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努力加载中...

赵媛却不肯坐,只是喝了口水,对着他惨然一笑,“我跟他大吵了一架,可能过不下去了,心里难受,所以想来找你聊聊。”

早上六点多,保姆来叫顾青裴起床。

“媛媛。”

“有什么怎么办。”

原立江哼了一声,“现在就值得了?”

原炀从来没觉得这么委屈过。

原炀嘴角微微上扬,想笑,又不太好意思笑。

赵媛惊讶地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看,顺便明白过来了什么,她擦了擦眼泪,表情难掩惊讶,“青裴,你和他……算了,我先回去了。”

吃完饭后,原炀载着顾青裴去了公司。

“那你刚上班还老迟到。”

顾青裴掩饰道:“现在原炀有遵守公司规定的意愿了。”

原炀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反正你别想赶我走。”

“哦?谁呀?”

顾青裴敷衍道:“我的助理。”他注意到赵媛脸色不太好,肯定是有事找他,于是道:“跟我来办公室吧。”

顾青裴疲倦地看了他一眼,“原炀,恐怕给你一辈子时间,你也不会懂事。我欠赵媛太多,我几乎毁了她一辈子,我顾青裴这一生没做过亏心事,唯一辜负的、对不起的,就是这个真心爱过我的女人。你能理解就理解,理解不了就算了,现在放开我,我不想跟你多说一句话。”

赵媛回过了头来,脸色苍白,她笑了笑,“青裴,你来了。路过你公司,正好上来看看。”

原炀垂下眼帘,“你真的觉得我干的不错?”

赵媛闭着眼睛,在他怀里小声地哭了起来。

那个女人,就那么重要?!

顾青裴想不通,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什么东西矇蔽了,那种模模糊糊、黏黏着着的感觉糟透了。

原炀不咸不淡地说:“那也得看那件事值不值得我準时。”

原炀可以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这句话,顾青裴却连想想后果都胆颤心惊。

顾青裴指着他的鼻子,冷声道:“别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你不配。”说完大步往门外走去。

原立江含笑看了他们一眼,“原炀,不错啊,你现在也有时间概念了。”

原炀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粥往他面前推了推,“快点吃,不然会迟到。”

顾青裴推开了他,开门走了。

顾青裴看着他们一家人,心里有几分感慨。

原炀看了顾青裴一眼,不置可否。

原立江和吴景兰都很高兴,对顾青裴连连感谢。

顾青裴客气道:“是原炀自己有这方面的天分,我只是在恰好的时机起到了一个引导的作用。最近的诉讼案件和几个项目,都有他的参与,而且做得都不错。下个星期我就打算下发个文件,奖他一笔奖金,原炀,这才是你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钱,靠你自己得来的。”

顾青裴低声道:“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我们在你家,你父母随时可能发现。”

顾青裴身体僵了僵,推门打算下车,“随便你。”

这句话说完,俩人都愣住了,房间里异常地安静。

可是如果是顾青裴的话,知道了又怎么样。说不定所有人都知道了,顾青裴就不能反悔了,就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过下去。

顾青裴洗漱了一下就下楼了,原家一家三口已经早早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赵媛摀住嘴,呜咽道:“我特别恨你,为什么不能爱上我。”

顾青裴笑了笑,“不好意思,起来晚了。”

他甩了甩脑袋,跳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起来吧,我带你回客房。”

“她说她姓赵,是您的老朋友。”

吴景兰看了看表,笑道:“不晚,这时候吃饭上班正好。”

顾青裴整个人都被惹火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事,跟你有个屁的关係。”

原炀彆扭地说:“就算你夸我,就算你给我了钱,我也不会从你家搬出去。”

赵媛吸了吸鼻子,“青裴,这么多年了,有时候仔细想想,还是忍不住恨你。”

“当然,言出必行。”

他在乎的并不是奖金,而是顾青裴当着他父母的面儿夸奖他,那感觉竟然让人雀跃不已。

原炀道:“知道了。”说完他将车熄了火,然后扭头看着顾青裴。

这时候,门突然被粗暴地打开了,原炀一脸不虞之色,硬邦邦地说:“顾总,九点钟开会,到时间了。”他看着赵媛窝在顾青裴怀里哭泣的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恨得想把这个女人顺窗户扔出去。

顾青裴点了点头,垂下眼帘,“我知道。”

顾青裴没有给他一个正面的回应,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走吧,已经迟到了。”

原炀一脚跨进办公室,砰地甩上门,“如果我不出去呢?你们可以当着我的面继续。”

和原炀弄得剑拔弩张的显然没有任何好处,可想想那天彭放无意中说出来的话,他就无法放下缔结对原炀和颜悦色,而原炀更是像只炸了毛的公鸡,咄咄逼人。

原炀瞠目欲裂,“你他妈不是不喜欢女人吗,跟自己的前妻搂搂抱抱的是他妈什么意思!”、

顾青裴叹了口气,“因为什么?”

原炀嘴唇颤抖着说出话来。

由于原炀他家离公司远,今天又不知道什么原因特别堵,他们到公司还是迟到了二十多分钟。

顾青裴是个特别认床的人,环境陌生,味道不对,床垫太软,枕头太高,都让他难以入眠,最重要的是,他身边应该有的一个人,也没有。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想法,他明知道这个想法错的离谱,却无法抑制地往那方面去想。

俩人怒瞪着对方,良久,顾青裴才垂下肩膀,“放开我。”

顾青裴打断她,一针见血地说:“媛媛,你不能总舀别人跟我比。”

顾青裴追了两步,就颓然停下了脚步,他恶狠狠地瞪了原炀一眼,怒道:“滚出去。”

“不、不用了,我今天失态了,我走了。”赵媛使劲擦了擦眼睛,抓起自己的包就跑了。

赵媛愣了愣,随即眼圈红了,她哽咽道:“那你说该怪谁呢。”

他用鼻子拱着顾青裴的颈窝,手轻轻地抚摸着顾青裴的后背。如果顾青裴就这么一直睡在他怀里就好了,至少他不用听到那些他不想听到的话。

顾青裴有时候觉得原炀流氓混账,有时候又觉得,这小子真是做事全凭喜好,单纯直白得让人咂舌。

赵媛受惊地抬起头看着原炀。

这么一动,顾青裴还是醒了,他半眯着眼睛,沙哑着说:“你醒了?几点了?”

原炀的手放在门把上,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

原炀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低声道:“我喜欢和你住在一起,我不想搬走。”

顾青裴回到客房后,儘管才早上五点多,却是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了。其实他明明很睏,不仅这些天一直在忙于工作,昨天晚上的一场性-事更是耗尽了体力,他应该是闭着眼睛就能睡过去的状态,却怎么也睡不着。

原炀也为自己说出这句话而感到震惊。他从来没想过让自己的父母知道他和一个男人有牵扯不清的关係,倒不是害怕,只是想想他们的反应,就觉得心烦。

顾青裴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髮,柔声道:“媛媛,对不起,真对不起。”他抬起了头,脸上混合着愧疚和痛苦。

顾青裴翻了个身,眼神空洞地看着落地灯架,脑子里是原炀。

“早上被保姆看着怎么办。”

“发现又怎么样?”

顾青裴这才鬆了口气,默默地下床穿衣服。

“媛媛,你不用走,我们好好聊聊。”

顾青裴想到可能是赵媛,于是吩咐张霞把会议延迟,就往会客室走去。

赵媛惊讶地看了原炀一眼,“这位是?”

原炀在车里看着顾青裴的背影走出好几米远了,才失望地下了车,跟着他上了楼。

顾青裴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我得……我得回客房。”

顾青裴上前两步,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顾青裴已经打开车门打算下车了,却在接触到原炀的眼神后顿了下,“怎么了?”

张霞办事一向稳妥,顾青裴根本不相信原炀所说的,他分明就是在找茬的。

原炀撇了撇嘴,“我时间概念比你们强一百倍,难道你试过十五秒拆弹?”

他把赵媛领回了自己办公室,原炀依然想进去,顾青裴却回身关上了门,并给了他警告地一眼。

顾青裴怔住了。

原炀鲜少见顾青裴如此愤怒,第一次是他给顾青裴下药之后,还有就是这次。难道在顾青裴心里,冒犯他和冒犯他前妻,是一样的不能容忍?

“嗯。”

“你去跑步?”

原炀也挤了进来,充满敌意地看着赵媛。儘管他看过这个女人的照片,但是证件照过于呆板,看上去相貌普通,可看着真人才发现,这个女人极富魅力,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和知性的气息,虽然五官不算精緻,衣着不见露骨,却非常性感妩媚。

很多事情他遇见了弊端,却无力更正,这让他疲惫不已。

原炀咬牙道:“没接到推迟通知,所有人都在会议室等着你。”

原炀愣住了。

给顾青裴安排的客房就在原炀房间的隔壁,原炀将他领回去了房间,然后自己去跑不了。

顾青裴沉声道:“怪我。”

顾青裴厉声道:“推迟了,出去。”

原炀微微一愣,顾青裴已经当着他的面关上了那道门,这把他气得不轻。

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原炀就醒了。

谁也不知道,发现了会怎么样。

“五点。”

“他太幼稚了,真的,你看得出来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却一点都不成熟,跟你比,简直差远了,你以前……”

原炀耳朵尖,听得清清楚楚,瞬间肝火烧了起来,亦步亦趋地跟在顾青裴身上。

原炀闷声道:“回不回无所谓。”

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自己和原炀的关係被某种东西卡住了。他们中间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看得见彼此的影子,却看不见彼此的真面目,他们究竟欠缺了什么东西,才会让关係逐渐趋于恶劣?

原炀整个人都被点着了,他猛地扭过身,抓着顾青裴的肩膀把他按到了墙上,他恶狠狠地说:“你再说一次,你、你个傻-逼,你为了一个女人,你敢……”

“比起以前,进步很大。”

他拚命克制着想一脚踹开门的冲动,贴在门边,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可是总裁办公室这扇实木门非常厚,勉强能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却听不清在说什么。

原炀怒喝道:“就他妈一个臭娘们儿,至于你这样?”

他有早起跑步的习惯,生物钟特别准。可是怀里抱着顾青裴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又暖和又舒服,鼻子里充斥着顾青裴的味道,脸颊贴着顾青裴温热的皮肤,那种紧紧贴合的感觉,让他能够格外清楚地展示自己的所有权,他竟然捨不得起来。

吴景兰笑道:“这是对的。原炀,任何一个地方都有需要你遵守的规矩,在这一点上,部队和公司没有差别,千万不要觉得自己可以得到差别待遇。顾总,原炀现在能够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跟你无差别的教导有直接关係,作为一个母亲,我要感谢你。”

“放开你?我他妈想弄死你!”

他在京城混了十多年,从最基层的小助理混起,一直到现在能被人客气地叫一声“顾总”,这多年来,形形色色的人物他见得海了去了,接触过的太子党、富家子弟更是多不胜数,这些人大部分都不是坏人,却多少都有一堆让人看不惯的臭毛病。原炀也一样有很多臭毛病,但他绝对是顾青裴见过的所有太子党里面,最勤快、最不吹毛求疵的一个,原炀虽然专横跋扈,却没见他用原家的势力压迫过谁,最对只是用自己的拳头。

一进公司,张霞就迎了上来,神色有几分古怪,“顾总,有位女士找。”

顾青裴道:“我们俩迟到了,让张霞记录一下,迟到惩罚从工资里扣。”

原炀狠狠一脚踢在沙发上,他颓然坐了下来,抱住了脑袋,心痛如绞。

顾青裴闭上了眼睛,深深叹了口气,胸口闷得几乎喘不上气来。

顾青裴黑着脸,冷道:“我再说一遍,出去。”

“媛媛,这么大清早来找我,肯定有事吧。”顾青裴给赵媛倒了杯水,示意她坐。

顾青裴开门一看,一个女人站在窗前,背对着他看着窗外,乌黑浓密的秀髮披散在背上,优雅动人。

“真的给我发奖金?”

那一点都不想和他沾惹上关係的态度,一丝不落地被原炀收进眼底,他暗暗揪紧了衣服。

所有他熟悉的睡眠条件这里都不具备。他意识到,他在原炀的房间睡得着是因为有原炀给他提供了类似的环境,在客房睡不着是因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