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第9章

努力加载中...

“你说什么?”没听清楚。

忍不住冷哼斜睨,君默啸还是难得好心的给了提示。“这就是重点了!”

天空日渐昏暗,夜色悄悄来袭,屋内,冉枫亭点起了油灯,让昏暗的室内增添了几许光亮,可视线却不停朝外寻去,整个人焦急到坐立不安,来来回回踱步着。

闻言,明白她已恩准自己留下,冉枫亭顿时笑瞇了眼,开怀得不得了。

“你还敢问我?”气得脸红脖子粗,冉枫亭提着大刀怒指着他,怒吼喝问:“说!当日你离开冉家庄时,是不是对无晴说了什么,否则她为何拒绝我再去找她,连『万金家书』都不回我了?”

“你他娘的还装蒜?”气得爆粗口,冉枫亭怒火滔天控诉,“若不是你对无晴说了些什么,她会突然不许我去找她,连见都不见我?”肯定是这娘们说了他什么不好的话,才会让无晴不理他。

怔了怔,想通什么似的,君默啸迥异于平日冷漠模样,猛地爆出疯狂大笑。“哈哈哈──避得好!避得好啊!”

“是什么?你说!”急切喝问,冉枫亭等不及想明白究竟是何原因让她疏远自己。

“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气沖牛斗怒骂,冉枫亭手中宝刀险些又要砍过去。

“放手!”愤恨的一把甩开他,易无晴眼神冷得吓人。“我暂时不想见你,不许跟来!”话声一出,掉头而去。

两个月后

这个大鬍子今儿个是怎么回事?杀气腾腾的,完全是把命豁出去了的态势,与以往过招较量时那种只伤皮肉,点到为止的方式大不相同,根本就是要找他寻仇的嘛!

惨也!

因为手不方便的关係,接连着几日,他享尽了被人服侍的滋味,就连梳洗、梳头都有人代劳,就好比现在──

他娘的!什么叫避得好?这娘们欠揍!

他那副春天下面两条虫的呆样,让君默啸额上隐隐爆出青筋,没好气斥道:“话已至此,再不明白的话,我也没法救你了!”话落,足下运劲,逕自纵身飞掠远去,懒得与他穷蘑菇。

“全身破绽又如何?老子只要能砍到你这娘们,心底就舒爽了!”怒吼咆哮,手上宝刀盈满杀气地一轮猛攻,冉枫亭完全是在拚命。

“那么先问问你自己吧!”玩味轻笑。

呜──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芙妹啊──对了!说到芙妹,自从无晴不见他的这两个月来,他只顾着想找出原因,脑中转的净是无晴的身影,竟然没想过芙妹一丝一毫。

小山坡上,刺耳而激烈的刀剑交击声源源不绝响起,就见大鬍子男人不要命似的举着大刀,毫无章法的猛砍对手,让那个身形修长的对手忍不住讪笑出声──

“关!关係可大了!”见他转瞬间脸红如关公,君默啸忍俊不禁泛笑,故意又道:“我问你,先前你找我较量时是怎样的心情,这回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都这副德性了,你还有心情说笑?”嗔怒瞪人,她暗恼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闻他受伤,易无晴心下一跳,暗自担忧却又迟疑着该不该出去见他,几番思索之际,外头又传来他自暴自弃的虚弱控诉──

糟!看来她真的气得不轻。

“不懂你在说些什么?”眉头越皱越紧,君默啸被问得一头雾水。

“呃──”抓耳挠腮,他认真想了许久,最后有点尴尬地承认道:“先前为了芙妹找你较量时,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输你,可这回为了无晴,我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剁了餵狗!”

什么嘛!哪有话说一半就走人的啊?

唉──无晴究竟上哪儿去,怎么还不见回来?天都黑了,这深山野地多的是猛兽出没,她独身一人,若是遇上了大虫可怎么办?还是──还是她恼得不回来,永远离开了?

“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终究还是放不下心,易无晴冷着脸从屋内转了出来,嘴上轻斥着,可足下步伐却不慢的迅速来到他身边。

想到这种可能性,等候许久的冉枫亭霍地跳了起来,紧张兮兮的就要往外冲去寻人之际,那抹让他心心唸唸、担忧不已的纤细身影却在暮色中缓缓接近,连瞧也不瞧他一眼的逕自步进屋内。

要剁他餵狗?这个大鬍子还真敢说哪!

听闻轻唤,易无晴恍惚神色猛然回神,随即白皙双颊像大火燎原般迅速火红一片,一股漫天怒火袭上心头。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我孤身一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你还来招惹什么?心知你有心仪的姑娘,所以我主动疏远了不行吗?你又寻来做什么──寻来做什么啊──”悲伤的喃语轻轻荡开,她倚着树干无声泪流。

依然没有回应,易无晴掉头又往窗口边走去,自顾自的整理种植在盆栽上的花草。

冉枫亭不由得心神为之蕩漾,一股突如其来的澎湃情潮忽地袭涌而上,让他情难自禁的吻上那粉色唇瓣。

“重点?什么重点?”一愣一愣的。

这算什么?他喜欢的是他的芙妹,为何又来招惹她?莫非真把她当成可以随意胡来的女子?

“无晴,我没有!你不要误会──”焦急想解释,却见她连听也不听的逕自往外走,冉枫亭心中一慌,急得飞快以左手抓住她臂腕。

“我想!我想!”点头如捣蒜。

娘的!自从两个月前无晴抛出那青天霹雳的话儿来,并且真的彻底执行,就算他死赖在谷口不走,她说不见就是不见后,他就开始怀疑是这娘们跟她说了些什么了,于是便气急败坏的到处找人想问个清楚,如今总算是让他给堵到了。

“姓君的,你别想逃!”眼见他退开,冉枫亭怒吼,提着大刀就要跨步追砍上去。

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忍不住暗暗呻吟──不会吧!他有这么迟钝吗?

霎时,就听“哇”地一声惨叫,冉枫亭夸张的捂着被戳红的额头,悲凉万分地瞪着她。

易姑娘不见这蠢蛋?

“哪儿伤着了?”柳眉轻蹙,她自动往只要他在君默啸较量,必会遭受皮肉伤的胸口瞅去──没伤啊!

足下踩着潮湿落叶,他忍不住哀声叹气地恍恍惚惚想着,心神纷乱地赶着路,只盼能早些到易无晴独居的幽谷。

深山幽谷,竹屋独立,风光明媚,小鸟啼转,一切是如此的幽静祥和,让在屋外小药圃拔除杂草的清冷女子也不禁缓缓逸出一抹恬淡浅笑;然而,如此悠然气氛,却因在谷口处传来的叫唤声而被破坏殆尽。

“关、关这什么事?”不知为何,冉枫亭猛然涨红脸,说话也结巴起来,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嫉妒情绪,隐约明白心中对无晴是有着超越红颜知己的情感在,可又不敢承认。

呜──若不是她不理睬人,让他因此心神不宁,注意力无法集中,他也不会跌进捕兽坑了。

眸底闪过一抹玩味光芒,君默啸唇畔泛起诡异笑痕。“不过我大概明白她不见你的原因。”呵──同样是性情清冷的人,他可以了解她的想法。

锵、锵、锵、锵、锵──

“还真是可歌可泣哪!”冷冷斜睨,得到他不好意思的乾笑回应后,易无晴才替接上骨头的手臂绑上两块木板固定住。

“无晴──”见她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冉枫亭脸色虽苍白却难掩喜意。

呃──好冷淡的很神啊!愣愣瞅着纤细身影消失在房间内,冉枫亭的眼皮又开始跳了。糟!难道又是什么不祥之兆?不要啊!拜託别再跳了啦──

真是个没脑的直肠子,肚子藏不住话,也莫怪会吸引如他和易无晴这类的人!

“小人,你那是什么刀法?全身净是破绽,若我真要你命,你早就倒下了!”

“喂!姓君的你给我回来──”举着大刀对那迅速远去的背影叫嚣,冉枫亭跳脚不已。

他这个“说来话长”说到被带进屋内,乖乖坐在椅子上任由她治疗的时候还在说。

纤指不自觉地抚上唇瓣,彷彿还能感受到方才温存,她老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怔地瞪着他,瞪着瞪着,一直瞪着──

不知前方男人的陶醉样,易无晴帮他梳好头后,很快的取来乾净湿巾来到他面前,微倾着身,帮那张毛茸茸的大脸轻轻擦拭着。

奇怪地又瞅了他一眼,想到他现在伤成这样,实在狠不下心赶人,易无晴只能暗自叹气地收留人了。“你去休息吧!”因为他以往时常来探望,这屋子有属于他的专属房间。

“这儿!”苦笑地往右臂指去,冉枫亭嗓音好虚。

察觉到他又蹭了上来,易无晴二话不说,手指头快狠準的迅速朝大头戳了过去。

就在他口沫横飞的叙述自己在千钧一刻之际如何只手扫除木桩,逃过死劫的时候,易无晴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他断臂一拉一扯再一推,霎时凄厉惨叫取代了飞扬讲述,待他再次找回声音和神志时,才龇牙咧嘴,泪眼汪汪地以简短的两句话结束断臂经过──

呵呵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摔断手臂也不是什么坏事嘛!

“他娘的!有没有这么倒霉的啊──”

“不会!”感受着温暖纤指穿过自己的髮间,以着轻巧手劲梳理自己的一头黑髮,冉枫亭只觉得舒服得让他感到幸福无比,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无晴──无晴──”没得到允准前不敢随意闯入,冉枫亭只能躲在谷口处探头探脑,小小声叫唤着。

“你又戳我?”呜──她真的不再让他赖在肩膀上蹭了吗?这怎么可以?那是他补充精力、抚慰心灵的来源呢!不给蹭就太不人道了!

为自己欣赏的眼光悲哀,君默啸摇头感叹了下,这才缓声道:“我问你,你对易姑娘是什么样的心思?”

然而也许是精神太不集中,也许是心绪太过烦乱,当他愕然惊觉到自己一脚踩空时,已是来不及应变,整个人猛然跌落猎户用来捕捉猛兽所挖的巨大坑洞,洞底还插满沭目惊心的尖锐木桩。

眼巴巴的看着她忿然远去,冉枫亭想偷偷追上又不敢,就怕被发现后,她会更加生气,当下不禁懊恼的像只无头苍蝇般团团转。

“──然后就压到了手,它就这样断了!”

“会太紧吗?”询问声轻轻响起。

完了!完了!又惹她恼火了,果然“轻薄良家妇女”的事是不能干的,可扪心自问,若是重来一回,他──还是会吻下去的。

“无论你信是不信,总之我没有,不过──”嗓音一顿,故意吊人胃口。

诚惶诚恐的继续追在她身后当个跟屁虫,冉枫亭就怕她不理自己,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可大头却忍不住又自动自发的往她肩膀上赖去,试图藉由这种撒娇动作无声求和。

老天!他、他刚刚竟然吻了她──吻了她啊──

“重点!重点!到底是什么重点啊──”深山野林间,冉枫亭一个人边走边嘀嘀咕咕叨念着,很是不满有人话说一半就闪人,一点道德也没有的行为。

唉唉唉!究竟什么才是重点?他不懂啊!他目前只知道,对于无晴,他有着超越红颜知己的情分,见不到她,更是让他寝食难安。

锥心刺骨的剧痛瞬间袭来,冉枫亭冷汗涔涔的坐起身,低头瞪着那虚软无力晃蕩的右臂,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无晴,你可终于回来了!”欢欣喜叫,冉枫亭终于鬆了口气,放下心中那块忧虑的大石。

“唉──人逢楣运万事衰啊──”哀哀叹气,冉枫亭痛得额上豆太冷汗不断滴落,可嘴上却还有心情说笑,暗自窃喜着她终于肯理睬自己了。

没有应声,也不瞧他,易无晴冷着脸做着自个儿的事,彷彿他根本不存在般。

“给我站住!”冷厉大喝,果然让他步伐下意识的一顿,君默啸这才皱眉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往也不见你这般拿命相拚!”

“这还不都是你害的──”冉枫亭悄声嘟囔。

“无晴,你真的不理我吗?好心狠啊──”

哦呵呵──摔断手臂不仅不是坏事,而且是好事,大大的好事啊!

“别冲动!”眼见他又要提刀冲上来,君默啸很机警的举手喝止,迅速道:“我没要易姑娘避着你。”

舒适的坐在椅子上让人伺候,冉枫亭忍不住窃笑暗忖。

他──他怎么又来了?不是要他别再来的吗?

眸光顺势移转,当那明显虚软无力地晃蕩着的臂膀映入眼帘时,易无晴神色一凝,急忙扯着他左臂往谷内行去,边走边恼声斥责,“你是怎么回事,怎会弄断臂骨呢?”这男人是一天不受伤就不舒爽吗?

“无晴──”哑声轻唤,冉枫亭也不敢置信自己真的吻了她,可是回过神后,发现自己真的干了这等“轻薄良家妇女”的事儿来,竟然完全不后悔。

见状,冉枫亭暗自心惊,亦步亦趋的紧随在她身后,惶然不安的小心翼翼试探,“无晴,你还在恼我吗?”

“呃──”考虑着到底要不要把自己跌入捕兽坑,因而摔断手臂的“不名誉受伤理由”给招出来,但尴尬的眸光在对上她凌厉逼视的视线时,心下登时一惊,不敢隐瞒的乾笑招出。“这个说来话长啊──”

暗叫一声,所幸他反应不慢,就在须臾之间,他右臂奋力一扫,勉强扫平了週遭的尖锐木桩,可摔落的身子瞬间又压了下来,虽然逃过被木桩穿心一命呜呼哀哉的惨剧,但是被压在下面的右臂却“喀嚓”一声──断了!

“没、没有啊!”急忙摇头否认,咧开大大笑容无辜回视,不敢让她得知自己的哀怨控诉,就怕弄个不好又要被赶走。

“若不是你作怪,她怎会在你离去后,就决断的与我画清界线?”恨声质问,完全不信。

若要说当初他不亲自告辞,只让易无晴转达自己的离去,是为了要故意逗怒人,这他承认,但若要指控他对易无晴说了什么让这蠢蛋如此狂怒的话,他是不会无聊得去承担这罪名的。

“你真想知道?”斜眼睨睇。

这样还是不懂?果然蠢得无药可救!

呜──这就是男人本“色”吗?

他竟然轻薄了她──竟然轻薄了她──

独自一人恼怒不已的行走在山林间,易无晴向来淡定的心情涌起了狂风巨浪,想到他有了心上人,却还对她轻薄胡来,除了恼怒悲愤外,一股淡淡的凄切悲哀不由得染上心头,让她不禁微微红了眼眸──

“问我自己?”愣住,冉枫亭不解何意,登时变脸骂人了。“有话直说,少来和我打哑谜。”他向来直性子,懒得与人弯弯绕绕的。

心下狐疑暗忖,隐隐觉得似乎有事儿发生,君默啸不想真的与他搏命,当下迅速倒身飞纵,退出缠斗範围。

这──这莫非表示他心中真正喜欢的人其实是无晴,只是自己一直不自知?

依旧吭也不吭一声,易无晴冷冷瞥了那张毛茸茸的悲愤脸庞一眼后,冷漠的逕自回自己房里去了。

“啊──无晴──无晴──你别走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身影逕自步入屋内,冉枫亭依然不敢踏进谷内一步,只是表情好哀怨的叫了起来。“我都受伤了,你还是不理我吗──”呜──她何时变得这么没人性了?

听闻呼喊声,易无晴神色一怔,随即冷着脸,迅速起身往屋内走去,连回头瞧他一眼也没有。

“啊!”惊呼一声,易无晴吓得迅速退开来,瞠目结舌愕然瞪着跟前男子。

受伤?他怎又受伤了?难道又为了他的芙妹去找君公子挑衅吗?

她手劲轻柔至极,好像把他当成奇珍异宝般的轻轻拭着,向来清冷的脸庞隐隐浮现几丝难得的温柔。

“不过什么?”果然上勾,急巴巴逼问。

“你把我当什么了?”激动的浑身轻颤,她愤怒至极。“你把我当那种可以随意轻薄的女子了吗?”话落,愤然转身就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