的朋友,就是易姑娘吗?”从两人交谈中听出了些端倪,颜香芙连忙询问,可眼中满是不信。

毒性会转度?

疑惑打开,当那装满整个玉盒的白色鲜嫩花瓣映入眼帘时,冉枫亭瞬间脸色惨澹悲吼,“为什么?为什么又要我吃花瓣?你不知道这花很苦吗?我就命苦的只能吃苦花,姓君的命格就比较贵,所以能吃紫参果吗?”呜──有没有这么不公平的?

瞠着亮得出奇的黑眸瞪人,易无晴嗓音清冷低斥,“吵什么?把花吃完就是了!”

***

侷促地笑了笑,易无晴没有应声地迅速别开眼,却见床榻上的君默啸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俊颜,直勾勾瞅着逕自坐上床沿的颜香芙,在滔滔不绝表达关切的娇言软语中,他终于冷冷开口了──

听闻询问,冉枫亭笑着连忙替两位姑娘介绍。“芙妹,这位是我的朋友,易无晴;无晴,她是我表妹,颜香芙。”

“为何我也要出去?”嗔怒质问,绝美脸蛋上有着不满。她想多留会儿陪伴君公子啊!

连这也能计较?

“绝交好了!”有他这个朋友挺麻烦的。

“是啊!我真的很可怜。”以为她说的是自己,冉枫亭再赞同不过地猛点头附和,甚至还夸张的捧着胸口以示心痛,只差没滴出两滴泪来。

知她不会往心头记去后,冉枫亭不由得又咧开爽朗笑容,好奇的捱到她身边,就见她慢条斯理的打开医箱,从里头取出一颗紫红色果实放入玉製药钵里捣碎──

明白她意指些什么,毕竟自己以往只要从表妹那儿受挫,不是飞鸽传信就是亲自跑去找她黯然倾诉,他感情世界的一切,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冉枫亭不由得尴尬苦笑,虽没回答,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我会和这小人感情好?”冷瞪“小人”,君默啸嘲讽。

这位姑娘是大夫?

不置可否,见他平安无事,易无晴神色冷淡道:“既然中毒的不是你,那我就告辞了。”话落,转身欲走。

无心,又怎会瞧得出来?

得到肯定答案,颜香芙更是惊疑,倒是身为当事人的易无晴依旧一脸波澜不兴,乌沉眼眸直勾勾凝着冉枫亭──

“你们感情挺好的。”收回诊脉的纤指,易无晴缓缓吐出的话让在场两个男人齐扭头瞪人,首次意见一致──

“行了!”缠好布条,让昏迷中的君默啸躺回床上后,她清亮眸光转回冉枫亭身上,淡声命令,“把衣服脱下!”

易无晴沉静不做声,只是自顾自专心诊脉,倒是一旁的冉枫亭对表妹这番言词深感不妥,但惯性使然,他只会宠着颜香芙;自小到大以来,别说疾言厉色了,连说话稍大声些也不曾,是以面临这种状况,心中虽对易无晴感到不好意思,但又不知该怎么制止颜香芙的言论,表情顿显尴尬异常。

安坐在椅子上,易无晴轻啜了口下人奉上的热茶,不动声色的环顾有着浓浓江南精緻典雅风格的建筑与摆设,心中有些微诧异。

“牛嚼牡丹,不知好坏!”摇头叹气,明指某人是条牛。

担心君默啸啊──她一颗心只在君默啸身上,却从不曾想到他。

见状,冉枫亭连忙替她搭起梯子。“芙妹,解毒的事还是交给无晴吧!你先回房去,待君公子的毒解了,你爱待多久都行,好吗?”

很好!中毒的不是他。

呃──表哥是中邪了吗?她竟从不知道他有如此疯癫的一面!

打从大门进来,一路上水石亭台、厅堂阁楼、花墙游廊、小桥曲径等精緻园景尽入眼底,虽然没有雕樑画栋的夸张奢华,却有着细緻婉约的精巧,只要是明眼人皆可看出其风韵与不凡,除了隐隐展露出主人家的绝俗品味外,更可以明白若无雄厚家产,断不可能造出如此美丽园林。

心下暗忖,颜香芙虽父母双亡,自小投靠姨娘,但冉家待她如亲生女儿,无论吃的、穿的、用的皆给予最好的,就宛如是这家真正的大小姐般,生活极为优渥,从没吃过苦,加上仗着冉枫亭打小宠她、疼惜她,是以丝毫没有自觉自己真正身份也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女,养成了看上不看下、带着点骄纵傲气的性情,对易无晴的寒伧打扮也有着瞧不起。

唇畔笑意加深,她既没承认也没有否认,让冉枫亭更加确定自己的怀疑,登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最后,还是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表妹?

“当我爱留吗?”口中轻哼,君默啸却依然坐躺在床上,丝毫没有急欲离开的感觉。

这男人,还真的满适合去戏班子的!

“娘的!我哪儿小人了?”被踩中痛脚,冉枫亭气得脸红脖子粗地雷吼起来。“姓君的,你给我搞清楚,毒若是我下的,我干嘛还多此一举把你扛回来医治?把那两个字给我收回去,不然我们梁子结大了!”

翌日

颜香芙闻言暗惊,脸色红白青不断轮流上演,既不敢说要留下,又没脸马上逃之夭夭,顿时僵在那儿不知该怎么找台阶下。

“无晴,你真来了!”快步来到大厅,果见那抹沉静身影安坐在椅子上,冉枫亭欢喜地飞快迎上。

霎时,一激动、一冷嘲的嗓音同时响起质问,随即又双双怒瞪对方──

就是他了!

“小人!”

砰!

一旁,冉枫亭可不知两名姑娘已经无声“达成共识”,还逕自热络笑道:“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说到底,冉家庄除了富甲一方外,同时也是武林颇负盛名的世家,虽然数代香火单传,但每代的当家主事者皆是能力卓越之辈,不但不因家族人丁稀少而日渐衰落,反而因家产经营得当,代代精进武艺,而一直在江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终究,易无晴还是被人给吵得留下了,同时也听完满脸纠髯男人气愤不已地边说边骂自己莫名其妙成了下毒小人的一切经过。

不发一语地冷冷瞅人,瞅到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的微红起脸来,易无晴才终于开口,“脱下吧!”

“怎么样?是什么毒?能解吗?若是易姑娘没能力的话,烦请早些告知,好让表哥趁早另寻神医前来──”颜香芙那娇柔嗲气的嗓音源源不绝自艳红的樱桃小口吐出,言语中儘是满满的不信任。

“姑娘是谁?我和你很熟吗?”

“让开!”她想回谷了。

视线矇眬中,昏迷多日的神志逐渐清醒,当陌生景物映入逐渐清晰的眼帘内,君默啸不由得心生疑惑,下意识想坐起,却发现自己身体僵硬得起不来,勉强撑起一半的身子“砰”地一声又摔回床上。

“哇──不要啊!”悲吼拉住她迈步欲离去的身子,冉枫亭眼含两泡泪,宛如戏班子台柱般哭天抢地。“无晴,你没良心!不看我面子,也看在我这三年来无数封洋洋洒洒、文情并茂、价值万金的家书份上啊──”呜──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吧?不过分吧?

眸光微闪,易无晴若有所思地瞟了冉枫亭一记,得到他尴尬的窘迫眼神无声求饶后,这才神色不波的转移目光回到颜香芙脸上,清冷的性情让她挤不出乎易近人的笑容,只能淡然点头致意──

“不能让!”一颗头夸张地摇成了搏浪鼓,冉枫亭说什么也不让开。“无晴,看在我的面子上,请务必帮这个忙,把君默啸给救醒。”

“竟骂我是牛?”瞪大了眼,冉枫亭真的不服了。“你说说,我哪儿像牛了?说啊!说啊!”

“呃──芙妹,你别急,先让无晴仔细替君公子瞧瞧──”实在听不下去了,冉枫亭婉转暗示,第一次隐约觉得自己心仪的表妹待人处世极为失礼。

这──是哪儿?

捣药的动作一顿,易无晴怔了怔,略带疑惑的眼眸朝他瞅去。

只见两人瞠目怒视,默契之好,让一旁的易无晴瞧得兴味盎然,乌沉眼眸闪过一丝淡淡笑意。

她说的情真意切,深情款款,却丝毫不理易无晴被她那一挤给推得往后踉跄跌去,所幸一旁的冉枫亭眼捷手快,急忙扶住人。

“你怎么会知道?”缓缓褪下上衣,露出胸前那随便缠繫、尚还沾染着鲜红血渍的布条,冉枫亭不懂她怎么会知道他也受伤了。

女人天生的灵敏直觉,只要一眼就清楚知道对方能不能和自己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很显然的,易无晴和颜香芙两人不是同路人,而且彼此心底也都很明白。

“呃──”难得听她开口多说了些话,就把他给堵得无法回嘴,老半天后,冉枫亭才讪讪然嘟囔,“就算这样,也犯不着每次见面就要我吃花瓣吧?”那花苦得每次吃完,嘴里都要涩个大半天,很难受呢!

“就是她!”毫不犹豫点头,冉枫亭清楚易无晴的医术绝对不比江湖上所谓的神医来得差。

“姑娘是?”方才转醒,映入眼帘皆是陌生人事物,君默啸纵然心中有所疑惑,却依然不显惊慌,幽冷眸光一瞬也不瞬的直勾勾凝着人。

“易姑娘好。”强挤出笑,颜香芙也没多热络。

“芙妹她──就瞧不出来!”爽朗的眼眸浮上些许涩意,他黯然苦笑。

“为什么?”君默啸是谁?与她又没关係,为何要救他。

没想到竟然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冉枫亭乱悲愤一把地瞪着她,哀怨控诉,“你你你──你这样还是朋友吗?”

“为什么姓君的有紫参果可以吃,我每次去你那儿时,却都只能吃些花花草草?”满心悲愤,他对君默啸嫉妒记恨的事又多了一桩。

“呃──”冉枫亭没料到她千里迢迢而来,待了不到盏茶时刻,又毫不留情就要离去,当下不禁有些傻眼。

“气血虚损,神色困顿,吸吐不畅,任谁都瞧得出来。”取出止血疗伤效果奇佳的伤药帮他敷上,易无晴嗓音虽冷,可手上动作却极为轻柔。

“你懂什么?”横去一记冷眼斜睨,易无晴冷淡却总算肯好心的解释了。“这位君公子是中了阴寒毒物,刚好可用性属火烈的紫参果来解毒,你又没中寒毒,吃什么紫参果?想经脉爆裂而亡的话,儘管吃去,我药箱里还有!”生平没见过这么想寻死的人,老是喊着要吃紫参果。

闻言,几名伺候的丫鬟在冉枫亭眼神示意下,很快退了出去,房内除了病榻上的君默啸与身为大夫的易无晴外,只剩下冉枫亭和颜香芙两人了。

没有回答她的质疑,易无晴只是淡淡补充,“颜姑娘也请出去吧!”

“到底行不行哪?君公子的情况可不容耽误──”娇柔嗲气的女嗓依然不肯歇息,还嘀嘀咕咕叨念着。

“哼!”粗哼一声,率先从互瞪中撇头,冉枫亭对着易无晴哇啦哇拉大叫,“无晴,姓君的毒清乾净了没?我可以把人轰出冉家庄了吗?”赶快把眼中钉扫出门,免得见一回就呕一回。

哼!想来也知道,自己中毒昏迷过去后,肯定是这个不甘被说“小人”的大鬍子把他给扛回冉家庄医治了。

这就是他生长的地方啊──

蓦地,清冷嗓音骤然响起,随即淡淡药香窜入鼻间,君默啸发现自己被人给扶起,待定晴细瞧,就见一肤色白皙,相貌虽平凡,但一双乌沉黑眸却出奇显眼的姑娘立在床边,很显然的就是她出手帮忙扶起他。

幽冷眸光微闪,简单的回应并没激起君默啸丝毫不悦,反而静静的任由她替自己诊脉,彷彿转醒后所面对的一切陌生环境都是再正常不过似的。

怎么办?虽然芙妹是他自小心仪的对象,但是──想到方纔她那张脸的表情与落荒而逃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笑啊!

“真可怜!”唉──倒霉被颜香芙恋慕上,无辜成了妒火攻心男人的眼中钉,得应付时不时就上门挑衅的麻烦,还有谁比他悲惨的?

“有何不可?”又不是她在当。

“你说谁娘们?”

不公平什么?

一般正常姑娘被他这般优雅俊美男子如此一瞅,就算不酥麻软脚,只怕也脸红心跳的快厥了过去,然而易无晴似无所感般,只是淡淡开口──

“没事!”摇了摇头,随即惊觉自己正靠在他怀里,向来沉稳的心蓦地一跳,易无晴以启人疑窦的速度飞快退离那厚实温暖的胸怀,清冷眼眸迅速闪过一抹不自在。

“无晴,慢着!”忙不迭拦住人,冉枫亭急叫道:“中毒的人尚还昏迷未醒,可否烦劳你去瞧瞧?”

“呃──”狂笑声顿止,尴尬地直摸鼻子。“芙妹确实对你有失礼的地方,我代她向你致歉,希望你别介意才好。”

“表哥,我是担心君公子。”有点不悦向来宠着自己的冉枫亭竟然不帮自己,反而替这个不起眼的女子说话,颜香芙有些嗔恼。

“多谢!”等她弄好一切,冉枫亭这才边穿上上衣,边微笑致谢。

如果老天爷真的看不过去,此时晴天劈下一道雷把这个不正经的男人给劈死,她想,她是完全不会意外的。

“也只好如此了!”眼见有台阶可下,颜香芙连忙答应,随即急急忙忙地飞快离去,步伐之快,像有鬼在追似的,一下子就消失了蹤影。

“为了我不想背『小人』这个黑锅!”眨巴着大眼,冉枫亭採取哀兵攻势。“无晴,你不会这么狠心,让我当定小人吧?”

原来,她认识了个腰缠万贯、家世不凡的名门子弟呢!

“我会和这娘们感情好?”怒指“娘们”,冉枫亭悲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