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抓着他的手臂,咬牙道:“你想要的,未来我都会给你,我一定给你,但你现在不能离开我,你是我的,别说是我爸,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能让我们分开。”

原炀哽咽道:“你喜欢我吗?你说句话。”

“你早就知道了,却不告诉我,让我措手不及,你觉得好玩儿吗?”

原炀吸了吸鼻子,放开了顾青裴,他脸上挂着複杂的情绪,“你不要想跟我分开,我爸那边,我会解决,我不会让你遭罪的。”

“我爸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会保护你,我会……”

他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对原炀动心,那不是个好时候,而是个倒霉的开始。

原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声音有一丝颤抖,“你别想和我分开。”

原炀狠狠抱住了他,低哑地嘶吼,“我他妈喜欢,喜欢你!我又不是有病,我跟前跟后地照顾你,我非要赖在你家,你还是个男的,如果这都不是我喜欢你,那我一定就是疯了。”

原炀走了过来,“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顾青裴的眼睛终于找回了焦距,他直直地看着原炀,哑声道:“你他妈凭什么让我说?凭什么?你呢?你喜欢我吗?你究竟是图新鲜想跟我玩玩儿,还是心里真的有我,原炀你个傻-逼,也就是肌肉发达,真到了关键事儿上,你连一句实话都不敢说,你也配让我喜欢!”

“说什么?”

“你拿什么保护我?”顾青裴看着他,“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原炀。可我有现在有很多东西,是捨不得放掉的。”

顾青裴低下了头,“回去吧。”

“你知道我说的分开是什么意思。”原炀紧紧抓着他的手臂,“我知道我爸不会同意,但是我……”

顾青裴低下了头,“原炀,你先回去吧,我现在……真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他怎么走出这道门,怎么结束这个假期,怎么了结这段关係?他巴不得时间就停在这里,因为他一步也不想往下走了,在可预见的将来,路只会越来越泥泞,越来越颠簸,而且坚持走下去,还未必是桩划算的买卖。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很难的,而放弃一段让人眷恋的感情,简直是如剥离自己的内脏一般地难。因为如果一个人已经在心里,他就哪里都在,记忆力、视线里、屋子里、还有未来的画面里。

顾青裴扒了扒头髮,“原炀,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你怎么得罪原董都没关係,但是我得罪不起。”他低下头,“我真得罪不起。”

顾青裴第一次如此地迷茫。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和原炀断个乾净,否则肯定损失惨重,可是他……

何况,原炀不是就把他当床伴儿吗?

一想到他们和谐的日子可能再也无法回味了,他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自己确实是越活越回去了,三十好几了,兜兜转转坎坎坷坷地和一个小男孩儿牵扯不清,到头来才发现其实自己种种有失水準的表现,好像是在谈恋爱。

“原董是怎么知道的?”顾青裴感觉自己跟个机器似的,叭叭叭地说着话,却没有一句经过了大脑,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潜意识里自由组建的。

顾青裴闭了闭眼睛,“我没甩你,我们只是到时候结束了。”

顾青裴把目光移到他身上,苦笑了一下,“原炀,没什么想不想的,年后我就要去办理离职了,我们怎么都会分开。”

原炀握紧了拳头,转身走了。

原炀咬着牙,“结束?顾青裴,你盼着这一天呢吧?嗯?”

“我爸当然不会同意,可是只要你说一句话,我才不管他同不同意,日子是我要自己过的,我自己选择跟谁过,你、你他妈说句话。”

顾青裴似哭死笑,“你真是个神经病,真是个神经病。”他伸开手,抱住了原炀的腰。

原炀豁出去了一般,低喃着:“我就是喜欢你,我从来没打算跟你分开,你也别想跟我分开,更别想找别人,你这辈子只能跟我,其他的,你想都别想。”

“他……看到我们的短信。”原炀想着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瞒着顾青裴,就觉得脖子千斤重,头很难抬起来。

原炀浑身微颤,随即紧紧搂着他,几乎把他的腰折断,让他连呼吸都变得不畅,可他却觉得那种压力充满了安全感。

顾青裴点点头,有些失神地看着前方的书架,淡道:“你回自己家吧,我今晚想安静一些。”

原炀的心一阵抽痛,“所以你挺高兴的?终于能甩了我了?”

原炀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原炀踌躇地看着他,最后抬起他的下巴,重重地亲了他,并低声道:“顾青裴,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顾青裴忍不住问,值吗?究竟哪里值?

“我没有。”顾青裴眼神游离,脑子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了一个小孩儿,把好不容易规划出来的大好前程给堵死了。再寻一条,哪儿是那么容易的。

顾青裴只觉得心如刀绞,他眼眶酸涩,几乎要落泪。

原炀微微低下头。

顾青裴坐倒在椅子里,看着自己的书房,眼前的画面彷彿定格了,他的视线被塞得很满,却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

顾青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用脑子想想,你觉得会说什么。”

把这些都统统扔掉,究竟需要多大的意志力?顾青裴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顾青裴转过头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仓惶和着急,心里想着,果然就是个小孩子。

顾青裴抽出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他看着原炀,哑声道:“原炀,我们不是炮友吗?何必弄得跟原董棒打鸳鸯似的,其实今天的事,是早晚会发生的,早一点晚一点,都是这样的。”

他一向是个自私的人,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炮友去得罪原立江,他可得罪不起,他的事业,他的地位,他在北京辛辛苦苦打拚十数年积累起来的一切的一切,在原立江面前屁都不算一个,他凭什么要为了原炀去冒险?原炀是他什么人?他怎么可能干那种蠢事。

顾青裴搓了搓脸,疲倦地看着原立江,低声道:“原董,我需要些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原立江沉默了半晌,才起身往门口走去。他住着门把手,顿住了身体,沉声道:“你的时间没你想的多,好自为之。”

顾青裴摸着他的脑袋,轻声道:“有点……很多点。”

没有原炀的屋子,开着再暖和的暖气,也让人从心里发寒。

“说……”原炀嘴唇颤抖,鼻头髮酸,“你说你喜欢我。”

原立江开门出去后,顾青裴听到原炀急促冲进来的脚步声。

最悲哀地是,原炀在他身边,他经常因为对方的幼稚而心烦,可真到了被逼着一刀两断的时候,他又一千个一万个不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