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努力加载中...

先进行拍卖的是信达资产出售的一个小资产包,里面有三项不良资产,资料里介绍其中两项都是跟农业种植有关的,虽然其中一项有土地,但却是农业农地,商业价值不大,起拍价三十万。

“我高兴。”原炀倨傲地说。

王晋眨了眨眼睛,“我刚才还有真有点儿想跟他一别到底,不过后来你拽了我一下,我清醒了不少,呵呵,让你看笑话了。”

俩人背后虽然还有人,但是只是搂搂肩膀,是男人之间表示亲近的一种很正常的姿势,根本没人会多想,因此原炀很自然地把顾青裴的身体拨到了自己这边儿,低头凑近顾青裴的耳朵,“你要是再跟他贴着脑袋说话,我会当场亲你,我说到做到。”

然而原炀变本加厉,手从两个座椅之间连接的扶手的下方伸出了手来,一把抓住了顾青裴的手。

顾青裴眼看挣不脱,最后乾脆放弃了跟原炀的暗中角力,任原炀抓握着他的手,被迫感受着原炀的力量和温度。

果然,刚开始拍卖,底下的人就一波轮着一波地开始叫价,起拍金额是一百二十万,叫价幅度是五万,王晋一开口,就加到了两百万。

这个资产包利润空间虽然大,但也伴随着高风险,超过三百万就让人望而却步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俩人是较上劲儿了,这是相当稀罕的场面。哪怕原炀初出茅庐,会做如此莽撞愚蠢的事,王晋却并不向是会陪着他胡闹的性格,这个男人始终秉持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何曾感情用事过。

王晋愣了愣,然后看了顾青裴一眼,随即露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他把牌子垂了下来。

“我的想法也差不多,不过价格倒是真便宜……”

原炀拍了拍他的肩膀,戏谑道:“不用误会,就算我吃腻了的东西,我也不想看着我噁心的人碰。”说完,他鬆开了手,坐直了身体,从外人看上去,就好像他们秘密地说了几句话。

王晋放弃了竞拍,原炀以三百五十万的价格拍下了这个资产包。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原炀,你究竟有没有长进?你们两个互相抬价,弄得两败俱伤,最终得益的是卖方,有何意义?”

“青裴特意来为我参谋的。”王晋笑看了顾青裴一眼,“报酬是一顿饭,今晚就兑现吧。”

顾青裴一惊,本能地想缩回手,却根本动弹不得,原炀的劲儿有多大,他在很多方面都体会过。

当他静下心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被原炀握着的那只手,异常地热,原炀施加在他手上的力量,并不疼,反而有种浑厚的感觉。顾青裴有种奇怪的错觉,就好像俩人这样手连着手,就能感受到对方的脉搏,进而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聊了几分钟,顾青裴突然道:“王哥,还好你刚才没跟着原炀抬槓,那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这事儿跟自己并没有太多关係,可是他和王晋好歹也是朋友,王晋又屡次帮助他,于情于理,他没法眼睁睁看着俩人赌气似的竞拍。到最后无论是哪一方获胜了,都至少要多投入几百万,那白花花的钞票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扔了,想想都让人心疼。

王晋挖苦道:“原总财大气粗,承让承让。”

这一轮,王晋和原炀依然是没有叫价。

顾青裴显得很平静,他从咖啡勺的倒影里就看着原炀过来了。

王晋也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从顾青裴冷硬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肯定不会是好话。

顾青裴扭头看了原炀一眼,压低声音道:“放开。”

大家都不是傻子,眼睛都亮了起来。

原炀瞳仁收缩了一下,冷笑道:“如果王总今天空着手回去,不知道还有没有心情吃饭。”

顾青裴想了想,“之前听到传闻,说政府下定决心要兑现了,但是半年过去了,政府受到房地产调控的影响,银行贷款都还不上,换地权益书拿到手,两年内我估计不会有任何变化,不过可以转卖,但那样利润空间太小,没有操作的价值。”

他喝了口咖啡,低声道:“原总,这边请,我跟你单独谈谈。”

“想让我空着手回去,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高速旁边那块地,我志在必得。”

“顾总说的对,我一向不饶人,你不跟我一般见识,我却非要跟你一般见识的话,你说怎么办呢?”原炀阴凉的声音在俩人背后响起。

原炀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手指,并用指尖逗弄顾青裴的掌心。

顾青裴的喉结上下鼓动着,想把手抽回来办不到,又担心别人看到,他已经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到拍卖台上,不知不觉,第三样拍卖品都成交了。

原炀此时也举起了牌子,多加了八十万。

顾青裴对原炀能干出那种流氓事儿来深信不疑,他也根本不想去挑战原炀究竟敢不敢这么做,他只是沉默地靠回了椅背。

原炀时不时斜着眼睛看顾青裴和王晋交头接耳,目光阴冷得像三月的河水,他突然伸出手,揽住了顾青裴的肩膀。

顾青裴脸色一变。

原炀和王晋互看了对方一眼,火药味儿在空气中瀰漫。顾青裴虽然也对这个资产包很眼馋,但他没钱买,夹在俩人中间,就听着左右耳朵不断地收到叫价的信息,俩人交着劲儿地加价,到最后就只剩下他们在角逐。

“哪儿的话,他那个人向来不饶人,没必要跟他一般见识。”

俩人的手就在扶手下方紧紧地握着。屋里虽然冷气开得很足,但顾青裴还是感觉手心很快出了汗。

等叫到三百五十万的时候,场上的人都开始以看好戏的心态看着他们。

他倒是真的没想到,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还会在公司经营上出现这样感情用事的时候。

不过,不跟着原炀败家,他却还有别的办法膈应原炀,以洩心头之愤。

休息室的门刚一关上,原炀抓着他的肩膀就把他按到了墙上。

原炀笑而不语,眼神一直看着前方,压根儿充耳不闻。

很快就上了第二个拍卖品,这个稍微有了些价值,涉及到两个价值上百万的换地权益书,不过风险也不小,毕竟政府究竟何时能兑现这些权益书,完全是未知数,王晋轻声道:“青裴,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于是就造成了如此滑稽的一幕。

一下一下,非常有力。

顾青裴看了王晋一眼,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

原炀抱胸看了他两秒,跟着他走进了拍卖厅旁边预设的一个小休息室里。

顾青裴勉强把注意力从手上迁回了拍卖台上,因为已经进行到了本场拍卖会的一个小高-潮,那项王晋非常想得到的一个利润空间极大的资产包。

茶歇就安排在拍卖厅外面,王晋和顾青裴站在圆桌前,王晋的秘书给他们倒了两杯咖啡,拿了些茶点水果,俩人一边吃一边说着刚才那几个拍卖品的价值,并且开始猜测接下来的土地拍卖会是什么情形。

王晋刚想出声阻止,顾青裴抬起手,“王哥,你要真有那钱往里白扔,不如借给我。”他没等王晋反应,已经转过了头,沖原炀道:“请。”

顾青裴两边儿的人,都没动。他儘量让自己的身体往前倾,腰板挺得笔直。如果他靠到椅子上,他就会挤在原炀和王晋之间,被迫和他们贴着肩膀。这家拍卖行的座椅挺宽敞的,哪怕肩膀再宽的三个男人,也不至于互相挤人,可这两人却不知道有意无意,都往他的方向微倾。

资产包拍卖完毕后,拍卖行组织了茶歇,顾青裴立刻站起了身,王晋用手扶着他的背,笑道:“走,出去喝杯咖啡。”

不过他也庆幸自己及时清醒了,并对他的目标宗地有了个心里底线价位,如果超过这个价位,他绝对不再跟原炀竞争,毕竟毫无意义。

围观的那些家企业的代表都很是失望,他们指望个俩人再接再厉,创造出个离谱的拍卖价,好让他们有接下来几天的谈资。结果就在三百五十万这个无功无过的价格上遏制了。

顾青裴一愣,扭头看着他。

原炀瞪了他们一会儿,也跟着站起了身,带着几个下属出去了。

这次参加拍卖会的一共也就七八家企业,对这第一个利润空间不大的拍卖品,仅有两个人举牌。

而且,原炀这么针对王晋,两年来处处跟王晋作对,给王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追根究底,他也脱不了干係,这么一想,他对王晋多少有些愧疚。

王晋今天来的目的并非这个资产包,而是一宗土地,他并没有打算浪费太多精力在跟原炀争夺上,那毫无意义,可是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追求顾青裴失败的挫败感让他格外想跟原炀一较高下。

原炀理都没理他,逕自站到顾青裴身边,“你今天来做什么?不是没钱吗?纯粹凑热闹?”

“志在必得?”原炀嘲弄道:“我本来对那块地并不太感兴趣,不过王总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挺想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