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努力加载中...

等他走出门的时候,顾青裴已经不在卧房。他走到客厅一看,顾青裴正穿上大衣要往外走。

顾青裴脸颊发烫,想到昨晚的经历,他确实有些心虚,他沉下气,“行了,不要再闹了,先放开我。”

顾青裴怒极攻心,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他明明也没做错什么。就算他错了又怎么样,顾青裴明明就心口不一,明明就喜欢跟自己做-爱,顾青裴为什么不承认,凭什么不承认,还嫌弃他……

这么连亲带啃的,不是属狗的是什么!

“放屁,原炀,你还要不要脸,我不想跟你做,难道你次次来强的?”

原炀嘴唇有些发抖。

原炀蹭着他的脖子,低笑道:“顾总,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

顾青裴闭上了眼睛,“滚出去。”

“什么意思你还听不出来?咱俩就是一回两回的事儿,别弄得好像要谈恋爱似的。”顾青裴挣开他的胳膊,转身往门外走去。

“不行。”原炀已经开始解裤子。

顾青裴撑着痠痛的身体下了床,彆扭地走进浴室。透过浴室的玻璃,他看着自己身上抓咬的痕迹,缀缀地捶了下墙。

激情一夜之后相拥而眠的温馨,本来让原炀心情好得不得了,可是现在全都被顾青裴的一席话给搅合了。

顾青裴拧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洒到了他脸上,浇透了他的头髮,让他昏沉的头脑有了一丝清明。

顾青裴的身体僵住了,透过镜子看着原炀。

原炀沖上去抓住了他,揪着他的衣领把他顶到了墙上,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去哪里!”

“你去哪里?”

原炀脸色沉了下去,他一把拽住顾青裴的胳膊,把他按到了墙上,“顾青裴,谁他妈要跟你谈恋爱,你脑子进水了吧。老子就是喜欢和你做,你不也挺爽的,互相解决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提上裤子你装个屁的清高,你到底看不上我哪点?我告诉你,我们不是一回两回的事儿,以后还会有很多回,我会在任何地方上你,你家,办公室,车里,任何地方,而且我这人有个毛病,你跟我的时候,不能碰别人,你要是敢背着我跟别人上床,我绝对饶不了你。”

原炀倨傲地抬着下巴,“一大早扫我兴,不给你点教训你以后要蹬鼻子上脸……”

顾青裴的浴巾被原炀扔到了地上,赤-裸的身体被原炀肆意抚摸着。

顾青裴毫无防备,后背重重地撞在地板上,脑袋也磕到了旁边的桌脚,这一下磕得他头晕眼花,他甩了甩脑袋,天旋地转,半天都爬不起来。

原炀低着头,在浴室里站了半天,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难受。

顾青裴转过头去,怒目而视,“你有没有一点修养,不会敲门吗。”

可原炀却一直在逼他,寸步不让。

顾青裴究竟把他当成什么?按-摩-棒?用的时候挺来劲儿,不用了就往抽屉里一扔?妈的,多少人上赶着想往他床上爬,顾青裴是第一个被他上过之后态度还这么欠抽的。

原炀吻住他的唇,用力吸吮着他的唇瓣,逗弄着他的舌头,逼迫他张开嘴接受自己的调戏。

顾青裴冷道:“跟你没关係。”

原炀嗤笑道:“不想跟我做?亏你说得出口。”

顾青裴把毛巾搭在头髮,一边擦一边往洗手台走去,抓起牙刷刷牙。

原炀拉着浴巾,轻轻擦拭着他身上的水珠,“我告诉你啊,昨晚你可没吃药,别起床了就不认账。”

原炀眼睛圆瞪,怒火腾腾往上窜,他冷笑道:“怪不得咱俩水火不容,我最烦的就是你这样又装逼又爱摆谱的,在我这里,我说的话就是理。你真应该庆幸自己有个让男人销魂的屁股,否则我早废了你了。”原炀贴近他,用嘴唇描绘着他唇部的线条,“不过……就是你这样倔得像条驴一样的,才让我有征服的快-感。顾总,你不如直说了吧,你不愿意老老实实跟我当个炮-友,是因为你就喜欢被我强上,这样也行,刚巧,我也最喜欢你哭的样子。”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私生活上是处理得很好很完美的,他不沉迷性,也不滥交,有节制的享受性生活,所有能给他以焦头烂额之感的,从来都是複杂艰巨的工作,他做梦都没想到,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还会因为这方面的问题而苦恼。

浴室的门被猛地推开了。

从来没人打过他耳光,这比挨拳脚要羞辱多了。

顾青裴头疼死了。

顾青裴趁着他愣神的时候,推开了他,快步走出了浴室。

他不喜欢原炀,从头到尾都不,哪怕跟他做-爱确实不错,他也从来没想过要跟原炀长期保持那种关係,那会给他造成巨大的麻烦,只是为了性-快-感就招惹一堆麻烦,这相当不划算,他不打算干那么蠢的事。

顾青裴想要挣扎,却被原炀拉开了大腿。他怒道:“你够了!”

原炀得意地一笑,“当然了。我上次就说过了,让你跟我。反正大家都男的,平时都有需要,我就勉强跟你凑合凑合吧。”原炀张嘴咬住他的耳朵,“不准拒绝。”

他赶紧把顾青裴抱了起来,“怎么了?撞着了?”

他忍不住用头顶着墙,腰部和下-身的痠痛一再提醒着他,这次的麻烦可不小。

原炀握紧了拳头。他僵立了半晌,套上自己的外衣,开门走了。

他做出来的早餐,顾青裴一口都没动。

顾青裴那种带着厌恶的、谴责的目光,刺得他浑身难受。

原炀身子一顿,慢慢抬起头来,跟镜中顾青裴的双目对视,他冷道:“你什么意思?”

原炀盯着他光滑的背上滴落的水珠,那涓涓细流就像在他心里开了一条小河,越流越让他心痒难耐。

顾青裴终于鬆了口气,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你能不能先出去?”

原炀看着他湿漉漉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换上衣服出来吃饭吧。”

原炀毫不在意地耸耸肩,“我看你半天没出来,以为你晕过去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原炀停止这些幼稚又霸道的行为?

顾青裴死死抓着他的手,咬牙道:“你闹够了吧。”他实在不敢想像,现在再跟原炀做一次他要几天才能下床。

“算我求你了原大少爷,能不能从我家里消失?”顾青裴疲倦地摀住了眼睛。

顾青裴对昨晚发生的事懊悔不已,却已经无力回天。想到原炀就在一墙之隔的外面做饭,他就为如何面对原炀而深深地头痛。

再这么下去,很可能要担负被人发现的风险,到时候麻烦更大。

喝酒坏事,喝酒坏事。

原炀只觉得一股怒意汹涌而上,顾青裴不能对他顺从这件事,让他分外暴躁。他揪着顾青裴的衣领,猛地把人摔倒了地板上。

顾青裴都给气乐了,“原炀,我跟别人上床,大部分感觉也都不错。但是我不太喜欢有固定的伴侣,至少我现在还没碰上那个让我心动的人,我们不过是睡了两次,你也别太当回事了。”

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顾青裴。

顾青裴充耳不闻,头也没回,拉开门就要出去。

顾青裴挑了挑眉,“你问我为什么看不上你。第一,你是原董的儿子,咱们这样不合适,第二,我喜欢成熟知趣的人,跟你说话又费劲又累人,你还不讲理。第三……”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脸蛋,“我喜欢听我话的,我不喜欢听别人的。”

原炀从来没感觉这么委屈过。

原炀发愣地看着顾青裴,他觉得自己没怎么用力,怎么就……

原炀愣住了,他抬起头,震怒地看着顾青裴。

原炀邪笑道:“一大早嘴就这么气人,看来你昨晚上是不够累,如果干得你话都说不出来,我看你还有力气拒绝我。”

顾青裴关掉水阀,舀浴巾围住了身体,“出去,我好得很。”

“你让我认什么账?难道我还得对你负责不可?”

可是,在他接触到顾青裴愤怒屈辱的目光时,他想说的话没说出来,想伸手还击,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原炀蹭着他,“你求饶的话,我就放开你。”

顾青裴脸色铁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