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一踏进家门,就感觉到了家里的低气压。

原炀推门进了屋,“爸。”

“混账,我说的话你当耳旁风吗?”

原炀抬起头,“那你同意……”

“看你表现。”原立江瞪着他,“这件事你妈还不知道呢。因为炒了顾青裴的事,我不肯告诉她原因,她跟我吵了一架,如果让你妈知道了,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就在他无所事事地发着呆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

顾青裴抬起头,平静地说:“原董,我知道我和原炀不合适,我们会分开。”

原炀脸色微变,原立江的一席话,扇了他好几个耳光。

原炀脸上有一丝犹豫。

原炀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父亲,“爸,我喜欢他,我没打算和他分开。”

儘管他已经料到原炀不会回来,心里却无法平复,辗转一晚上无法入睡。

原立江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想跟我原立江谈条件,你先把自己垫到对等的高度再说,否则,你说的话,屁都不是。”原立江狠狠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顾青裴嘴唇微微颤抖着,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原炀却向他俯首,原立江这个当爹的,心里头五味陈杂。

“怎么了?你不是说从现在开始什么都听我的吗?”

顾青裴淡笑看着他,神色如常,多少让原炀安心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原炀从这个门走出去之后,他们之间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原炀点头,“是。”

顾青裴勉强笑了笑,“快走吧,一家人等你吃饭呢。”

第二天上午,顾青裴顶着两个黑眼圈无精打采地起床了。

“我以后可以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学什么我就学什么,唯独只有这件事我答应不了你,我就是喜欢他,我只跟他好,别人都不行。”

这种预感让他的心都揪了起来。他张了张嘴,最终无法说出什么。

原立江咬牙切齿地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儿,你哪里有一点咱们这种家族子孙该有的样子?”

他确实没有资本和自己的父亲谈条件,他爸说得对,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么潇潇洒洒无慾无求地照样能快活过一辈子,可只有当他有了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的时候,他才发现,只靠蛮力,什么都办不到。

原樱怯怯地说:“大哥,爸爸和妈妈吵架了,爸爸说他在书房等你。”

“嗯。”原炀揉了揉她的脑袋,“别害怕,没你俩什么事儿,原景,带她回房间。”

原立江站在窗前,慢慢回过身看着他,“你这几天还呆在顾青裴那里吧。”

顾青裴有种甩上门的冲动,但最终他硬着头皮打开了门,并恭敬地说:“原董。”

“仅仅是离开了公司,对你们之间根本没有实质的影响。”原立江目光犀利,紧紧盯着顾青裴,他道:“你去国外吧,我最近在加拿大併购了一个水利能源项目,薪酬是这里的三倍,环境也很好,很适合你。”

顾青裴对上原立江的眼睛,俩人无言地较着劲儿,都想从对方眼中看出些什么来。

原炀面无表情地说:“爸,我不想气你,只有这件事我一步不会让,你同意也不好,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我不会和顾青裴分开。”

“可惜事情比我想的还要难解决,我家那个傻小子,倒是真的挺喜欢你,青裴,你说这事儿该怎么解决?”

原立江愣了愣,这话能从原炀嘴里吐出来,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进来。”原立江冰冷的声音隔门响起。

原立江重重哼了一声,“回你房间去。”

原炀一动不动地坐在书房里,一晚上没有睡。

“怎么分?”原立江咄咄逼人。

原炀勉强笑了笑,“知道了,回屋吧。”

原炀急匆匆走后,顾青裴套上衣服,去厨房看了看他做到一半的螃蟹。

原炀凑过来亲了他一口,“我过去随便吃点儿就跑,你等着我回来吃螃蟹啊。”

顾青裴觉得自己不该错下去了。

不得不说,自从他把原炀託付给顾青裴管教之后,这孩子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比以前成长了很多。可惜,顾青裴所做的事,远远功不抵过。

他和原炀,几乎就像两个世界的人,出身、背景、性格、为人,大相逕庭,他们这样的两个人,因为一个错误的原因凑合到了一起,也许注定了从头到尾都是错的。

“下星期我会办理离职……”

原炀沉声道:“我知道,可我喜欢他。”

他冲到门口打开了门,却见到外面站着一脸严肃的原立江。

原立江长吁一口气,让自己气得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些,他冷道:“你自己换位想一想,作为一个当爹的,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跟一个大了他十一岁的男人在一起?你让我们原家的脸往哪儿放?这不是笑话吗。何况他能生孩子吗?他能相夫教子吗?你如果跟他是玩玩儿,我也就不管你了,可你都住到人家家去了!现在还为了他跟我对着干,你想让我答应你这个?你觉得可能吗?”

他的弟弟妹妹坐在客厅,似乎在等着他,两个孩子的表情都很低落。

原炀深吸了口气,“爸,我的脾气自小就这样,这么多年让你受了不少气,我一直不懂事,对不起。”

顾青裴怔愣地看着原立江。

原炀垂下眼帘,“我会呆在家,但是假期结束后,我会去找他。”

“我妈那里,我去跟她解释。”

“上次我问你这个问题,你给了我一个敷衍的答案,今天我再问你,希望你想清楚了。”

两个孩子回房间后,原炀走上了楼,深吸了口气,敲响了书房的门。

还是做完吧,要不都浪费了。虽然他知道原炀今天不会回来吃了。

原立江冷笑道:“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跟我谈条件?你除了会两手拳脚,你还会什么?就拿刘强的事来说,如果你秦叔不阻止你,你他妈是不是得闹出人命来?原炀,你做事就凭着一股冲动,从来不会瞻前顾后地想一想,不,你想了,你只想你自己,你不想想父母为你操心,也不想想自己还有一对弟弟妹妹需要做表率,你只想你自己,你想你自己怎么高兴,怎么舒心,你就怎么行事。就你这样一个人,我就想不明白顾青裴怎么会看上你!他在北京城打拚了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你不想想他图你什么?就看你长得好?这么大个北京城,长得好的一抓一把,我明白告诉你,你要不是冠着『原』这个姓,你要不是我原立江的儿子,你看他会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还觉得自己挺好,你他妈蠢透了。”

他的家在这里,他的亲人、朋友、工作、圈子,全都在这里,他为什么要出国?他想都没想过。

顾青裴家几乎不会有什么人来,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想会不会是原炀昨天走得急,忘了带钥匙……

俩人的父子关係不能说不好,但总归不太亲密,脾气又都倔强,谁也不让谁,导致他和原炀几乎没有意见一致的时候,总是对着干,不管他怎么打骂惩罚,原炀也不会示弱。

顾青裴翻了个身,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沉默地看着原炀。

“好。”顾青裴揪着他的领子,重重亲了他一口,“去吧。”

原立江踏进了屋里,开口就道:“我以为我不会再来这里了。”

原炀低下头,“爸,对不起。”

原立江指着他的鼻子,“你少多嘴,什么都不许和她说。这几天你老实呆在家里,好好反省反省,我也不看着你,你要是自己往外跑,那就证明你一点儿都长进。”

“你这几天老实在家呆着,不准再往外跑。”

原炀假装漫不经心地坐起身,一边背对着顾青裴穿裤子一边说:“以前一个朋友,我爸看不上他。”

“等我啊,很快就回来。”原炀套上衣服,亲了顾青裴好几口。心头那种挥之不去的阴翳让他分外不安,他可以想像回家要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他格外不想离开这个家。

顾青裴一言不发。

原炀坚定道:“爸,你不要去找顾青裴的麻烦,我可以什么都答应你,但你绝对不能对付他。”

原立江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恐怕是原炀头一次像他低头。

“你放屁!他顾青裴是个男的!”

出国?

原炀回过了头来,冲他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原竟点了点头,他站起身,却没走向自己的妹妹,而是凑到了原炀旁边,压低声音说:“有一件什么事妈妈不知道,爸爸不肯说,所以他们吵起来了,我估计跟你有关係,你也别跟妈妈说。”

原立江气得直抖。

顾青裴一只手撑着案台,一只手摀住了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