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提着一大袋子东西进来了,“靠,外边儿可真冷,不让你出去就对了,你一点儿都不耐寒。”

“是刘强!你还记得上次你家失窃吗,他偷走了我的电脑,他本来是想从里面偷取一些商业机密,逼我们撤诉,没想到发现了那个视频。”

他站起来看着箱子,乾脆抓着箱子把收拾进去的衣服全倒了,开始往里面塞夏天的衣服。

张霞的声音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顾总,没事,我其实也睡不着。”她难过地说:“顾总,您听我说一句,我就这一句。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居心叵测,这样害您,可是不管您的性向怎么样,那跟您的人品和工作能力都没有一点关係,我们都约定好了不往外传,大家都当这个件事没发生过……”

他这个人,从小到大都不落人后,极要面子,他上学的时候一直是优等生,工作了也是最优秀的员工,要论勤奋刻苦,很少有人能比得过他,他这么努力地学习、工作,仅仅是因为他不服输,他是载着周围人的夸讚长大的,性向的异常恐怕是他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缺憾,但他也无奈接受了,可这并不表示,他能接受自己最隐秘的事情被众人所知,而且,还是以这样颜面尽失的方式。

顾青裴只觉得浑身冰凉,瘫在椅子上几乎无法动弹。

他清晰地看到了顾青裴眼中的痛恨和怨愤,那被彻底羞辱的愤怒是如此地强烈,以至于原炀都能感觉到顾青裴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

张霞哽咽地说:“您说。”

因为这种挫折不属于以往的任何一种,这次的危机,让他颜面尽失,让他名誉扫地,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

原炀抹了把脸,一脸狼狈,“我不走,我要看着你。”

他抱住了脑袋,期望能从这个姿势里获得安全感。

他走到浴室一看,吓了一跳。

原立江这一手真是高。发现他们俩分分合合还是分不开,原立江也不再逼他走,也不再逼原炀死心,而是用这么几张模糊的照片,激化他们俩人之间的矛盾。

顾青裴挣扎了半天挣不脱,沉声道:“你放开我。”

他低估了原立江。

“放开我!原炀!你他妈的放开我!”

“你明天去公司,把我离职所需的一切文件準备好,人事方面的,财务方面的,行政方面的,还有给董事局的辞职信你也帮我写了吧,所有的东西都準备好,然后明天拿来给我,越早越好,可以吗?”

顾青裴欣赏自己的所得,这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原炀也向来知道他在乎自己的声誉和地位,所以,刘强偷走他的电脑的时候,他才会紧张得头顶要冒烟,找到刘强的时候,他才会抱着即使灭了对方也要把录像拿回来的心思,他就怕那段录像被公之于众,顾青裴会受不了,而且,会恨他。

光线昏暗暧昧,背景一看就是酒店的客房,顾青裴在那几张不甚清晰的照片上,看到了自己的脸。

顾青裴说得对,他连自己家的问题都解决不了,凭什么还说自己能对顾青裴好呢,他就不像个男人!

顾青裴浑身冰冷,他心里已经被巨大的压力和担忧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根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他又会面对什么。此时此刻,他甚至不愿意再多和原炀说半句话。

他收拾了半天,突然发现箱子里全是冬天的衣服,太佔地方了,放了两件大衣就几乎满了。

顾青裴真想这一刻就此消失。

顾青裴也没上过这个系统,重要的文件都是直接递到他办公桌上的,他从记事本里翻了半天,才找出张霞当时给他注册的账户和密码。

一个人的度假不也是度假吗。

顾青裴拚命想要推开他,原炀就越是恐惧地要抱紧。

是他爸,是他爸干的!

顾青裴木然地看着手上的血,僵硬地站立了很久。

原炀几乎要崩溃,他不能接受自己折腾了半天,依然发生了他最害怕发生的事,而且顾青裴赤身裸体的样子……他恨不得把所有看了那些东西的人的眼睛挖出来!

“你当时为什么录这个?你有多少次机会告诉我,为什么不跟我说!”顾青裴狠狠推了他一把,伸手啪啪地扇了他两个耳光,怒吼道:“你他妈为什么不跟我说!要等到我的秘书打电话来告诉我,我才知道自己都他妈出豔照了,我顾青裴从今往后还有没有脸走出这扇门!”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原炀脸色铁青,他看着顾青裴冷漠的样子,心里都凉透了。

他怎么能这么傻。

现在好了。他不知道这轻飘飘的几张照片,会对他造成怎样的影响,以往任何时候都迎着困难往上冲的他,此时只是逃避。

他几乎把牙齿咬出血来。

他又如何能想到,时间上会有这么几张照片!这些照片,像素极其不清晰,拍摄角度却都一样,明显是从视频上截取下来的,一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并且还可能有一整段的视频,顾青裴就不寒而慄。

他不知道在客厅坐了多久,坐到身体都僵硬了,他才机械式地拿起电话,给张霞回拨了过去。

原炀将近一米九的大个子,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微微弯着腰,紧紧抱着顾青裴不肯放手,他吸着鼻子,还在重複着心里那句话,“你别恨我。”

这是原立江给他的警告吗?

里面是几张照片。

顾青裴脑子里嗡嗡直响,目光一再失去焦距,然后再集中到那几张刺伤他双眸的照片上,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反反覆覆,让他瞠目欲裂。

她虽然马上就要当妈了,可是每个女人心中都有着对完美男性的憧憬,顾青裴就是公司所有女性仰慕的对象,那些照片却那样羞辱了顾青裴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她们已经伤透了心,何况当事人。张霞一听到顾青裴要辞职,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了。

顾青裴简直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还是在做噩梦。

“从我家滚出去。”顾青裴冷冷看了他一眼,“你说过你要怎么怎么对我好,却连自己家的事都处理不好,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你、你怎么知道。”

“刘强?如果真是刘强,为什么独独把你遮了起来?”顾青裴眯着眼睛看着他,“他可真够心疼你的。”

因为他没法不怨原炀。此时的焦虑和恐慌,已经让他恨不得从未认识过原炀。

顾青裴冷道:“我知道的太晚了。”

所谓的公司内部论坛,其实就是一个OA办公系统。公司每个正式员工都有一个账号,可以在系统里上传下载文件,也有一个小型的对话平台,比QQ群简陋得多,所以大部分员工都不会在上面聊天,上OA系统几乎都是工作用途。

原炀从未觉得如此害怕过,从未。

原炀脸上发烫,青一阵红一阵,他紧紧握住了拳头,他从来没这么怨过自己的父亲。他简直不能相信,他爸会用这么狠的招,让他和顾青裴从内部决裂。

答案呼之慾出,顾青裴却紧闭双眼,痛苦地不想承认。

“你不要恨我,顾青裴,不要恨我。”原炀翻来覆去只会说这么一句话,他被顾青裴的敌意深深刺伤了。

直到听到那边睡意朦胧的声音,他才猛然惊觉,已经是半夜四点多了。

他不知道事情究竟会演化到那个地步,如果发生最糟糕的事——他的父母知道了——他真的想都不敢想。他那老实纯朴,以光明磊落为做人的最大原则,在校园里当了一辈子教书匠的父母,如果知道他们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丑,六十多岁的人,怎么承受那样的打击?

他猛地冲进了顾青裴的书房,电脑还亮着,他一眼就看到邮件里那几张刺眼的照片,只有他自己被遮了起来,顾青裴的脸却清晰可见。

顾青裴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在逆流,他握紧了拳头,鲜血滴答滴答地落在他脚边,他却感觉不到疼。

他在塞班岛订了一个星期的蜜月套房,那本来是他和原炀準备去度假的,现在算一算,明天刚好是最后一天。不如明天签了离职文件就飞过去,还能住上一晚,免得浪费。

他哑声道:“小张,对不起,我忘了看时间。”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段视频。是谁录的,是谁!

原炀嘴唇颤抖着,哑口无语。

他登上去之后,发现今天的在线人数空前地高,系统很快就弹出一条新邮件提醒,文件名字就叫“顾青裴”,顾青裴心脏微微一颤,不明所以地打开了。

原炀咬了咬牙,还是走了。他现在要回去找他爸,他终于明白,如果不把他爸这道横在他们面前的桥给拆了,他和顾青裴一辈子都不能安生。

他以为原立江仅仅会在事业上打击他,所以他天真地想着避其锋芒,在其他地方另起炉灶。

身体的某一个地方,比他的手疼上千百倍。

这是一封群发的邮件,公司的每个员工都能在自己的邮箱里随便查阅,他终于明白张霞的声音为何又慌张又尴尬,因为全公司的每一个人,在这一个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晚上,突然收到了这份爆炸式的礼物,看到了他们的总裁和一个男人调情纠缠、深陷情欲的照片。

“怎么知道的?”顾青裴讽刺地一笑,“我是在公司的一封群发邮件里看到的。真是有意思,作为那段录像的男主角之一,我居然比公司的下属知道的还晚。”顾青裴咬着牙说完最后几个字,那眼神恨不得吞了原炀。

顾青裴轻扯嘴角,“哦,那它怎么就跑到公司所有人的邮箱里去了呢?”

顾青裴咬牙切齿地说:“现在刘强的威胁大概解除了,录像带落到了原立江手里,放出这么几张照片,不过是一点点警告,如果我还不知自己的深浅,可就不只是露个脸那么简单了。我说得对吗?原公子!”

顾青裴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血糊糊的手,眼眶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原炀的心跳猛地快了起来,“你怎么了?镜子是你弄碎的?你的手……”

“是不是?”顾青裴逼视着原炀的眼睛。

“顾总。”张霞一下子哭了起来。

他感到自己被当众狠狠地扇了好几个耳光,那一张张照片都在昭示他的羞辱和不堪,他顾青裴在物慾横流的商场里摸爬滚打多年,什么委屈挫败都受过,每一次他都面不改色地挺过来了,可唯有这次,他有种被人撕了脸皮的屈辱感。他的骄傲和尊严,被几张照片毁了个彻底,从此他顾青裴要以什么颜面面对自己那些朋友、同事?

他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是谁干的,把原炀保护得如此彻底,却让他羞耻示众,跟他有如此仇怨的,除了原立江还能有谁。

他低声道:“我会回去找我爸,你不要回家,在这里等我行不行?回家也可以,我去你家找你……”原炀抬起头,双眼蒙上了一层伤心。

“让我帮你说吧。刘强拿到这段视频,如果他来威胁我,那简直是蠢透了,因为他知道我没法撤诉,真正整他的是原立江,有了原立江儿子这么一段见不得光的视频,那还不是呼风唤雨,所以他自然把录像寄给了原立江。我当时还奇怪,怎么好好的,原立江突然就知道了我们的事呢,这种曝光方法,可真够直观的。”

顾青裴低头指着大门,低声说:“滚。”

张霞把离职文件的事应承了下来,说明天一大早就给他送来,然后哽嚥着挂了电话。

“小张。”顾青裴柔声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但是不往外传是不可能的,他们能发到每个员工的邮箱,也能发到任何地方,你别为我担心了,这点儿小风小浪,掀不翻我。我现在需要你帮我个小忙,可以吗?”

原炀带着一身的戾气和伤心走了。

他缓慢地、执着地推开了原炀,“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却没想到,却没想到原立江可以这样毁他。

顾青裴挥起拳头砸向了镜子,精緻的手工镜框剧烈地震动,镜子从被拳击的中央往外龟裂,碎片哗啦一声掉进了下面的洗脸池里。

原炀常常取笑顾青裴活着就为了表面功夫,可他知道人和人不一样,顾青裴享受成功、享受优越、享受被人敬仰,那是对一个男人的肯定,万人之上的荣光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男性生物一生都在追求的。

原炀鼻头一酸,眼眶湿了,“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你,就算杀了我我都不愿意那段录像曝光,我本来只是自己偷偷留着的,我不敢跟你说,我知道你会生气……我对不起你,你怎么打我骂我都行,但是你不要恨我。”

他第一次产生了逃避的冲动。

顾青裴的声音沉静如水,一如笑着叫她们“傻丫头”时候的温和迷人,“你别哭,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才辞职的,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我是为了寻求个人更好的发展。这件事只是个契机罢了,我现在也确实不合适领导你们了,原董会找到更合适的经营层,来带领你们完成目标。傻丫头,别哭了,你下个月就要生了,别吓着宝宝了。”顾青裴听到那头张霞的老公也在轻声安慰着,心里有些酸楚,也有些感动。

顾青裴拳头上正滴着血,冰冷地看着他,镜子碎了一地,一切都看上去那么不正常。

顾青裴是个那么要面子的人……

原炀听到里面没动静,放下东西走了进来,“人呢?”

“我还记得你那晚说过的话,你说跟你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你说我不该招惹你,我会后悔,我他妈现在后悔,我服了,我斗不过你原大公子,我服输了行吗,你他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放开我!”

原炀一把抱住了顾青裴,难受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恨我,你不要恨我。”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进浴室,用冰凉刺骨的水洗了几把脸,脸上传来轻微地刺痛,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脸,眼前的画面就不自觉地跟照片里那几张沉溺情欲的脸重合了。

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却居然犯这种傻。

那危机并非只是他跟一个男人上床的照片被传得人尽皆知,还包括他谈了一场根本不该开始的感情。

顾青裴站起身,从卧室拽出了一个旅行箱,开始往里面收拾一些应季的衣服。

顾青裴张了张嘴,机械地开口,“在杭州那天晚上,你录像了是吗?”

邮件里仅有四五张照片,不算露骨,至少原炀的脸和身体都被遮挡得严严实实,而照片也仅从他腰部以上的部分截取。可仅仅是这几张照片,也足够让人看清这是一组床照,而且和他纠缠在一起的,分明是个男性的身体,他对着镜子看了三十几年的自己的脸,就这么又熟悉又陌生地出现在他面前,那张脸上遍布红晕,满脸细汗,眼神迷茫,尽显醉态,外人看到这些照片,肯定以为他喝醉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被下了药。

直到耳边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原炀如遭雷击,僵在了当场。

顾青裴明知道自己中了个大计,却只能硬着头皮挨着。

原炀冲回浴室,抓着顾青裴的肩膀语无伦次地喊道:“顾青裴,那段录像是我录的,可我从来没想过要公开,我从来没想过让别人看你,我……你听我解释。”

他不会忘了这家酒店。那是在杭州的一晚,他和原炀针锋相对、水火不容的时候,俩人一起出差,原炀就是在这个酒店,指使一个小鸭子给他下药,然后……

算虚岁的话,他已经三十四了,他以为他人生中大部分的挫折和磨难,都已经留在了他奋斗和做原始积累的那几年青春岁月里,却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有了点儿身家成就的这个年纪,却碰上了可以说是最大的危机。

他浑身血液瞬间冻结了。

原炀颤声道:“顾青裴,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以为我能阻止刘强,我却是阻止了刘强,却没想到我爸……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顾青裴,你别这么看着我。”

原炀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顾青裴,顾青裴周身那种冷硬的、憎恶的气息,刺得他浑身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