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瞪大眼睛,“两万?你怎么不说我家务活全包了呢,现在雇个保姆都得三四千吧。”

原炀不太满意这个答案,但最终忍下了继续质问的冲动,他做到顾青裴旁边,“你说工作就工作吧。”然后他用邀功的语气对顾青裴说:“我这次表现得很成熟吧。”

顾青裴抿嘴一笑,“你帮我倒水?”

顾青裴道:“你在我这儿连吃带住三个月,我给你个友情价,两万。”

XX市那个诉讼案的判决书下来了,顾青裴按照约定,给了他十万块的奖金,再加上最近的一个项目,一共十二万,打到了原炀的账户里。

顾青裴嘲弄道:“什么逻辑,闭嘴看电影。”

顾青裴低笑了两声,“行了,快放开,我做饭。”

俩人也没叫别人,就约在他们以前常去的一个小酒吧的包厢里。这里环境好,他们闲着没事儿就来这儿喝一几杯,胡吹海聊一番。

“不喜欢最好,赶紧掰了吧,别闹笑话了兄弟。”

原炀抱胸看着顾青裴,他不知道俩人说了什么,他克制着去抢顾青裴电话的冲动,等着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原炀得意地“哼”了一声,“我好看我自己知道,你们到底说什么了。”

而且一想到顾青裴,想到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他就觉得甜滋滋的。

“你怎么懒成这样?”

顾青裴料理食材的手法非常娴熟利落,一看就是干过活儿的,这让原炀颇为意外。

顾青裴拍拍他的手,“快去做饭。”

如果这个就是喜欢,那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原炀先到的。彭放一进屋,就看着原炀这个煞星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不禁有些心虚,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原炀捏着他的脸,“混账玩意儿,两万就两万,臭资本家。”

“你?你会做?”

顾青裴皱眉看了他一眼。

顾青裴几乎忘了这茬,“哦”了一声,“好事儿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三杯,三杯。”

顾青裴笑看了他一眼,“自己挣的钱,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你可别以为钱这么好赚,要不是你能找到那个副院长的关係,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奖你这么多。”

这是喜欢吗?这是吗?

顾青裴沉默了。

原炀凑了过来,顾青裴按着他的后脑勺,重重地亲了他一口,讚赏道:“有心了。”

“那你看我干吗。”

“什么东西?”顾青裴好奇地看着那个大箱子。

顾青裴尽情感受着原炀的温度,眼中却爬上了忧虑。

王晋这个王八蛋,表现出强烈的合作热情,却又至今推推拖拖不出钱,连意向合同都不签,三天两头给顾青裴打电话,不是约喝茶就是约打球。就这样顾青裴还要求他别乱想,王晋对顾青裴慇勤得都不太正常了。

“你脚凉啊,每次在被窝里都冰凉的,要捂好半天才会热,我最讨厌我快睡着的时候你那冰凉的脚碰着我的腿了。”

“那你以后结婚,他怎么办?”

响了四五声之后,顾青裴忍不住了,“谁呀,你不回呀。”

“过来让我亲一口。”顾青裴朝他招了招手。

原炀哼道:“我妈给我介绍的女朋友,说起来还要谢谢顾总的大力支持呢。”

可是……

彭放拍了下脑袋,“你可真……行吧,我这么问,他要跟别人好了怎么办?”

“你勤快我自然就懒呗。”

原炀敲了敲足浴盆,“挺简单的嘛,我早就想买了,但是没钱。你每天睡觉之前泡一会儿。”

和顾青裴过一辈子倒是可以想像……

“反正是我的了,这回我看你拿什么理由要回去。”原炀心里确实挺高兴的。在他以前的人生里,从来没觉得钱是个什么重要的玩意儿,可是在顾青裴撺掇他老爹把他的财产搜刮得乾乾净净之后,他才知道没钱的窘迫,而且还要被顾青裴瞧不起,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原炀羞恼道:“少废话,我他妈叫你出来喝酒的,你跟我扯这些干什么,弄得我乱七八糟的。”

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嗯,我也正想跟你聊聊。”

原炀瞪大眼睛,“一杯?”

顾青裴笑了笑,“谢谢啊。”

他知道彭放说得每一个字都没错,可是……

原炀竖起耳朵听得清清楚楚,想起身跟上去,又想起俩人前两天刚闹过一次,他也许应该表现得“成熟”一些。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屏幕,就把电影暂停了,“喂,王总。”说着拿起电话往书房走去。

原炀脸颊有些发烫,“谢什么,晚上别总拿脚冰我,烦人。”

“这还成我错了?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一个男的,别太上心,彼此开心开心就行了,千万别让你爸妈知道。就算你喜欢他,顾青裴喜欢你吗?他那个脑子里边儿,装得下情呀爱的?兄弟,我跟你说正经的,你们俩玩玩儿得了。”

自从上次的QQ事件后,彭放都不敢联繫他,是他主动联繫了彭放,彭放还不愿意出来。在原炀再三保证不揍他之后,他才勉强同意。

他和顾青裴,算是谈恋爱吗?

顾青裴微微一怔,扭头看着他,“胡说八道什么呢?”

原炀高兴地说:“这么快到了,不错。”

“工作上的事。”

俩人坐着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原炀的手机不断传来短信的声音,他只看了一条就没再看了。

原炀站在他旁边,含笑看着顾青裴在厨房里忙活开来。

原炀虽然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心里却不痛快,不知道怎么地就脱口而出,“你要是女的,说不定我会娶你。”

案子的判决书下来后,顾青裴赶在年前完成了一个最重大的工作,心情非常好,整个人都放鬆了不少,所以也就有闲心做些平时不想花心思做的事,比如做顿饭。

原炀闷了一口酒,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什么样是喜欢他?”

恋爱……

原炀转头看了顾青裴一眼,心跳突然快得像打鼓一样。他克制不住地幻想着真的把顾青裴领回家,会是怎样一个鸡飞狗跳的情景,可是,如果能让所有人都知道顾青裴是属于他的,又有什么关係。

原炀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他倒了杯茶,就跟着顾青裴进了书房,一进门就看见顾青裴笑呵呵地不知道说着什么。

顾青裴笑道:“行吧,我做。”

俩人回到客厅,原炀打开门一看,是送快递。

原炀的声音压得很低,王晋听不出来那边儿是谁,但可以肯定是个年轻男人。

“是吗。”原炀撇了撇嘴,“这么说,我还不如领你回去?”

挂上电话后,原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你们说什么了?”

原炀心烦意乱,不耐地挥挥手,“我知道了。”

“你跟谁在一起?男朋友?”王晋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他把茶往桌上一放,故意放高声音,“别聊了,喝点茶润润喉。”

他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原炀一瞪眼睛,“他敢,我揍死他。”

顾青裴挑眉道:“我什么都会。”

顾青裴挑眉一笑,拿出计算机,噼里啪啦地按了起来。

王晋叹了口气,“再见。”

正当这时,门铃响了。

顾青裴逗他,“我又没让你做。”

“原炀,我真的没想到,你和顾青裴住到一起去了,你怎么想的?难道你俩真谈恋爱了。”

彭放欲哭无泪,硬着头皮灌了下去。

顾青裴皱眉道:“你要泡脚啊。”

吃完饭后,原炀乐呵呵地去刷了碗。

没过多久,顾青裴就弄出了四菜一汤。俩人面对面坐在不算大的餐桌前,原炀的小腿勾着顾青裴的小腿,俩人一边闹,一边吃了一顿热乎乎地饭菜。

原炀瞪了他一眼,“别跟哪儿装孙子,说了不揍你就不揍你,过来。”

顾青裴揉着他毛茸茸的大脑袋,心想,其实跟有男朋友也差不多。原炀有时让他气得七窍生烟,有时又让他窝心、让他动情,他有时分不清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原炀,而眼睛却渐渐地总是跟着原炀走。

原炀哼道:“不做,我让你压榨我。”

王晋也沉默了,他失落地说:“真的是男朋友?”

原炀顺着彭放的话一想,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他凭什么要和顾青裴分开,而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过一辈子?他又不是有病。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下过厨房了。以前没钱的时候,这些事自然不假他人之手,就像他自己说得,上到开飞机,下到掂锅铲,他没有不会的。

原炀兴奋地眼里直放光,紧紧尾随在顾青裴身后进了厨房。

原炀皱眉看着往上跳的数字。

顾青裴苦笑一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这件事而纠结难受,他根本从来也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彭放一眼就看穿了他,“原炀,别怪兄弟没提醒你,你这个人情商太低了,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了。”

顾青裴摇了摇头,继续盯着电影屏幕,一下一下地往嘴里送薯片。

原炀冷哼一声,自己动手给彭放满上一杯朗姆酒,满得都快溢出来了。

原炀有些羞恼,“笑什么。”

“给我?给我干嘛?”

原炀搂住他的腰,因为顾青裴的夸奖而心里雀跃不已。

原炀虽然说得挺嫌弃,可是每次都会用小腿夹着他的脚,帮他捂热。因为做过太多次了,他几乎已经习以为常。

原炀看着彭放,“你说我喜欢他?”

原炀握紧了酒杯,感觉心乱如麻。

顾青裴嗤笑道:“就算我是女的,你要娶一个大你十一岁的离过婚的女人过门儿,其实跟你领个男的回去效果差不多。”

原炀还要给他倒,彭放抓着他的手,“别别别,慢慢来,过会儿再喝,咱俩聊聊,好好聊聊。”

原炀脸色沉了下来,低头猛灌着酒。

彭放认识原炀这么多年,知道他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这才凑了过去,“兄弟,啥也不说了,我先自罚一杯,给你赔罪,行吧?”

“麻烦个屁啊,倒上水就行了。我告诉你,我已经买了,你必须每天泡,不然我揍你。”原炀朝他挥了挥拳头。

原炀瞪了他一眼,“谁跟他谈恋爱了。”他这句话越说越小声,说到最后,竟然有几分怀疑。

原炀心脏猛地一颤。

“我说了,工作上的事。”

顾青裴眨了眨眼睛,心里涌上一股暖意。

顾青裴低声道:“王总,要不我明天去公司给你回电话吧。”

原炀握紧了拳头,恨不得把王晋从电话里头拽出来揍一顿。

“给你买的。”原炀蹲在地上研究着说明书。

顾青裴看了原炀一眼,心想,他算男朋友吗,他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青裴心不在焉地说:“你好看。”

在冬日里有这么一个人,可以一起吃一顿刚出锅的饭菜,说些彼此感兴趣的话题,简直比暖气、厚被还要驱寒,那是一种从内往外的驱寒,真正温暖的是彼此的心。

原炀不能算是他的男朋友,男朋友应该是互相包容、互相尊重、互相关怀的那么一个人,原炀在包容和尊重这两方面,从来没有体现出来过,怎么能算做男朋友呢。

顾青裴挽起袖子,“看我今天给你露两手。”

原炀彆扭地看了他一眼。

从那天起,原炀对工作的积极性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本身已经参与了几个项目的运作,现在更是主动地去承接了不少工作。

原炀拆开箱子,里面是一个体积不小的足浴盆。

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顾青裴?为什么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只知道他现在离不开顾青裴,也容不得别人觊觎顾青裴,他就觉得那个男人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别人都不能染指。

彭放看着原炀渺茫的样子,直唉声叹气,“我彭放一世英名,怎么交了你这么个傻兄弟。”

“来呀。”

“嗯,是。”以顾青裴的立场出发,他当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一个男人同居,不过,王晋这样聪明的人,多半是瞒不住的。

彭放观察着他的表情,摇了摇头,“原炀,我看你完了。人都有感情的,你们俩同床共枕这么久,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顾青裴不喜欢他,他早就知道了。

王晋那边儿顿了一下,“青裴,你不是在家吗?”

“早吗?眼看你就23了,也不过就是几年之内的事,哪里早?你结婚了,你俩怎么也得掰了吧。”

原炀横道:“说说怎么了,闭嘴看电影。”

顾青裴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即使再怎么明白这个事实,他还是不能容忍顾青裴离开他。甚至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心肺就要炸开一般难受。

跟一个人相处这么久,若说一点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可他和原炀,注定是短暂地缘分,迟早要分道扬镳,对原炀产生一些不捨的情绪,并不是一件好事。

顾青裴嘴角忍不住上扬,嘴上却说:“买来干嘛,多麻烦。”

原炀手里有了点钱后,终于敢跟兄弟出去聚会了。

原炀低声道:“要是我说的是真的,你会跟我回去吗?”

原炀接到短信提醒的时候,高兴地拿给顾青裴看,“收到钱了。”

“结婚还早着呢,提这个干吗。”

原炀笑骂道:“还好意思说。”

原炀从背后搂住他的腰,咬着他的耳朵,情-色地说:“如果做的不好吃,晚上我就吃了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