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努力加载中...

“听我说……”原炀露出阴冷地笑声,他捏着顾青裴的下巴,“你想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来告诉你好了。两年前你不告而别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你觉得王晋厉害,我要让你知道他比起我来差得远了,你嫌我不懂事,嫌我没本事,一声不吭就一走了之,顾青裴,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原炀冷哼了一声,拽过顾青裴的领带用来擦手。

顾青裴拚命反抗,但在体能上他从来没佔过原炀的便宜,很快他就被原炀拉开了裤链,原炀的手掌一下子包裹住了他的宝贝。

顾青裴沉声道:“原炀,你他妈干什么?”

顾青裴喘了几口气,“你玩儿够了吧。”

“跟我谈话?”原炀嘲讽地笑了笑,“你现在有什么资本跟我谈话?真当自己是什么大老闆?北京城里就你这样的一抓一大把,想巴结我都巴结不上,你想跟我谈话,我答应了吗?”

顾青裴哑声道:“原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原炀看着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心情永远无法平静,他没有一天能够忘记顾青裴,所有的想念里,全都融入了怨恨,以至于他现在看着顾青裴,只想狠狠羞辱他、折磨他,让他不敢再逃离自己身边。

原炀有些粗暴地撸-动了起来,同时还晃动着腰胯,不时隔着裤子用力地顶顾青裴的屁股。

原炀却充耳不闻,手指拉开内裤,把顾青裴蛰伏在草丛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玩弄。

原炀舔着嘴唇笑了笑,把领带慢悠悠地叠好,塞进了裤兜里。

“当然知道,我在索取报酬,对于我退出竞标的报酬,你不是该高兴吗,我帮你王哥省了一大笔钱!”原炀的手微微一使力,顾青裴低叫了一声,身体直抖。

他已经走出来了,原炀却不肯放过他,被原炀害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的自己,该找谁说理去?

“所以你就捨身为你王哥了是吗。”原炀眼里跳动着愤怒的火苗,嘴角的笑意让顾青裴头皮发麻。

顾青裴一阵脑热,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和原炀拉开了距离。

原炀一口咬住顾青裴的后颈,舔-舐着那温热的皮肤,恨不得破开皮肉,吸食顾青裴的血。如果把这个人吃进肚子里,他是不是就完全属于自己了。

顾青裴张了张嘴,感觉身体沉重地不可思议,他轻声道:“你觉得我当时离开,是因为嫌你……”他说不下去了,他分明看到了原炀眼中掩藏不住的怨愤。

原炀拍了拍他的脸,“没关係,我有的是耐心,有的是时间,既然你敢回来,就亮出胆子来,好好面对我。”原炀忍不住咬了咬顾青裴的下唇,低喃道:“我原炀当年对不起你,我掏心挖肺地想补偿你,换来的却是你一走了之,当年敢把我像条狗一样扔在原地,你就该做好付出代价的準备。”

“你把我叫进来干什么?不就是让我退出竞拍吗?我怎么能辜负你的好意。”原炀低下头,一口咬在顾青裴的脖子上,伸进衣服里的那只手也愈发放肆。

顾青裴狠狠拽住他的头髮,硬是把他的脑袋拉了起来,顾青裴冷道:“我是要跟你谈话。”

命根子被人握在手里,永远是对付男人最有效的方法。

原炀呲着牙,露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笑容,“你现在希望我放开你?你不是巴不得我走不出这间屋子,不能和你的王哥竞拍吗?”

他没想到原炀心里竟然是这么想的,两年来一直带着对他的怨恨,现在打算来报仇?

原炀冷笑道:“不是吗?我们明明能重新开始,明明靠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结果你最终选择的是王晋,你甚至帮着他来跟我谈判,顾青裴,你知不知道你走的时候,我在哪里,我在想什么,我会怎么样?”原炀越说越恨,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你根本不会想吧。你想的只是你的事业,你的地位,我怎么样,根本不在你的考虑之内。”

顾青裴双腿有些软,需要靠原炀的手臂支撑身体的重量,原炀在他耳边低笑着,“真精神啊顾总,好像憋了挺长时间了。”

他露出嗜血般地笑容,“我想上你,因为你太欠操了。”

简直可笑,究竟谁该怨恨谁?

可顾青裴还没有失去理智,他闭上眼睛,额头靠着门板,拚命压抑着想要脱口而出的低吟,默默忍受着原炀的挑逗。

最后顾青裴终于受不住地洩了出来,喷了原炀一手。

原炀摸了摸嘴唇,似乎还有亲吻顾青裴皮肤的余温,他嘲弄地笑了笑,“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原炀低笑道:“你这副衣衫不整的样子,活该给男人操。”他说着,已经伸手去解顾青裴的裤子。

顾青裴挑了挑眉,表情阴沉,“我听你说。”

俩人的思绪都飘回了两年前,他们曾经对彼此的身体熟悉不已,他们曾经无数次疯狂地做-爱,从对方身上获得高-潮。现在这些令人羞耻的举动,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只有真正畅快淋漓的性,才能让他们释放。

顾青裴气得简直眼冒金星,他狠狠踢了原炀的小腿一脚,趁着原炀吃痛的时候,用力推开了他,转身往门口走去。

原炀轻佻地点点头,“差不多,还有呢?”

原炀把顾青裴的衬衫下襬从裤子里扯了出来,大手伸进了衣服里,抚摸着顾青裴的后背。

原炀已经被他和王晋刺激的相当冒火,此时眼睛有些发红,“你想替你王哥出力,我给你这个机会,现在跟我睡一觉,等我干完的时候,拍卖会差不多也结束了。”原炀揉了揉顾青裴的屁股,暧昧地说:“我时间有多长,你应该没忘吧。”

顾青裴脸色铁青,他没有躲闪,任凭原炀恶意地亲着他。

顾青裴愠怒道:“那就滚开。”

顾青裴脸颊烧得慌,他别开脸,“还不放开我。”

顾青裴身体立刻僵硬了。

“怎么,心疼你王哥的钱了?”原炀的手指划过顾青裴的脸,低声道:“他的钱能给你吗?你替他心疼什么?”

顾青裴怒瞪了他一眼,乾脆把领带解下来扔到了他身上。

“这两年你跟谁睡过?”原炀在顾青裴耳边低声问道。

顾青裴深深皱起眉,“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顾青裴在原炀技巧的抚弄下很快就把持不住了,可耻地有了反应。

原炀盯着他胸口露出的一小块皮肤,“顾青裴,要不是地方不对,我绝对不会这么放你走的。”

顾青裴咬牙道:“放屁。”

“你……放开我。”顾青裴咬牙切齿地说。

顾青裴穿上衣服后,就感觉重新获得了一种安全感,整个人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着原炀的眼睛,“原炀,你现在不仅事业有成,而且还有了女朋友,你的人生都在往正道上走,还来招惹我是什么意思?”

原炀把手掌抬到顾青裴眼前,让他看自己手上浓白的精-液,“顾总玩儿够了吗?”

不用原炀说,顾青裴也没法忽略一直顶着他下-身的东西,他这两年来一心扑在事业上,仅有的两三次发洩,也都是草草结束,更何况除了跟原炀外,他从来没当过零,一想到以前那些疯狂的经历,他就感到心脏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

“跟谁睡过?嗯?”原炀用硬邦邦的下-身顶了顶顾青裴的屁-股,“这里呢?除了我有人干过吗?”

“你想要那块地,可以和王晋协商,你或他,有偿退出,难道你真要蠢到在拍卖会上乱抬价?”

顾青裴低吼道:“原炀,你别得寸进尺。”

他的手刚摸到门把手,背后一阵风生,一只手出现在他脸边,砰地按住了会议室地大门,同时,有力的手臂钳住了他的腰。

“我要是不同意呢。”

粗重的喘息声萦绕在俩人的耳边。

他低下头,只觉得异常地疲惫。

“你想看我笑话。”顾青裴目光冷峻,“觉得一朝得志,终于可以反过来羞辱我了,是吗?”

顾青裴推了他一把,没推动,他冷道:“我只是见不得你们意气用事。”

顾青裴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他强忍着心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这句话我也想送给你,我怎么样,根本不在你的考虑之内。原炀,两年过去了,你的自我中心倒是一点儿没变,行了,我们也别互相指责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谁对谁错,争出来又怎么样?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我现在想问你的是,你想怎么样,你现在,希望我怎么样?”

“你玩儿够了,我怎么办?”原炀故意往他身上蹭。

顾青裴有些恼羞成怒,“你自找的。”他有些慌乱地拉上裤链,繫上腰带,扣扣子的时候,手指都在发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