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血色悬疑(1)

上一章:第28章纠结的徐缓缓 下一章:第30章血色悬疑(2)

努力加载中...

徐缓缓赶紧把手机拿远了些,隔着一段距离还能听到那边继续在叫的声音:“慢三?是你吗?”

徐缓缓听到这样的分析,已经有种不好的预感了。

“徐靖。”徐缓缓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紧绷的神经瞬间放鬆下来,她感受着额头上上的手将她向后带去,随即她的后背就这么贴向了他的胸膛。

徐缓缓像是干坏事被抓个正着一样心虚的眨了眨眼睛,僵着脖子扭头,徐靖坐在办公桌前,已经穿好了白大褂,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倦意,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徐缓缓:“……”

低沉的声音在她的上方响起,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徐缓缓抬头看着他,扯出了一个苦笑,“我好像可能又被盯上了。”

听到最后这个词,徐缓缓先是懵了,然后鼓起了脸,她根本不是这种人好嘛?所以徐靖竟然是因为怕她对他动手动脚才抓到她的手的?她又不是女流氓……

乱魂和子余先生都是畅销作家,她也是,“所以你怕我也出事了?”

但是凶手不一定会把她目标吧?

赵编辑听到她的声音,终于鬆了口气,“太好了,你还活着就好!”

她一接起来,刚放到耳边,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大吼:“慢三?!”

赵编辑一拍桌子,“对啊,就是他们,现在整个悬疑圈子都乱套了,都在猜谁是下一个被害者?”

徐缓缓脑子里刚有了这个念头,在电脑后面查着什么的周齐昌就有了发现,“队长,两名死者的小说分别是畅销榜第四名和第五名,如果凶手是按照这个榜单来杀人呢?”

赵编辑大叫着给出了一个重磅新闻,“乱魂和子余先生被人杀了!”

接着就听到赵编辑吞了口口水,声音都带上了颤音,“慢三啊,我记得你在《犯罪师》里写过给受害者剥.皮吧?”

“嗯。”徐缓缓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视线下移便看到了他的手,不能怪她,只因为那双手太吸引人的目光,指节分明的手指握着一支纯黑色的笔,徐缓缓想不出什么别的词,只能感叹怎么能这么好看。

“……”她干了什么让编辑觉得她会死了?“我当然还活着了,只不过没上□□而已。”

徐缓缓不由想到了自己,她最畅销的那本小说就是《犯罪师》,在里面写过最残忍的谋杀手段就是她编辑提到的全身剥皮,同样也是在活着的状态下,如果受害者变成了自己,徐缓缓不寒而慄。

高临面色凝重的道:“前三名的作者是谁?”

听着徐缓缓淡定的语气,那头的赵编辑知道问题了,“你是不是这两天都没看新闻还有微博啊?”

不知道睡了多久,徐缓缓揉了揉眼睛,醒了,她睁眼一看,沙发上空空如也,自己的右手垂在沙发扶手上,身上盖着那条米色的毯子。

“……”一句话把徐缓缓噎了回去,虽然事实如此,但是,她有点委屈,“我又没碰到。”

在赵编辑一再让她注意安全,以及答应了他每天报平安之后,徐缓缓怀着忐忑和说不清的複杂心情挂了电话。

可能会是凶手之后的目标,徐缓缓自然就成了重点保护对象,高临派警员开车带她回家取一些必用品,她还带上了电脑,便又马上返回了警局。

徐缓缓举起了右手,抿了抿嘴道:“就是我。”

“亲爱的缓缓:

“别怕。”

为了了解案件的情况,徐靖和徐缓缓去了刑侦队办公室,看到徐缓缓的出现,高临有些意外,“徐顾问,你怎么来了?”

正在发呆的徐缓缓丝毫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谁的靠近,直到一只微凉的手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她一惊,接着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清冷的声音,“是我。”

吃惊过后,周齐昌打开抽屉,拿出了一本《犯罪师》,然后举了起来给徐缓缓展示,满脸的崇拜和期待,“慢三大神,我是你的粉丝,等会儿能给我签个名吗?”

需要我帮忙处理吗?”

最让徐缓缓最为头皮发麻的是,他们两个人都是活着经历了这一切,就像他们小说里写的那样,凶手把他们笔下所写的内容没有改动,每一个细节都全部实施在了他们的身上。

从只字片语之中,徐靖隐约觉得出了什么事,而且还和徐缓缓有关,他的眼神流露着担忧,“怎么了?”

被杀了?震惊之后,徐缓缓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两个笔名,“写《杀人日记》和《无鬼》的两个悬疑小说家?”

徐缓缓抱着电脑待在了法医室,徐靖去处理后续的事情,她一个人坐在徐靖的沙发上打开了笔记本,一封新邮件跳了出来,竟然是言洛发来的,时隔了好多天。

徐缓缓撇撇嘴,有些麻木的点开一看,这次不是什么英文诗,只是一句话。

“但我怕等我睡着之后,你又忍不住对我动手动脚的。”不止动了手还动了嘴的徐先生面色如常,一本正经的调侃她。

乱魂的《无鬼》是第五名,而子余先生的《杀人日记》是第四名,乱魂的死亡时间比子余先生的早,如果凶手真的是按照畅销榜来杀人,那就是说他是从第五名开始,接着是第四名,第三名……最后杀了第一名。

高临扭头看她,第一反应是,“怎么?徐顾问认识他?”

徐靖的呢喃徐缓缓并没有听清,只是觉得他好像说了句什么,“嗯?”她刚想开口,熟悉的铃声响了,她低头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满脸诧异。

徐靖开门走进法医室时看到了站在窗口的徐缓缓,她背对着他,看着窗外,徐靖关上门走了进去。

“醒了?”清冷略低沉的声音在徐缓缓默默收回自己的右手时于后方响起。

特别想要弄明白的徐缓缓瞄着他的脸问了出来:“你刚才为什么抓着我手睡觉啊?”

都这个生命攸关的时候了,徐缓缓自然主动交代了,“高队长,那个慢三。”

周齐昌看着榜单一位一位的报了出来:“第三名是顾淼的《逃出绝境》、第二名是孟鬼的《掩罪》、第一名是慢三的《犯罪师》。”

“是我啊,怎么了?”徐缓缓趁着对方喘气的间隙赶紧回了一句。

徐缓缓单手扶额,她是来看徐靖的,看着看着居然自己睡着了。

周围的人听到后多是惊讶的,纷纷看向了她,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唯有徐靖,不是意外,而是浓浓的忧虑和不安。

“没有。”她这两天的确没看,电视机都没开过,微博也好几天没刷了。

想到刚才被这只手握着,虽然自己的右手上早已不会残留他手心的温度,徐缓缓却还能回忆起那种被握着的触感,他们之间的肢体接触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上一次是他是为了安抚她的情绪,而且又是自己主动提出的,徐缓缓忍不住去想,那这一次是为了什么呢?

徐缓缓:“……”她万万没想到写小说竟然会有生命危险的一天。

徐靖握着的手轻触桌面发现一声轻响,听到她直接的问题,他的眼底没有起一丝波澜,薄唇微启,“我记得是你先伸出手的。”

“可我没这信心。”

打来电话的居然是她的编辑,她也就两天没上□□,不用这样直接打电话来催稿吧。

徐缓缓看着熟悉的封面,此时没有了自豪,剩下的多是恐惧。

显然言洛已经了解到了这个案子,并知道她可能也是目标之一,言洛知道她的笔名这一点徐缓缓一点都不惊讶,就连她在晋.江写言情小说用的笔名言洛也是一清二楚的,徐缓缓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言洛某一天给她投了九十九个深水鱼雷……

高临以为徐缓缓是在网上看到的,“没错,昨天晚上在两个住宅内发现了两具男性尸体,已经确定了他们的身份,职业就是悬疑作家。”

徐缓缓懒得回他,言洛以玩弄别人为乐,她可不会上当。

徐缓缓在法医室看了徐靖给出的尸检报告,一名男性身体被肢解,这是子余先生在《无鬼》里写的情节,另一名男性被开颅,两只手被放入搅拌机中绞成肉泥,这是乱魂在《杀人日记》中最后一名受害者的遭遇。

有些一听便知是笔名,“确定这三位作家的真实姓名,还有地址。”为了保险起见,高临又让周齐昌查了后几位作家。

高临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周齐昌终于意识到不合时宜,赶紧收了起来。

“才不会呢。”徐缓缓为自己辩解,“我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有信心的。”

“你两天没上□□,我当然还以为你出事了!把我给吓的。”赵编辑喘了口气,压低声音道:“而且啊凶手极其残忍,他们两个人的死亡方式都是他们最畅销的书中写过的最血腥的那一个。”

徐缓缓走到他面前,抬头看着他,脸色不怎么好,“高队长,最近是不是有两名悬疑作家遇害了?”

网上关于他们死亡的报导已经满天飞,因为凶手在昨天晚上把尸体的照片发布到了网上,在旁边配的文字就是他们小说的那一段杀人描写,即使照片很快被删除,但依旧有无数的网友已经看到并转载到各个社交网站。

徐缓缓听到这心里咯登了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