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努力加载中...

“你为什么开我电脑!”

原炀颤抖着握紧了拳头,他咬牙道:“顾总真是大度。”

叹了口气,他接通了电话。

他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男人。谁年轻的时候没放纵个几年,他和顾青裴,也并不算太出格,但要他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他想都没想过。

他和原炀的关係,至多也只能到这样了。

他第一次听到原炀用这种慌张的口气说话,“喂,顾青裴。”

你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顾青裴把手里的水杯放在茶几上,杯底撞得茶几叮噹响,他的手在抖,但他的声音冷静如常,“不然还是什么?”

刚要走出房间,客厅的灯亮了,原炀的声音在半夜格外地响亮,“顾青裴。”

“你、你昨天是不是开我电脑了!”原炀本来想委婉一点地套套话,可是他觉得以顾青裴的智商,自己肯定什么都套不出来,而且他也实在没心情绕弯儿了。

不过,也就这样了。

你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我的电脑出问题了,昨天急着要发一封邮件,我记得你电脑里有,所以就开了。对了,换个密码吧。”

原炀的头几乎垂到胸口,他沉声道:“顾青裴,咱俩始终就是炮-友,对吧。”

原炀感觉自己身体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我长这么帅,你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原炀又急又怒,“你扯他干什么,他好得很。”

原炀说不清听完这一番话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他就感觉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咙,并且还在不断收紧,让他几乎要窒息。

“嗯?”顾青裴顿了顿,“瞎想什么?”

顾青裴揉了揉眼睛,大脑还没有完全清醒,“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们说什么,你应该早知道了吧,要是不清楚,明天回来看自己的电脑吧。”

“你不准挂。”原炀大口喘着气,“你昨天……你昨天是不是跟彭放聊天了。”

不可能,他对女人还是有感觉,他不该……他不会喜欢一个男人!

原炀怔了怔,低声道:“你没生气吗?”

原炀那儿来的自信,问出这种话?

他猛地站了起来,把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然后抬起一脚踹翻了离他最近的椅子。暴躁愤怒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他一把抓起外套和车钥匙,一阵风一般冲出了门。

他不想表现得在乎,因为顾青裴不在乎。

原炀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手都还在抖。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顾青裴心脏一紧,一只手不自觉地抓紧了睡袍,他平静地说:“是啊,怎么了。”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一岁,幼稚又任性,霸道又无赖的小流氓呢?他干嘛要喜欢一个处处给他添麻烦,让他头疼不已的人?他又不是有保姆综合症。

心脏被狠狠压迫的感觉,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糟糕。他没试过这种感觉,以往碰上再强大的敌人,打击的也是他的外在,他只要有强壮的身体和敏捷的伸手,就可以抵御,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像顾青裴一样,能让他从内里开始难受。顾青裴的每一句话都敲打着他的心脏,让他整个人如同悬在半空一般,不上不下,好像随时会坠落。

就这么一犹豫的功夫,第一通电话过去了,很快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接,以原炀的性格,就会一直打下去。他是不方便关机的,谁知道会错过什么重要的电话。

还没等他多想,原炀已经冲进了卧室。

原炀死死地盯着他,想说的话,刚好卡在了喉头。

顾青裴淡道:“没事的话我挂了,好好招待王晋和杨律师,千万不能怠慢。”

顾青裴一贯聪明,怎么会让自己吃亏呢?

“顾青裴!”原炀大吼了一声。

反正,绝对不会是原炀那样的。

顾青裴睡到半夜,突然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大半夜的突然有人闯门而入,实在让人心惊。他跳下床,转了一圈儿没找到什么趁手的武器,最好勉强舀起床头柜上的一个牛角雕刻装饰品。

他想看看顾青裴的脸,想看看那张脸上的表情,是不是也跟电话里的声音一般无波无澜。是不是顾青裴对他从来没有过一丁点动心,是不是对顾青裴来说,他随时就能抛掉,根本无足轻重。

原炀眼睛发红,死死地握着方向盘,力气之大,甚至能听到骨骼转动的声音。

顾青裴皱了皱眉,“你这么急干什么?那边儿没出事吧,王晋他们还好吧?”

所以哪怕彭放说了那些话,顾青裴的心思也不会有半点波动,因为他从来没把他们的关係放在心上。

“没什么大度不大度的。你让彭总不必担心,在我眼里,你们还都是孩子,说话放肆一点,可以原谅,看你着急忙慌的,我还以为王晋出事儿了呢。”顾青裴笑了两声,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那你早点睡吧,明天可能下雨,山路不好走,你们提前点出发,别耽误工作。”

原炀坚决地否定着这一点。如果他真的喜欢顾青裴,顾青裴不知道会多么得意,他甚至能想像顾青裴趾高气扬、颐指气使的样子。

可是心里为什么这么堵得慌?

顾青裴皱眉道:“说话啊,突然跑回来干什么?”

对,是征服欲罢了,他对顾青裴,从头到尾,都是不肯服输的征服欲。

仅此,而已。

“嗯,说了一会儿。”

他那么急躁,甚至连鞋都没脱。

顾青裴脑子里嗡嗡嗡嗡地响,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重複这句话,一遍一遍,逼得他想发火。

儘管他一直喜欢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小男孩儿过夜,可他真正理想中的伴侣,应该是一个成熟稳重,体贴大方,并且能跟他流畅沟通的人,就好像……就好像王晋那样。

“为什么要生气?”顾青裴给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喉,慢悠悠地说:“如果你是指你黏着我不放的原因什么的,我想我们彼此都知道吧?不就是因为我在公司管着你了你不服气吗,我以为这是咱们俩的共识呢,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彭放肯定理解错了,我现在对你宽容了一些,不是因为你把我干舒服了,而是你自己表现得比以前好了,有时候谦虚很重要,但也用不着妄自菲薄,我是个不喜欢徇私的人,你不必觉得咱们俩上了床,我就会对你额外照顾,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所以别放鬆警惕,好好表现,给原董争争光吧。”

“你们、你们说什么了。”原炀心里发虚,额上都冒出了汗。

顾青裴想了想,一条狗养久了尚且有感情,何况是人呢,也许是因为原炀成天在他家晃悠,让他多少产生了些感情吧。

他习惯了和顾青裴较量,怎么都不愿意在这件事上认输。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不太想听到原炀的声音。那种任性的、霸道的、耍流氓的口气,有时候他觉得很新鲜,也算作一种情趣,可有的时候,让他厌恶。

顾青裴说得没错,他们俩之所以走到一起,最开始的原因是什么,彼此都清清楚楚,这里面没包含什么情啊爱啊的,仅仅是一场征服与较量的游戏。

“那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不可能,他最不可能喜欢的,就是那个处处招惹他、挤兑他、奚落他的顾青裴。

“嗯,怎么了?”

另一边的原炀,对着被挂断的电话僵了足足三四秒。

他只知道,顾青裴并不在乎他这件事,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顾青裴看到来电显示是原炀的名字的时候,不太想接。

可他想马上见到顾青裴的念头,怎么都扑灭不了。他开着车,沿着黑暗的高速公路飞速前行。

“你、你在家呢?”原炀只觉得口乾舌燥,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如果彭放就在他面前,他绝对揍死那小子没商量!

原炀突然就觉得鼻头髮酸,心脏针扎一样难受。

而如果顾青裴对他百依百顺,他就愿意把所有顾青裴想要的东西都送到他面前。

顾青裴轻笑了两声,“傻小子,赶紧睡觉吧。我还有事要忙,以后没有重要的事儿,就别打电话给我了。”说完,顾青裴果断地挂断了电话。

原炀在较劲儿,从头到尾,都在跟顾青裴较劲儿。

顾青裴愣了愣,他以为自己在做梦,原炀不是在二百多公里外的地方出差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他好不容易把顾青裴压在身下,怎么可能允许顾青裴再次骑到他脖子上。

原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他想质问顾青裴是不是对他丝毫不上心,可这话怎么问,却成了一个难题。

你没有一点喜欢我吗?

他要见顾青裴,马上。

他几乎是偏执地认为,如果他喜欢上顾青裴而顾青裴不喜欢他,他就输了。

原炀几乎被顾青裴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给弄懵了,他胡乱地解释着:“他那个人嘴特别欠,你、你别瞎想。”

对于顾青裴来说,他们只是勉强合得来的床伴,仅此而已。

他这是……他这是喜欢上顾青裴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