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努力加载中...

“是啊,就我们两个。”王晋大方地摊了摊手,“僱请还想找谁作陪?”

顾青裴敷衍道:“哦,是,他现在是我的专职司机,挺尽责的。”

吃完饭后,俩人往后院的停车场走去。

王晋定定地看了他几秒,然后笑道:“我明白。我今天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很有好感,不过你不用有负担,我这个年纪了,不会强人所难。”

奇怪,怎么扯到这儿来了?他和王晋也没熟到要交流爱情观的程度吧?他心中有了一丝警惕。

王晋修长的手指慢慢地移到了他的脸上,摘下了他的眼镜。

王晋低笑道:“顾总要是约我,我就是再忙也得倒出空来呀。”

俩人双双入座。

顾青裴最不愿意跟别人谈他的婚姻,却碍于情面不能不回答,只好道:“王哥是不是感情生活上有什么不顺的?跟小弟说说?”

“没问题,没喝几口。”

这赤-裸裸地调-情其实感觉不错,尤其当对象是王晋这样有财有貌的青年才俊的时候,不过,一旦有所回应,代价会是暴露自己的性向,好像不太划算。

顾青裴恢复镇定,笑了笑,“我跟我前妻感情不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王哥说的是,我也不爱去,空气太差了,还吵。”

“今晚吧。这两天净是饭局,吃得胃很难受,咱们去吃点儿清淡的野菜怎么样?”

顾青裴微微退开身,笑道:“王哥开什么玩笑呢。”

顾青裴耐心地看着他。

“不急,我不饿。”

“不用,我带了老找来。”

顾青裴笑了笑,把他们近期工作的进度跟王晋概述了一番,他对土地变性一事的可行性胸有成竹,这种自信很快也感染了王晋。

顾青裴以前最怕听到这种问题,他也不是不想玩儿,实在是他对女人没兴趣,跟那些老总都玩儿不到一起去,还得装着自己感兴趣的样子,不然会扫了所有人的兴,还好这两年他锻鍊出来,平时婉拒的那套说辞张嘴就来,“嘿哟,都忙成这样了,真是有心无力啊。等过了年吧,过了年我招待王总好好放鬆放鬆。”

顾青裴大方地一笑,“愿意为王哥分忧。”虽然他心里希望王晋赶紧住嘴,他想从王晋兜里掏钱,而不是心路历程。

王晋的嗓音优雅动听,“顾总还没忘了我啊。”

顾青裴慢慢抽回了自己的眼镜,重新戴上,然后推开了王晋,诚恳地说:“王哥,咱们之间需要顾忌的事情太多了,我从酒吧随便带个人,不费心不费力,可要是跟你,我不敢预料那后果。咱们都是聪明人,点到为止吧。”

王晋突然搂住他的腰,把他的身体带着转了个圈,把他压在了车上。

顾青裴接下电话,“喂?”

他舀起来一看,是王晋打开了。

王晋给他夹了点菜,“尝尝这个,他这里的牛蒡丝做得特别对味儿,一般在家里做不出来。”

停车场有些暗,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这里的生意看上去并不太好,大部分人只是吃个新鲜,不会经常吃。

王晋含笑道:“我不是装清高,我跟你说句实话,我平时不爱去那些地方,要找人的话,到处都是,何必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吸二手菸。”

“王哥是明白人,你尽可放心,今天的事,出了门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顾青裴滔滔不绝地说着的时候,王晋就含笑看着他,不时提出一点建议和想法。

王晋看着他,目光深邃,“青裴,我很好能碰到一个这么聊得来的朋友,我感觉我们共同点挺多的。”

顾青裴张了张嘴,心里一惊,好险,差点儿就被王晋套出话来,这人的心思真深……

顾青裴笑了笑,“大概知道。”他从小到大,身边的追求者确实没断过,就是没有个像原炀那样,敢用那么野蛮的手段对付他的。

“岂敢啊。”

这个时候想起原炀,顾青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了一丝异样。

“顾总,来的挺早啊。”王晋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玉树临风,声线低沉优雅,是个相当富有魅力的男人。

“他办其他的事去了。”

顾青裴把电话紧紧贴着耳朵,生怕被王晋听道:“嗯,我知道了,明天再说。”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王晋笑着喝了口酒,突然,他倾身靠近了顾青裴,在顾青裴耳边暧昧地说:“青裴,如果我说我喜欢男人,你相信吗?”

王晋一手扶着车门,叹了口气,他看着顾青裴修长矫健的身礀,眼里是藏不住的欲-望。

王晋的眼里难掩失望。

“那就好,开车小心点。”顾青裴想把手抽回来,王晋却握着不放。

俩人四目相接,彼此都在较劲儿,就看谁先扛不住。

顾青裴一个星期没有去公司,一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厚厚的一大叠等着他签字的文件。他把原炀派去跟财务总监去做一个併购项目的初次谈判,自己则留在公司处理一些行政事务。

半个小时后,菜陆续地上来了,顾青裴笑道:“光是我说话了,菜都上来了,王总,咱们吃饭吧。”

王晋点点头,“来,吃饭,不然都凉了。”

王晋暧昧地一笑,“是啊,多吃点儿。”他顿了顿,“顾总平时什么娱乐啊?晚上想去哪儿玩玩儿?”

顾青裴笑着走过去,跟他握了握手,“让王总久等了。”他看了看四周,“今天就我们两个?”

顾青裴颇为惊讶,但表面上不动声色。

他以为王晋会带些其他老总来,他们这些人,吃饭可不只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交流信息和促成合作。

“挺意外的,王哥不是有个孩子吗?”

他正跟行政总监谈年终会的事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俩人聊得非常投机,他们在很多事情的想法上都有差不多的见地,而且都见多识广,沟通起来几乎没有障碍。

顾青裴笑道:“那我就厚着脸皮约了啊。怎么样,王总什么时候有时间?”

王晋浅抿了一口酒,“而且,那些花天酒地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我喜欢平静朴实一点的日子,有个能聊得来的人作伴,根本不需要多,一个人就足够了。”

王晋拍拍他的背,“来,坐吧,哎?原家那个大公子呢?没跟你来吗?”

“哈哈,小弟最近有点忙,早就想找机会请王总吃个饭了,但是一直没倒出空来,你知道的,年底了,我也特别怕打扰你。”

顾青裴笑道:“那我不客气了,王哥。”

“在外边儿吃饭呢。”

顾青裴乾笑了两声,“王总这么大的面子我都吃不消了,还敢找谁啊。”

王晋舀出上次顾青裴发给他的项目策划书,“这个我看了,我还跟我的一个副手探讨了一下,这个项目确实不错,盈利空间非常大,而且我对你们提出的建设富豪级山庄的想法很有兴趣。”

“那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打来?我这可是等着顾总请客呢。”

“这个是原董提出来的,只吸引超高端的客人。”

他跟原立江商量了一下,打算年终会放到云南或者海南这些暖和一点的地方开,让公司员工也放鬆放鬆。

王晋看了他一眼,“不会是原公子吧?”

顾青裴笑着点了点头,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潇洒地走了。

王晋眼里精光一闪,但什么都没说。

结果整个包厢里只有王晋一个人。

王晋抬起头,笑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你真的想知道?”

快吃完的时候,顾青裴的电话响了,是原炀打来的。

王晋是自己开车来的,顾青裴打算送完他再给老赵打电话,老赵不知道跑哪儿吃饭去了。

暧昧总是格外让人心动。

“好。”顾青裴看了看表,“王总发我个地址,我处理完手头的事,马上出发。”

王晋给顾青裴倒了一杯茶,“别叫王总了,叫王哥吧。”

顾青裴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但他克制着没动手。

“这个理念挺好,你们的设计图我也看了一下,我本身是学规划出身的,老毛病总犯,你们这个规划意见,我觉得有些瑕疵,还可以改进,不过整体还不错。我觉得这个项目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风险方面,现在这两千多亩地,毕竟还是林业用地,要把这么一大块地变性,可是有好多工作要做的,不知道目前你们进行到那一步了?”

王晋道:“我已经点菜了,这里东西不错,就是上菜慢,咱们边聊边等。”

顾青裴眉头微微一蹙,头脑清醒了几分。

王晋耸了耸肩,“我没开玩笑,你很意外吗?”

进了包厢之后,顾青裴愣了一下。

如果是在以前,顾青裴觉得自己实在找不出理由拒绝王晋这样的男人,可是现在,他家里养着一只动不动就咬人的小狼狗,真要再带回去一个,恐怕麻烦有点儿大。

跟明白人装糊涂挺没意思的,顾青裴索性也不装了,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王哥,你这个型,说实话很理想,可是有些事情,它就不适合发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晋长长地“哦”了一声。

能碰上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着实不易。

他接下电话,笑道:“王总,你好。”

“你去哪儿了?”

王晋眯起眼睛,狭长的凤目特别好看,“听说顾总离过婚?那应该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顾青裴点点头,“跟王哥聊天,我也觉得收穫特别大。”

“你不也结过婚吗?”

王晋凑了过去,轻轻碰了碰顾青裴的嘴唇,“青裴,跟我试试吧。”

王晋紧紧贴着,呼吸有些沉重,他道:“青裴,你知不知道,你特别勾人。”

把王晋送到了车旁边,俩人握了握手,顾青裴笑道:“王哥,这点酒没问题吧。”

俩人之后再没有提这个话题,只是聊了些八卦和市场行情之类无关痛痒的东西。

眼看就要到年底了,他来公司也已经有四个多月,目前要筹划一次大型的年终会议,除了对他上任四个月以来的工作做一个总结之外,也是一个演说、激励、奖赏员工的最佳时机。

顾青裴哈哈笑道:“这东西好,对男人好。”

“那好吧,早点回来。”

顾青裴跟行政总监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后让司机老赵送他去了饭店。

“青裴,你没跟王哥说实话吧。”王晋看着他,目光犀利,“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觉得你不一样,你很吸引人,你看我的眼神,也让我很熟悉。”王晋眨了眨眼睛,“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用不用我去接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