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血色悬疑(7)

上一章:第34章血色悬疑(6) 下一章:第36章血色悬疑(8)

努力加载中...

言洛却没有直接告诉他,“让徐缓缓来听吧,我来告诉她地址。”

徐靖做出了和徐缓缓一样的选择。

这么想着,在快要走到刑侦队办公室时,徐缓缓伸出手拉住了他的大衣,轻声道:“太危险了。”

二十分钟后,警车开到了言洛所给的地址,是郊区的一个废弃的工厂,然而等他们到了工厂门口却发现,需要密码才能进入。

徐缓缓和高临他们走后,过了大约十分钟,徐靖才接到了言洛打来的电话。

就在这时,徐缓缓的手机响了,她还没拿出手机就确定肯定是言洛打来的,而事实就是如此。

下一秒言洛的笑声先于他的声音传了过来,他咧着嘴笑着,笑意直达那双浅色的眼眸,“对我準备的还满意吗?”

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徐靖轻叹着,又理性的和她分析着,嗓音低沉,“何况如果毒液被注射进方欧的体内,你没法处理。”

“现在出警局,叫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我再告诉你地址,对了,告诉你们的技术员,别费心思追蹤你,不然承受代价的是你。”言洛语气轻鬆的说着威胁的话。

徐靖把他嘴上的胶带撕了,方欧舔了一下嘴唇,抬头看着眼前这个面色冷峻的男人,眼神里愤怒掺杂着浓浓的失落,却看不到一丝恐惧,他咳嗽了一声,声音低哑,“我以为慢三会来。”

徐靖面色平静,语气里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力量,“听我的。”他很清楚,即使周齐昌想要追蹤,成功的概率也很小,不然他们早就可以确定言洛的位置。

徐靖带了一些能急救的东西便出了警局,在门口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与此同时,言洛的电话又一次打来了,电话接通,他直接报了一个地址,然而他的要求还没有结束,“把手机扔到窗外。”

徐缓缓的第一反应是,“你的生日?第一次杀人的日期?”

在高临解救下人质后的五分钟,徐靖也到了目的地,同样的是一个废弃的厂房,门牌上的数字几乎看不清了,他走到门口,同样的,门需要四位数的密码才能打开。

男人明显吓得不轻,脸色惨白,被鬆绑后整个人都摊在了椅子上,高临问的话他像没听到一般,只是抓着他的手,边哭边叫:“我再也不偷东西了,警察同志,我再也不偷东西了!”

徐靖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偌大空旷的工厂中央被绑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大步走了过去,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来之前他看过方欧的照片,基本确实就是他。

几乎没有过多的思考,徐靖按了四个数字,在看到显示密码正确的那一刻,他眼眸微黯,密码是徐缓缓的生日。

听到了这个回答,徐靖开口向他确认,声音清冷,“那么成交?”

被言洛抓来的人并非没有犯罪,徐缓缓想起在电话里言洛说的游戏规则,心里的不安加重了,如果他没有完全说实话,那徐靖那边……

周齐昌抓了抓头髮,最后只好点点头,“我知道了。”然后关闭了程序。

男人的手背上被扎着针,长长透明的管子连着一小袋的液体,应该就是言洛口中的毒液,言洛必定是掐好了时间,还有一段的距离毒液就会输入男人的体内。

高临偏头看着徐缓缓,“要四位数的密码。”

“缓缓。”言洛的轻佻的语气传入她的耳朵。

言洛低笑着,“当然了,你知道我……”可话还没说完他就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他偏头看着手机,语气里有些不满,“居然就挂了?”

徐靖没挂电话,直接对周齐昌道:“不要追蹤我的位置。”

徐缓缓瞬间明白了,“我的生日?”说出口时她的心里没有一丝喜悦。

相比于徐缓缓,言洛语气完全不一样,“你应该知道啊,我设的密码。”

“地址。”

徐缓缓按了自己的生日,果然密码正确,门开了,高临他们先一步冲进了工厂,在中央果然有一个男人,浑身被绑在了椅子上,嘴上被胶带封着,看到有人来后激动的挣扎着。

徐靖说的没错,她没法反驳,如果有突发的情况,比起她,徐靖有绝对的优势,徐缓缓嗯了一声,鬆开了手。

言洛轻咬着食指,眼神里满是兴奋感,“成交。”

徐缓缓颔首接过了手机放在了耳边,“言洛。”

言洛却否定了,“继续猜。”

言洛有些委屈的开口:“我可不叫密码。”

听到他的问题,言洛笑的格外开心,控制着一切的愉悦感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没有啊,你当然可以不照办,只不过等你到了那里之后看到的……”言洛还没说完就听到了一记声响,惊的他把手机拿远了些,一瞬间竟然有点懵了,他偏头看着手机屏幕,歪着头自言自语着:“居然就扔了啊。”

两人走进了刑侦队办公室,高临听完徐缓缓说的之后,看着徐靖面色凝重,但却无可奈何,时间紧迫,他下了指示,开车前往言洛所说的那个地址。

“走吧,去告诉高临。”

出了法医室,他们一前一后走在走廊里,徐缓缓此时非常不安,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她抬起头看着徐靖高大可靠的背影,此时却安抚不了她紧张焦虑的心,她宁愿自己独自去方欧那里,说白了这是她先做出的选择,不应该由徐靖来承担后果,更何况,她和言洛交手了两年多,没有任何人比她更了解他。

徐缓缓咬着嘴唇,知道得不到他的承诺了,便道:“把地址给我。”

相比于徐缓缓的紧张不安,徐靖的脸上没有起丝毫的波澜,电话那头的言洛没有说话,只能听到他在玩弄什么东西的声响,似乎在思考着这个提议,片刻后徐靖再度开口,“如何?”

听到了徐缓缓说出我们这两个字,言洛似乎很满意,便给了提示,“和你有关,一个简单的密码。”

言洛报了一个地址,然后道:“五分钟后开始计时,另一个地址之后我会打电话告诉徐靖。”

徐缓缓直接道:“密码。”

方欧的额头上都是汗,手脚紧紧和椅子捆绑上,然而徐靖并没有看到什么注射器,反而注意到了他身上的异样。

徐缓缓挂了电话,抬头看着徐靖,他也看着她,眼神深邃,带着一种处事不惊的淡然。

徐靖没有回他,甚至没有看他的脸,他抬起手拉开了方欧外套的拉链,与此同时,放在不远处的一部手机响了起来。

徐缓缓却只是道:“别伤害他。”声音轻柔却是略带了一丝冷硬。

徐靖缓缓停下脚步,偏头道:“你一个人去难道不危险吗?”

当然危险,但徐缓缓不想徐靖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她咬着嘴唇,手紧紧抓着,她有一种鬆了手他便会离开的感觉。

徐靖拧了眉头,迟疑了几秒后把手机递还给了徐缓缓,语气里便没有了刚才的冰冷,“他让你听。”

离规定的时候还有不到十分钟,徐缓缓心里无比焦急,“言洛,密码是什么?”

手机的铃声在这个空旷的工厂里显得格外突兀,徐靖走过去弯腰拿起了那部手机,按了接听后放在了耳边。

“呵。”一声冷笑,言洛把控制器放在桌面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语气一瞬间变得冷漠,“那就遵守游戏规则,只能他一个人去方欧所在的位置,如果其他任何一个人和他一起出现在那里,那可就不好说了。”

徐靖嘴唇紧抿,视线落在了绑在方欧身上的东西,目光凛冽,“你是指炸弹?”

正在做着準备的周齐昌瞪大了眼睛,“可是……这太……”

徐缓缓发现言洛的心思越来越难猜测了。

说实在,徐缓缓看到那个男人时是有些惊讶的,以言洛的为人,她觉得有很大的概率并不存在这个被绑架的人,她以为言洛会更加喜欢看到他们选择来到这里,开门后却发现空无一人的表情。

“你最后一次杀人的日期?你逃脱的那一天?”徐缓缓顿了一下,“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

言洛一下子握紧了手中的控制器,他的嘴角渐渐上扬,两眼微眯着,露出了他招牌式的危险笑容,“如果是你来的话,好像能给这个游戏增加一些刺激性。”

听到徐缓缓的声音,言洛轻笑,带着一种邀功一般的口吻,“我改变了游戏规则,还满意吗?”

徐靖闻言冷声道:“有这个必要吗?”

完全没想到会这样的徐缓缓睁大了眼睛,第一反应便是说不要,然而徐靖垂眸看着她,目光淡然,他抬起另一只手,食指轻点了下嘴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高临把他手上的针拔了出来,然后将男人嘴上的胶带撕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