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第一层地狱(5)

上一章:第18章第一层地狱(4) 下一章:第20章第一层地狱(6)

努力加载中...

几秒后,余华嚥了口口水,摇了摇头,“没,没有。”

“Revenge.”

下一刻,徐缓缓所看到的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冰箱冷藏室的第一层,正中央放着一个女性的头颅。

高临侧身,让她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周围的人都看向了说话的徐缓缓。

余华点了点头。

她的一只左眼被挖掉,血流满了她的半张脸,两个嘴角都被割开,又被缝合,让她看上去像是在咧着嘴笑。

就在这时,徐缓缓又开了口:“是不是和孩子有关?”

徐靖离开后,高临对徐缓缓道:“还没有找到他的两只手,两名死者是父女关係,我们找到了他们的身份证,男性死者叫顾长贺,46岁,女性死者叫顾悦婷,只有19岁。”

徐靖清冷的声音在她的上方响起,“进去吧。”

“对,已经二十五年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余华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悲伤的表情。

“我,我……”余华反覆摩挲着自己的手,迟迟不开口。

高临和徐缓缓在一个问询室里见到了顾长贺的朋友,余华,有些秃顶,啤酒肚,明显没有顾长贺保养的好,所以看上去比他年长一些,但其实余华还比顾长贺小了两岁。

徐靖在尸体旁蹲了下来,徐缓缓做了个深呼吸,往尸体的位置走了两步,她从上往下看了一遍尸体的情况,男人的头部受了伤,旁边有一摊呕吐物,胸口插着一把匕首,两个手从手腕处都被切掉了,大片已经变暗的血迹。

戴好手套的徐靖发现了她的状况,他放下工具箱,默不作声的拉过徐缓缓的手,帮她把手套戴好。

这时,一名队员急匆匆走了进来,“队长,顾长贺的朋友来了。”

酒精让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藉着厨房窗外照进来的月光,他看到了冰箱。

徐缓缓看向顾悦婷的卧室,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一个玻璃橱,上面摆放着她获得的奖盃和奖状,她转回头慢慢吐出一口气,“他是被覆仇的对象,凶手把他的女儿做成了那个娃娃的样子。”

“好,能查到傅春梅和顾长贺之间存在的联繫吗?”

余华摇摇头,坐回了沙发上,“没事,只希望你们能尽快抓住凶手。”

周齐昌推了推眼镜,开始汇报他的发现,“队长,死者昨天晚上参加了一个饭局,参加的都是几个老闆,他们是几天前在那预约好的,在风新酒店,我查了酒店的监控,饭局是晚上11点多结束的,顾长贺上了一辆出租车,我又查了小区附近的监控,显示他是12点30左右到家的。”

生硬的重複问题,徐缓缓很肯定的道:“你在撒谎,你分明是想到了什么事。”

徐缓缓看着余华眼球转动的方向,眯起了眼睛,慢吞吞的开了口:“你现在脑子里想到了什么?”

徐缓缓据此有了一个推测:“他应该有一个名单,上面都是他要复仇的对象。”从傅春梅开始,现在是顾长贺,她总觉得复仇还没有结束,似乎还会有其他人。

“我们会尽力的。”高临说着在他对面坐下,而徐缓缓坐在了一边。

他拔出钥匙拉开了门,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钥匙撞到大门,发出一串声响。顾长贺把钥匙随手扔在了鞋柜上,他换好了拖鞋,一边用手鬆开领带一边往里走。

徐缓缓看了一眼在专注于对尸体进行初步检查的徐靖,小心的从尸体边上饶了过去,走到了高临旁边。

高临又给他看了照片,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徐靖对于女死者的初步检查,证实了他们的推断,她的死亡时间在昨天夜里11点-12点之间,她睡前喝的牛奶中被凶手惨入了安眠药,凶手等她熟睡后将她残忍杀害。

***

高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再继续查查。”

高临听后道:“也就是说死亡的时间段和前一名死者相同。”

高临点了点头,然后根据房子里的种种痕迹做着初步的推断:“他女儿应该是在他回家之前就已经遇害了,死者回到家时,凶手应该还在他家中,他走到厨房去开冰箱的门,就看到了他女儿的头,之后就被凶手用钝器击中了头部,周围的邻居并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凶手既凶残但又很谨慎,完全摸清楚了死者的生活规律才实施犯罪,连续两天入室杀人,肯定是有预谋的杀人。”

“傅春梅?”余华的表情明显是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摇头道:“没有印象。”

“那你有听到过傅春梅这个名字吗?”高临觉得如果是这么亲的朋友,或许会听过。

女性死者剩余的身体在她卧室的床上,床单上还有旁边的蓝色墙壁上溅着血,显然,她的头就是在这里被活活切下的。

高临向他确认:“余先生,你和顾先生是二十多年的朋友,是吗?”

“你,你怎么知道?!”余华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十二年前,他玩死过一个小女孩。”

“好的。”

徐缓缓看着接二连三的血腥场面,脸色有些发白,她有些泛噁心,从卧室走出来,徐靖已经起身,显然已经完成了对男性的初步检查,她抬起头对上他的淡漠的眼神,突然有种安定的感觉。

周齐昌无奈的摇了头,“就现在的信息看上去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集,没有任何生活上或是生意上的往来。”

高临沉思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她开了口:“徐顾问,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凶手还有同伙?”

高临这下能感觉到余华肯定知道某些事情,但不愿说,他身体前倾看着余华,语重心长的道:“余先生,我们要抓到凶手,就必须知道所有事情,希望你能配合我们,不要有所隐瞒。”

“那十二年前你有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吗?”

高临走上前和余华握了下手,“余先生,你好,谢谢你能来。”

余华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邹着眉头显得格外纠结,“但,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也会和他被害有关係?”

徐靖的视线在徐缓缓的脸上停留了数秒才移向了高临,清冷的声音道:“死者的脑后有钝器击打伤,致命伤是胸口的锐器刺入伤,两个手是在他死亡前被切掉的,死亡时间在凌晨1点-2点间,根据呕吐物来看,他死亡前不久喝过不少酒。”

“你是指言洛?”徐缓缓问完后却摇了摇头。

听完他们的对话,徐缓缓从高临身后探出脑袋,举了一下手,“唔,查一下十几年前他们是否因为某件事有过交集。”照片是十二年前的,她觉得说不定跟这个时间点也有关係。

“不会,如果是他想要复仇,他只会自己一个人行动。”徐缓缓研究了他两年,她很清楚他的心理,他的作案模式,他会干什么,不会干什么,“他的确了解凶手的经历和目的,甚至可能掌握了凶手手中的杀人名单,但他绝对不会配合我们抓捕凶手,所以他写这几封邮件给我,给出一定的提示,就像之前那样,这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那就是有关。”照片中女孩、复仇、以及即使顾长贺已经死亡余华也要隐瞒,结合在一起,徐缓缓已经猜到了大概。

结束了饭局之后,喝了酒的顾长贺打车回了家,上了楼,站在自己家的门口,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钥匙,俯身眯着眼睛把钥匙插/进锁孔,侉哒一声,门打开了。

“你觉得不会?”高临眉头紧皱,总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可他有犯罪现场的照片,而复仇……说不定他也是想要向他们复仇的人。”

余华重重吐出一口气,用手抹了一把脸,考虑再三还是说了出来:“他,他年轻的时候有个癖好,喜欢玩年轻的女孩,特别是小女孩,那是他有次喝了酒告诉我的。”

徐缓缓看着他垂下的睫毛,轻声道:“谢谢。”

死者各方面的信息很快就调查清楚:“死者顾长贺,46岁,一家4S店的老闆,妻子九年前和她离了婚,孩子判给了他,不过,没法向他妻子询问关于他的事,因为他妻子两年前得癌症去世了。”

徐缓缓跟着徐靖穿过了封锁线,走进了这个房子,走到客厅时她就看到了尸体,一具中年男性的尸体。

这是徐缓缓第一次到兇案现场,她站在徐靖的旁边,然后接过他递来的手套,徐缓缓有些生疏又有些紧张,以至于弄了一会儿也没戴好。

余华想了一下后摇了头,“没有,他没有仇人。”

“你有没有想到有谁可能会杀害顾先生,或者他有和你提过与谁结怨?”

站在厨房门口的高临看到徐缓缓,面色沉重的像她招了下手,“徐顾问,你来这里看一下。”

顾长贺有些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伸手拉开了冰箱冷藏室的门,亮起的灯让他不舒服的眯了下眼睛,几秒后他适应了光亮,他睁开了眼,便看到了放在冰箱里的东西。

高临继续道:“所以你应该对他的情况很了解吧。”

徐靖微颔首,换上了新的一副手套后走向了女死者的卧室。

听到徐缓缓的问题,余华一愣,明显开始紧张了,语气急促的道:“什么?我脑子里没想到什么啊。”

他女儿的头。

这个案子中的凶手、被害者、警方都是游戏的参与者,而他则是幕后的控制者。

房子里一片漆黑又格外安静,顾长贺想女儿应该是已经睡觉了,他不想吵醒她便没有开灯,口乾的他直接走向了厨房。

就像那只坏了一只眼睛的娃娃。

顾长贺所在小区的摄像头被人为破坏,所以并没有拍到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两名死者的尸体被带回法医室做详细的尸检,完成对死者房子的勘察后,徐缓缓也跟着高临他们回了局里。

高临微颔首,看向徐缓缓,“徐顾问,我们走吧。”

高临:“余先生,说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