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努力加载中...

呜──扎人?她对他奉献出的初吻,唯一的感觉竟是扎人?好过分啊!

双颊泛起淡淡的美丽樱红,易无晴老半天没有出声。

“什么?”直觉询问。

她很怕,很怕经过这段快乐的日子后,若这次随他回冉家庄,再次亲眼目睹他对颜香芙温柔相待、余情未了的情景,那会比之前更加揪心难受的。

撑着伞急步来到谷口处,在大雨与黝黑夜色中,仅管努力瞠大了眼,视线依然不出三尺之外,易无晴正想出声找人之际,身旁突然传来“啪答”的溅水声响,随即熟悉的男性嗓音响了起来──

老天!他甚至还不曾对芙妹如此表白过呢!

沉沉凝着那暗藏不安黯然的眼眸,冉枫亭有些微恼,却又明白她的不安也是正常,当下不禁轻叹了口气,猛地一把将她往怀里带,让她轻靠在胸口倾听自己的心跳,柔声道:“无晴,这心跳、这怀抱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只属于你啊!”

迥异于上回的轻啄浅尝,这回冉枫亭长驱直入的攻城略地,让易无晴登时惊呆了,任由他舌尖探入自己的唇齿间辗转深吻。

“无晴,你对我──对我可有感觉?”毛茸茸的大脸涨得通红,冉枫亭羞窘探问,一颗心怦怦乱跳,已然失序。

“我不要!”总算反应过来,冉枫亭猛地跳脚大叫,激烈抗议,“为何又要赶我走?我不要!我不要!”呜──可恶!昨晚眼皮又跳,果然是凶兆。

“若不想进去,那就算了──”

因终于表白倾诉了情意,冉枫亭就这样死赖活赖的赖了下来,抱着与易无晴培养感情的目的在谷中住了好一段时日,直到大雪纷飞,岁末年终的时候,他才终于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儿。

一大清早,当易无晴步出房间时,却见冉枫亭已经守在外头,也不知是起得比她早,抑或是整夜没睡地候着?

易无晴心口不由得发软漾柔,只觉眼眶有些酸酸的──

没想到他竟能如此耍赖,易无晴忍俊不禁又羞又赧的笑了。

“谁、谁说的?”万分羞窘,她不肯承认,可脸上红晕却更加深了。

“你撑就好!”见状,冉枫亭忙不迭又把油伞移了回去。

“谁教你不同我一块回去!”理直气壮的把过错赖到她身上,冉枫亭笑瞇瞇威胁,“是要我们一块回去吃团圆饭,还是让我爹娘赶来这儿相聚,你自己选一个吧!”呵呵──就不信拐不到她。

“我当然知道你剃了,但是──但是你为何要剃?”依然还处于震惊中。

“不要说了!”忆起那一吻,轻冷白皙的脸庞不由得泛起樱花般的嫣红,她急促道:“那不是知己会做的事,当时你肯定糊涂了,就当作没那一回事,忘了吧!”

“你走!不要再来了,走!”瞪着谷口外那张慌张失措的鬍子脸,她声如寒冰般警告,“不许再踏进谷内半步,快给我走!”话落,逕自转身回屋。

“哈!”终于灌完,他放下茶碗哈出一口热气,原本还有些冰冷的身子因姜茶的关係而慢慢温暖起来,开开心心的挨到她身边,毛茸茸的大头又自动自发的往她纤细肩膀赖去。

果然,易无晴让他这种凄楚样给打动了,登时软了心,高抬的纤手又放了下来,任由他去了。

“只是?”他想说什么?

屋内,易无晴明知外头下着大雨,不可能野地生火,却还是忍不住悄悄的掀起帘席往窗外瞧去,果然就见谷口处幽幽深深不见一丝火光,当下她又放下帘席,轻咬着粉唇不安踱步着。

“无晴,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知她默许了,大头感动的又赖了上去,还不住的磨磨蹭蹭。

他──竟在谷口野营起来了!

“我就要孩子气!就要孩子气──”大笑不肯依从,他抱着她开心的转啊转的,转到她头晕目眩,连声求饶,这才停下,紧紧将站下稳步伐的人儿给搂在怀里,佯装兇恶逼迫。“说!随不随我回去?若不答应,我就再重施故技,转到你答应为止。”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你、爱上你,再也不能把你当成一般的红颜知己了。”满足的将她拥入怀中,冉枫亭决定就算再怎么尴尬,也要老实的对她倾诉情意,否则她肯定又要误会他轻薄她。

怎么办?雨下这么大,他能躲到哪儿去?天这么寒,他手臂又有伤,若再因淋雨而受了风寒,那可不好。

“喝完!”简洁命令,将还冒着白烟的热姜茶递出。

呜──本以为已经进佔屋内,谁知又退回到谷口原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翌日

自己身强体壮,就算被雨给打成了落水狗,也不会有事儿,倒是她身子单薄,若淋雨受寒可不好。

这日,天色阴霾,镇日不见阳光,已有几丝凉意,入了夜,突然不起滂沱大雨,更是寒气逼人。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急忙拉住人,易无晴说什么也不会让他这样做。

“什、什么?”

然而,就在她还陷在感动情绪中,却听他又振起精神,以着异常兴奋的嗓音叫笑──

“你、你胡说些什么?”窘红着脸,易无晴又羞又赧的直拍他。“快些放我下来,别这般孩子气!”

万分感动又欣喜,冉枫亭笑着接过姜茶,很开心的一口气咕噜咕噜地灌进肚子,完全不怕烫着了舌头。

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易无晴诧异之下,直觉想找他问个仔细,谁知才微一偏首,他的脸瞬间凑了过来,在反应不及下,檀口又再次被他给封住。

“无晴,快过年了呢!”劈完每日必备的柴火,冉枫亭又挨到她身边蹭啊蹭的。

“嗄?”笑脸瞬间冻结,似乎有些愣住。

“你回去吧!”平板直述,不带丝毫感情,经过一整夜的思考,她认为他不能再留下。

“我──”转身抬眸,见他全身湿淋淋的站在大雨中,易无晴心口一揪,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而出来寻人,到嘴的言语又吞了回去,可手中油伞却急忙往他头上遮去。

“回去找你的芙妹,别再来了!”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她冷淡地下了逐客令。

“哇──无晴,不要赶我走啊──”眼睁睁的见她真的丢下自己,逕自走了,冉枫亭既无辜又悲愤地哀号不绝。“我又做错了什么,你倒是说明白,我会改的啊!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啊──”

思及此,她暗自担心不已,几度走到门口处欲出去找人,可想到这样一来,前些日故意冷漠相待便全功尽废,又要与他纠缠不清,当下又打退堂鼓。

心下一沉,说不出是惊是慌,易无晴顿时沉默了下,随即淡淡道:“那你回去吧!”

白皙嫩颊瞬间爆红,易无晴热烫着脸瞪人,非常无言。

入夜,透过窗口瞧见谷口处闪烁耀动的火光,想也知道有人不死心的打算死赖在那儿露宿野营,易无晴不由得暗恼,冷着脸放下帘席离开窗口。

哼!天候已逐渐转冷,尤其山里夜晚寒气重,那个大鬍子喜欢露宿受冻,就随他去吧!她不会心软去理睬他的。

又惊又讶,易无晴怔怔地瞪着他,不敢置信的轻叫了起来。“可──可你不是心仪着你的芙妹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老找她倾诉情伤的事儿可不是假的啊!

“你是为了我的吻而恼火吗?”终于,他觉得该把事情谈开来说明白,否则老是被她赶也不是个办法。

“你心仪的芙妹在等你回去讨她欢心,别净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脸色一冷,口气隐隐有丝不耐与微酸,只盼他快快离去,还自己一个清静。

“无晴!”一见她身影,冉枫亭振起精神,像只讨主人欢心的小狗般连忙挨了上去。

呜──好怀念!还是她蹭起来最舒服啊!

“──”瞠眼瞪人,易无晴无言以对。

隔日一早,当冉枫亭再次现身时,竟让易无晴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我想!我想!”就怕好运一瞬即过,冉枫亭小鸡啄米般的猛点头,怕她会改变心意似的急匆匆拉着她飞快往屋子而去。

他喜欢她?爱她?

“无晴──”

带丝赌气意味地暗忖着,她微恼地回房歇息去了。

“只是我们冉家有个习惯,无论平常怎么天南地北的跑,过年那天,必定得赶回家吃团圆饭呢!”眸光灿灿的瞅人,未臻之意非常明显。

“你觉得我的吻如何?”咧着大大的笑容,他不正经地眨眼笑问。

“要当我们家的人还不简单?”露出贼兮兮的表情,冉枫亭猛地一把抱起她转圈圈,朗声大笑道:“你随我一块回去成亲,自然就是我们冉家的人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易无晴瞠大眼睛怔怔地瞅着他,微颤着嗓音轻问:“你、你什么意思?”他是什么心思?什么心思啊?

他──果然是心急之下随口胡诌的,而她竟为了他没有丝毫意义的言语而心神动摇,险些信以为真。

老天!第一次得以窥见他的“庐山真面目”,她终于明白冉夫人非要他留满脸鬍子不可了,一切只因为他那张脸比起冉庄主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完完全全的招蜂引蝶啊!

“无晴,这么晚了,雨又下这么大,你出来做什么?”急声询问,原本在树上躲雨的冉枫亭耳尖的听闻脚步声后,飞快的跃至她身边。

“你、你的鬍子呢?”她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不要啊──”凄厉大叫,冉枫亭眨巴大眼哀求,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见了忍不住会想丢两个铜板给他。

明白他的心思,易无晴心口一暖,轻声开口道:“进屋去吧!”

“你还是不肯答应?”瞬间垮下了脸,冉枫亭哀怨至极,正苦思着要想什么办法把她一起拐回去时,却听她又缓缓开口了。

“我就发癫!”大头直往她身上蹭,冉枫亭笑叫逼问,“你说,随不随我回冉家庄?说啊!说啊!”

“为、为什么?”唇齿间还沾染着他的气息,易无晴难得结巴,一时还有些无法回神。

“我没糊涂,也不想忘!”断然拒绝她的提议。

没料到竟是这种评语,冉枫亭受到严重打击,既哀怨又悲愤摸着自己满脸的鬍子,只想蹲到墙脚去画圈圈。

这男人──果然不正经!

微微一怔,她蓦地敛去笑意,轻声低语,“你自个儿回去吧!”

边蹭边暗忖,冉枫亭满足得直傻笑,直到许久过后,他还依旧窝在她肩上不起来,可一声叹气似的轻喃却自唇瓣逸出──

“你不随我一起回去吗?”哀怨询问,他是想要她也随自己一块走啊!

到底,她还是担心着他对芙妹无法忘情。

“咦?无晴,你又恼什么──”诧异惊叫,冉枫亭不敢抗拒地被推出屋,甚至还一路给赶到谷口外。

不知过了多久,当气息不稳的退开,微笑瞅凝着她酥茫迷眩的神色,他温柔的抚上那宛如醉枫般美丽的脸蛋,轻声而坚定的缓缓开口了──

“嗯。”轻应一声,忙着把晚餐端上桌,易无晴任由后头男人蹭着,随口问道:“你想吃什么年菜吗?”想吃就得先说,但她可不保证做得出来。

“你发癫了吗?”嗔声轻斥,易无晴忍不住被逗笑。都这么大了,这男人怎么还像个孩子般胡疯呢?

“我不要你扎到!”搓着下巴,简洁得意地说出理由。

“呃──我──我──”想到以前老是对她倾诉苦恋芙妹不果的沮丧心情,如今却突然要承认自己其实喜欢的是她,好像有点尴尬和奇怪,冉枫亭窘得鬍子底下的脸皮都涨红了,支支吾吾的无法说出自己“移情别恋”的事实。

颈后感受到轻柔吹拂的气息,易无晴心下一跳,浑身微颤起来,只能勉强“嗯”的轻应一声。

“我又不是你们家的人,跟你回去做什么?”奇怪瞥他一眼,易无晴强压下心中的难受,佯装出一脸的漠然。

听闻他道出对自己的情意,易无晴只觉眼前一切如梦似幻,好似不是真的,心中虽又惊又喜,又赧又羞,可还是无法立即相信他真已忘情于颜香芙,进而锺情着自己,一时之间竟吶吶无法成言。

“如果──如果你回去后,发现自己喜欢的还是你的芙妹,请不必介意我,也不要感到愧疚──”揪着心,易无晴深吸了口气,费了好大的劲才有办法让自己把话说完。“就、就和你的芙妹好好在一起,别再来寻我了!”

“笑了!无晴,你笑了!”欣喜若狂,他紧搂着怀中人儿叫道:“你笑了,所以你也是对我有感觉的,是不是?是不是?”

两人进了屋,易无晴见他全身湿得像似刚从水里爬出来,狼狈得很,不由得催促他回房去换上先前所留下的乾净衣衫,自己则很快的往屋子后方走去。

“好吧!既然你不随我回去,我想团圆饭换地方吃也不错,我马上飞鸽传信给我爹娘,要他们立刻启程赶来这儿好了!”话落,兴匆匆的就要去找纸笔。

原来他要回去了,回到那个有“芙妹”的冉家庄──

“嗯。”轻应一声,经过一夜,易无晴似乎消了气,终于不再对他视而不见。

见她终于肯理睬自己了,冉枫亭大喜,登时咧开大大的笑脸,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那没有上下起伏的平板嗓音自她口中骤然响起──

就这样,冉枫亭露宿了好些天,没得到准许前,一步也不敢踏入。白天,就在谷口处打转着,只要一见她出了屋外活动,便展开大大的灿烂笑容,热情挥手打招呼;夜晚,便跃至树上饱眠,想来是打定主意要长期抗战了。

“我说的!”直接认定她就是对自己有感觉,冉枫亭开心得简直要飞了起来,可却故意一脸的正经严肃。“无晴,我问你一件事儿,你要老实回答我。”

真是老毛病不改!

就这样,几次走到门口又缩回,心思反覆不定下,最后终于还是敌不过对他的关切,软下心的前去找人了。

颇为无言的瞪人,见他一脸期待表情,易无晴冷冷道:“扎人!”

呵──她还是关心着他的嘛!

轰!

哎呀!这雨下这么大,光她自己一个人撑着都会被雨水给溅着了,若还想帮他挡雨,铁定是两个人湿在一块了。

“无晴,我不要再把你当知己了。”

冉枫亭直觉脱口喊道:“我不要回去讨芙妹欢心,如今在我心中,你比芙妹重要啊!”

他、他说什么?什么叫作在他心中,她比颜香芙重要?

他为何又吻了她?她不懂!不懂啊──

窘红了脸,冉枫亭抓耳搔腮尴尬道:“呃──我本来也以为我心仪的是芙妹,可是后来见你和姓君的交好,心中竟燃起了熊熊妒火,这才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你。”天啊!要承认自己糊涂得连心中真正喜欢的对象也搞不清楚,真的好糗啊!

闻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冉枫亭霎时瞠大了眼,却惹来她微带恼意的嗔瞪──

思及此,易无晴黯然涩笑,对他也对自己恼怒至极,就在他还在“我”个不停之际,她冷颜含煞的忿忿推人。“走!你给我走!”

好一会儿后,当冉枫亭换上乾爽衣衫出来时,就见她已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茶等在那儿。

柳眉一蹙,易无晴二话不说就要戳去,哪知他却像是早预料到般的抢先以手护额──

见她不说话,冉枫亭紧张了,当下急忙大叫,“无晴,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喜欢上你了,看在我们好友多年的份上,你不能伤害我幼小纯情的心灵。”话到最后,竟脱口而出可笑威胁。

“剃了!”摸摸光滑的脸颊,只觉一阵冷飕飕,冉枫亭还真有些不习惯。

“我没有特别想吃什么年菜,只是──只是──”大头还赖在细肩上磨磨蹭蹭,可语意却有些迟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