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心里那个来气,淡淡扫了他一眼,乾脆当做没看见,自顾自地坐回座位,打开办公室上一叠叠送呈上来的文件,批阅起来。

“去杭州。”

顾青裴走出办公室,对张霞说:“一会儿原炀回来了,让他来我办公室。”

顾青裴观察着他的表情,猜到他在想什么,心里禁不住幸灾乐祸,他露出颇为绅士地笑容,“小原,人一定要守规矩才行。哎,我说到哪儿了?哦,对,你和王经理住一间房。儘量订週四早上的机票,然后星期一那天再给原董订一间最好的房间,先暂时订三天,大概就这么多了,通知我上面说到的那些人準备準备,你自己也回去準备好出差。”

原炀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休息一会儿。

原炀脸色沉了一下来,他根本忘了自己已经没钱了这茬。

顾青裴的眼神恢复一丝清明,皱眉道:“你要干什么?”说话间呼吸有些不易察觉地急促。

这一次,他真的切实地感觉到了。

“等等,找你有事。”

“哦,嗯?”彭放酒还没醒,不怎么记得。

他咬了咬牙,恨不得齿间嚼的是顾青裴。

“靠,你吃火药了,我昨天陪一个客户喝酒,头疼死了,我懒得理你。”说着就要挂电话。

开完会后,顾青裴回到办公室,发现不见了的原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靠着软软的沙发垫摆弄手机。

“哦,你说这个。”彭放一听到要使坏,立刻精神了不少,“没问题,包我身上了。”

“就这个星期吧,对了,你把原炀带上吧。”

原炀犯了个白眼,回自己的办公桌前找了个本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早点让他接触也是好事,就把他带上吧,学点东西。”

顾青裴闷哼一声,猛地伸手一推。

其实这是个不错的睡眠环境,不过身旁躺了个死活都不应该跟他躺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人,实在让人心神不宁。

“不碍事,不碍事。”

俩人闲扯了几句,原立江切入了正题,“顾总,这个星期你得出趟差。”

这小子不是他妈同性恋吗,怎么跟自己睡一张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自己反而浑身彆扭地睡不着,太他娘的气人了。

自从他认识原炀之后,每天生气的次数直线上升,对修身养性实在是个不小的挑战。不仅如此,还要面对来自原炀的暴力威胁,时时胆颤心惊,他除了感叹钱不好赚,真是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他发现原炀不爱呆在秘书办公室,大概是嫌太窄太暗不透气,平时就呆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顾青裴觉得他这样挺烦人的,又赶不走他。还好原炀也不是经常在这儿,大部分时候都是不知所蹤。

他不自觉地侧趴在床上,用下-身蹭了蹭被单,但他不想用手碰,因为跟原炀身体接触就硬了已经够难看了,这时候自-慰简直就好像是为了原炀一样,他一点儿都不想意-淫这种不讨喜的角色。

原炀点的那几下很轻,但充满了羞辱的味道,顾青裴“啪”地打开了他的手,愠怒道:“要点脸行吗小同志?即使你是个直的,也不是看到什么女人都能硬吧。今天中午只是自然反应,我说了,我对你丝毫不感兴趣,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顾青裴虽然不满,却也没表现出来,看来原立江是对自己把原炀当司机使不太满意,又不好直接说,所以侧面提醒他呢,“好,那……这个週四怎么样?”

原炀躺回自己的位置,刚才因为被揍了一下,正是火大,现在稍微平静下来后,忍不住回想起刚才接触时的一些奇怪的感觉。

原炀猛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操,真他妈噁心。”说完穿上鞋,摔上门走了。

原炀冷笑一声,“最好是这样,不然我饶不了你。”他瞪着凶狠的眼睛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才拿起桌上厚厚的文件夹走了。

原炀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哼哼地走了。照例去阳台抽菸的时候,原炀给彭放打了个电话。

但是他这几天一直没什么感觉。他现在住的房子是他买的,不用交房子,公司提供早午饭,晚上他基本懒得吃,车开的是公司配给顾青裴的那辆奥迪,油费不用他花钱。

“你没有选择权利,这是要计入公司成本的,关于差旅费用标準这块儿,回去好好看看制度,但是我保证哪个公司都不会让司机单独住一个房间的,只要是公司有明文规定的东西,就不能破例。否则,你自己承担住宿费用。”

顾青裴呼出一口气,下意识地蜷缩起了身体,伸手把灯关了。

居然真的睡着了?这也能睡着?原炀看着顾青裴平静地睡脸,心里升起一股火。

“哎,顾总,中午休息好吗?”

“哎,兄弟。”电话那头传来彭放懒洋洋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原炀听到了顾青裴发出的平稳均匀的呼吸声。

“是收购白元化工的事情吗?”

午休结束后,顾青裴召集地产项目的两个负责人开了个短会,讨论土地融资的事情。

他甚至都开始对原立江产生怨愤了。

顾青裴道:“这个星期四,你跟我去趟杭州出差,你那本子记下我说的。”

原炀不耐烦地说:“我跟他要去杭州出差,这是个最好的时机,你那边儿有认识的人吧,託人给我找个可靠点儿的鸭子,我一天都不想再忍他了。”

原炀皱眉,“我不跟他一起睡。”

顾青裴又吸了口气,原炀几乎压在他身上,那份量真的很沉,隔着两层衣服,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原炀那鼓鼓囊囊的胸肌,正随着呼吸起伏,一下一下地顶着他的前胸,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刺激,他冷下脸,一字一顿地说:“从我身上下去。”

顾青裴点了点桌子,提醒道:“你别忘了,你所有财产已经上缴了,如果你还住得起一晚上七八百的酒店,那就说明你撒了谎。”

“挺好的,这个房间很安静,环境很好。”

过了一会儿,原炀进来了。

顾青裴嗤笑一声,故作淡定地说:“东西长在我自己身上,没碍着你走路吧。”

躺了一会儿,顾青裴也没法入睡了。身体热的厉害,脑子里全是些声色犬马的幻想,也许是因为有两三个月没发洩过了,身体太敏感,稍微来点儿刺激就硬了,也在原炀面前丢了回丑,想想就让他郁闷。

“还他妈睡呢,睡死在女人床上算了。”

原炀终于抬起脸来看了他一眼,突然眯着眼睛一笑,“是不是心虚了?”

“买星期四上午的机票,带财务赵姐和法务小林,还有投资部王经理一起去,订四星以上级别酒店,距离白元化工公司办公地点不超过10分钟车程,开三个房间,我一间,两个女的住一间,你和王经理一间。”

顾青裴舒展了一下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口中默念道:“傻逼。”

原炀也被他吓了一跳,一边身子在伸手一边身子想往后退,结果一个不稳,整个上半身摔在了顾青裴身上。

“去哪里呀?”

“有事儿说事儿。”

原炀心想,自己睡不着一定是因为有光线,把灯关了吧。

没想到他一动,顾青裴猛地睁开了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我上次跟你说的还记得吗?关于姓顾的。”

突然,他感觉脑门儿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寒声道:“你他妈刚才是不是硬了。”刚才压在顾青裴身上的时候,那个奇怪的感觉……是男人应该都不会陌生。

他坐起身,伸长了手臂,半身越过顾青裴的身体上空,想把那盏檯灯给关了。

他一下子火了,一把卡住了顾青裴的脖子,咬牙道:“找死是不是。”

顾青裴心里积怨颇深,口气却是热情的,“喂,原董啊。”

“对,主要是这个,还有一个事是需要你跟我去看一块地。你呢,先带上财务法务过去,做一下净值调查,三天之后我再过去,带你去看看那块地,我打算买过来做房地产开发,你帮我参谋参谋。”

关上电话后,原炀露出一个森冷地笑容。

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原炀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顾青裴皱起眉,“你管的倒挺宽。”

顾青裴不动声色,“什么意思?”

原炀冷哼一声。

顾青裴叹了口气,越来越不像样了,他真是受不了原炀继续在他眼前晃悠了,现在哪怕挨一顿揍,他也想让原炀滚蛋。

正想着对策呢,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顾青裴接起电话,是罪魁祸首原立江打来的。

“可以,你们星期四过去,我下个星期一过去,四天时间应该足够了,时间空余你们还可以出去玩玩儿逛逛。”

“你在里屋打飞机了吗?”

他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并不高的人,否则也不会在部队呆上四年多都没有什么怨言,只是,在他之前的人生中,他经历的都是有钱没处花,而从来没有过没钱花的窘境。

“那就好,等二楼办公室装修好了,给你换一个有窗户的午睡房。”

“好的,顾总。”

他好像这段时间都没花过钱,自然也就意识不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原炀低头一看,自己几乎上半身都压在顾青裴身上,这个姿势实在太不对劲儿了。他赶紧撑起了身体,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顾青裴合上文件夹,“交代你点儿活,把这些文件按照封皮上的上呈部门发下去。”他拍了拍桌上厚厚一叠呈报总裁审批的文件夹。

还好是在黑暗中,不然原炀就会发现,饶是顾青裴这样脸皮修炼得无比厚的老江湖,脸也在发烫。

“行,没问题,什么时候去?”

原炀正被他推在肚子上,胃里一阵翻涌,没想到顾青裴力气还真大,他没有防备,跟被照着肚子揍了一拳差不多。

原炀没理他。

原炀站了起来,迈开两条长腿走到他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面,微微弯下身,高大的身材将顾青裴笼在了一片阴影里,原炀用手指点了点顾青裴的脑袋,口气中充满了警告地意味,“姓顾的,我不管你脑子里在想什么玩意儿,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意淫我,我就给你开瓢透透气。”

顾青裴挂上电话后,心情更不好了。连出差都要被迫带着原炀,这对父子真是比着赛给他找麻烦。

独身男人的悲哀啊,顾青裴自嘲地想。

平时这不算是一件难以忍受的事,可是想到刚才原炀的表情,他就多一秒都不想看到这个人。他盯着一个报销申请单看了半天,多没看进去,最后抬起头来,对原炀说:“别成天呆在我办公室,你出去吧。”

顾青裴顿了顿,“带他做什么?他现在还没接触业务。”

他当时真是给的乾净利落,因为他爸把律师都带来了,直接和他的财务顾问对接,把他账上财产冻结的冻结,划走的划走,他除了钱包里还剩下那么一千多块钱,所有的卡都不能用了,準确地说,他现在的资产就剩下那点钱了。

原炀气势汹汹地说:“关灯。你敢打我!”

“好的,到时候看安排,原董,下星期一见。”

因为是建在办公室内的临时午休间,屋子里没有窗户,非常地安静,只有床头一盏昏黄的檯灯能提供一些光亮,但是那昏昏沉沉的光线只让人更想睡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