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努力加载中...

原炀画完之后,吐掉了笔,抬起头来,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扭头沖顾青裴得意地一笑,“顾总,我想今天一天你都没机会脱裤子吧?”原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只能放心让我看。”

眼看着顾青裴上了电梯,在他视线里彻底消失,他都觉得意犹未尽。

能多一份希望总是好的,再说如果原炀真的能成点儿器,说不定原立江能早掉把这兔崽子领走。

有一条最新的短信,是一个咖啡厅的地址,寄件人又是那个“媛媛”。

他把车开回了自己家,换上了一套衣服。然后开车往顾青裴家里赶去。

可是现在除了去看看,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原炀哼了一声,“少激我,我就要去。再说,你今天应该回来吃晚饭的,我东西都买好了。”

车里的暖气花了四五分钟才把温度提上来,原炀冻得煞白的脸色这才有了一丝缓和。

顾青裴皱眉道:“你还要干什么。”

顾青裴的思维不受控制地往不该发展的地方狂奔而去,那天晚上发生的种种,又在脑海中浮现。

嗯?

这个时候刚过了中午,停车场很暗,人很少,他们又停在角落,如果不走过来,不太容易发现这辆SUV正剧烈地晃动。

顾青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他妈要干什么!”

他设完密码,把手机扔给了原炀,“老实呆着吧。”

原炀的两只手都在忙着,一边按着顾青裴的胳膊,一边按着顾青裴的腿,把顾青裴下-身扒光了之后,他低下头,用水笔在顾青裴的小兄弟上乱画。

顾青裴刚打开车门,原炀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等一下!”原炀还是不放心,把他拽了回来,顺便把车门也关上了。

顾青裴这个混蛋,居然敢这样耍他。

原炀突然扑了上去,一手按着顾青裴的胸膛,一手去扒他的裤子。

虽然不至于衣不遮体,但是大冬天穿着短裤出门多半会被人当做神经病,然后施以注目礼,只要不是汽车快爆炸了,原炀真的不想下车被人围观。

“见个人。”

难道真的是顾青裴顺走了?

那是顾青裴发给他的一条彩信,他打开一看,是一只手比着中指的图片,原炀仔细辨认了一下,那白皙的手背,修长的手指,圆润的指甲,分明是顾青裴自己的手。

原炀粗声道:“你是不是想去约会。”

他眉头一皱,仔仔细细把两边口袋都摸了一遍,却都摸了个空。

在车上,他给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喂,哥们儿,拜託你点儿事,帮我查一个人,还有他近几年的社会关係,这个人叫顾青裴,着重看看他周围有没有一个叫『媛媛』的女人。”

原炀越想越来气,气到最后他都气乐了。

“手机等你回来再给你。”原炀直接揣进了自己兜里。

“你去做什么?是我的私事。”顾青裴喷了点香水,对着镜子照了照。

顾青裴道:“回不回来要看情况。”

顾青裴微微皱眉,“你能不能稍微成熟一点?”

他并不是特意想要在赵媛面前产生吸引力,只不过在自己的前任面前表现得春风得意,是每个人都避免不了的心态。

顾青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快速整好衣服,掩饰自己的狼狈。

他开到半路,不打算去那个咖啡厅了,顾青裴肯定早通知那什么媛媛换地方了,他去了也是白去。

原炀笑着靠在座椅上,伸手去摸顾青裴的手机。

原炀挡在他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要去,否则你别想出门。”他就去看看顾青裴要跟谁私会。

顾青裴无奈道:“你爱去就去,但是别捣乱。”他抓起车钥匙。

“什么。”

顾青裴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原炀打开他的手机,翻开着什么。

他拚命想要阻止原炀,但是比蛮力三个他也未必是原炀的对手,休闲裤没有皮带,一扯就掉,他很快就被迫露出了内裤。

而且还不让他去……

顾青裴脸色涨得通红。那细细的笔尖戳划着他的嫩肉,弄得他浑身颤慄不已,而且,从他这个角度看下去,只能看到原炀的脑袋在他两腿间乱晃,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

“所以我一定要去,你想把我一个人撇家里?想得美。”

原炀皱眉道:“我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我怎么出去?”

顾青裴由于刚才的挣扎,有些气喘,脸色粉扑扑的,再配上那凌乱不整的衣服和被气得微微泛红的眼眶,真让人想对他做点什么。

顾青裴有些意外,因为原炀对这件事好像真的挺上心,光是电话就打了四十多分钟。

原炀想了想,一时还真想不出来什么好方法。他上下打量了顾青裴一番,直接把手伸进他大衣兜里,抢走了他的手机。

原炀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是不是想跑?”

“你去哪里?”原炀问。

顾青裴的裤子原炀穿着短,大衣倒是勉强可以披上,他就穿着衬衫和及膝的短裤,披着顾青裴的大衣跟着他下楼了。

原炀哼了一声,“唧唧歪歪的,里面有隐私啊,让你加密好了。”

顾青裴的小兄弟羞怯地露了出来。

“等一下,我的衣服怎么办?”

原炀撇了撇嘴,他妈的,今天非得看看这个“媛媛”是什么鸟人。

看来,关于谁制服谁这个游戏,他们之间远远没有结束。顾青裴有胆子背着他私会女人,看来是根本没有记住教训,他真不该跟顾青裴客气,直接把人扒光了多上几次,说不定顾青裴早就老实了。

原炀露出一个恶劣地笑容,“我也需要加个密码。”

虽然路程不长,但是原炀依然冻得直哆嗦。

顾青裴还真就接过手机,设了个密码。原炀更加来气,心想手机里肯定有很多不能见人的东西。

原炀有点恼火,“我要去。”

“不用你送。”顾青裴道:“你在这儿待着吧,回来的时候我会带衣服给你。”

再也没有让顾青裴吃瘪更好玩儿更有趣的事了,他拧在一起的眉毛,发红的眼眶,愤怒地眼神,僵硬地嘴角,都好玩儿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看平日里道貌岸然的顾总许许多多不一样的面貌,那比虚伪的、总是端着的顾青裴好看多了。

顾青裴含笑不语。

他真想现在就把顾青裴按在座位上,狠狠贯穿。

顾青裴“啪”地打开他的手,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重重地甩上了车门,快步走了。

“那你说怎么办?我在这儿等着,你自己去买?”顾青裴嘲弄地看了看他的短裤。

可这些看在原炀眼里,显然就是去私会情人的。

原炀冷哼一声,“你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原炀把车开到了一个商场的停车场,让顾青裴下去给他买衣服。

原炀不知道从哪儿弄出一只水笔来,用两排整齐的牙齿咬着,手下一刻不停地把顾青裴的内裤也拽了下来。

他矮身把手机可能掉落的位置都找了一遍,一无所获。想到刚才俩人纠缠的时候,顾青裴的手时不时捶他几下,好像也在衣服口袋周围徘徊过,但是当时他太兴奋了,完全没注意那些细节。

心事被拆穿,顾青裴也丝毫不慌乱,镇定地说:“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幼稚?”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刚要给顾青裴打电话,一条短信就发了过来。

原炀拦住他,“你要去见谁?”顾青裴非常注重商务礼仪,只要是见跟工作有关係的人,必然西装革履,他认识顾青裴到现在,一共也没见他穿过几次休闲服,而且顾青裴连头髮都没用髮胶固定,只是随意地披散着,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就像要去……要去约会似的。

“干嘛?”

原炀趴在方向盘上,眼睛一直跟着顾青裴离去的背影,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他就是想笑,停都停不下来。

刚才那条短信虽然是匆匆一扫,但是对地址他还有些印象,不过,恐怕就算过去,他们也早就换地方了。

混蛋!

原炀实在是太喜欢顾青裴慌乱的样子。任何和在公司里的大总裁不一样的顾青裴,都值得他好好看着,然后记在脑海里。

顾青裴还有别的事要处理,刚才接了个电话,赵媛约他出去。等原炀打完电话回来,顾青裴已经换了身帅气大方的米色休闲服,打算要出门了。

电梯里遇到一对出来遛狗的情侣,一直舀惊异地眼神看着大冬天穿短裤出门的原炀。

顾青裴嗤笑一声,并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回答,他整了整衣服,转身就要往外走。

“你不能随便看我手机。”

原炀狠狠捶了下方向盘,车喇叭尖利地叫了一声。

现在正是大冬天,虽然屋子里很暖和,但是从房间下到停车场这段路,可是四处漏风的。

原炀伸出手,“扣子没系好。”

他赶紧发动车,驶离了停车场。

顾青裴看了一眼他的衬衫短裤,微微一笑,“道路上买吧。”

顾青裴冷着脸,“可以给我了吧。”

难道掉到座椅下面了?

果然任何时候都不能对顾青裴掉以轻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