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 下一章:第43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脸色反而有些凝重,“他们会不会做出什么反应。”

一声闷叫传进顾青裴耳朵里,他扭头一看,原炀肩膀被刀锋划过,殷红的雪血撒了一地。

等了大约五分钟,原炀道:“别等了,不安全,我们走吧。”

正在这时候,远处响起了警笛的鸣叫。

顾青裴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原炀坐了下来。

顾青裴深吸了口气,猛地冲了上来,一管子砸在一个流氓舀刀的肩膀上,那流氓被偷袭,全无防备,惨叫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原炀咬牙举着铁管挡了下来。旁边两个人瞅準了机会,也冲了上来。

很快一盘盘烧烤都上来了。原炀是放养惯了,以前在部队,什么粗糙噁心的东西都吃过,根本没那么多讲究,端上来就开吃。顾青裴也挽起袖子,倒了两杯啤酒,“来,跟我乾一杯。”

几分钟之后,他看到坐在角落那桌的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结了帐,跑了出去,临走之前,还恶狠狠地看了顾青裴一眼。

原炀一转头,惊讶地看了顾青裴一眼,然后目光落到了顾青裴的手上,“这个好用,给我。”

俩人往街对面的夜市走去,试图混在人堆里。

顾青裴心脏猛跳,脑子嗡嗡作响。

原炀反应更快,一下子把顾青裴抱了起来,跑到了隔离带里。他放下顾青裴之后,沉声道:“往市场里跑,报警。”

买东西的大姐还在发愣呢,顾青裴已经跑了。

只听一声嚎叫,那流氓被抽的满脸是血,砰地一声飞了出去,动都不动了。

“谢啦。”

“我也担心这个,但是如果不把他们赶跑,我们今晚怎么安心回酒店睡觉。”原炀看了看表,“咱们赶紧走吧,换一个酒店,明天让赵律师去给咱们舀行李。”

原炀结果铁管,回身一抽,把刚冲上来的俩人撩了个跟头,他露出阴森地笑容,“这个好,这个好。”

他笑了笑,把外套一脱,“行,我今天就跟你吃一顿大排档,老闆,来半打啤酒。”

“你就带我来这种地方吃饭?”顾青裴跟着原炀走进一家大排档烧烤店,木然地看着光着膀子油光满面的老闆正在扇烤羊肉串。

顾青裴赶紧蹲到他旁边,他的手直颤,想碰碰原炀,却怕碰到那还在淌血的肩膀。

原炀含笑看了他一眼,“你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成天端着,也不嫌累。”

顾青裴眼看着大砍刀要落下来,却鞭长莫及。

俩人一起坐进了警车。

原炀一直低着头,过了好半天,他才抬起头来,眼中那种暴戾和狰狞不见了,恢复成了顾青裴常见的那个原炀。

顾青裴从那小商舖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原炀挥舞着一条很长的棍子,抽得那群流氓东倒西歪。可是情况并不总那么乐观,那根棍子太长,用起来非常不方便,一旦让人近了身,原炀就应接不暇。

顾青裴不怎么会打架,但是身体素质很好,他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一脚揣在一个流氓的腰上,把人踢翻在地,然后想把原炀从地上拽起来。

“好。”

顾青裴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出来吃饭是公司报销的,你没钱也没关係,我先垫着。”

“好嘞。”

顾青裴摇了摇头,开始用心吃喝。

其他人都愣了一下,没料到原炀下手这么狠,直接往脸上干,这一下不脑瘫也得毁容了。

顾青裴没有回头,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原炀一屁股坐在地上,重重喘着气。

原炀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低笑道:“跟进来了。”

原炀摆摆手,自己站了起来。

“你怎么有事儿没事儿就爱教训人呢,真烦。”原炀撇了撇嘴,给他满上一大杯啤酒,“喝你的吧,闭上嘴。”

“你要干什么?”

“有人在里边儿坐着,就一定有人在外边儿等着,我去把那兔崽子揪出来。”

原炀一手提溜着那条扭曲的胳膊,一脚还踩那人的身上,他转过头,阴冷地看着剩下的几个流氓。

“车里就三个人,一群菜鸟,跟蹤都不会。让我揍了一顿赶跑了。”原炀有些失望的样子。

顾青裴嗤笑道:“我没端着,我本来就是那样的。难道要成天带着一堆同事来吃烧烤?那人还怎么管?”

顾青裴嘴唇有些哆嗦,有医学常识的应该都知道,这条胳膊废了。

这群流氓扭头沖上车,一溜烟跑了。

原炀笑着跟他碰了杯,来人仰脖一饮而尽。

那红毛爆发出高亢地惨叫声,原炀眼睛通红,毫无留情地拧断了他的胳膊,然后用脚在肘关节用力踩碾了两下。

原炀拍了拍他的脸,“如果有人不听话,我帮你管。”

“好。”

剩下的那三四个人都不敢动弹了,明显被原炀的狠劲儿给吓傻了。

附近是大排档一条街,大晚上的人依然很多,排队打车的沿街站了一排,俩人没料到这个情况,很是无奈。

顾青裴在小商舖里绕了一圈,除了报警之外,还找到了一样趁手的东西,一截扔在路边的铁管。他把大衣脱了往一个小摊上一扔,笑道:“大姐,麻烦帮我看一下衣服。”

出去的时候什么样,回来还什么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用拳头只会把人打趴下,但不能服人。原炀,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正在横穿马路的时候,街对面驶过来一辆麵包车,速度极快,完全没有剎车的意图。

原炀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周身寒气令人,“一群杂碎,碰上你爷爷我,算你们倒霉。”

原炀没料到这群人胆子这么大,敢在闹市区犯事儿,看来他对这个城市还不够了解。

原炀眼里精光乍现,猛地推了他一把,那力道之大,直接把顾青裴推了个跟头。

顾青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你小心点啊,别乱来。”

原炀抓起一根小商舖支雨布的木棍子,照着第一个冲上来的流氓抽了过去。

顾青裴额上冒出了冷汗。他虽然不惧怕打架,可是对方有了武器就不一样了,那长长的砍刀看着是真吓人。

冒着冰气儿的啤酒往桌上一放,顿时让人觉得冬意更浓。

“出门过马路往左走就能看着。”

又过了一会儿,原炀回来了。

原炀喝了几杯酒,对顾青裴说:“我去上个厕所,不管谁过来说什么,发生什么,一律别管,等我回来啊。”

原炀笑了笑,“没事,一群杂碎,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俩人快速结了帐,出门打车。

真正荷枪实弹执行过生死攸关任务的人,跟这群乌合之众的地痞流氓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顾青裴微微一笑,“别管他,喝我们的。”

原炀猛地窜了上去。

顾青裴淡淡一笑。

顾青裴赶紧把铁管扔给了他。

原炀呲牙道:“少啰嗦,人越多的地方越好,能让对方放鬆警惕,就在这儿吃了。”

他推了顾青裴一把,“愣着干什么,走啊。”

顾青裴犹豫了一下,转身往一处小饰品摊里钻去。

麵包车转眼间就冲到了他们面前,车门开了,车上跳下来好几个手握着砍刀的男人,一看就是最低层次的小打手,但是看上去各个凶恶不已。

本来密布在他们周围的游客都惊叫着做鸟兽散。

原炀挣扎着跳了起来,挥着铁管把那个砍他的人抽倒在地,然后发狠地对着那人的腰背和腿连抽了好几下,那人周围的同伴被原炀脸上狰狞的表情和要命的手法惊得有那么两三秒不敢上来,有个红毛的小子转而去对付顾青裴。

警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个警察一边跑一边喊,“地上这些,全拉医院去,你,你也上车,先去医院。”警察跑到原炀面前,想把原炀扶起来。

“放心吧。”原炀披上了大衣,到门口的时候喊了一句,“老闆,附近哪儿有银行,取点钱。”

那红毛举刀就砍,顾青裴闪身避过,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拧。

顾青裴有些惊讶,“搞定了?”

天气本来就冷,那冰啤酒更是冻得人内里发麻,可是真带劲儿。

顾青裴想去舀起地上的棍子防身,可场面太乱了,那根棍子被原炀踩了一脚,差点儿滑倒,就这么一失神的功夫,原炀重心不稳,被人一脚踹倒在地。

“不许装逼,一个老爷们儿哪儿那么多讲究,在这儿吃一顿又毒不死你。”

“原炀,你没事吧。”

他确实有好多年没有在这种简陋的大排档吃过东西了,有了经济基础之后,人都会自觉地去追求更有质量的生活。不过,往那小塑料凳子上一坐,顾青裴恍然之间,有了年轻时候加班加到深夜,在街边对付一顿晚饭的感觉。

一把明晃晃的刀落了下来,原炀就地一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