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欺凌与选择

上一章:第12章徐学霸与徐学渣 下一章:第14章例外与破例

努力加载中...

洪梁瞪圆了眼睛厉声道:“那就别让事情闹大!你想想,一个学习优秀的课代表和一个次次垫底的差生,你选择哪个?”

没什么主见的元魏峰自然希望洪梁给他出主意,“主任你的意思是……”

元魏峰一听是江蔓的妈妈,脸色一沉,语气里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吗?”

“江傻子,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们啊?”

欺负两个字传入他的耳朵里,元魏峰一下子放下了手里的红笔,扭头看向她,蹙眉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们班的学生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的。”他说的格外坚决。

“傻子!”

一听是垫底的学生,洪梁自然知道了是哪个,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看谁都怯生生的样子,学习就没考好过一次,“那她妈妈说她被同班同学欺负是真的吗?”

原本以为江蔓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的元魏峰在两天后又一次见到了她妈妈。

元魏峰把手挣脱出来,“主任,学生的家长。”

“我就想不会有这种事。”元魏峰鬆了口气,嘀咕了一声,然后对罗思妍笑了下,“没事了,你回班里去吧。”本来就对江蔓不待见的他把这归结为是她自己想出的小把戏,他也自然没有看到罗思妍回答时闪烁飘忽的眼神以及离开时攒紧的拳头。

徐缓缓:“……”互相都不认识怎么看。

元魏峰一下子没了声音,罗思妍的舅舅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是掌控着自己去留的人。

元魏峰为难道:“主任,你看我马上要去上课了。”

元魏峰上完课被洪梁叫去了办公室,“那个叫江蔓的学生什么情况?”

洪梁微低着头,阴影下的脸有些阴森,“想办法让江蔓退学。”

罗思妍看向他,“那元老师是準备告诉我舅舅吗?”

又是两週后,江蔓的妈妈在努力下帮她找了另一所普通初中。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或许是发现自己的声音过于高了,元魏峰压低了声音,态度有所缓解,“江蔓妈妈,你要做的就是配合我们老师,一起把江蔓的学业给抓上去。”看着江蔓妈妈一副不愿离开的样子,他有些敷衍的道:“这样,她有没有被欺负的事我会去了解的。”

她就这么被迫又看了一眼书:在水合铝离子的溶液或晶体中钠正离子和氯负离子……

对此元魏峰很是为难,“可江蔓真的被欺负了,如果事情闹大了。”

“就是每次考试垫底的那个女生。”

罗思妍回了一句:“没有吧元老师。”

洪梁听了点了点头,“真是这样就算了。”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表情更加严肃起来,“你要知道,最近教育局要来视察,如果真有欺凌现象,对我们学校评选是很不利的。”

两週后,在洪梁和元魏峰的努力下,懦弱的江蔓妈妈被说服了,想让女儿换个环境的她决定让江蔓退了学。

元魏峰的确是去了解了,数学课代表罗思妍来交作业的时候,他随口问了一声:“班里有同学欺负江蔓?”

江蔓的妈妈脸上写满了忧心忡忡,“昨天回家,我看她书包的时候,发现她的书全都被撕了,老师你说这……”

元魏峰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我已经调查过了,根本就没有欺负她这种事,书……”是不是你女儿自己撕的,当然后半句他忍住没说出口,“江蔓妈妈,我要去上课了,江蔓的事我会再注意的。”元魏峰急着脱身,又敷衍她了一句。

相反,原本声音就不响的江蔓妈妈声音越来越低,她看着元魏峰的脸色,斟酌着道:“元老师,我在想是不是有同学捉弄她,把她的作业给拿了。”

“可,可是江蔓说不愿意来学校,所以我想……”

“你不是都不会做吗?那我们帮你把作业撕了。”

元魏峰自然知道这事的重要性,“我知道了主任。”

徐靖虽然低着头,余光却能感受到某人执着的视线,他微叹气,伸出左手放在她的头顶上,将她的脑袋转了回去轻轻一压,“看书。”

***

然而两天后,他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却被元魏峰自己亲眼看到了,江蔓被踢倒在地上,头被一个女学生用脚踩着,她就这么被踩着,没有表情没有挣扎,而那个女学生正是数学课代表罗思妍,其余几个女生在撕江蔓新买的课本。

她们那一声声刺耳的傻子传入他的耳朵里,元魏峰只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他从来没有想过江蔓真的被欺负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班里真的有这种欺凌现象,怎么办?他应该怎么办?

“元老师,元……”江蔓妈妈一急,伸手拉住了元魏峰的手臂。

洪梁听到声音从办公室走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元老师,什么情况?”

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女人双手紧紧抓着包走进了初二年级组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坐着一个年轻的男教师,而中年女人要找的就是他,她走了过去,语气忐忑,“元老师,你好,我是江蔓的妈妈。”

二十分钟后,面色沉重的高临走到了法医室,发现徐缓缓果然在里面。

洪梁板着脸道:“有事就在办公室说,在走廊里多不好看。”

元魏峰摇摇头,眉头紧皱,语气格外严厉,“她昨天的数学作业就没交,还撒谎说是路上丢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傻子!”

“嗯?”徐缓缓感觉徐靖说了一句什么,但她没听清。

罗思妍低着头,看上去十分的乖顺,“元老师,我们只是想教训一下她。”

僵持在走廊里自然不行,洪梁只好对这个满脸憔悴的中年女人道:“这位学生的家长,到我办公室来说吧,不能耽误学生上课是不是?”

洪梁靠在椅背上,双手相握放在桌子上,闻言轻笑,“怎么办?难道你要处理罗思妍不成?”

四年前。

“江蔓妈妈,又怎么了?”

此时路过的洪梁也看到了这一幕,在简单的口头批评过,便让她们都回去,然后安抚了江蔓,给她擦乾净后让她回了家。

元魏峰看着走近的罗思妍呵斥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他推了推眼镜,第二次打断了她,得出了结论:“所以江蔓就是因为学习跟不上才排斥来学校的。”

看了一本化学书和一本解剖学的书后,徐缓缓被敲门进来的高临解救了,没有退路而担心自己生命安危的洪梁什么都交代了。

江蔓妈妈原本苦着的脸因为这句话一下子笑了,她满是感激的对元魏峰俯首道:“谢谢元老师,谢谢!”她满心期待着她面前的男老师能帮助她的女儿,这样她的女儿就能全心全意的读书。

江蔓妈妈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元老师,那个,我们家江蔓是不是在学校里被欺负了?”

亲眼看到有活人在徐靖的法医室待了这么久,高临心里是非常意外的,不说法医室这间特殊的办公室,单就是徐靖浑身散发出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就是寻常人受不了的,全局上下也就是和徐靖多年朋友的他来这的次数最多了。

元魏峰立马道:“她在撒谎,你还不知道那些差生玩得把戏,作业没写就说是同学给扔了,不想读书就把书撕了。”

江蔓的妈妈一听对方是主任,也就点头答应了。

“哈哈哈是啊。”

在去学校报到的那一天,一个瘦弱的女孩独自一个人躺在了家附近冰冷的铁轨上,火车疾驰而过,碾断了她的脑袋。

然而就在他反应过来要去制止的时候,罗思妍看到了站在教室外的他,一秒的慌张,接着,女孩收回了自己的脚,向他走了过来。

元魏峰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瘦弱的江蔓,到底还是有一丝的心疼,“你们这是欺凌行为知不知道!”

“傻子!”

然而徐缓缓似乎就有这样的本事,从窗口看着他们在里面低头看书,徐靖面色平静,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嫌弃不满,俩人的画面和气氛意外的和谐,高临总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江蔓妈妈在老师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我知道她……”

元魏峰没耐心听下去,直接出声打断了她的话:“江蔓妈妈,江蔓这次考试又是全班最差,数学只考了个位数。”如果没有她,他教的班级数学平均分可是平行班里最好的,被她分数一拉,就变成了垫底。

“主任,现在该怎么办?”欺凌的行为被他发现了,他就不能不管了。

“她怎么会知道,谁让她是傻子呢!”

“元老师,我们家孩子是有点笨,但她在家里很用功的。”

一大早上,原本準备去上课的元魏峰被拦住了,“元老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