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笑着摇了摇头,这次连客套都免了,“不用。”

赵媛也感觉到了原炀的咄咄逼人,淡淡地说:“是我挑的地方。”

原炀咧嘴一笑,“我以前的老闆。”

此次俩人见面,聊得也都是工作、父母、孩子的事。

尤其是聊到孩子的时候,顾青裴打趣地说:“怎么没把小丫头带来让我看看,我準备了这么大一个红包呢。”顾青裴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厚厚地红包。

原炀目光一暗,伸手扶住了刘姿雯的腰,“既然正好碰到了,就一起吃吧。”

顾青裴只好身体也往回退,为了缓解尴尬,只好问道:“原总怎么会跑到这附近吃饭来,你住在附近吗?”

不论原炀靠的是自己,是运气,还是身份背景,他都做到了,这点确实让顾青裴刮目相看。他曾经并不是没想过原炀会有这一天,但他没想到会这么快,他清晰地意识到,他和原炀的距离,已经非常非常远了,哪怕他们现在相对而坐,伸手就能碰到对方。

刘姿雯愣了愣,看着顾青裴嘴角迷人的笑意,脸居然一下子红了。

刘姿雯看了看原炀的手,表情有一丝古怪,不过没说什么,大大方方地坐下了。

顾青裴露出温和优雅地笑容:“刘小姐这样已经非常完美,不施粉黛,素雅大方,如疏梅映淡月,碧沼吐青莲,和原总真是般配。”

原炀看着他的手,足足怔了两秒,才伸手与之相握。

原炀的手在桌下握成了拳头,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喝了口茶,“听说顾总自己开公司了,在忙活什么呢?”

赵媛悄悄看了原炀一眼。刘姿雯不知道他俩怎么回事儿,赵媛可是亲眼见过的。此时俩人之间这气氛,实在是有些诡异。

刘姿雯靠过来,挑眉问道:“你怎么知道?”

顾青裴虽然没看到原炀的眼神,但大概也能猜到怎么回事儿,他心里很是不舒服,他拍了拍赵媛的背,“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下,你刚做完月子,其实不该老往外跑。”

“两不相欠。”原炀一字一顿地重複了这句话,就好像要这四个字嚼碎了吞进肚

刘姿雯性格很是开朗,而且有点自来熟,笑嘻嘻地跟着赵媛研究菜,把两个男人撂在了一边。

顾青裴心脏一颤,“哪儿的话,我至多只是辅导了原总一段时间,原总得势,全赖天资过人,和我干系不大。”

赵媛也并没有怎么推托,大方地收下了。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冷道:“应该的。”

他这两天多少对原炀的事业有了了解,他确实万万没有想到,原炀能在两年的时间内,把自己的企业发展壮大到能和王晋一搏雌雄的地步,以原炀的年龄来说,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可他确实做到了。

原炀低笑了两声,“千万别客气,我能有今天,最该感谢的人不就是顾总吗。”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可怕。

他到公司先和自己的合伙人通了个电话,然后带着下属去财务厅办事儿了。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五点多,他才想起来一天都没吃饭。

赵媛从小到大都是个挺强悍的女人,这是第一次她因为一个男人的一个眼神,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原炀眯着眼睛看着他,“你连什么项目都不问,就直接拒绝,这可不太符合你的性格啊。”

顾青裴把红包塞进了她手里,笑道:“那这个就不给你女儿,给你,给勇敢的妈妈。”

俩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原炀扫了她一眼。

顾总跟她握了握手,“原总,不介绍一下你漂亮的女朋友吗?”

顾青裴和原炀面对面坐着,俩人由于个子都高,腿不经意间就能碰上,顾青裴只好把腿往回缩,原炀却是全不在意,膝盖时不时碰到顾青裴。

原炀露出一个讽刺地笑容,“你们倒是一直很有默契。”

“我给顾总当了快一年的助理,顾总从里到外,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原炀加重了“从里到外”四个字,听在顾青裴耳朵里,分外刺人。

顾青裴放下筷子,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站起身,伸出手,“原总,真巧啊。”

第二天,他早早就去了公司。他们在西直门最好的地段租了一整层的办公楼,只不过现在员工才二十多人,但顾青裴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顾青裴有些受不了原炀现在说话句句带刺儿,阴阳怪气的,他讪讪道:“山不转路转,人总要变的。”

原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顾青裴叹了口气,“我爸妈这不天天催呢吗。我打算,找个代孕的吧,这个问题,看来是早晚要解决的。”

顾青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原炀的手抖了一下。

“姐姐刚生了宝宝啊。”刘姿雯兴奋地说。

“啊,我还以为是顾总的太太呢。”

原炀斜睨了他一眼,话锋一转,“我在青岛弄了块地,正在找人合伙开发,你有没有兴趣。”

原炀拿过菜单,“我再点几个。”他招来了服务员,快速地说了三个菜。

“是赵媛挑的地方。”

顾青裴不以为然地笑笑,转身看了赵媛一眼,“忘了介绍,这是我的朋友,叫赵媛。”

原炀嗤笑道:“顾总不会是在跟我哭穷吧,你如果张嘴,我会帮你。”

赵媛勉强笑了笑,“什么老往外跑,你是我做完月子见得第一个人。”

原炀紧抿着嘴,没有开口,只是冷冷地看着顾青裴,和他身后的赵媛。

顾青裴沖两位女士笑了笑,“菜点好了吗?咱们先吃吧,这个时间要等很久的。”

顾青裴跟她拥抱了一下,笑道:“是啊,我回来了,而且不打算再走了。”

原炀看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都是顾总喜欢吃的吧。”

赵媛一眼认出了原炀,原炀这样的相貌,看过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她惊讶地看看顾青裴,又看看原炀,但那表情很快掩饰了下去,变成浅淡礼貌的微笑。

赵媛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

赵媛招来了服务生,把菜单递给刘姿雯,“刘小姐,再点些菜吧。”

赵媛在这两年间去新加坡看过他一次,俩人还在法国见过一面,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始终保持着联络,这次回到北京,顾青裴通知的为数不多的人里,就有她。

赵媛看着他,“青裴,有了孩子之后,感觉太不一样了,真的,就好像整个人都……完整了。你呢?你不考虑要个孩子吗?”

原炀给顾青裴倒了一杯茶,“你以前不喜欢吃火锅之类油腻的东西,怎么,在国外呆了两年,口味都变了?”

赵媛心里一惊,冷汗立刻下来了。原炀那个眼神,跟两三年前他看到自己和青裴抱在一起时没有任何差别,不,应该说,那种让她恐惧的感觉更甚。

“都是我熟悉的,资产处置和地产方面的,混口饭吃罢了。”

顾青裴的目光也从原炀的手上掠过,他勾唇一笑,眼神很快移到了别处。

顾青裴抬头,目光明亮,“我早当我们两不相欠了。”

顾青裴一点都不想和他合作,按照他的性格,就算没兴趣,也会委婉地推拒,但这次他连绕弯的心思都没有,直白地说:“原总生意做得那么大,我这种小打小闹的,实在不够格和原总合作,我公司现在是处处等着用钱,多谢原总的好意了。”

这时连刘姿雯也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儿,默默地转头看着他们。

顾青裴微微一愣。

赵媛笑道:“是啊,我给你看照片。”她拿出手机,两个女人开始研究孩子的照片。

原炀看着刘姿雯自然绽放的小女儿态,一时怒从心头起,皮笑肉不笑地说:“顾总嘴还是这么甜。”

在菜还没上齐的时候,俩人聊得正投机,顾青裴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道冰凉的声音,“这不是顾总吗。”

气氛一时很是尴尬。

“哦。”女孩儿点点头,“顾总,你好。”

顾青裴垂下了眼帘,乾笑了一下。

“公司在附近呢,你呢?”

赵媛并不知道他出国的真正原因,虽然后来问过有关原炀的事,也被顾青裴一句“逢场作戏”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万幸自那之后,赵媛就没再问过。

“青裴,你终于回来了。”

那女孩儿不等原炀说话,爽快地说:“我叫刘姿雯,叫我小刘就行了。”她甩了甩头髮,“早知道会碰到朋友,我就画个妆再出来了,真是的,着急忙慌地把我拽出来吃饭,都说不饿了。”女孩儿嗔怪地看了原炀一眼。

“顾总真是谦虚。”原炀一只手肘拄在桌面,指骨支撑着下颌,目光如炬,一眨不眨地看着顾青裴,“我的今天,绝对和顾总密不可分。”

自从她结婚后,顾青裴就不再支付她的赡养费,不过,顾青裴其实不介意养她一辈子,毕竟早在他们结婚的时候,他就是做着那样的心理準备的。

原炀的女朋友沖原炀客气地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原炀,“原炀,这位是?”

正巧这时候赵媛给他打了电话,约他吃饭。

顾青裴笑了笑,一摊手,“再好的项目,也挡不桩没钱』两个字。”

原炀凉凉道:“你对她还是那么关心。”

原炀挑了挑眉,“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是掩不住的嘲讽。

顾青裴淡道:“这是应该的。”

刘姿雯皱了皱眉头,赵媛做出淡然地表情,转过了脸去。

顾青裴笑了笑,“有需要的时候,我不会跟原总客气的。”

原炀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这一次,顾青裴看得清清楚楚,他暗暗心惊。

赵媛扑哧笑了,她把红包推了回去,“你别急着给。她奶奶说她年纪小,怕受风,说要再过段时间才能出门,到时候摆满月酒,一定请你。”

原炀低声道:“怎么,害怕欠我的?”

顾青裴身体一震,回过头去,正看到原炀带着他的女朋友站在他们后面。

赵媛在一年前结婚了,并生了个女儿,此时体态还略显丰腴,但依然不减风情。

“我支持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