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努力加载中...

顾青裴看着原炀眼里闪烁的光芒,越发觉得这玩意儿像某种动物。他暗暗握住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顾青裴冷哼一声,“你这是赖上我了是吗?”

“说不说?”

“我家臭不臭你操什么心。”

“好看。”顾青裴翻了一页,有些不耐烦地拱了拱肩膀,想把那颗沉甸甸的脑袋甩掉。

原炀撇了撇嘴,“我不走,这个週末我打算呆在这儿了。”

“你是没试过他的滋味儿,只要过瘾就行了,男的女的怎么了。”

原炀愣了愣,厉声道:“不准惦记,我他妈抽你啊。”

原炀看别的男人,身材再好的也只会生出攀比的心理,唯独看着顾青裴,老觉得这个男人透着一股魅惑,随时随地在引诱他。

“你?你上我?谁借你的胆子,敢打我的主意。”

顾青裴想把他的手扯出来,原炀却纹丝不动,他嗤笑道:“顾总,你皮肤挺滑的嘛,你真的不想做?不想做你支着你那玩意儿顶着我的腿干嘛。”

“还『喂,彭放啊』,原大公子还记得我啊,没把我拉黑名单啊。”

顾青裴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你餵猪呢?两个人能吃多少。”

顾青裴眼睛一直盯着书:“科普。”

顾青裴此时真有弄死原炀的心。

那晚的记忆已经在梦里骚扰过他好几次。以至于仅仅是看着原炀赤-裸的上身,已经让他浑身发热。他意识到这样很危险,就更加不能允许原炀继续挑逗他。

顾青裴从钱包里抽出两张毛爷爷,“舀去,走吧。”

原炀狠狠道:“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紧清空。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许你今天泡这个明天泡那个,我不能找个人玩玩儿?”

穿上衣服后,他看着地上昨天被顾青裴吐过的被子和衣服,皱了皱眉头。

“嘿,你来什么劲儿,大姨妈来了?”

顾青裴摇了摇头,回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彭放又“呸”了一声,“给我都不要,你真没救了。”

顾青裴咬了咬牙,“你说什么?”

原炀邪笑着舔了舔被顾青裴咬破的嘴角,轻笑道:“怎么样,算不算有诚意?”

“有手有脚的有什么不能做,这点儿活又不累。”

“彭放你个龟孙子……”

“我就是想问问,你跟你家顾总处得怎么样儿了?经过那么一个激情四射的夜晚,做了几次来着?五次?六次?哎呀,总之做得人都屁股开花了。于是我就好奇呀,你们俩再碰面是什么情景?工作中有没有摩擦出爱的火花什么的。”

俩人开车去了最近的大超市,原炀推着购物车,把看着顺眼的东西都往车里扔。

顾青裴眯起眼睛,“我都说了,让我上你我就没有意见。”

他还记得握着顾青裴的细腰冲撞的时候,是怎样销魂的滋味儿。

这时候,原炀的电话响了。他舀起电话一看,是彭放。

他道:“你推着,我接下电话。”说完舀着电话走到离顾青裴远一点的地方才接,但是眼睛一直把顾青裴放在自己的视线里。经过宾馆那件事,他老觉得顾青裴对丢下他自己跑,必须看紧了。

原炀恼羞成怒,“我说你属老娘们儿的是不是,怎么这么磨叽。”

原炀朝他竖起中指,“你他妈打发要饭的呢,反正我就不走,有本事你叫警察。”

原炀笑了笑,捏着他的脸说:“挺会过日子啊。”那声音透着浓浓地暧昧,惹得旁边一对小情侣拚命看他们。

因为顾青裴已经推着货架要离开他的视线,明显没打算等他。

原炀看了他一眼,指着地板,“你昨天吐在这儿了,臭的要命,要不是地板撬不起来,真该给扔了。”

原炀床技不咋地,吻技却不含糊,顾青裴不肯闭上眼睛,他就用摀住了顾青裴的眼睛,另一只手用蛮力卡着顾青裴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把湿滑的舌头伸进了嘴里,在他口腔内吸允翻搅。

原炀犹豫了一下。看着远处正弯腰往货架里放东西的顾青裴,下蹲的礀势让他的上衣扯了起来,露出紧瘦的腰和平坦地小腹。

彭放沉默了半晌,咬牙道:“兄弟,我对你真是刮目相看。”

“多买点儿省的再来啊。”

“放心吧,我有病啊让他知道。挂了啊。”说完也不给彭放说话的机会,直接挂了电话,急忙朝顾青裴走去。

“回去了。”

“唔。”原炀疼得一抽,鬆开了他。

原炀粗声粗气道:“跟他做那个挺爽的,我打算跟他处处。”

原炀哼笑道:“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说不定你今天就主动献身了。”

顾青裴忍着抽他的冲动,寒着脸道:“再说。”他推开原炀,往浴室走去。

“喂,彭放啊。”

“哼,好心没好报。”原炀虽然这么抱怨,手下的活儿却没停,一会儿就把地板清理乾净了。

原炀动作太粗鲁,顾青裴的腰先撞到了墙上,还没反应过劲儿来,热乎乎的嘴唇就帖了上来。

“我找的都他妈是女的。”

“顾总还差这点儿钱?”

顾青裴回卧室就看到原炀拖地的样子,他挺意外地挑了挑眉。

顾青裴脸皮也厚,反正不认识对方,乾脆无视那些异样的眼神,手脚麻利地把多余的东西往回塞。

“我不喜欢浪费。”顾青裴把一些明显吃不了会坏的东西都放了回去。

“你自己去吧,我钱包在茶几上。”

“哪样?”

顾青裴瞪大了眼睛。

他把那些东西都抱了起来,扔进了楼道里的大垃圾桶里。然后开始用拖把拖地板,把整个卧室都擦了一遍,然后开窗透气。

“我怎么躲着你了,我忙工作。”

顾青裴看了看他,“你还能做家务?”

“敢情不是你花钱,一点儿都不心疼。”

看着顾青裴铁青的脸色,原炀兴奋得跟大尾巴狼一样。他为自己终于找到制服顾青裴的办法而得意不已。

原炀看着顾青裴的背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原炀走过去坐到了他沙发旁边的地板上,紧紧挨着他,好奇地把脸凑过去,“你看什么书。”

“我不仅打你的主意,早晚我要再把你操的哭出来。我给你点儿时间适应适应,不过我耐性不好,你要老是跟我对着干,我就把你绑起来上。”

顾青裴瞪了他一眼,从床头找出本书去客厅了。

“你烦不烦啊。”顾青裴想翻身背过去,却想起来自己在沙发上,没地方翻身。

顾青裴被亲得快喘不上气来了,乾脆照着原炀的嘴唇狠狠咬了一口。

顾青裴金边眼镜下的那双眼睛,好像时时刻刻都在算计,脸上总是挂着各种刻意伪装出来的表情,或亲切、或绅士、或狡猾、或世故、或尖刻,但原炀知道,那都不是他。只有被情慾折磨得神志不清的顾青裴,才是真正的顾青裴。

彭放沉默了一下,“真那么好?”

原炀皱了皱眉,“你嫌我烦?”有些不高兴,“我烦的就是你。”他一把把顾青裴从沙发上拽了起来,“走,跟我去超市。”

原炀收拾完之后,到客厅一看,顾青裴正躺在沙发上看书。两条长腿搭在沙发扶手上,真丝睡衣下的腿部线条特别明显,膝盖处微微曲起,小腿矫健细长,看着就很诱人。

顾青裴抓着他的手,用力喘着气,想说话却被原炀堵住了嘴。

他沉住气,低声道:“这件事我考虑考虑,你先放开我。”下边儿实在胀得难受,他怕原炀再蹭下去,自己也把持不住了。

原炀想了想,终于放开了他,但紧接着就补充了一句,“以后中午我要跟你一起睡。”

“不。”原炀凑近了,突然照着他耳朵快速地咬了一口,并轻声道:“往里加精-液。”

原炀又道:“冰箱里没东西了,咱们去超市吧。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告诉你,我不轻易给人下厨的。”

顾青裴下意识地摸了摸刚冒出来的青胡茬。

原炀却乾脆把脑袋枕在了他身上,小声说:“你长鬍子了。”

顾青裴冷笑,“往里加煤灰?”

“不行,你跟我去。”

原炀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你到底要干什么,有屁快放。”

顾青裴冷道:“你可真是个臭流氓。”他过去的职场生涯里遇见过的所有对手,虽然不要脸的比比皆是,但是表面上都还装得像个人,也能用对付人的手段去对付,可原炀根本连装装人样都不屑,我行我素,想什么就干什么,从不安排理出牌,完全突破了他的御敌经验。儘管顾青裴乐于接受挑战,但是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他还是想躲远点。

顾青裴道:“干完了你就走吧。”

“我呸!”彭放夸张地“呸”了一声。

可惜现在他躲不掉了,原炀这个小无赖是真他娘的难对付。

“不嫌丢人你躲着我干什么。”

原炀把脑袋歪在顾青裴的肩膀上,“嗯,大爆炸……好看吗。”

他希望那个样子的顾青裴,只有他看过。

他和原炀不该演变成这样的关係,他本来就不喜欢带孩子,都是被原立江逼得,要是再跟原炀这样幼稚又霸道的兔崽子好了,就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我知道。”彭放悻悻道:“懒得管你了,玩玩儿就行了,可别让你爸知道。”

“你不是一样有胆子打我的主意。”

“不许跟别人乱说啊。”

“我嫌什么丢人。”原炀想起那天的情景,多少有些心虚。虽然他在顾青裴面前挺无赖的,可是被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知道自己上了个男的,怎么说也有点儿彆扭。

顾青裴真的被这种不要脸的臭流氓弄得灰心了。

原炀身下就围了条浴巾,此时腰紧紧压着顾青裴的腰,俩人下-身不留余地地贴在一起。顾青裴几乎整个人被原炀搂在怀里,那温热的吻略显急躁粗暴,却偏偏非常对味儿。

原炀的手又伸进了顾青裴的衣服里,咬着牙说:“你这副惹人嫌的样子就是欠-操。”

他又不傻。

原炀一点儿都不脸红,“我就这样儿,怎么的,后悔招惹我了?”原炀咧嘴一笑,“我也不是没警告过你,谁让你不听呢。我告诉你,现在后悔,晚了。”

顾青裴眉毛都要竖起来了,整了整衣服,脸色不太好看。

必须想点别的法子,硬碰硬显然不行……

顾青裴冷笑道:“你可以试试。”

“你说是就是吧,反正我看上的东西都跑不了。”原炀用手指蹭了蹭嘴角,看到了红色的血丝,把大拇指举到顾青裴眼前,“你真下得去嘴。”

原炀忍不住凑上去,用舌头舔他的鼻子、嘴唇、下巴,一边舔一边问:“想做吗?我们做吧。”

“究竟是哪样?我告诉你啊原炀,你朋友可不多,你这驴脾气也就我不嫌弃你,你要是跟我说假话,我瞧不起你。”

“大你个头。自从杭州回来之后,你再也没联繫过我,怎么了,不好意思啊还是嫌丢人啊。”

原炀摸了他的脸蛋一把,调戏道:“顾总,我给你做饭嘛,我做饭还是不错的。”

顾青裴上厕所的时候,原炀去他衣帽间转了一圈,找出了一条五分短裤和一件运动衫套上了,这两件衣服勉强合身,不至于让他裸奔。

顾青裴瞥了他一眼,“买的差不多了。”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露出恶劣地笑容,“不只有下次,还会有很多次,等我把我的宝贝塞你嘴里,我让你不仅不敢咬,还要好好伺候。”

做你妈逼!顾青裴在心里狂骂。

原炀走过去抓住手推车,“我来吧。”

“瞎扯淡,能有什么火花,还是那样。”

原炀越亲越来劲儿,似乎是想证明什么一样,把顾青裴口腔里的每一寸都尝了个遍,手也伸进了顾青裴的睡衣里,抚摸着他紧瘦的腰肢。

顾青裴亮了亮一口好牙,“再敢有下次,把你舌头咬下来。”

“我身上没钱了,双休日你让我上哪儿吃饭去?想饿死我啊。”原炀说得理所当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