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楔子 下一章:第3章

努力加载中...

看着他,易无晴头疼又起,再次觉得人是不能乱救的。

***

垂眸思量许久,她极不愿离开这深山幽谷,踏入那俗世红尘,可想到若真是冉枫亭中毒向她求援,却因她的“不愿”而因此身亡,那也不是她所乐见的,毕竟──他把她视为“家书”的一份子,也是这世上唯一无条件关心她的人了。

“是!”点点头,提起易无晴,冉枫亭朗笑起来。“算算日子,这两天应该会有消息才是──”

正当他话才出口,一名丫鬟忽地急匆匆来到病房外稟报──

“我没要你写。”淡觑一眼,易无晴依旧冷淡。

易无晴

“我没有!”咆哮愤怒否认,乍见他眼底的鄙夷,冉枫亭火大不已,只觉自己被污蔑了。

任由他靠着自己,易无晴未发一语,只是静静地帮他上药,待缠好布条后,才扶着他躺下,柔细小手轻抚上他眼帘,淡淡道:“你累了,睡吧!别多想,好好的睡吧──”

***

她清楚表哥喜欢着自己,但她倾心的对象是君公子啊!表哥怎能因为这样就对君公子不利?这太让她伤心了!

北风萧萧,野草茫茫,西郊三十里外的小山坡上,两名男子互相对峙着,在一触即发的沉凝气氛中,一道激昂喝声骤然暴起──

唉──难道救人一回,从此就得负责一辈子吗?

“如你所愿!”纵然是性情清冷的君默啸,亦难忍被奚落自己像个“娘们”,当下冷笑一声,修长大掌往腰间一抽,炽亮剑光骤然暴起,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对方疾射而去。

“你──你使毒?”沾染着黑血的大掌猛然抓住他手腕,君默啸恨声又问,眼中透着满满的鄙夷之色。

为什么热脸贴她的冷屁股贴了三年,他还是依然乐此不疲?虽说她曾救过自己,可从头至尾,她都表现得一副“不求回报,快快滚蛋”的态度,若他聪明识相些,早就从此一去不回头,和她八竿子打不着关係了,偏偏──偏偏他就是放心不下她一人独居荒野深谷。

唉──她是不懂自己和他素昧平生的,和“家书”究竟扯得上什么关係?但是既然他如此有心的特别用硃砂注明“请回信”提醒自己,她想她也不好意思再当作没看见,于是简简单单地在纸张背面提上“阅 安好”三个字,让信鸽原信送回去,从此,他的每封信,她的回复永远是“阅 安好”。

她怀疑是他下毒的?在她眼中,他冉枫亭是个如此不堪的人吗?

“没有!”大刀兇猛地挥了几下,冉枫亭断然否认。

“若只是寻常较量,怎么会让君公子受此严重的伤,且又昏迷这么久?”绝俗脸蛋满含责难,颜香芙对表哥极不谅解。

“好说!”捂着胸前伤口,感受到那股温热濡湿源源不绝溢出,君默啸脸色苍白地强撑着身子,可眼前却逐渐浮出黑雾。

摇摇头,易无晴同样给予相同的答案。

霎时,细微闷哼声不约而同逸出,两道热烫血瀑默契十足的同时喷出,在空中交织出一片艳红血幕,随即纠缠不清的身影终于分了开来,双双朝后飞摔而去,两人皆连退好几大步才勉强稳住身子,免去摔成狗吃屎那般的难看。

似乎早知自己这一笑会将他给迷得团团转,颜香芙心下暗自满意,随即又满面忧愁叹气。“君公子一直昏迷不醒,连杭州城内的名医也束手无策,只能用药暂时抑住毒性,这可怎么办才好?”

“小人!”不信否认言词,唾弃的吐出这两个侮辱人的字眼后,君默啸终于挡不住眼前黑雾的侵袭,意识不清的昏厥过去。

唉──本以为三年前他被救起并且离去后,两人只是萍水相逢,再也不会有交集,谁知道两个月后,这男人再次出现在她眼前,并且带来两只信鸽,说什么放心不下她孤身一人独居幽谷,以后要多写信联络,让他知道她是否安好等等之类的话语。

如今,他三天两头找姓君的较量比画,只不过是为了想向表妹证明自己比姓君的好,偏偏两人武艺各有千秋,谁也讨不了谁的好,每回较量总是不分轩轾,害他没得炫耀说嘴,心底呕得很。

呜──好阴险又兇恶的大绝招,不该把太多秘密告诉她的!

“想比画,找别人吧!我厌倦了你三天两头寻我麻烦了。”幽然嗓音清清冷冷的,君默啸不想随他起舞。

就在精芒闪烁间,蓦地,两人同时抓到对方胸前露出的破绽,也同样毫不客气的抡刀持剑招呼过去──

飞禽振翅声惊扰沉浸医书中的易无晴,抬眸凝目望去,就见一只信鸽安稳的停落在窗口上,“咕噜咕噜”的对她叫着。

“呃──我、我们只是过招较量一下而已──”面对自小心仪的表妹,冉枫亭结巴解释,失去平日爽朗不拘的风采,反而显得极为放不开。

但若真是他,又怎有办法意识清醒的飞鸽传信向她求助?可若不是他,又会是谁让他如此的焦急?才短短几个字,便可看出他笔锋凌乱,失去以往龙飞凤舞的耀人风采,足见下笔时心中的焦躁。

“少庄主,您前些天吩咐会来拜访的贵客,现下正在大厅候着呢!”

中毒?是谁中毒了?他吗?照道理说,以她这些年在他身上下的功夫,应该不可能会中毒,可世事难料,她也不敢保证不会有例外。

偏偏这个大鬍子不知是中了什么邪,这些年三天两头就来找他一较高下,死缠烂打非逼他出手,搞得他烦不胜烦。

杭州 冉家庄

“喝!”就算以前两人打得多激烈,也没见过他这般狼狈虚弱,冉枫亭不禁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脱口鬼叫,“君大公子,你今天怎么这么虚?”

轻应了声,抬头看看天色,易无晴提醒,“你该走了。”

果然,男人贪色,乍见这绝美柔笑,冉枫亭登时心神蕩漾,鬍子底下的脸皮不禁发红热烫起来,早把才纔受到的伤害给抛到九霄云外,霎时间全忘了个精光。

思及此,易无晴不由得又叹了口气,这才取来笔墨在书信背面落下字迹娟秀的回复──

三个月后

忍着胸口疼痛,冉枫亭笑了起来。“君大公子武艺依然精湛,咱们这回还是不分上下哪!”

当然,她是不把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放在心上,当他离开后,她就把两只信鸽放生了,结果──不到两日,其中一只信鸽飞了回来,并且带回他洋洋洒洒的一大张书信,让她除了无言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当下索性就当作没这回事,照样过自己的日子。

冉枫亭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话中含义,当下飞快冲上前去检查他胸前伤势,果见其伤口已经发黑流出腥臭黑血,心中不由得倏然大惊,一张脸顿时铁青难看至极。

舒适的客房内,纤细柔弱的天仙美人双目红润,盈泪欲滴的凝睇着床榻上中毒昏迷不醒的俊逸男子,随即幽怨目光转向一旁满脸虬髯的男人,哽咽嗓音有着浓浓的责怪。

“这么急着赶我走?好无情啊!”捧着心口做出夸张哀痛样。

“姓君的,一决胜负吧!”手持青焰刀直指对峙而立的男子,冉枫亭叫嚣挑战。

“表哥的朋友?”奇怪探问,颜香芙不曾听他提起过有个懂医术的友人。

唉──该说是他热情好事的天性,忍不住擅自把她纳入自己的关心对象名单,还是──还是他卑鄙的想利用遗世独立、不可能洩漏秘密的她成为自己情绪的抒发处?也许两者都有吧!

请速速前来杭州冉家庄

“谢谢。”慎重地将药瓶放进怀中,他知道她精研医术,送出手的药物皆有着惊人的疗效。

“不会,芙妹你别多虑。”笑了笑,冉枫亭好风度地摇了摇头,可不可否认,方纔那一番言词确实让他受伤颇深,只是他向来捨不得怪罪她,也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在意与脆弱。

简直不敢置信,冉枫亭狂怒叫嚣,“娘的!老子非要你把这两个字吞回去不可!”话落,飞快扛起昏迷之人,迅如流星般飞掠疾射而去。

“一定要吃那些花吗?这些天我都吃到快『面有花色』了,一、两餐换换口味,改吃紫参果不成?”半躺在床上、满脸虬髯,只露出一双晶亮有神黑眸的男人不平抗议,此刻脸色苦到快滴出汁来。

幽深眸光一闪,君默啸脸色绷了起来,清冷嗓音顿显危险地轻轻荡开。“你说谁像个娘们?”

然而他叫嚣归叫嚣,那个身材修长、面目俊秀、剑眉入鬓、眼神如电、浑身散发着冷峻气息的男子却连剑也没拔,露出懒得理会他的神色。

遭受到严重内伤,险些喷出满口鲜血的冉枫亭,乱悲愤一把地瞪着眼前这个神色清冷的女子──

愣了愣,随即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挑起这个冷冰冰男人的怒火,冉枫亭不由得兴奋不已,大手一举,闪着湛亮精芒的青焰刀直指对方,恶意挑衅大笑道:“娘们就在说你!怎么?不高兴就来较量个几回合啊!”

娘们?这个大鬍子说他像个娘们?

早知她不会肯出谷去,冉枫亭并无失望之色,只是笑着要求,“以后回信可以不要那么简短吗?”

“不管为了什么,痛快打一场就是了,拖拖拉拉的还是男人吗?简直像个娘们!”打个架也这么多废话,一点都不乾脆。

***

小人?他竟然被骂是小人?

连瞧也未瞧他一眼,一盘盛满娇艳欲滴的鲜嫩洁白花朵直接送到男人面前,一名肌肤白皙、相貌平凡,只有那双特别乌黑清灵的眼眸出奇显眼的年轻姑娘──易无晴以着平静无波的嗓音淡淡开口──“你想气血逆沖,经脉爆裂而亡的话,那就吃紫参果吧!”如果他想自寻死路,她不会阻止的。

思及自己的卑劣,冉枫亭苦笑了下,心中却很确定往后自己依然还会持续与她通信、两三个月来瞧她一次。

唉──是的!他会动不动找姓君的麻烦,就是因为从小心仪的表妹在前些年偶然一次出游时,被地痞流氓给调戏了,刚好被路过的君默啸给解围,从此一颗芳心就此还失,害他又恼又嫉妒。

不知他状况,以为这回又和两人先前无数次较量的结果一样,双方受伤后各自闪人疗伤去,满脸虬髯的人正要撂话定不下回的比武之约时,却惊见对方出乎意料的猛然跌坐在地。

淡觑一记,易无晴性情偏冷,好奇心向来不多,当下什么也没多问,只是静静的帮他拆下布条,为他胸前的剑伤换药。

娘的!他向来以光明磊落、做人坦蕩蕩自傲,怎可能在与对手较量过招中使出这种下流手法?这真是太污辱他的人格了!

“那我就不懂你老是找我麻烦究竟是为了什么?”神态还是一贯的幽冷,君默啸剑眉微扬,要他给个理由。

中毒

面无表情看着这个满脸虬髯的男人,看到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地讪讪垂下手,易无晴这才冷冷出招。“你就是太不正经了,你喜欢的姑娘才会不当你一回事!”

这人戏班子出身的不成?

闻言,君默啸奇怪询问:“我们有仇?”照这只顽固驴子这些年找自己拚命的次数,他怀疑自己可能不小心杀了人家老爹而不自知。

睡吧!他想,他是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

该死!他怎会中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知除了冉枫亭外,没有别人会飞鸽传信给她,当下起身来到窗口前取下信鸽脚上捲起的书信,预料这可能又是一封又臭又长的“家书”,不由得无奈轻叹口气地展信一瞧──

此话一出,冉枫亭脸皮瞬间涨红热烫,幸亏藉着满脸虬髯才掩去他突如其来的诡异窘态,只听那做贼心虚般的叫嚣声哇啦哇啦响起──

她想,“阅 安好”已经是她愿意给予回信的最大极限了。

“表哥,你怎么可以把君公子伤成这样?太过分了──”

然而过了十天,另一只信鸽也飞了回来,带回另一封更加文情并茂的书信,一整篇字字辛酸血泪地讲述何谓“礼尚往来”与“家书抵万金”的道理,最后在信末还用红色硃砂写上“请回信”三个大字,就怕她看不见似的。

他奶奶的!没把这家伙救醒,他不就一辈子背定“小人”这黑锅了吗?为了自己一世英名着想,还是快快救人去。

说实话,他不懂自己哪儿让这个大鬍子看中眼了?虽说他们二人被江湖多事之人封为“刀剑双绝”,意指两人在刀剑上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但是这不代表刀和剑就必须互看不顺眼,非得分出个高下才行。

“那就好!”绽露出一朵迷人心魂的绝美笑靥,颜香芙向来很懂得如何善用自己的美貌来让人为她神魂颠倒。

可恶!表妹一颗心全在姓君的身上,实在──实在令人恨不得把那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眼中钉给丢出庄,免得越看越郁闷。

看着手中药瓶,心底清楚眼前这姑娘虽然向来言语冷淡,可对自己的关心却是表现在细微的举止间,冉枫亭不禁笑了。

“姓君的会昏迷这么久,是因为他中毒了,和胸前的刀伤没关係!”急忙自我辩解,冉枫亭心中对君默啸真是又妒又羡。

***

“无晴,我好累──”额头低垂轻靠在纤细肩膀上,他心知自己这样不对,却依然卑劣的渴望从她身上汲取无声却温暖的慰藉。

一击命中!

霎时,两条身影交缠不休,快得让人分不清谁是谁,只见到刀光剑影漫天飞舞,兵器交击的铿锵声以着惊人之速源源不绝响起,千百朵炫丽华美的刀芒剑花在金阳下闪烁耀动,甚是惊人炫目。

“呃──”一阵无言,满脸虬髯掩去真实面貌的男人──冉枫亭尴尬地摸摸挺直鼻梁乾笑数声,立即见风转舵改变心意地击掌赞喝,“这花好!我就喜欢吃这花,滋味美极了!”话落,连忙塞了好几朵鲜嫩白花进嘴里,以示不假。

啪啦啪啦啪啦──

一边咬着花瓣,一边偷偷瞅着她面无表情,可手上动作却极为轻柔的为自己换药,冉枫亭可以感受到她冷淡神态下的细心温柔,当下心窝一暖,向来爽朗的脸庞突然敛去笑容,黝黑深邃的眼眸垂了下来,神色疲惫万分,缓缓开口──

如此简单的五个字,当场堵得哇哇抗议的大鬍子无话可回,老半天后,冉枫亭嘟嘟囔囔的妥协了。“行了!你喜欢『阅 安好』就继续这样回信吧!我也没逼你一定要和我一样嘛──”

“不成!”人家不肯打,冉枫亭还不答应,大声嚷嚷道:“今天我们非分出个高下不可!”边吼,手上青焰刀还边甩出一轮森然刀影,大有“霸王硬上刀”的态势。

“芙妹先别担心,我请了位精通医术的朋友前来,应该可以帮得上忙。”笨拙安慰,冉枫亭算了算时日,心想易无晴差不多这些天就会来到。

看清她眼中的质疑,冉枫亭眸底闪过一丝涩意,可不知是天性使然,抑或是不愿被她察觉自己的心已受了伤,他竟然嘴角还维持着惯有的笑意,神色平稳解释道:“芙妹,毒不是我下的,否则我不会还多此一举把人带回来医治。”

“君公子好端端的和你比试,又怎么会突然中毒?”红着眼眶怀疑质问,颜香芙只顾着自己心意,竟脱口道出伤人言语。“表哥,你──你怎能因为我恋慕着君公子,就使出这种卑鄙手段。”

彷彿看透他辗转的心思,易无晴向来冷淡的神情突然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将一只白玉瓶交给了他。“胸口的伤记得敷药。”

冷汗涔涔地捂着伤口,君默啸努力撑起那已被黑雾笼罩的眼狠瞪着他,幽深眸底满是惊怒与指控,微颤着嗓音厉声逼问:“你──在刀上抹毒?”

感受到柔嫩掌心的微凉抚触,在淡然中隐带温柔的嗓音下,冉枫亭疲惫地合上眼,可嘴角却漾开一抹感动浅笑──

 友 冉枫亭

“你真不随我一起出去外头看看?”问着相识三年来,每回只要来“探望”她后,要离去前都会问的问题,冉枫亭如今已恢复惯有的神清气爽与朗笑,彷彿多日前的疲惫与黯然不曾存在过。

怪了!这个冷冰冰的男人有多少本事,和他交手无数次的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照说两人伤势应该差不了多少,没道理自己撑得住,他却病歪歪的倒地不起。

“哈哈哈──来得好!”正中下怀,冉枫亭不惊反笑,振奋不已地握紧手中宝刀,挺身迎上那道直逼而来的炽亮剑光。

抹毒?他?

跪求医治

几日后

忆起两人的相识,也是因他在三年前受伤掉落谷底被她所救,并且从此之后,他每隔两三个月便会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来谷底“探望”自己,对于这段孽缘,她不由得深感头疼。

她想,人是不能乱救的,一错救成千古恨就是她的最佳写照吧!

阅 启程

看她老半天不回答,冉枫亭不禁怪叫抗议,“你又不是皇帝老儿批奏章,写什么『阅』啊?再说,我辛辛苦苦写了一大张,你却只用『安好』两个字打发我?”

没有预料中的又臭又长,也没有如往常惯有的细碎话家常,只有短短几行字的急促,让已经做好心理準备的易无晴不禁愣了愣,随即柳眉轻蹙起来──

“啊!”轻呼一声,颜香芙这才想到确实是如此,当下微红着脸柔声致歉。“表哥,是我误会了!我是一时心急才会错怪你,你可别介意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