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努力加载中...

可他知道那不可能。

就在他怔愣的时候,原炀突然停下了动作,侧过脸看着他,高挺的鼻樑轮廓清晰可见。

顾青裴讽刺地笑了笑,“原炀,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已经有了个小女朋友,你也说不会再纠缠我,我去你家给你做饭?你觉得合适吗?”

顾青裴看了原炀的背影一会儿,心头涌上一股酸意。

原炀挑了挑眉,“合适。如果你今天不去,下次我再去你公司讨好了,反正这顿饭不讨到,始终算你欠我的。”

顾青裴愣了愣,眼见他已经转身开始切菜,动作比他利落很多。

顾青裴咬了咬牙,坐到了饭桌前。

“可惜我不想,你打算怎么做?强-奸我?像以前那样?”

没关係,他早晚要从这张嘴里,听到答案。

顾青裴下意识地一躲。

顾青裴的默认让原炀更为恼火,他忍了两年,克制了两年,就为了今天能够以强大的姿态和他见面,这两年间顾青裴跟了什么人,一直是他刻意迴避的问题。

顾青裴不置可否,他两年来有多“闲”他自己知道,他还知道,原炀肯定没闲着。

俩人面对面坐着,离得极尽,近到顾青裴能清晰看到原炀皮肤的细緻、紧绷的程度。

过了一会儿,饭菜都上桌了。

他觉得顾青裴下一秒就要转身过来了,就要转过身来,笑着对他说:“去把鱼收拾了。”就像当初那样。

他又想起了原炀那天的话,说他“明显见老”,他觉得有些好笑。他已经三十五了,他当然会见老,而且会一年比一年老。

他这时候应该走过去,从背后抱着顾青裴的腰,把脸垫在他肩膀上,说自己不想吃鱼。

“这点儿血还用止?”顾青裴抽回了手,用纸巾按住了伤口,“过会儿再切。”

可是这些问题他早晚要去面对,尤其是当顾青裴已经活生生地在他眼前,不再只是偷拍的一张张相片的时候,他更是想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原炀没有说话,跟着顾青裴进了厨房。

原炀家的採光很好,一进客厅,就见阳光铺洒在橡木白的地板上,温暖明亮。

在厨房忙碌的原炀的背影,是他这辈子记忆里都无法抹去的画面。

他蛰伏了两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再见到顾青裴,布下天罗地网,让他无处可逃——

原炀的心脏这才停止颤抖,“那别人呢?”这两年来,他其实一直找人监视着顾青裴,顾青裴的很多举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但他依然想听听顾青裴的说法,想知道还有什么,是他可能遗漏的。

顾青裴修长的手指插-进领带结里,下巴微微扬起,轻轻扯开了领带,完美的侧脸轮廓加上随性的动作,透出致命地性感,原炀在一旁看着他的动作,恨不得把他全身都扒光。

顾青裴顿了顿,以异常平静地口吻说起了自己在新加坡的工作。

原炀听着听着,突然问:“你和王晋呢?”他已经儘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无波无澜,却抵不住身体轻微地颤慄。

他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看到。

顾青裴脸色有些发青。他觉得跟原炀纠结于谁欠谁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真的要计算,他失去的那些该如何量化?索性都撇个乾净,他并不想活在过去。

然后他们会说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

顾青裴轻描淡写地说:“并不合适。”

原炀的手绕到了他后腰。

顾青裴淡淡地说:“跟你没什么关係吧。”

难怪原炀开始看不上他了。

顾青裴心有些绞痛,他咧嘴笑了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走吧,我给你做饭,我不欠你这顿。”他抬脚跨出电梯。

可他没有想到,原炀竟然敢说自己欠他?滑天下之大稽。

顾青裴垂下了眼帘,转身去了客厅。

顾青裴从冰箱里拿出食材,熟练地料理了起来,他一直背对着原炀,一言不发。

可是说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你还欠我一顿饭,现在去我家,亲自做给我,这事儿我们就两清了。”

原炀就依靠在门口,看着顾青裴的背影,就那么看着。

顾青裴眯起了眼睛,突然笑了一下,“原炀,你是想跟我上床吗。虽然我明显见老,虽然你都吃腻了,可是还是有点儿好奇那味道,是吗?”

顾青裴低着头,一下一下机械般切着手里的葱花,他能感觉到背后的视线,那视线就好像带着温度,灼伤了他的背,慢慢地视线就有点失去了焦距,一刀下去,手指见了血。

顾青裴把领带折好收紧裤袋里,然后把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厨房有什么我就做什么了。”

可他知道,顾青裴根本不屑于告诉他。

原炀道:“说说你这两年都干了什么吧。”

原炀伸手固定住了他的腰,冷冷地瞪着他,在顾青裴戒备地视线下,解开了他的围裙,套到了自己身上,“客厅呆着去吧。”

伤口好像还不浅,沖了一会儿还在流血。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原炀,话不要乱说,我何时欠过你什么。”

原炀凌厉地看着他,“我早晚会让你知道。”

他刚想找点儿什么东西按住,原炀已经一把握住了他的手,“你丫傻逼?用水沖能止血?”

顾青裴自嘲地笑了笑,开始吃饭。

顾青裴本能地轻轻一抖,然后面无表情地把手指伸到水龙头下,用水沖了沖。

原炀咬了咬牙,哑声道:“你以为自己是天仙?我原炀要什么样儿年轻漂亮的男男女女没有,我犯得着?”

这真是年轻人的状态,顾青裴忍不住想。

如果他听到了他不想听到的答案……

自从这个男人抛弃他的那天开始,那些就再也不可能了。

顾青裴看着原炀进进出出的样子,受不了这样彷彿回到昨天般的气氛,开口道:“这可是你要做的,回头别赖我还欠你一顿饭。”

原炀的手僵了僵,随即抬起头,冷笑道:“你欠我的,还差这一顿饭?”

他就那么盯着顾青裴的背影,双目赤红。

原炀把碗筷都摆好,以几乎命令的语气说:“吃饭。”

原炀嘴唇有些轻微地颤抖,他强忍着那种窒息般的感觉,伸出手捏了捏顾青裴的下巴,轻佻地说:“是。”

原炀却风华正茂,随着年龄、阅历的积累,摆脱年少的青涩莽撞,变得越来越有魅力。

顾青裴冷静了下来,他把已经自动关闭的电梯门按开了,看着原炀,沉声道:“出去。”

疼倒是没感觉到,不过哗哗流着血可不好切菜。

原炀胸腔升起一股无名火,他讽刺道:“不用你说我也能猜到,风流倜傥的顾总,怎么可能闲着。”

原炀握紧了拳头,克制着体内阴暗的冲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