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上一章:第113章 下一章:第115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有些羞恼,“这里是办公室!”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诚实地说:“我不知道。”

追究当初谁欠谁,谁负谁,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有意义的是,他们现在还能抱在一起。

顾青裴紧紧抱住了他的脑袋。

顾青裴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听着。

顾青裴依然没有说话。这两年来,他的孤独和困惑,他的缺憾和痛苦,又该找谁说呢。

顾青裴抹了抹眼睛,为了掩饰尴尬,快速地说:“我们没多少时间了,我现在回公司準备材料,你看你能做什么工作,抓紧做。”

第二天,原炀去见了X行的领导,顾青裴带着财务和法务的几个人开始整理项目资料,以作担保。两个人分两头,一刻不停地忙活着。

“我想跟你回公司。”

顾青裴带着原炀去了档案室,把几个项目的资料全都拿了出来,他翻看了一下,“明天我得让法务和财务加班了,还好这些土地大部分都做了评估,不然肯定来不及,你银行那边儿究竟能有几分把握?万一……”

顾青裴长叹了一口气,“原炀,我不想说这些了。”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原炀也正在看他,眼神透着不正常的热忱。

俩人不要命的做-爱,就好像要在一晚上把过去的两年都补回来一般。

顾青裴无言。

“我也是紧要关头。”原炀故意往前一顶,顾青裴能感觉到那勃-发的欲-望正叫嚣着要宣洩。

原炀的亲吻却突然停止了。

原炀低头亲吻着他的脖子,相当任性地说:“我不管,我现在想不进去别的,我满脑子都是你。”

一进门原炀就把顾青裴按沙发上了,这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利落地脱了顾青裴的衣服,用自己蓄势待发的欲-望将身下的人狠狠贯穿。

原炀扁了扁嘴,轻声道:“你是真的回来了吗。”

原炀从背后抱住了他。

“你行了啊,我们现在正是紧要关头。”

“你怎么了?”

“你当然不知道。你不知道你走的时候我有多难受,你不知道我看着私家侦探给我传过来的一张张你的照片,我看得着摸不着,是什么滋味儿。我每次看着你在照片里笑,我就恨得想扇你嘴巴子,凭什么我这么难受,你他妈还能笑。”

而顾青裴回应的,是彻彻底底的接纳和无法控制地情欲。

公司的几个高层在知道顾青裴要干什么之后,都觉得自己老闆疯了,纷纷劝阻。顾青裴为此特意开了个会来说服他们,原因讲得头头是道,当然,他和原炀的私人交际只字不提,最后终于把人心稳了下来。

原炀道:“我明天约了X行的人面谈,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我陪你回公司。”

“我等这个时候等了两年多,任何时候都不能跟这个时候比。”原炀含着顾青裴的耳垂,轻轻咬了咬,“我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这个时候。”他说话的同时,手已经伸进了顾青裴的衣服里,尽情地抚摸着那光滑的皮肤。

顾青裴心脏猛地一跳,他努力保持着镇定,“你拿出点儿专业素养来,现在是时候吗。”

办公室里漆黑一片,跟白天迥然不同。

顾青裴看了看表,“现在才八点多,你不如现在把人约出来。”

他看得出来,原炀的心思根本不在正事儿上,他皱眉道:“咱们的事儿,以后再说,今天先把事情全部梳理一遍,想想万一真的无法付款,我们怎么应对。”

星期六晚上,顾青裴带着人加班到了九点多。

原炀一边扒他裤子,一边说:“我们的事,比所有事都重要多了。”他含住顾青裴的嘴唇,用力吸允舔吻着。

“我知道,好地方。”原炀一把揽住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压倒在了硕大的办公桌上,雨点般的吻落在顾青裴的脸上、脖子上,顾青裴的衬衫很快就被原炀扯开了,白皙的胸膛一览无遗。

顾青裴哭笑不得。

顾青裴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眼见着原炀的眼圈慢慢变红了。

原炀拉着他的手腕,毫不掩饰地说:“我现在就想跟你在一起,就想看着你,哪儿都不想去。”

俩人下楼直奔停车场,原炀驱车往顾青裴公司开去,开车的时候,他的一只手一直拉着顾青裴的手。顾青裴一开始觉得彆扭,他毕竟不是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可以大大方方地表达自己的热情,可那掌心传递来的热度,让他最终没有把手抽回来。

原炀突然卸去了全身的力气,瘫倒在顾青裴身上,他搂着顾青裴的腰,就连呼吸都微乎其微,生怕这一切是他在做梦。他唯恐自己动作太大,声音太吵,让这个梦的空间崩落。

顾青裴在心里挣扎了一会儿,就妥协了。他搂住了原炀的脖子,亲吻着原炀新冒出来的胡茬,“要做就快点,我们明天有好多正事儿……”

顾青裴紧紧搂着原炀的脖子,随着原炀疯狂的动作在欲-海沉浮。

原炀的声音带着哭腔,“你知道我想你吗”

原炀颤声道:“你终于回来了。”

原炀不再说话,只是把头埋进顾青裴的脖颈间,深深地呼吸着。他就像抱着一根救命稻草,怎么都不愿意放手。

顾青裴闭上了眼睛,决定放纵自己一把,做点儿他这个年纪不合适干的疯狂事。

原炀忙完之后,来公司接他,俩人一起回了顾青裴家。

“你走之后,我再也没回过家。我到处找人借钱,把天津那个项目做下来了,然后拚命工作,拚命挣钱,我把我以前不屑用的关係全用上了,我把我以前不愿意做的事全做了,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我原炀没有哪里比王晋差,你要是跟了他不要我,就瞎了你的狗眼。”原炀声音颤抖,好像随时会哭出来。

他们当天晚上没回家,是在顾青裴的午休间睡的。俩人什么也没做,只是相拥入眠,那一觉睡得无比地安稳。

原炀按着顾青裴亲了半天,才在他的催促下放开了他。俩人目光相接的时候,竟都感到脸颊烫得慌。

顾青裴皱眉看了他一眼。

俩人没有过多的语言。就连平时总是喜欢说些臊得人脸红的下流话的原炀,也几乎不出声,只是用尽全身力气去佔用、去征服,试图用一切碰触去证明顾青裴真的属于他。

原炀哽咽道:“当时的所有事,都是我欠你的,可是我除了道歉什么也干不了,你为什么不能等等我,我也有能担当的一天,我什么都愿意为你担着,你怎么能就那么走了。”

顾青裴鼻头一酸,强忍着眼泪,轻声说:“我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