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咬了咬牙,“该搬走的时候我会搬走的,不过这段时间你必须照顾我。”

他时而觉得该立刻停止,时而觉得再享受一下也不错。他向来不是得过且过的人,可是在面对这件事上,却想一拖再拖,不愿意去解决,实际上他也没法解决,原炀根本不会按照他的想法去行事。

原炀半身压到他身上,轻轻咬着他的锁骨,“再挤兑我就揍你。”

顾青裴也认真地看着他,“他们不可能知道。”

“瞎扯什么呢。”顾青裴以为他又犯病了,没搭理他。原炀隔三差五的总有那么几次会莫名其妙的发怒,然后莫名其妙地气消,最后又黏糊上来,他都习惯了。

“真的不洗?”

顾青裴忍不住想笑,他摸了摸原炀的大脑袋,“睡觉吧,明天要去公司。”

顾青裴不自觉地嘴角上扬,“你先养活你自己吧。”

“等你会开车了自己去。”

“不是,你不愿意洗算了。”顾青裴侧身躺下,伸手关了灯。

“我说能养活你就能养活你,我会好好工作的。”

“你再敢赶我试试。”

他越是沉迷于现状,越是深感忧虑。

小姑娘抱着原炀的腰躲在他背后,怀着些戒备看着顾青裴。

“那我等着看你怎么养活我,我可不便宜。”

他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们俩人现在的相处模式,简直就像是……情侣。

想到原立江夫妻对这个大儿子的重视程度,他都不敢想像一旦他们知道真相后,自己要承担什么后果。

原炀不耐道:“知道了,这段时间就带他们去,先在家老实呆着,等我倒出空来。”

原炀气得眉毛直跳。他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是一想到顾青裴是想赶他走,他就气得团团转。

原炀低声道:“我想什么时候搬就什么时候搬。”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来让我亲一下。”

“没什么。”

原炀搂住了他的腰,“我烦死你这种态度了,好像我很胡搅蛮缠一样。”

原炀动了动,“你干嘛叹气。”

原炀拍了拍他弟弟的脑袋,表情有些窘迫,“别瞎说。”

顾青裴爬上床,问道:“你不洗澡?”

“过段时间吧。”

顾青裴大大方方地亲了他一口,“我哄你啊,就跟哄孩子似的,真锻鍊人。”

顾青裴一天没休息,着实累了,“别闹了行吧?洗漱一下睡觉吧。”

原炀怒道:“我看是你急着结婚吧。”

吴景兰把小姑娘拉了过去,对顾青裴笑道:“顾总,入座吧,晚饭都準备好了。”

顾青裴无奈道:“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你早晚要结婚吧,还能在我这里住一辈子?”

原立江笑道:“介绍一下,这个是原炀的弟弟,十三岁,叫原竟,这个是最小的妹妹,十岁,叫原缨,”

原炀身体僵了僵,没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很习惯这个人的存在。儘管原炀是个相当不合格的情人,是他最讨厌的那种幼稚又莽撞的类型,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有原炀围在身边,感觉也不太坏,也许是他寂寞了太久,也许是他的心服从身体感受,总之,他渐渐接纳了原炀冒然闯进他的生活。

“来呀。”

“我才二十二,结个屁婚。”

原炀冷哼道:“好像我愿意跟你住一起一样,我只是没钱吃饭。”

“你跟那个赵媛都离婚了还成天联繫什么啊,难道是想复婚?”

吴景兰责怪道:“带你弟弟妹妹去你哪儿玩玩儿有什么。”

跟小孩子一样……顾青裴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个玩意儿呢。

顾青裴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们根本不会知道,原炀突然奋起的原因,只是厌恶被顾青裴看扁了的感觉。

顾青裴笑着打招呼,“你们好。”

原炀扭头看着他。

原炀紧紧抱着他,“再贵我也全包了

“成。”

顾青裴抢道:“他们不会知道。”

顾青裴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还生气呢,别闹了行不行?”

“不洗,怎么了?嫌我髒啊。”

原炀把脸埋在他脖颈间,深吸了一口顾青裴熟悉温暖的味道,轻轻“嗯”了一声。

俩人上车之后,原炀笑了笑,“他们要是知道我们住在一起的话……”

“我知道。”

“我没赶你……算了,跟你说不清楚。”

“那还要好几年呢!”

原炀不再像过去那样漠不关心,而是参与了他们的讨论,原立江和吴景兰都高兴坏了,觉得自己的儿子终于开窍了。

“原炀现在不能开车,平时上班怎么办呢?要不你这些天住家里吧。”

顾青裴坐在原家一家人中间,多少有些不自在。还好原立江和吴景兰都是做生意的,跟他有很多共同话题,三人在席间一直聊着接下来的几个地产项目。

原炀气哼哼地踢掉鞋子,进屋了。

“哼,不就是挣钱吗,以后我养活你就是了,干嘛成天皱着眉想东想西的。”

“谁生气了,有病。”

原炀抬起头来,亲了亲他的嘴唇,“如果是工作的事,以后我帮你就是了,要不然你成天挤兑我,烦得要命。”

顾青裴不自觉地把手搭在原炀身上。

原炀堵到他面前,“我要是一直住下去呢?我要是不搬走呢?”

原炀心里有点堵,不知道为什么,顾青裴这种急于隐瞒、生怕被拆穿的态度,让他不太痛快,他有些烦躁地说:“当然,怎么可能让他们知道。”

“我说早晚。”

原炀慢腾腾地转过了身,还要防止碰到肩膀上的伤。

吃完饭后,顾青裴和原炀打算告辞。

“你老是说过段时间。”

顾青裴心虚地说:“没问题,我当一回司机,早上我去接他,晚上再送他回去。”

顾青裴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青裴叹了口气,“知道了。”

“我那是为你好。”

接下来的一路,俩人都没说话。进屋之后,原炀在他背后突然说:“我要是不搬走呢,你能把我怎么样?”

“好,麻烦顾总了。”

顾青裴失笑,“你不胡搅蛮缠。”

原立江道:“这样,委屈一下顾总,每天去接一下原炀。”

顾青裴一边开车一边说:“案子的判决书一下来,我会申请给你奖金,到时候你有钱了,就搬回去吧。”

“不用,我手臂几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上班的问题。”

这让顾青裴心中警铃大作,可是有人陪伴的舒适又在另一边拚命放鬆着他的心弦。

顾青裴洗了个澡,进卧室之后,看到原炀背对着他躺在床上。

“怎么能扯到我身上?”

黑暗中,他听到原炀的呼吸有些沉重。

原景拽着原炀的衣服,“哥,你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哪儿玩儿?”

原炀没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