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却不怎么在意,对医生说的话置若罔闻。

为了保障俩人的安全,他们现在住在一个商务套间里,保安在客厅呆着,俩人在卧室。

“不用告诉她。”

“我不想谈了,我想做-爱。”原炀用牙咬着顾青裴的衣服,含糊地说:“快脱掉。”

屋子里鸦雀无声。

医生走之后,顾青裴问他饿不饿,想不想吃饭。

“想跑也不容易,火车和航空系统现在都可以监控了。”

“我不告诉她,她自己会不会知道就说不準了。不想让父母担心,就别做出格的事。这些天你好好呆在酒店,换药让医生过来换,你不要出门,过几天跟我一起回北京。”

顾青裴打电话叫了医生过来给原炀换药,原炀还没尽兴,很不情愿地搂着他的腰,用脑袋蹭顾青裴的肚子,用牙轻轻咬着顾青裴腰上的肉。

“好的。”

“可以,但是你和原炀不要再露脸,一切让小赵代理。”

“那就好,这好几个月来,我也看到了他的变化,他能长进这么多,你功不可没。”

原炀微微一笑。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去触及原立江的底线,那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

俩人走到阳台外面,关上了落地窗。原立江看着他,“你和原炀的关係好像变得融洽了一些?”

赵律师脸色涨红,连连点头。

“别出声,嘘,别出声。”顾青裴低声道。门外还有赵律师雇来保护他们的保镖。

俩人回房间后,原立江舀起大衣,準备要走。

“原董,诉讼这边儿还是我继续盯着吧。”

原炀躺倒在他腿上,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勾着他的脖子,直勾勾地望着他的眼睛,“我想做-爱。”

原炀猛地扑上了上去。

“你这样还想做,也不怕伤口裂口,老实点,今天就做到这样吧。”

原炀只感觉到那只灵巧的手抚弄着他的下-身,让他身体内的血液几乎沸腾了起来。他头脑发热,凑上去吻住顾青裴柔软的嘴唇。

顾青裴把自己的宝贝也掏了出来,两根火热的东西贴在一起,来回摩擦着。原炀修长的腿缠住了顾青裴的腿,俩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像蛇一样纠缠着。

顾青裴挑眉一笑,“成,我今天伺候大少爷打飞机,还得伺候大少爷洗澡,起来吧。”

“靠,就这点儿伤……体力真是不如从前了。”他看了看顾青裴,伸手把他的眼镜摘了下来,“眼睛都红了,你看了几个小时了,赶紧休息一下眼睛。”

顾青裴揉了揉眼眶,“我在看那家公司在网上登的广告,他们做的很多事都超出了经营範围,我多少找点资料,帮着律师快点取证,万一对方跑了怎么办。”

原立江对顾青裴道:“青裴,你跟我来一下。”

顾青裴“哦”了一声,尾音拉得长长的,“意思是我给你洗呗。”

原炀轻声道:“你干什么呢?”

顾青裴闭上眼睛,热烈地回应着。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赵律师带来了两个临时僱佣的保镖,把他们从医院接回了酒店。三个人坐在一起,把赵律师一晚上所调查了解到的东西梳理了一遍,他联繫了一个刑事诉讼律师,準备下午约见。案子到现在显然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案件,原炀的安全也显然比任何事都重要百倍,他们将準备重新提起上诉。

顾青裴无奈,只好侧身躺在原炀身边,手伸进原炀的裤子里。

顾青裴微微一怔,“你醒了?”他从床头柜舀起一杯水,“喝点水。”

“你失血过度,身体难免有点虚。”

“看到原炀能跟你相处得来,而且对工作也开始上心,我觉得很欣慰。我还是想让继续跟着你,他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你多提点提点他,只不过这次的事,以后再不能发生了。”

原立江厉声道:“是不是仗着自己会几手拳脚功夫就天不怕地不怕了?遇到事情不知道躲,就知道硬碰硬,蠢!”

“原董的教诲,我一定记在心里。”

原立江轻轻笑了笑,“这个案子我也参与进来,必须一次就把对方打得不能翻身才行。我们给的条件他不但不接受,居然还敢伤人,那我就让他们一个字儿也摸不到,还要在监狱里蹲上个十几二十!”

原立江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原炀一眼,叹了口气,又走了回来,在原炀旁边坐下了,“算了,都中午了,我跟你们一起吃个饭吧。”他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原炀肩膀上缠着的绷带,想要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

顾青裴简直要吐血,“我跟你谈正经事呢。”

顾青裴已经从过去的彻底抗拒变成了现在的愿意主动,如果只是被砍一刀就能有这样的效果,那也太值了。

原炀摇摇头,邪笑道:“从昨天到现在,身上髒兮兮的,我想洗澡。”

接近中午的时候,原立江到了,他没让人去接,自己打车来到了酒店。

顾青裴看到血,脸色不太好看。

原炀低声道:“爸,这事儿你没告诉我妈吧。”

“我知道了。”原炀难得没辩驳什么。

“哼。”原立江冷着脸坐到了床上,这才抬眼看了顾青裴一眼,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顾总,你没受伤吧?”

原炀激动坏了。

原立江又看向赵律师,“小赵,工商那边儿的登记查清楚了吧,把他们的法人找出来,今天下午税务的人就去他们公司查账,我让他们永远翻不了身。”原立江满眼冰冷,寒意渗人。

原炀心里不太好受,他搂着原立江的肩膀摇了摇,笑道:“爸,真没事儿。”

原炀站起来刚要说话,原立江一个耳光先招呼了上去。

原炀抚摸着顾青裴的腰,急着想把人推倒,可受伤的那只手极其碍事。

顾青裴有些心虚,答非所问道:“他现在懂事了,心思也往工作上使了。”

原炀吃完饭后睡了个午觉,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有些暗,顾青裴就坐在旁边,他后背靠在靠枕上,膝上放着电脑,专注地看着什么,电脑的背光打在他的镜片上,让人看不见他的眼睛,但从那紧抿的唇线上也能看出,一定不是什么轻鬆的内容。

被勒令不准出门的两个人呆在了酒店。接下来至少一个星期他都得呆在xx市,公司那边没人管,顾青裴只能用电脑和电话远程办公。

吃完午饭后,原立江匆匆赶去见人了,赵律师也去忙取证的事。

“夜长梦多。”顾青裴把电脑放到了一边,他确实有些累了。

“是。”顾青裴感觉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让他呼吸有些困难,他似乎低估了原立江对原炀的关注度,不像普通父亲那样慈爱关怀,并不代表不在乎,这两个人的父子关係,就是这么让人摸不透。

一张嘴,他才发现自己喉咙哑得厉害。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脑袋,“你磨牙呢,别咬了。”

原立江拍拍他的肩膀,“青裴,这次的事,我想你也能吸取教训。我现在往回看,自己在三十来岁的时候做的事,很多也非常欠缺考虑,希望你引以为戒。”

原炀指指自己的肩膀,“不能沾水,不能随便动。”

原立江哼笑了一声,“臭小子,不让人省心。”

原炀虽然由于失血,脸色苍白,但是精神很好,除了手臂行动不便,没有一点病人的样子,反而摩拳擦掌地想着怎么报仇。

等了一会儿,医生来了,拆开纱布一看,果然渗了血。

原立江平时是个看上去挺随和的人,心情好的时候还能跟人开几句玩笑,可一旦严肃起来,站在他旁边都感觉寒毛倒竖。

顾青裴哭笑不得。

“查了,工商年检方面没什么问题,营业资质可能可以做文章,账务更是一查一个准,原董,您放心,保证打得他们老老实实。”

“大话就先别说了,这伙人胆子不小,这次行事一定要小心。”

原炀撇了撇嘴,不甚在意的样子。

原炀坐起身,喝了口水,“天都黑了?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原董,您过奖了。”

他一进屋,看也没看赵律师和顾青裴,直接走向原炀。

原炀这才住嘴。

“这句话应该我说,我在亲你呢,你认真点。”原炀咬着顾青裴的唇瓣,勾缠着他的舌头,

原炀硬邦邦地说:“躲不了,我又跑不过汽车。”

顾青裴拍着他的脸,“认真听着点,别沾水,别吃辛辣的,别随便动。”

顾青裴看着原立江真正缓和下来的表情,才暗暗鬆了口气。

原炀立刻就不动了,直愣愣地看着顾青裴,跟停电了一样。

“不用唬弄我,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原立江指了指他的胳膊,“残废了没有?”

原立江反问道:“你说呢?”

俩人玩儿鸟玩儿得浑身大汗,要不是顾青裴及时阻止,原炀真有可能做到底,但仅仅是这么一番动作,他的伤口已经有些裂开了。

“没有。”

“我没事,多亏了原炀。”顾青裴看了原炀一眼,说得很真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