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结果了文件夹,看着里面厚厚地一叠报销单,再看看他桌上的一大堆等着他审批的各种申请单,光是看看都觉得累。

“急剎车了,没什麽。”原炀甩了甩脑袋,他想起来了,摄像头里那张脸,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麽觉得眼熟了。他看过那个公司几个负责人的照片,那个小偷,就是他们公司法人的侄子,也就是公司真正的老板!

“你不休息休息,你已经连续几天加班了。”

“嗯,有。”

原炀不敢往下想了,必须尽快找到这个孙子!如果录像泄露出来,他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原炀回家的时候,一路都在想这件事,如果这件事真的不是随机的,而是有预谋的,那麻烦可就大了,但是他一时怎麽都想不起来,谁会这麽对付他们。

顾青裴楞了楞,想笑又觉得不合适,表情有些古怪。

“他,嗯,知道。”

现在的一切好像太美好了,不仅事业上顺顺利利,就连和原炀的关系也越来越趋于稳定,尽管他们的关系其实是最可怕的一个定时炸弹,但是太远的事情他已经无暇去想了,想了也只是徒增烦恼,至少眼下,他觉得挺……挺知足的。

顾青裴勾着他的下巴亲了亲他,“就我们两个。”

“想吃什麽?”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

“没定呢,你别跟我妈乱说。”

他战友给他调出了录像,并尽量放大,图像确实不太清晰,但是原炀依然觉得有那麽一点眼熟,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没有呢。”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

“我知道了,那帮孙子,一个都不能放过……”突然,原炀脑中灵光一闪,猛地一脚踩住了剎车。

“不挺好的吗,你还不喜欢。”

这人显然是有针对性地偷盗,估计是想从顾青裴哪里得到什麽东西用以要挟,他爸那边儿警戒太严,没法下手,所以只好找上顾青裴。

顾青裴道:“怎麽了?”

“怎麽了?你扛不住?”

后面的车猛按喇叭,发泄不满。

原炀弯下身,揉着他的头髮,轻声道:“就我们两个吧。”

“我爸只是付你工资,又不是跟你签了卖身契,用得着这麽拼命吗。”

原炀听到这个消息再无心工作,扔下手里的事就往警局赶去。

“他都没跟我说,估计也没什麽特别重要的,你别在哪儿浪费资源了,翻整个北京城就为给你找个电脑,像话吗。”

“行。”

“啊?为什麽?”

“听说你丢东西了。”

“顾青裴知道吗?”

“多重要啊?不行就别找了,这麽大的北京城,一个小电脑哪儿那麽好找。”

原炀推门进了办公室,顾青裴看了他一眼,“把这些报销单拿财务那儿去,然后让张霞给订酒店,明天晚上有重要客人要接待,另外给王晋的秘书回个电话,在这个星期内约一个我们俩都有空的时间吃个饭,中午晚上都行。”

“我也没打算签,不过你还是要看看,然后给原董带回去,关键是原董,这件事我不好越过他做决定。”

“你怎麽知道?”

顾青裴温柔地笑了笑,“行,我陪你去。”

原炀叹道:“你别问了,反正很重要。”

原炀捏了捏他的脸,“我们的休假呢?你到底什麽时候安排?”

他一边飞速地开车,一边给他的战友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的发现,并且让他立刻调查,这个人肯定还有亲属朋友,不可能跟所有人断了联系,只要能基本确定嫌疑人的身份,那就好查多了。

原炀无精打采地接了,“餵,爸。”

“很重要,必须找到。”

原立江气哼哼地说:“好像我愿意管你似的。对了,宋书记的那个孙女儿,你不是说挺好的吗,人家约你你怎麽不回应呢?电话都打到我办公室了。”

“没什麽,吃饭了吗?”

“家里刚刚遭了贼,这小区的安保和那锁都太不靠谱。”原炀把他从沙发上拽了起来,抱着他的腰,“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看着你我才觉得安全。”

顾青裴想了想,“你上次做的那个收工肉丸子不错,咱们今天吃那个吧。”

原炀笑了笑,“行,走,跟我去超市买东西去。”

这天,原炀在工作正忙得不可开交,原立江给他打了电话。

“爸,你别管了行不行。”

“你自己去吧,我还有有点儿事。”

原炀匆匆挂了电话,浑身冒出冷汗来。

顾青裴又擡头瞄了他一眼,推了推眼镜,“怎麽还不去?”

原炀随便找了个理由,问他是不是有事。

他握紧了方向盘,快速地往家赶去。

正巧到了下班时间,顾青裴给他打电话,问他去哪儿了,怎麽又无故离岗。

“我不喜欢。”

原炀暗骂那个张局长王八蛋,明明再三嘱咐他别告诉别人,结果他还是跑到自己老子面前邀功去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他当时要传资料,把我的电脑借去了。”

原炀真的没想到,发现了小偷的身份,并没有让他感到放鬆,反而心情更加沈重。

他一定在哪儿见过这个人,但是又不是认识的人……

原炀感觉这些话顶在了他心上,他又心虚又烦躁,“知道了,挂了啊,电脑的事你不用操心了。”

他战友也是有心无力,为了一个失窃金额几万块的小盗窃案调动大批资源,他哪儿有这个权利,案情一直不温不火地拖着。原炀没办法,只好找了关系,多派了人去一些二手IT市场跑,希望那个贼转手了他的电脑。

“行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好管,不过你记清楚啊,咱们家的门,不是什麽人都能进的,不要带些乱七八糟的人回来。”

到家之后,他快速地沖上了楼,打开家门看到顾青裴正在客厅打电话,这才鬆了口气。

顾青裴说:“上次XX市。主犯虽然还没抓到,但是他们公司犯的其他事儿的几个涉案人员,年后要开庭了,对方的代理律师发过来一份谅解书,并且开出了一些条件,希望我们能签字,你回来看一看。”

“你跟我说吧,哪个项目的,兴许没你想的那麽严重。”

原立江“哦”了一声,总觉得还是有些疑虑,他问道:“里面有重要资料?”

他们小区的监控录像虽然拍下了小偷,但是那小偷把脸遮挡了,根本看不清,转过一条街后,也许是放鬆了警惕,也许那麽遮着脸走在街上,被人看到更可疑,所以他脱了墨镜,正巧被一个摄像头拍到了。画面不太清晰,但是勉强能辨认五官。

这头刚挂了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顾青裴的声音,“原炀,进来一下。”

“看着一个企业孵化、成长,是很有成就感的。”顾青裴摸着下巴,瞇着眼睛看着前方,“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三年之内让咱们公司恢複主板上市,这个进度很紧凑的,不加班加点怎麽完成。”

那个电脑……

顾青裴摸着嘴唇,对刚才那个温柔的吻回味不已。

俩人腻歪地亲了一会儿,原炀才拿着文件夹出去办事儿了。

顾青裴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时候,原炀这边正焦头烂额地催促着自己的战友赶紧把小偷找出来。

“真有了?那带回家看看。”

对于原炀说的度假,他也开始期待了。

顾青裴嘲弄道:“买个东西还要陪,几岁了你。”

派人当街行兇的,也正是这个文化低,十多岁就混黑社会,至今还没洗清背景的流氓头子。

“你有女朋友了?”

“眼看不就过年了吗,过年咱们彻底休息一个星期,可以吧。”

他记得那个人叫刘强之类的,这个姓刘的能随随便便就进顾青裴家,即使换了锁对他又能有什麽威胁,太危险了!他居然把顾青裴一个人放在家里!

顾青裴挂下电话,奇怪地看着他,“怎麽了,气喘吁吁的。”

原炀笑了起来,“去哪里我安排。”

“你不是找的小张吗,小张特意给我打了电话,就为了你这个事儿,还得让人家为你加班。但是,你的电脑怎麽会在顾青裴家丢了?”原立江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特别怪,原炀的电脑为什麽会在顾青裴家?

原炀眼前浮现顾青裴的脸,他含糊地说:“嗯。”

原炀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他战友的电话,说在街边一个珠宝店安置的摄像头里发现了疑犯的影像。

“我?我是怕你扛不住。”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们别再给我介绍了,我看着烦。”

“这点工作量不算什麽。”顾青裴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笑着开玩笑,“怎麽,心疼了。”

“谅解个屁,有多重判多重。”

一个星期下来,不但一无所获,反而惊动了他爸。

“嗯。”原炀毫不避讳地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