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努力加载中...

“芙妹,你别恼,都是姓君的不好──”

“芙妹,你究竟把我当什么看待?”缓缓睁开眼,盈满苦涩的黑眸直勾勾凝着她,冉枫亭决定就算痛苦也要将一切挑明了问,不愿再这样暧昧不清的下去了。

这一坐,让她身形顿时一低,霎时就见肩上人头不但没有“脱落”,反而黏得紧紧地随着往下,原来竟然身后男人展现了柔软身段,维持着“弯腰鞠躬”的姿态。

“表哥──”咬着唇,颜香芙泪眼矇眬,楚楚可怜轻喊,“你生香芙的气、讨厌香芙了吗?”她知道自己这种可怜兮兮的撒娇定能打动他,让他心软,所以也毫不愧疚的使了出来。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他就是那个“青年才俊”啦!

沉默不语,易无晴不想理人,任由他赖在自己肩头上无赖哭去。

“咦?”诧异惊疑一声,冉枫亭不懂她突如其来的变脸冷漠相待究竟是何原因,可心中却惊骇不已,小心翼翼开口探问:“无晴──”

客房内,迥异于某对表兄妹情感纠葛的暧昧不清,易无晴眸光清明的看着床上那个才刚把一名绝色美人给伤得泣奔而去的冷峻男子,同时也得到他同样清明的回视。

“此计一出,一来,以你对冉枫亭的了解,心知肚明他绝不会任由你毒发身亡,肯定会想尽办法帮你解毒,好替自己洗清『小人』污名;二来,只要这招『嫁祸于人』的计谋不被识破,在他还没找出『兇手』之前,必因心怀愧疚而不好意思再找你较量,我说的没错吧?”微微一笑,易无晴对他敢赌上一条命而暗暗佩服。

“是!”红润泪眼瞅凝着他难看至极的脸庞,颜香芙可怜兮兮却又万分残忍。“我要君公子,你一定要帮我得到他。”

闻言,易无晴手上动作一顿,随即轻轻点了下螓首,细声微笑,“谢谢。”这下,她总算能鬆了口气。

感受到她真的鬆了心,君默啸忍不住轻嗤刻薄道:“老实说,你眼光真差!”竟然会看上冉枫亭那个蠢家伙!

闻言,冉枫亭只觉自己宛如被浸入无底寒潭,几乎不愿去面对她话中之意,却又忍不住微颤着嗓音乾哑开口,“芙妹,你的意思是──”不要!不要是他想的那样!那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残酷。

“咦?你、你要走了?”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决定给吓到,冉枫亭急声挽留。“无晴,你难得出谷一趟,既然来到我冉家庄做客,岂能不多留些时日让我好生招待一番?”

哎呀呀!昨儿自己不知哪儿惹毛这位红颜知己,被她给冷漠赶出房,害他烦恼了一整个日夜,担心得睡不着,本想说一大早赶去向她示好求饶,谁知却扑了个空,这才转而杀到这儿来寻人。

心慌意乱,神色不宁的急奔于迴廊下,直到胸口闷疼,一口气快透不过来,易无晴才终于缓下步伐,虚软无力的靠在漆红圆柱上喘息,纤指微颤地抚上腮颊,只觉炙人的热烫透过指尖,直传那怦然失序、急促跃动的心口。

“为何不行?”冷嗤反问,像似要故意惹人般,君默啸嘲讽道:“易姑娘都没说话了,请问冉少庄主是以什么身份替她拒绝?”

“为何我该认得?”当乍闻清冷嗓音响起时,他才愕然发现自己竟下意识的回答了她的疑问。

“哇──表哥──”猛地扑进他怀中,颜香芙一张脸哭得梨花带泪,悲怨泣诉,“他怎么可以忘了我?自三年前,我心中就只有他,时时惦着他,他今天怎么可以说不识得我?呜──”

她知道自己此刻肯定面如醉枫,热烫羞红得令人一瞧就知道不对劲,登时不由得垂下螓首暗暗呻吟叹气──

“怎么?”在一阵长长的无声对视中,君默啸终于率先开口了。

然而她不问,冉枫亭却很想找人倾诉,身子往旁移动,长腿跨过板凳,一屁股往她身旁落座,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可大头却很神奇的始终黏在纤细肩膀上未曾稍离。

房内,耳闻他低声下气的赔笑求饶声不断传来,易无晴先是怔了怔,随即对自己一时的失控感到既震惊又恼怒,向来清明的思绪顿时心烦意乱起来──

他、他怎么会知道?怎么会?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哪──

“呜呜──无晴,我好惨──真的好惨啊──”哀号还在持续,而且一时半刻没有停歇的迹象。

这位“英雄”挺喜欢故作玄虚的与人高来高去打哑谜哪!

听出弦外之音,人格备受污辱,君默啸危险地瞇起了眼。“小人,你这话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你体内之毒已尽数清净,没事了。”简单告知情况,她低头迅速整理药箱,神色虽如往常般沉静冷淡,可乌黑的眼眸却隐隐透露着急欲离去的心思。

“多谢!”点点头,君默啸瞧了她一眼,忽地开口又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他的。”

霎时,两个大男人怒目相瞪一眼,转瞬间双双抢身掠出房外,随即刀剑交击声激烈响起,当易无晴追出一看,就见两人已经在院中开打起来,登时不由得一阵无言。

稳定好心神,她慢步跺回冉枫亭安排给她居住的客房,哪知一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竟是他那张鬍子大脸。

“若要这样说来,阁下的眼光也高不到哪儿啊!”淡笑反讥,易无晴指出他半斤八两,毕竟他口中虽不承认,但是真心欣赏着冉枫亭的,不是吗?

听出她话中之意,君默啸不由得白眼斜睨,正欲否认反驳之际,蓦地──

被说中了心眼,君默啸似有些微恼,可又对其敏锐洞彻的心思欣赏不已,沉默与她对视好一会儿,终于缓缓开口,“别告诉姓冉的,否则他三天两头寻我麻烦实在烦人。”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话落,转身落荒而逃。

呵──认真说来,这位君公子也是个奇特之人,竟能如此信任一个死对头的人格。

若依君默啸平日冷淡性情,旁人这类的探问,定然认为没有回答的必要而懒得理会,可易无晴周身散发的沉静恬淡气息,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与亲切,无来由的好感滋生,当下不自觉放鬆了心神──

轰!

“呜呜──哪有我伤痕纍纍的心累──”头顶像是多长了一双眼,冉枫亭毫无障碍的伸手接过茶,依然维持着“弯腰鞠躬”的可笑姿势边喝边哭诉。

迴廊下,冉枫亭焦急呼喊着前方掩脸急走的心仪人儿,眼见她理也不理的快步飞奔,当下心中一急,足下运劲,纵身飞掠,转瞬间就跃至前方将她挡下,柔声安慰──

闻言,易无晴心想肯定又是为了他那位芙妹,当下连问也懒得问了。

“呜呜──无晴,芙妹视我一片真心如敝屣,眼儿,心儿只有那个姓君的,我好累、好苦、好惨啊──”

砰!

“表哥,你对我最好了,你一定会帮我的,是不是?是不是?”紧紧抓着他衣衫,颜香芙像要凌迟人般的句句逼问。

柳眉轻蹙,易无晴还来不及开口婉拒,就听一道惊人吼声骤然响起──

“放心,我会保密。”强忍住笑,易无晴一脸慎重点头。呵──说实在的,她还挺同情他的无辜与无奈。

他,只是心伤罢了!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吓得飞快跳了起来,冉枫亭被鬼打到似的夺门而出,就怕她真的翻脸走人。

“出去!”寒着脸连看也不看他,易无晴冷冰冰的嗓音不重不轻,却清晰异常的再次扬起。

听出她声音中暗藏的笑意,君默啸可不是病猫,当下淡淡睨觑一眼,不疾不徐展开反击──

“怎会是说笑呢?”嗓音轻淡,言语却犀利透澈。“君公子心底欣赏冉枫亭,可又厌倦他这些年来时不时找你比画较量的麻烦事,是以索性在自己伤口上抹毒,嫁祸于他。

很显然的,易无晴听了出来,清亮眼眸若有所思的瞅着他,唇畔轻漾起一抹略带玩味的奇诡浅笑,若有所指淡声道:“冉枫亭究竟是不是小人,相信君公子心中最是清楚才是。”

只觉得脑中蓦然响起一声巨响,轰得思绪顿时一片空白,让向来波澜不兴的易无晴失去了惯有的沉稳,神色有些慌乱无措地瞪视着君默啸优雅薄唇上那抹“终于报仇了”的笑痕,瞠目结舌老半天后,才勉强镇定心神,找回声音──

果然,冉枫亭对她幽怨的眸光完全招架不住,只能苦笑摇头安慰。“没,我没生你气──”

“姓冉的那个蠢家伙还不知你的心意吧?”哼!方纔她跌进冉枫亭的怀里时,那瞬间以着惊人速度迅速退开的举动,与脸上一闪而过的羞窘侷促,他可没错过地全看在眼底。

响亮的踹门声再次响起,话题人物──冉枫亭威风登场了,一见易无晴,他马上咧开讨好笑容,小心翼翼赔笑道:“无晴,方纔我找不到你,料想你大概是来帮姓君的医治了,一路寻了过来,果然你真在这儿。”

没兴致话题净是绕着颜香芙打转,君默啸反倒对眼前这个相貌平凡,却散发着沉静气息,令人不自觉会鬆下冷漠心防与之闲聊的陌生姑娘兴趣更大。

“有这等事?”剑眉微蹙,思索了老半天,实在没什么印象,君默啸忍不住觉得可笑。“那么久的事了,只是举手之劳,匆匆一面的机缘罢了,谁会去记得?”他可没那么多闲暇时间老是去记些无关紧要的无聊事。

“哈哈哈──”蓦地,君默啸龙吟般的畅笑声自优雅薄唇逸出,“嫁祸于人”的诡计被识破,他不但不恼,反而极为愉悦。“易姑娘,你比那个大鬍子聪明多了。”

“流水拒护花,春花闪边去,万幸!”平稳不波,却恶毒至极。

“以、以、以──以我是她的知己好友!”终于想到一个理由,他理直气壮吼道:“况且,说不得一路上最危险的就是你!”哼!谁知道姓君的会不会半路上色心大发,对无晴做出人神共愤的事儿来?

“不行!”吼声如雷,冉枫亭气急败坏地替易无晴拒绝。

“不算大夫,只是对医术稍有研究,受友人之托前来帮忙解毒。”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大夫,易无晴轻轻摇了摇头。

“呜──无晴啊──”守在她房里等候许久的冉枫亭,一见人,马上扑靠在她身上哀怨哭诉。“我好惨──我真的好惨啊──呜呜呜──”

听闻心仪之人口口声声泣诉着心中只有别的男人,冉枫亭一颗心疼得像似被人给揪拧起来,可却还得强笑安慰,“芙妹,你先别哭!君默啸算什么东西?他不记得你又如何?像你这般貌美如花,天仙般的美人儿,多得是青年才俊暗中爱慕追求,何必执着于他?”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只喜欢君公子──”打小受尽疼宠、被众人捧在掌心的颜香芙,此刻终于忍不住向最宠她的表哥哭诉要求,“表哥,自小我要的东西,你都会想办法取来给我,如今你也不会让我失望吧?”

微微一窒,被那深邃慑人的黑眸瞅得心慌,颜香芙心虚的别开了眼,不愿给予正面回应。“表哥,你说些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芙妹──你别跑啊!芙妹──”

接过解药,一口饮尽芳香扑鼻的汁液,几乎残毒尽清的君默啸,打从昨日转醒后,精神、体力便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恢复,如今可说是气清神朗,轩昂不凡,前些日的病容早消失得无影无蹤了。

苦涩一笑,易无晴掩着脸深吸几口大气,努力让方才被识破时惊慌与无措的心慢慢沉稳下来,直到好一会儿后,脸上热度终于褪去,心跳也恢复寻常的沉稳,她才再次抬起已经波澜不兴,看不出丝毫情绪的沉静脸庞。

见她明显的迴避问题,冉枫亭更是痛苦难当,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果然!

究竟是谁比较惨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冉枫亭提心吊胆赔笑。“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有无欠缺些什么,我好让下人去準备。”可恶!在姓君的面前他拉不下脸,只好等出去了再好好向她低声下气认错赔罪,问问自己究竟是哪儿惹她发恼了。

“易姑娘是大夫?”淡声探问,君默啸不曾在江湖中听过她的名号。

“出去!”连听也不听地怒然暴喝,易无晴脸上结着一层冰霜,清冷嗓音下暗藏着无尽怒火。“你若不出去,我离开也行!”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惜!”不含任何指责,她只是淡淡陈述事实。

“没有君公子,我要别的青年才俊的爱慕做什么?”嘤嘤哭泣,她嗔怒发恼直跺莲足。

一颗大头还赖在纤细肩膀上,却被毫无预警的猛然起身给撞得发出凄厉惨叫。

“娘们,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还有,毒不是我下的,把小人两个字给我吞回去!”他娘的!这个死娘们老是小人小人的叫,还越叫越顺口,真是太可恨了。

“天下比你可怜的人多的是!”冷冷淡淡,易无晴今天没什么心情安慰人,神色很是清冷。“麻烦去瞧瞧因黄河水患而流离失所的百姓,相信你会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翌日,一大清早,易无晴便来到君默啸房里,以半颗紫篸果调配好剂量较轻的解药让他服下,清除体内最后余毒。

护送她回去?不需要啊!

此话一出,清朗畅笑声顿止,俊美脸庞隐隐浮现一丝被戳中心思般的恼怒尴尬,他冷嗤斥驳,“我会欣赏那个大鬍子?别说笑了!”

呃──好冷淡的口吻,莫非她气还没消?

冉枫亭痛得泪眼汪汪地瞅着神色冰冷的她,悲愤抱怨,“无晴,你干什么?我虽身强体壮,但也是肉做的,会痛的哪!”

呜呜──虽说两人只有三年前那一面之缘,但是英雄救美,才子佳人因而缔结良缘很正常啊!她惦着君公子这样的英雄,君公子也该记得她这般的美人,不是吗?没想到结果竟然是──竟然是他忘了她,实在太伤人了!

是!她承认自己自私,虽然倾慕着俊美的君默啸,却又享受着冉枫亭的癡心爱恋与疼宠,是以面对他想将暧昧感情釐清的问题,她不愿正面给予回答,丝毫不想放弃那种“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虚荣。

“那敢情好!我身子已无大碍,留在这儿也是和人相看两相厌,不如就和易姑娘一道走,护送她一路安全回去,聊表心中的感激之情。”薄唇勾起一抹诡异浅笑,君默啸一违以往独来独往的习惯,竟主动提出想护送救命恩人的意愿。

思及自己昨日发了他一场无名火,易无晴登时有些尴尬,却又拉不下脸,只能强装镇定地冷着脸询问:“找我做什么?”

“你这样不累吗?”易无晴都替他累了,无奈的倒了杯茶往后一递。

一连串的移位走动,让冉枫亭丝毫不但没有稍离一步,高大的身躯反而亦步亦趋的贴跟在她身后,大头低垂“坚定不移”的紧紧靠在纤细肩膀上,以着怪异可笑的“大鸟依人”姿态如影随形着。

“把娘们两个字给我收回去!”又被“娘们”给激起火气,君默啸拔出配剑了。

易无晴无声叹气,疲累的在花桌前坐下。

苦涩闭了闭眼,冉枫亭痛苦得几乎难以呼吸。虽没明说,但她明明知道──知道他自小喜欢着她,心仪于她,怎么又能如此残忍的对自己提出这种要求?

“哇──”

“出去!”

芙妹总是态度暧昧不明的钓着他,让他一颗心似绝望,却又藏着无穷希望的高高悬着,始终无法真正死心,真是──恼人啊!

“可是──”冉枫亭不放弃地还想多加挽留,哪知却被一道清冷嗓音给打断。

“不了!”摇摇头,易无晴明白拒绝,只想快快回到独居的幽谷,过着一如以往那般清静无忧的日子。

“嗄?你说什么?”以为自己听错,冉枫亭有些傻眼。

闻言,易无晴神情似笑非笑,有些同情娇滴滴的颜香芙了。

此话一出,向来淡定的清冷眼眸迅速闪过一抹像似兴味笑意的光芒,易无晴难得好奇。“你真不认得颜姑娘?”她曾听过冉枫亭提起颜香芙倾心恋慕君默啸的起因,是以对他那句“姑娘是谁?我和你很熟吗?”颇觉怀疑。

眼见他为了颜香芙不停地黯然倾诉情伤,易无晴原本还能捺住性子不发一语,可随着时间慢慢流逝,当半个时辰过去,而他还赖在自己肩头上神伤悲诉,加上深藏的情感才在不久前被君默啸给赤裸裸挑起,心绪尚未完全平复,却还要听他不断说着对颜香芙“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执迷不悔,终于,她受不了地猛然站起身──

满耳源源不绝的哀号声,易无晴有些无言地关上房门,转身来到床边卸下药箱,然后又走到花桌前。

“别的青年才俊也不比姓君的差啊──”搔着大鬍子嘀咕,冉枫亭很是哀怨,只差没跳出来自荐了。

没得到预期中的安慰,反而惹来冷淡嘲讽,冉枫亭倍觉委屈地悲凉哭诉,“我说的又不是那种天灾人祸的悲惨,而是为情消瘦,心伤无限的可怜,你明知还故意嘲讽我。呜呜──无晴,你今天真的好无情啊──”

“没有,而且也不需要!”冷漠拒绝,她神色不波道:“君公子体内之毒已解,已经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也该告辞了,等会儿就马上启程。”

怎么会让人给察觉了呢?那位君公子的心思细腻敏锐得惊人哪!

“听说三年前,你曾英雄救美,在地痞流氓的调戏下帮颜姑娘解围。”很好心的给予提示。

闻言,君默啸眸光一闪,像似听懂她话中未臻之意般地故意问道:“易姑娘是何意思?”

虽才见过一回,那般娇滴滴的绝色美人,就算只是一面,也足够让救美的英雄留下深刻印象了。

心下暗忖,易无晴索性挑明了讲。“我相信冉枫亭,以他坦蕩磊落的个性,就算再如何恼怒,也万万不可能做出对对手使毒这种下流手段,随身佩带的宝刀亦不可能让有心人上有机会在刀上抹毒,那么你伤口上的毒,除非是在受伤当时由你自己亲手施下外,别无其它可能了。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君公子?”未了,她深感有趣的故意笑问。

***

霎时,就听“砰”地一声,房门给紧紧关上的同时,一道莫名其妙却又自动自发认错的委屈男嗓在门板外结结巴巴响起──

“无晴,你说说,这天下还有比我更凄惨可怜的人吗?心仪的姑娘竟然要我帮她掳获别的男人的心,这教我情何以堪啊?呜──”哭号再起,他哀怨至极,只盼受创严重的心能一如以往那般,从她身上得到冷淡中带着温柔的安抚慰藉。

“你是那个小人的朋友?”幽冷眼眸微微一瞇,说到“小人”两个字时,还有意无意的特别加重音。

“多谢夸奖!”淡淡一笑,易无晴又道:“其实,君公子并不讨厌冉枫亭,甚至可以说是欣赏他的,是不?”

“呃──那个──无晴,如果我有说错或做错什么惹你发恼,你──你直说就是,我跟你赔不是,乖乖站着让你打骂也无妨,就是千万别不理我啊──”呜──虽不知道自己哪儿惹她不快,但这是两人相识以来,她对他最恼怒的一次了,不管如何,反正先道歉就是了。

“你先把小人两个字给我吞回去!”不甘示弱,宝刀也出鞘了。

他其实并没有错,又何必委屈自己来道歉?这样显得好像她在他心中是多么重要似的,真是──真是烦死了!

呵──美人芳心暗繫,谁知英雄却根本忘得一乾二净,又是一活生生的“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惨剧发生,冉枫亭和颜香芙这对表兄妹其实命运还挺像的。

唉──看来又要两败俱伤了,还是先去準备伤药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