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努力加载中...

“不是明天吗?”

“别啊,听听看嘛。”原炀把音量调到最低,把电话放到了音箱处。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笑道:“那就接着想,省着点儿卫生纸。”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把上衣脱掉,露出健美的上身,舀了条乾净的毛巾擦着身上的汗。

“是吗,他跟我说他一个都看不上,他这是不好意思啊还是怎么的。”

顾青裴的心狠狠跳了一下,竟感到一丝慌张。

招了辆出租车,原炀把从家舀过来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然后拉开车门,手臂搭在车门上,笑看着顾青裴,“我走了啊。”

俩人说话的时候,顾青裴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真的无法想像,如果让原立江知道自己和他儿子睡过,原立江会是什么反应。顾青裴是个很要面子的人,那种后果他是承担不起,幸好原炀也不可能到处宣传。

原炀把电话重新放回了耳边,低笑道:“怎么样?好听吗?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一个片儿了,里面这男的真带劲儿,让人看着就想往死里干他。”

顾青裴问原炀用不用自己过去谈,原炀让他不用过来,他自己能够解决。

顾青裴有了点儿兴趣,“哦,在哪儿找的,回来给我拷一份。”

“我刚运动完,热,屋里暖气怎么这么热。”

这两天顾青裴一直在和原炀通电话,主要是工作的事。听原炀的说话,事情进展的居然挺不错,他倒是真没想到这小子办事效率还挺高,第一天就有了不错的消息。

“哼,你就会摆谱。”

顾青裴被逼无奈,只好下楼送他。

顾青裴当时正忙着手里的材料,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就想挂电话。

显然这是秀给他看的,因为原炀擦完汗,直接就坐在他对面打算吃饭。

他看了看表,还不到八点,“你起来够早的。”

“好,我让他妈继续给他介绍。”

顾青裴撇开脸,“咱俩没熟到那份儿上,别动不动就性-骚-扰。”顾青裴对原炀各种出格的行为已经几乎麻木了,既然阻止不了,索性他也不浪费精力了。

“这班便宜,节约成本。”

照这个趋势发展,原立江不但没打算把他儿子领回家,反而打算一直把他这儿当托儿所了。

顾青裴看着面前电脑上正在显示的《薪酬福利体系表》,把自己的总裁年终绩效奖金往上提了二十万。他还打算在年底跟原立江重新提股权分成的事情,孩子他可不是白带的。

顾青裴摆摆手,面无表情,“办不成不算你错,办砸了我饶不了你。”

“一直拖着呢,保险公司认为损坏原因站不住脚。”

“不好说,可能这孩子逆反心理比较重,不肯跟您说实话吧。您放心,男的嘛,都喜欢漂亮姑娘,他总能碰上喜欢的,夫人认识的人多,多介绍一些总没错的,谈恋爱也要谈个好几年才能结婚,这个时候谈正好。”

“哦,提了,他说那几个女孩子都不错,但是年轻人嘛,说不太有感觉,您让夫人再多给他介绍一些,这个事情,得看缘分。”

顾青裴又跟他客套了两句,然后笑着挂了电话。

由于家里平时没人吃饭,顾青裴的饭桌不大,两个身高腿长的男人面对面坐着,只要稍微一伸腿,就能碰到对方。

原炀走之前,还给顾青裴做了顿晚饭,顾青裴按照公司的出差规定,给了他三天的食宿费,然后打发他赶紧走。

“我?你见过总裁送司机的吗?”

不过那声音叫得倒是不错,非常动情,那略显沙哑的嗓音听得人浑身发酥,细微的肉体撞击声简直是隔靴搔痒,让顾青裴隔着电话都产生了一些想法。

顾青裴笑了笑,“原董,您太客气了,我那车折旧后也就一百多万,您赔我个这么好的,让我怎么好意思收啊。”

两天之后,他从代理律师事务所那里得到的消息,证实了原炀的说法,那个副院长同意签字了。这样案子的判决书最迟这个月底就能下来,有望在过年之前结案。

听说原炀主动要求去承办这个事情,原立江非常高兴,直夸这都是顾青裴的功劳,调动了原炀的积极性,顾青裴表面在笑,心里却郁闷坏了。

“顾总,我正在看一个片儿,特别带劲儿,你想听听吗。”

顾青裴踢了他一脚。

“哈哈哈,原董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哎,估计会一直拖下去,这事儿你别办了,你的车我来负责。我在法兰克福车展上看上了一辆宾利,我已经订了,三个月之后到货,就把它作为对顾总的赔偿吧。”

“你还能不能更幼稚一点?我没空带孩子。”

顾青裴提醒道:“求人办事,把礀态放低点,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你最好记得,你现在什么也不是。”

不错,要是原炀赶着砸,这边儿赶着送更好的,砸一砸也不是什么坏事了。

原炀哼了一声,“要不让我饿两天?”

原炀瞪了他一眼,心里非常不爽。

原炀喝了口茶,心不在焉地说:“我知道怎么做。”

顾青裴坐在桌前吃早餐,头也没抬,“这是工作需要。”

原立江笑道:“这个,绝对是顾总应得的,你放心,这钱是从原炀的资产里出的,让你解解气。”

“我就是想跟你说,我看这个片儿的时候,就特别想你。”原炀声线低哑暧昧,“特别想上你。”

原炀穿着一身纯黑的西装和厚重的深灰色长风衣,拎着公文包,那样子倒是颇有几分商务人士的干练气质,活脱脱像从杂誌里面走出来的,非常能唬人。

原炀拽着他的袖子,非让他送。

原立江最后说:“顾总,上次原炀砸坏的车,保险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顾青裴想,要是他在大街上就这么看到原炀,绝对无法想像原炀究竟有多流氓。

晚上十点多,顾青裴接到了原炀的电话,他说自己已经到了,明天就会有人带他去见那个副院长。

由于是笔记本外放,音质并不好,而且音量太低,又经过了电话的传输,声音变质的厉害,顾青裴根本听不出来那声音是谁,只以为是某个黄片儿的男主角。

吃完饭后,原炀真就乖乖地研究案件资料去了。顾青裴在跟他交流的过程中,才发现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有些问题很準确地问到了点子上。

他跟原炀不一样,原炀看到体态漂亮的女人才会多看两眼,他是个纯GAY,他看到男人完美的身型,这大清早的,真有些受不住。

顾青裴双手环胸,皱眉道:“你这是特意跑我家当保姆来了?”

顾青裴只好把目光移开。

顾青裴自己本身又走不开,听他这么说,又意外又高兴,解决一个难题总是让人分外欣喜。

顾青裴伸了个懒腰,心想,就算是为了钱,也得坚持住。

顾青裴道:“张霞给你订票了,你今天晚上七点的飞机。”

“睡那么晚做什么。”原炀去厨房看了看,“豆浆打好了,过来吃饭。”

原炀咧嘴一笑,“等我回来你才知道什么叫性-骚-扰。”他矮身坐进车里,下巴微扬,透过车窗,鹰隼般的双眸深深地看着顾青裴,那眼神充满了侵略性。

此时原炀的小腿就伸到了顾青裴的脚边,有意无意地碰着他。

“等到货了,我让人第一时间给你送去。哦,对了,原炀跟你提没提女朋友的事?”

顾青裴道:“你不把衣服穿上?”

星期一的时候,顾青裴跟原立江通了个电话,沟通那个案子的情况,以及原炀最近的表现。

原炀坐在床头,膝上的电脑正播放着做-爱的画面,画面里的主角,正是他和顾青裴,他没开声音,电话那头顾青裴清淡的声音让他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顾青裴起床的时候,原炀已经晨练回来了。

“那你跟我废这么半天话干嘛?”

原炀不满道:“你就是着急赶我走吧。”

顾青裴瞪了他一眼,“吃完饭赶紧看资料去,今晚自己打车走。”

顾青裴斜着眼睛瞄了一眼,心里禁不住腹诽,大清早的光个膀子,秀给谁看啊。

下午的时候,原立江给原炀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吃饭,原炀说顾青裴派他出差,原立江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很高兴。

“你不送我?”

顾青裴感觉整个人轻鬆了不少。

原炀没把腿收回去,反而用小腿夹住了他的腿,挑衅地看着他。

原炀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轻轻叹了口气,看着电脑屏幕上愈演愈烈的性-爱场面,眼睛就跟被吸住了一样看着画面中被压在身下的男人,他喃喃道:“真是欠-操。”

“能,你想看看吗?”

原炀轻轻“哼”了一声,突然捏住他的下巴,低下头亲了他一口。

“不想,没什么事我挂了。”

原炀笑了笑,“不给你,这是我的珍藏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